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坞

100.第100章 妖狼苍暮

    (生病了,烧的很厉害,坐都坐不起来了,抱歉没有更新,请谅解一下,已经30万字了,求一下收藏,推荐。)

    陆凌拿着斧头左砍一下,右砍一下,寻找哪个地方比较薄弱,当然这次没有动用灵元。

    光靠等是不行的,万一那时候也破不开这个空间,就得等死了。

    这个空间呈椭圆形,就像一个大蛋。

    当陆凌从这头砍到这个空间一大半的时候,竟发觉好像碰到了什么阻碍,前进不了了。

    前面还有个小空间,陆凌立刻判断出来,这个小空间似乎被隐匿了。

    陆凌拿着斧头对着前面砍了几下,发觉这个小空间的壁障不是很厚,而且略带弹性。

    这里应该能够劈的开,陆凌后退了几步,运起灵元,还是“裂地”式,一斧头向着面前的空间壁障劈了过去。

    巨大的斧影瞬间就把面前的空间壁障给撕开了一条缝隙,噗的一声,从里面冒出一道白光和一些彩色的液体出来,陆凌根本来不及防范,被这些光线和液体穿身而过,不过没感觉自己受到了什么伤害。

    不过后面还有秋霓裳呢,陆凌连忙转过身来,以秋霓裳的修为,想要躲开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是让他吃惊的是,秋霓裳不但没有躲开,迸射而出的白光和彩色液体竟然形成了一个彩色漩涡,将秋霓裳包裹在了当中。

    更让他吃惊的是,秋霓裳此时白发已经变黑,容颜也在迅速恢复着。

    陆凌没有上前制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这是好事,自己先静观其变,如果有什么不测,立刻出手相救。

    陆凌看着看着,有点傻眼了,秋霓裳不但早就恢复到之前的容貌,此时竟然还在变化着,修为也在不断下降。

    这是时光倒流?

    陆凌正要出手制止,突然感到左肩上有什么东西,侧脸一看,是一只小白狗,这小东西哪来的?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肩膀上去都不知道。

    陆凌抬手轻轻一拍,将小白狗打落到地上,小白狗在地面上打了一个滚,就不见了,以陆凌的眼力,竟没看到它是怎么消失的。

    可下一刻陆凌又发现又有东西趴在了自己的右肩上,再转过头,还是那只小白狗。

    见鬼了,这个小白狗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诡异。

    陆凌又抬手将它打落下去,同时警惕的注视着自己的周身,即使他提高了注意力,可是小白狗就像凭空出现一样,任意的在他肩膀上,头顶上出没,根本防御不到。

    好在这只小白狗没有攻击力,或者可能没有恶意,陆凌是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

    此时秋霓裳那里似乎已经停止了转变,那道漩涡也消失不见了。

    秋霓裳整个人昏倒在地上,让陆凌无语的是,秋霓裳真的恢复到了少女时期的样子,而且修为下降到了筑基前期。

    陆凌用神识将秋霓裳包裹住,送进了仙坞之内,然后回头看了一看被自己劈开的空间。

    这哪里是什么空间啊,就是一个大肉蛋,肉蛋已经被自己切开一条大口子,那光和彩色液体就是从里面喷出来的。

    那这个小白狗是不是就是在这个肉蛋里面出来的呢?

    陆凌正在琢磨不透的时候,突然,整个空间开始震荡起来,紧接着,空间就像要塌陷一样,开始变形。

    陆凌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使得自己呼吸都很费力,暗道一声不好,立刻也进入到了仙坞之内。

    陆凌在大殿之上刚站稳脚跟,就看到一道白光射向自己,正是那只小白狗,又落在了自己肩头之上。

    陆凌很是吃惊,它是怎么进来的?要知道仙坞没有自己的允许,什么东西也不可能进入的,这个小家伙竟然由此能,太让他震撼了。

    可是更让他震撼的事情接着有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妖兽也出现在了仙坞的大殿之中。

    通体发白,尖尖的耳朵,一双碧绿色的眼睛,长长的尾巴,这是一只巨大的妖狼啊!

    这只小白狗,能进来就让陆凌很吃惊了,现在又进来只妖狼,陆凌有点紧张了,连忙拿起斧头,准备应对眼前的不测事情发生,因为他从这只妖狼身上感到一股恐怖的气息。

    “放下你的斧头吧,我没有恶意。”没想到妖狼竟然开口说话了。

    陆凌可不相信它没什么恶意,鼓动灵元伺机以待。

    “谢谢你让我的孩子来到这个世上。”妖狼又开口说道,“我当初承诺过,如果谁能帮助我的孩子,我就满足他们的一个愿望,现在这个小姑娘的愿望我已经满足她了,你的愿望是带她安全的离开这里,马上也就实现了。”

    “是你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陆凌诧异的指着秋霓裳问道。

    “是啊,我本以为自己活不了太久了,怕是见不到这孩子出世了,所以我将这个愿念附在我孩子身上,如果谁能帮它降生于世,他的愿望就立刻可以实现,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可以看到这孩子出世。”

    “那么这暮岛的一切都是你布置的了?”陆凌自打上了暮岛之后,就感觉这里虽然可以领悟时间法则,同样有种噬生之效,所以他一直怀疑这里是有人布的局。

    “呵呵,的确是我布置的,自打那次受了伤,我就不得不化身冰湖在这里苟且偷生,但是我受的伤太重了,根本复不了原,而且一天一天的衰弱,我死倒没什么,可怜我这没出事的孩儿。

    所以我便在这里布了局,靠吸噬他人生机来维持我和这孩子生存,我虽然吸噬他人生机,但是也是取之有度,没有做到太过。”

    “好一个取之有度,没有做的太过,你布置‘日夜’之地,一次吞噬人家百年寿元,也算取之有度?”

