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1703.第1699章 利用

    在与沈溪分别后,王守仁去见了朱晖。

    朱晖最初不想见王守仁,但到了这个地步,朱晖也知道自己要回京城,必须将自己任上的账目抹平,否则连离开城池一步都做不到。

    跟沈溪讲道理没用,沈溪对王守仁这个钦差敬而远之,决定了沈溪置身事外的态度,否则也不会把主导权拱手让给王守仁。

    如此一来,朱晖不得不耐着性子去见一个在他眼里的芝麻小官。

    不过王守仁到底是钦差,代表了朝廷,又是前翰林学士王华之子,算得上名臣之后,倒也不会让人觉得掉价。

    朱晖接见王守仁后,大致弄清楚了当前的情况……钱粮亏空证据确凿,现在就是看要将哪些人落罪。

    朱晖没有马上做出弃子的决定,准备询问沈溪的意见,商议一下如何应对。说到底他还是不想自己来承担得罪三边全体文武官员的风险,想借沈溪之手帮自己脱罪。

    朱晖于正月二十一和二十三两次求见沈溪,都未得见。

    沈溪以公务繁忙为由,将朱晖拒之门外,而在正月二十五这天,朱晖直接闯进总督府,在衙门正堂等了两个多时辰,依然没见到沈溪的面,他以为沈溪人在内宅,但其实此时沈溪已领着一千火铳兵出城拉练去了。

    此时沈溪不可能见朱晖,钦差已经来延绥快半个月了,如果他跟朱晖相见,之后便对官场进行清理,别人会认为是前后两任三边总制联手,虽然责任不在沈溪身上,但事后别人依然会记恨沈溪。

    沈溪这么做是为了转移矛盾。

    朱晖你既然马上要离开西北官场了,那这恶人只能由你来做,我只负责按照钦差圈定的名单,将犯罪之人拎出来便可。由始至终,我都是“受害者”。

    就在朱晖接连不断到总督衙门求见沈溪无果时,王守仁每天都去朱晖府邸拜访,朱晖心里没底,不敢马上做出决定,于是乎后来朱晖也拒见王守仁。

    一直到正月二十六,沈溪主动致信朱晖,询问西北钱粮亏空情况。

    这次沈溪却是有备而来,直接在信函中列举多处三边这几年朝廷钱粮拨付与实际支出对不上账的地方……

    朱晖以为沈溪不懂查账,却不知沈溪采用先进的复式记账法,将所有数据绘制成表格,原本看起来严丝合缝的账目便破绽百出,沈溪没用几天便将亏空之处搞清楚了。

    沈溪将精心挑选的账目亏空细节罗列分明,甚至哪一个环节出现贪污都予以标明,问询朱晖如何来解决这些亏空之处。

    朱晖看到账目后,坐立难安。

    “……公爷,沈大人这些日子都东奔西走,未见他有时间查账,且他早就将账册送去驿馆给了王大人,却不知哪里有时间和精力来清查账目?”

    朱晖非常信任自己的师爷,可以说账目有一半以上都是师爷与账房做出来的。

    现在师爷感觉十分慌张,若此事被揭发,他可谓责无旁贷。

    朱晖来回踱步,喃喃自语:“早知如此,就该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回京……这沈之厚,老夫倒是小瞧了他,看他漫不经心的样子,怕不是这一切阴谋诡计都是他搞出来的吧?朝廷突然查账,老夫两次要回京都受阻,之后钦差便来了,而他则选择避而不见,现在这钦差不停烦我,他不见我也就罢了,现在还给老夫施压,真是可气可恼!”

    师爷不知该如何回答朱晖这个问题。

    因为他早就怀疑沈溪在这件事上采用一些手段,目的是为避免牵扯进案子,沈溪自己不想得罪三边文武官员,而是将检举和揭发的责任推给朱晖。

    师爷道:“公爷,那咱趁机离开延绥,早些返回京城如何?索性如今道路已通畅,且久未听闻鞑靼人动向,此时不回京城更待何时?”

