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1687.第1683章 迎来送往

    沈溪回到督抚衙门自有美人相伴,服侍周到。

    云柳和熙儿帮沈溪做事之余,还能为他排解旅途寂寞,可说能文能武,上得牙床,下得厨房,任劳任怨。

    “……大人,您吩咐之事,卑职已安排妥当。”

    说到公事时,云柳从来都以下属自居,沈溪对云柳做事能力非常满意,点头嘉许:“辛苦了。明日再派人盯着好了,一定要让保国公自己回城,而不能是我派人去阻拦,否则会事与愿违。”

    云柳不解:“大人,保国公明日会带数百属下离城,若他去意坚决,一心留在城外,全力清除因雪崩导致的积雪当如何?”

    沈溪笑了笑:“此人胆小如鼠,上一次西北大战几乎吓破了他的胆,绝对不敢留在城外过夜。雪崩后的积雪深度你我都清楚,就算他带一千人马,没两三天工夫也别想清扫出一条道路来。”

    “这样,明日再放些风声出去,就说塞外有鞑靼人斥候活动的踪迹,这事儿只需要传播一下,他就会乖乖折返回来。”

    云柳明白沈溪心中所想,点头应允。

    随后,云柳和熙儿一起到厨房烧洗澡水,为沈溪沐浴更衣,然后再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

    ……

    ……

    一夜寒风,到了后半夜,纷纷扬扬的雪花又飘了起来。

    这给朱晖离城返京带来极大的麻烦。

    而沈溪早就为朱晖准备好一份“大餐”,靠火药爆炸而形成雪崩,将东线和南线两条交通要道都给堵上了。

    外面风雪交加,沈溪卧房内暖意洋洋。

    有美人相伴,温香满怀,沈溪压根儿不去想窗外的事情。

    醉意醺醺,加之旅途疲惫,沈溪身体状态不是很好,不过他毕竟年轻力壮,老年人的心态却有少年的身躯,做事沉稳但依然有股子冲劲,可以肆意地宣泄全身的精力,直到三更他才精疲力尽沉沉睡去,一觉到天明。

    醒来后,感觉不到任何寒意,身下的火炕烧得旺旺的,连被子没捂严实也不觉得冷。

    云柳早一步醒来,依偎在沈溪怀里,抬头看着情郎,问道:“大人,妾身是否现在就出门办差?”

    沈溪笑了笑,紧了紧揽在她腰间的手:“急什么?由得朱晖自己上路……就算你不跟着去,面对峡谷里几十丈深的积雪,他也只能乖乖回来,何必着急?至于账册,自然会有人送过来,朱晖绝对不敢把账本带走,否则就算是没完成职务交接,他回京也会背负责任。”

    云柳轻轻点了点头,表示知晓。随后,她瞥了睡在沈溪另一侧的熙儿一眼,此时熙儿呼吸均匀,睡得正香,她不想吵醒闺中姐妹,见沈溪闭上眼又开始睡觉,不由一阵倦意袭来。她打了个呵欠……既然心中记挂的事情没那么紧要,她也趁机补觉,闭上眼沉沉睡去。

    一直到巳时,督抚衙门内喧嚣声四起,沈溪才起身穿衣。

    在伙房吃过早饭,云柳带着熙儿匆匆出城追踪朱晖一行去了,沈溪来到前院,马九已安排人将装满账册的箱子抬来,足足有五大口。因为这年头记录账目没有采用阿拉伯数字,都是以汉字记录,甚至连入库和开销具体事项都要记清楚,字迹还大,一本账册其实记录不了多少东西。

    沈溪让人把账册抬进大厅,打开箱子随便拿出几本看看,一时间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马九请示:“大人,是否需要现在就找人对账目进行核算?”

