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坞

11.第11章 人 妖 魔

    秦阳叹息道:“你走第三个月,宗门就传信给我了,我一方面托宗门派人打听你的消息,另外又派人去了他那里,不过在那里没有看到你,当时我还让人捎给他一些丹药以保住他生机不会流失。”

    “后来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就让人隔半年给他送一次药,就在半年前我回来的时候,就顺路到了他那里。”

    “结果发现整个镇子的人都死了,或者跑了,我没有发现你道士师父的尸体,只带回了这个。”说完他拿出了一个酒葫芦。

    陆凌颤抖着双手接过葫芦,这个酒葫芦老道士从不离身的,这足可以说明他已经出事了。

    秦阳继续说道:“我查过那个镇子,有一股浓重的阴气,死的人看起来又都很安详,似乎没什么痛苦,似乎有什么人在那里修炼邪法所致,但是因为宗门最近这半年在忙着组织人去初云界,所以没有细致的纠察,不过我认为他生还的可能应该不大了。”

    “师父,弟子请求马上去那里看看,请师父答应。”陆凌又噗通跪在了地上。

    秦阳大怒:“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吗,你一出去两年,师父没有怪你,谁知道你这一次出去会不会回来,三个月后,就要出发去初云了,等从初云界回来师父会陪你一起去,但是这时候千万不能出事,否则宗主,以及初云界的宗门责怪下来,师父也承担不了,你暂时死了这条心吧。”

    “师父,弟子去看看就回,请师父恩准。”陆凌低头坚持着说道。

    “你?以前很听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固执了?”秦阳脸色立刻难看起来:“翅膀硬了是吧,别以为我不敢责罚于你,现在给我滚出去,不要和我再提此事。”

    “师父,”陆凌怀抱着酒葫芦抬起了头,泪流满面的哭道:“弟子从小无依无靠,孤苦伶仃,几乎没吃过几次饱饭,没有一个温暖的家,每天都在生死之间徘徊,若不是道士师父救了我,给了我一条性命,就没有今天的我,如果弟子在这时候,还有心情在这里想着其他事情,弟子还是人吗?”

    “请恩准弟子吧,师父。”说完猛然向地面叩头,咚咚声震得房屋内的东西都乱颤。

    秦阳在那里呆立了好一会,上前伸手拉住陆凌:“好吧,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师父我陪你去一趟吧。”

    “多谢师傅。”陆凌抱住秦阳的大腿痛哭起来。

    海傍小镇,街上空无一人,到处死气沉沉的,阴翳的很。

    陆凌从姜姓老者的那个小院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从离开宗门到这里七天的时间,陆凌眼窝深陷,双眼通红,目光呆滞。

    怀里依然抱着老道士的酒葫芦,整个镇上每家除了死尸,就没有一个活人。

    四处散发着腐臭的尸气,只有食腐乌在空中到处盘旋。

    秦阳皱着眉头跟在他身后说道:“不但是这个镇子,附近几个镇子都是这样。”

    “想开一点吧,既然没见到他的尸体,我想他还有一丝存活的可能,毕竟曾经他也是个修士,敏锐性会比普通人强得多,我会派人在附近查找的,等从初云界回来,或许你就能看到他了。”秦阳继续安慰道。

    秦阳这一句话惊醒梦中人,陆凌忽然眼睛一亮,自己和老道在一起生活了十来年,老道的秉性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即使死估计也会把他的酒葫芦带在身边的,那么有一种可能。

    陆凌赶紧将葫芦抓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结果在葫芦底部被他发现了,葫芦底下写着“有魔头”三个小字。

    这绝对是老道士在临出事之前刻下的字,就是为了传达某种信息。

    陆凌马上把葫芦递给了秦阳,给他看上面的字。

    “有魔头?”秦阳疑惑的看着这两个字:“魔域的魔头?”