    朱晖怒道:“若这一切都是沈之厚搞出来的,你以为他会轻易放老夫回京?年前钦差未至还好说,现在这当口突然要走,是个傻子都知道老夫是在逃避责任。退一步讲,即便老夫侥幸逃出城去又如何?此举无异于将罪责坐实,他好趁机参奏老夫……”

    “那……那可如何是好?”师爷也不知该如何处置此事。

    朱晖骂道:“养你何用?做个账目都会出问题,现在沈之厚已把责任全部推到老夫身上来了,老夫说不知情,那岂不是说,老夫除了监查不力外,自身也有很大问题?现在只能根据他列出的可疑之处,把人推出去……让这些家伙去死好了,谁让他们贪赃枉法让沈之厚盯上了?”

    师爷苦着脸道:“公爷,现如今沈大人不自己来查这些人,而让公爷动手,分明是想利用公爷……”

    朱晖满面愠色:“闭嘴,你不说话,老夫不会把你当哑巴。现在老夫还有被利用的价值,你就知足吧,如果哪一天老夫彻底失势,就会成为别人的替罪羊……所以,不论怎么样,老夫都不能跟贪腐沾上丁点儿关系!”

    被朱晖斥责,师爷不敢再言语,的确跟朱晖说得一样,现在就算朱晖明知道这是沈溪坑他,也不得不上当。

    如果朱晖对这件事不管不问,那不用说,沈溪下一步就是会把所有账目明细交给王守仁,那时王守仁要查的可不单单是下面的虾兵蟹将,必然要从朱晖身上查起。

    朱晖发现自己难以收买沈溪和王守仁后,便知道只能自己出面当恶人了。

    ……

    ……

    当日晚上,朱晖一边参照沈溪查账的结果,筹算将哪些人推出来承担罪责可以将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一边想如何给朝廷写这份奏本。

    请罪是必然的,监管不力的罪责似乎担定了,而且可能会被王守仁顺藤摸瓜查到自己身上,所以朱晖在推这些人出来担罪的同时,还在琢磨如何才能堵上这些人的嘴。

    或者是要挟这些人的家眷族人,或者杀人灭口,这都是他考虑需要动用的手段。

    就在左右为难时,管家进来行礼:“老爷,府外有人求见,说是京城来的。”

    朱晖怒道:“王伯安是吧?告诉他,不见!”

    管家道:“老爷,那人说他是司礼监刘公公派来的,不是您说的兵部王大人。老爷,这是他的拜帖,您先看过再说。”

    朱晖听到是刘瑾派来的人,心中燃起一丝希望,看过拜帖,才知此人是锦衣卫镇抚江栎唯,脸上露出几分笑容:“既然是刘公公派来的,且将人请进来,老夫倒要听听刘公公有何高见。”

    江栎唯上门求见朱晖,下了很大的决心。

    他知道自己无法在效忠张氏外戚之余除掉沈溪,所以退而求其次,投靠刘瑾,继续完成陷害和诛杀沈溪的心愿,在没有得到刘瑾认同的情况下,他已开始以刘瑾门人自居。

    江栎唯被朱晖请到正堂。

    见到江栎唯,朱晖笑了笑,问道:“你是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

    江栎唯道:“在下乃莆田江栎唯,乃是南镇抚司……只是如今不当值,挂职而已。见过公爷。”

    朱晖点了点头,做出请的手势,嘴里问道:“莆田人?那不是福建下面的一个府么?你跟沈之厚是同乡吧?”

    听到沈溪的名字,江栎唯脸色有些不好看,道:“在下跟现三边总制乃旧交,当初相识时,他不过为童生。”

    朱晖听到此话不由咳嗽两声,心里对跟沈溪相识于微末的江栎唯提起不小的戒心,道:“如此,也算是缘分了……你是哪一年的进士?”

    江栎唯道:“在下乃弘治六年武进士。”

    “武进士?”

    朱晖心底一阵鄙夷,脸上却不动声色:“那你应该是军户出身?”

    “非也。”

    江栎唯道,“府上乃书香门第,只是在下年少时孔武有力,家人让在下一边习文,一边从武,文不过秀才,谁想偶尔尝试武举便中举,后赴京考取武进士,以武进士入锦衣卫……”

    朱晖上来便问江栎唯的家门情况,想对江栎唯多些了解。

    当他知道江栎唯的家族已在成化年间从莆田迁居南直隶,便想到江栎唯跟沈溪关系未必亲密,等再问询一番,他从江栎唯口中探听到虚实,感觉江栎唯对沈溪的态度并非十分友善。

    朱晖开诚布公:“你既为福建莆田人,跟沈之厚又是旧交,此番到延绥,怕是早就去拜见过他了吧?”