    “你错了,这‘日夜’之地是我用来转化生机给这孩子用来吸收的阵法。”妖狼否认的同时,丢出了四块阵盘,陆凌一看这四块阵盘,心里猛然一跳,这四块阵盘竟和自己得到的那八个阵盘如出一辙。

    “我知道你身上存有另外八个时光大阵的阵盘和十二枚岁月铜钱,还有岁月三重箭,这些都是久曦大地的法宝,而另外四块阵盘则在我这里,我用这四块阵盘布置了一个转生阵法,来维持这孩子的生机,并不是故意来坑人的。

    可偏偏就被人发现了这个阵法之地,并进入其中,这怨不得我。”

    “那你就不能制止?”陆凌愤怒道,险些令人丧命,不愿它怨谁?

    “你错了,这个阵法开启之后,就不是我能从中干涉的,如果我冒然阻止阵法运行,我的孩子就会立刻失去生机而亡,即使久曦大帝逼我这么做,我也不会去做。”妖狼冷声说道。

    陆凌沉默了,不管人也好,兽也罢,母子亲情就是那么自私,有时候他也怀疑,自己被抛弃,或许是父母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甚至往不好方向去想,有可能遇难了,妖狼如此,也是情不得已。

    “我和你也算有缘,久曦大帝的几样法宝差不多都被你得到了,你又帮助我的孩子出世,这次我已经去掉了一切布置,可能我马上就会死去了,在这之前,我能帮你把这些法宝给复原,并将这四个阵盘送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请求。”妖狼见陆凌很长时间没说话,开口说道。

    “等等,你先说说你的来历,再有你所说的久曦大帝又是什么人,他的这些法宝怎么会流失的到处都是呢?”陆凌没有急着回答它,反而问道。

    “我本是久曦大帝坐下神兽苍暮,也有人叫我天狼,我最擅长的就是可以任意穿越时空,不过那是我全盛时期,现在进入你这个小小的空间,都已经很费力了。

    久曦大帝是一个才华卓绝之人,也是这世上唯一修炼成时空法则的大帝,当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怀疑这和天道罚世可能有关,反正只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死了无数的大帝,神王,魔祖,妖仙。

    我也是在那一次中侥幸活下来了,一直在这里苟且偷生,你得到的那几样岁月法宝都是久曦大帝仗以成名的神器,就这样,也没逃得过那次灾难,流落的到处都是。”

    “天道罚世?”陆凌心中一惊,连忙再问道:“能不能和我说说当时的情形?”

    “小子,说这些对你有什么用,何况当初我也不在场,只是感受到了大帝的危机,我穿越时空来寻找他,可是已经晚了,我只是遭受到了一点余波而已,就弄成这个样子。”

    陆凌惊住了,传言有天道存在,一直被认为是个飘渺的传说而已,今天听闻,竟然是真的存在的。

    “你让我答应你什么?”陆凌又问道。

    “我将活不了多久了,就把这孩子托付给你了,你和久曦大帝有缘,和我也算有缘,我只希望你能照顾好我这孩子就行了。”

    “为什么你活不了多久了?”陆凌看妖狼似乎没什么异样,却说这话不知何故。

    “‘日夜’这阵法只能维持我一天一夜的生机,一旦过了时间我就会消亡了,现在阵法已破,孩子也已经出世了,我也了无牵挂了,只要你能答应我照顾好这孩子,我就帮你将这些法宝恢复原状。”妖狼对陆凌说话的同时,用慈爱的目光看了一看赖在陆凌肩膀上的小白狗,小白狗似乎听懂了妖狼的话,从陆凌的肩上一下子跳到了妖狼的头上,用脸蹭着妖狼的脸,呜咽起来,妖狼用舌头亲昵的舔着小白狗的皮毛,眼中还滴下来几滴泪水。

    “你是说再过一个黑夜你就会消亡?”陆凌很是诧异。

    “用不了一个黑夜了,转生大阵现在没了,我可能坚持不了两个时辰了。”

    “好,我答应你,会帮你照顾好它的。”小白狗只是刚出生,即使妖狼不要求自己照顾,陆凌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我相信你会做到的。”在妖狼看来,陆凌是一个冒死来这里救人的修士,只要承诺下来,就不会反悔,就像他和久曦大帝之间的关系一样,彼此互相尊重和相信。

    “把你那些法宝拿出来,趁我还能坚持一会,赶快将它们修复好了。”

    陆凌也没客套,将十二枚铜钱和阵盘,三支小箭放到了地上。

    妖狼张开了口,猛地吐出了一个白色的光团,将这些法宝全部包裹了起来,陆凌立刻看到那八个阵盘很快在修复着,短短半个时辰过后,白光散去,几样法宝完好的落在了陆凌面前。

    “好了,给我一点时间,我要和这孩子单独呆一会。”妖狼似乎很疲惫,有气无力的说道。

    陆凌点点头,下一刻妖狼和小白狗同时消失在了仙坞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