    “师父,什么是魔头?”陆凌急切的问道。

    “在混沌初开,万物刚开始繁衍的时候,这世上就有了三大种族群,一个是人,一个是妖,另外一个是魔。”秦阳开口道。

    “妖就是妖兽吗?”陆凌问道。

    秦阳摇摇头:“不是。”

    “那么妖是什么,我一直一位妖兽是妖呢。”

    “现在把妖兽也算作妖的一种吧,妖兽到了足够强大的时候,也会化形为妖。”

    “但是起初妖族可不是像妖兽这个样子,长相和人一般,而且是个很强大的种族。”

    “和人的区别是,他们有强大的血脉天赋和化形能力,他们一旦化形,外形就和现在的妖兽模样相差无几,但是却有着比人的形态更强大的能力。”

    “他们不但拥有过人的天赋,还有着漫长的生命。”

    “好在这些强大的妖族都很善良,从不以强欺弱,甚至非常喜爱帮助人类,还传授人类一些修练之道,所以人族也很喜欢他们,甚至很多人都尊他们为神。”

    “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妖族的繁衍能力太差,许多年后,一些妖族几乎灭种的程度,于是他们试着和人类交配以延续后代,结果人类和妖的矛盾就开始发生了。”

    “怎么会?”陆凌奇怪。

    “起初的人们很乐意接受和妖族通婚,毕竟妖族的人善良美丽英俊强大这些都吸引着他们。”

    “可是问题就处在所繁衍的后代的问题上了。”

    “最早繁衍下来的后代还很正常,有的似人,有的似妖,彼此都能接受,可是许多年以后,就开始不正常的现象出现了。”

    “很多人族和妖族结合的夫妻,生下来的后代,模样非人非妖,就像现在的妖兽形态一样。”

    “当时的妖族并对此没有什么反感,可是人就不容易接受了。”

    “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这样的后代出生,很多人类开始疏远妖族,避免出现这样的结局,更是厌恶那些长得不伦不类的人妖结合产物,甚至给他们取名妖兽。”

    “但还是有少数人继续和妖族来往,而且不那么在乎这些。”

    “妖兽成长起来以后,也会拥有灵智和化形的能力的。”

    “但是由于大多数人不能接受,所以人族和妖族之间渐行渐远,但彼此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摩擦,只是相安无事。”

    “只是时间过得越来越长久了,人类渐渐忘了这些过去了,更是避免提及此事,甚至很仇视妖族继续和人族通婚,期间就发生过很多有情人被强行拆散的事情。”

    “但这些还不足以挑起人妖之间的彻底破裂”

    “导致人妖彻底破裂的是那些妖兽。”

    “由于妖兽有着不弱于人类的繁衍能力,又在在妖族的庇护下很快发展起来。”

    “但是因为人讨厌妖兽,所以妖兽对人也是很不友好,终于有一天,人和妖兽之间的矛盾恶化了,开始出现人吃妖兽,妖兽吃人的事件,而且愈演愈烈。”

    “这个虽然难以说清设错谁对,但绝大多数妖族还是是站在妖兽那一边,所以导致人族和妖族的关系彻底决裂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其实我看当时的人还是有点不地道。”陆凌有些愕然,同时对这个种族发展史彻底无语了。

    秦阳有些赞许的看了看他:“其实后来很多人评论也是这么说的,但是但是究竟什么情形,谁也不能妄断。”

    “哦哦哦。”陆凌摸了摸自己的头。

    “那什么是魔呢?”陆凌又追问道。

    “魔头是种酷似灵魂体的东西,他们在充满魔气的环境下生存,并吸收魔气生长,起初的这些魔头并不存在灵智,一切都靠本能,这些魔头成长到一定成都后,也会化形成人的模样,而且也会和人一样修炼。”

    “这些最初化形成人灵智才开的魔族,其本性也是很好,体魄强健不次于妖,而且他们的灵魂十分强大,这些魔族最初也喜欢和人类来往,他们都喜欢和欣赏人类的聪明,并向人类学习各种修练之道。”

    “以至于人类在和妖族决裂之后,魔族成了人类的强大支持者。”

    “但是好景不长,那时候人类有位修炼者推衍了一套靠吸收妖兽精力和灵魂来强大自身的功法,而且他还收了众多的魔族弟子,传授给他们,谁知这些天生灵魂里就很强大的魔族人,修炼了这种功法后,修为提升的非常迅速。”

    “,于是越来越多的魔族人开始修炼这种功法,可是修炼了这种功法后的魔族人到了一定程度后,全部开始性情大变,变得狂暴,嗜杀,不但杀妖兽,而且从偷偷摸摸的杀人开始,到后来大肆的屠杀人类。”

    “于是人族和魔族之间的矛盾也变得不可相融了,最后魔族的一些善者出面,将魔族给封闭起来,并开始严禁修炼那种功法,可是已经晚了,魔族内部之间也出现了分歧,至于后来怎么样了,没有人能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