    江栎唯站起身来,严肃地道:“回公爷的话,在下奉命到西北彻查地方弊案,非得朝廷允许,不得跟案犯魁首见面!”

    朱晖听江栎唯将沈溪定义为“案犯魁首”,不由怔了一下,没想到江栎唯对沈溪的态度如此恶劣。

    他皱眉道:“你跟沈之厚不是旧交么?”

    江栎唯冷笑不已:“旧交不假,但此人狼子野心,丝毫不顾念当初某对他的赏识和抬爱,在其飞黄腾达后,便百般羞辱更是罗织罪名让某下狱,险些冤死于狱中……”

    朱晖开始听江栎唯倒苦水,虽然江栎唯跟沈溪有仇,而且听起来还是深仇大恨,但朱晖听了始终觉得江栎唯是无理取闹。

    朱晖心道:“此人说沈之厚忘恩负义,却不知自己只是赳赳武夫,想那沈之厚乃状元及第、天子之师出身,岂能跟你一般计较?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莫不是你看到沈之厚飞黄腾达,心里有所芥蒂,想对沈之厚加以报复吧?”

    再转念一想,“管你对沈之厚态度如何,你肯站在我这边的立场,那我便当你是可以合作之人。”

    听完江栎唯的话,朱晖叹道:“未曾想,你跟沈之厚有如此过节。此番你上门求见,说自己乃刘公公门人,却不知是否属实?”

    江栎唯道:“在下往西北前,曾亲自拜会刘公公,为他老人家耳提面命。”

    只是送过礼没见到刘瑾的人,却被江栎唯说成亲自拜见刘瑾,目的是为自己抬高身份,促使朱晖跟自己合作。

    朱晖皱眉道:“老夫离开京城前,刘公公尚未回京,未曾想这一两年光景,他便执掌司礼监,且在朝中呼风唤雨……你跟刘公公是如何认识的?”

    江栎唯心里犯嘀咕,感觉朱晖对自己产生怀疑,很多问题他不想回答,却又不得不仔细解释,将过去跟刘瑾的渊源牵强附会说上一通,甚至连昔日刘瑾往泉州公干一事,都说成跟他有很大关系。

    如此一来,朱晖也就相信江栎唯的鬼话,放下戒心,问道:“刘公公对你耳提面命,却不知交待何事?”

    江栎唯道:“除掉沈溪!”

    一句话,就让朱晖惊讶地站起来,久久没能从四个字的巨大震撼中走出来。

    朱晖皱眉:“开什么玩笑,刘瑾想诛杀沈之厚?他也不想想现如今西北形势,难道为了一己之私,就可以将大明边境推入战乱的边缘吗?”

    江栎唯站起身来,恭敬行礼:“公爷误会了,刘公公要杀沈溪,乃是因沈溪此人暗中不轨,曾对刘公公痛下杀手,且沈溪在江南为官时,贪赃枉法,聚敛钱财无数,还曾奸……污民女,做出不容朝廷王法之事……此子罪行罄竹难书,刘公公不过是想以朝廷律法为准绳,将此子下狱问罪,而非公报私仇。”

    朱晖听到江栎唯给沈溪定的罪名,一条都不信。

    他心想:“沈之厚是什么人,我能不知?这小子虽然有些刚愎自用,又喜欢耍小聪明,但到底没被官场腐蚀,就连贪赃枉法都未必,说他聚敛钱财奸乌民女这些罪行,根本就是莫须有……”

    朱晖道:“你说沈之厚有如此多罪名,可有证据?”

    江栎唯严肃地道:“在下到西北来,正是为寻找证据。三边之地官场腐败,众多官员中饱私囊,正是在他治下发生,难道公爷没有察觉?”

    朱晖简直想骂人,心说我要脱罪不假,但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天下人都知道沈溪到西北才不过一两个月,现在把西北财政亏空全都归结于沈溪身上,说他在这一两个月时间里把西北钱粮仓库给掏空了,这种鬼话谁会相信?

    朱晖板起脸道:“西北钱粮亏空根源,由来已久,非沈之厚一人所致。”

    就算朱晖知道这件事跟沈溪屁关系都没有,但他还是没把话说死,只说这件事并非沈溪一人造成,想借此提醒一下江栎唯。

    你要搜罗罪名,麻烦先过过脑子,别让人一听便漏洞百出。

    江栎唯道:“公爷这是想袒护沈贼?他在东南时,就曾借机聚敛钱财,到湖广后更是变本加厉,甚至在两年前土木堡之战和京师保卫战中,暗中跟鞑靼国师勾连,战后又私自放走鞑靼主力……”

    为了让朱晖相信自己,江栎唯无所不用其极。

    只要能往沈溪扣的屎盆子,他一个都不放过,甚至很多事说出来后,别说朱晖不信,连他自己都觉得不靠谱。

    朱晖越听越惊讶,最后满脸厌憎打量江栎唯,心想:“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真是生平仅见,若沈之厚跟这般人过不去,简直是狗咬狗,不对,是人咬狗……”

    江栎唯把沈溪的罪名增加几项后,再看向朱晖,道:“……难道公爷能够容忍这种人继续危害大明官场?”

    朱晖道:“江镇抚,老夫不跟你拐弯抹角了……老夫知道你来三边之地用意,不就是想除掉沈之厚吗?要做成这件事,你就要拿出让朝廷信服的证据,你想通过编造罪名的方式把沈之厚带走,根本不可能,除非朝廷将他撤职查办……他乃天子之师,就算你说的一切属实,只要陛下站在他一边,也会安然无恙,对此你可有应对之法?”

    江栎唯道:“所以在下才来跟公爷您商议……”

    朱晖抬起手打断江栎唯的话,冷冷一笑:“你别老说虚的,老夫身为大明勋贵,面对沈溪这样的干臣,怎么可能自毁长城?就算老夫憎恶沈之厚为人,但他有一点做得不错,就是有担当。而你呢?”

    江栎唯没想到,朱晖居然当面骂他。

    他以为只要打着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的名号来见朱晖,朱晖必然要跟自己合作,因为现在朱晖已到骑虎难下的地步,他没想到贪赃枉法劣迹斑斑的朱晖居然有恃无恐,义正言辞来抨击他。

    江栎唯却不知道,其实在这件事上,无论是沈溪,还是王守仁,又或者是朝廷,都没有将朱晖赶尽杀绝的意思。

    朱晖自己也非常清楚,以他在朝中的资历,只要推几个人出来送死,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但若是跟沈溪正面对抗的话,问题就会复杂化。

    成功固然是好,沈溪替他担罪,他的责任没那么重,但他却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关键在于这次西北财政的审查时间点非常尴尬,恰好是他刚卸任,人还没回京城的时候。

    三边之地出现这么大的亏空,把责任推给下面的人,可比推给新官上任的沈溪明智得多。

    两年前鞑靼入侵,朱晖丢掉榆林卫城,逃入深山才堪堪躲过一劫,当时他非常担心大明山河就此沦丧。

    等朱晖从山沟沟里出来,弄清楚沈溪的功劳,暗自庆幸,其后就对沈溪的一举一动都非常关注。经过长时间了解,他发现沈溪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几乎无可替代,谁想针对沈溪几乎是以卵击石。

    再说了,勋贵们对大明的感情,可比一般人深厚得多。

    朱晖就算是个贪赃枉法之臣,也没想危害朝廷社稷,他知道只有沈溪这样的帅才,才能维护大明西北边境稳定。

    江栎唯诧异地问道:“公爷,您……不是要扳倒沈贼么?”

    朱晖怒道:“什么沈贼,堂堂挂左都御史衔的三边总制,正二品大员,也是你能攻讦的?你要杀沈之厚,只管自己动手,老夫可不陪你疯。你回去跟刘瑾说,老夫就算信他是为大明社稷,也别对曾经拯救大明危难的功臣下手,否则老夫绝对不会放过他!”

    ***********

    PS:这几天陪着老婆、孩子回娘家,码字时间不定,更新时间更是错乱,等明天回家就好了!再次抱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