    沈溪摇头:“急什么?这些账本先放好,晚上有时间,我抽空看看,有针对性地找几本账册对一下便可以了。今天是我履任三边总制的第一天,总需要到榆林城内走一走,熟悉一下未来几年工作和生活的地方。”

    马九没想到沈溪对于账册如此不上心,之前他还纠结半天怕出什么纰漏,不过沈溪要出门,他赶紧抛除脑海中的杂念,安排人手护送。

    ……

    ……

    三边总制巡城,对延绥镇驻地榆林卫的官员来说,算是一件大事。

    平时连延绥总兵官都没闲暇巡城,现在沈溪这个总督突然巡城,在很多人看来,这是沈溪新官上任三把火中放的第一把火,很可能要找到榆林城内各衙门弊端,提出严肃批评并进行纠正,然后处理一些人……

    很快所有人便大跌眼镜,此番沈溪巡城并不是找官员的麻烦,他没有去城里各衙门,而是直接上城头看望士兵去了。

    沈溪挨个城头地慰问,向士兵送出米粮、衣物,再询问城防之事,中午时甚至跟官兵一起进食,跟士兵们打成一片。

    淳朴的官兵可不知什么是收买人心,他们只知道新来的三边总制人不错。沈溪走了一圈下来,自然而然到了榆林卫城东门,然后在那里耐心等候朱晖归来。

    果然,午时过去不久,朱晖的车队从东边十多里外的山谷而来。

    沈溪亲自下令开启城门,然后下城头迎接。

    见到灰头土脸从马车上下来的朱晖,沈溪笑脸相迎,问道:“公爷,你这是作何?昨日还是您来迎接,怎的今日就变成在下迎接您了?”

    朱晖打量沈溪一眼,心里有些发虚……他可不知雪崩是沈溪故意捣乱所致,谨慎地说道:

    “之厚有心了,老夫本想趁着下一场大雪到来前回京复命,谁曾想……出城南十多里便遇到雪崩。随后我转而走东边长城内线官道,谁知道那边也出现雪崩,眼看时辰不早,我便先回城再做打算。”

    沈溪脸上露出遗憾之色:“公爷接下来如何安排行程?需不需要走西边宁夏卫折而向南走关中一线?或者多找些人手护送,绕道塞外,从草原一线绕过雪崩之地,由镇羌所进关,然后再回京?”

    朱晖一听沈溪坚持要送他走,心里不爽,板着脸道:“之厚,你对这榆林卫周边情况不熟,这回京虽然有几条路可选,但只有南线和东线相对安全些,走别处……怕是会有危险。”

    沈溪安慰道:“公爷不必担心,如今天寒地冻,草原上早就白茫茫一片,几百里内恐怕都无人烟,鞑靼人怎会有心思南下?公爷只管放心上路,多找些护送人马,必然能平安返回京城。”

    沈溪这边越是要送朱晖走,朱晖越觉得沈溪有阴谋,他本想接下来几天派人把官道掘通然后离开,但看到沈溪如此表现,反倒不那么急了。

    朱晖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老夫自有解决之法。之厚,你先回去办差,不必管老夫。老夫现在大闲人一个,无忧无虑,哈哈……有闲暇出来跟老夫喝茶。”

    两人话语间,长长的车队开始进城。

    沈溪陪着朱晖,边走边道:“就怕冒昧打扰,在下毕竟是晚辈,多有讨教之处。”

    朱晖好奇地打量沈溪,看不懂眼前这后生的意图。毕竟五年前他跟沈溪见面的时候,两人起过不小冲突,那时沈溪坚持要出兵营救刘大夏,朱晖几乎算是推着沈溪去送死,一直觉得沈溪会找机会报复。

    所以朱晖对沈溪的防备心很重,只是因为沈溪现如今位高权重,有实力有背景,他才不得不以好脸相迎。

    朱晖道:“有事去老夫宅邸便可,不过老夫还是急着回京,今日雪大,清理积雪困难,等过几日道路贯通便出发。之厚,既然你有别的事情,不必相陪,这又不是送行,回家的路老夫熟悉得很。”

    沈溪笑着拱手作别。

    等人远去,从城南进城的云柳来到沈溪面前复命。

    沈溪冲着云柳满意地点了点头:“做得好,只要朱晖一日不走,这西北财政的大窟窿就可以让他来填……在三边压榨如此多民脂民膏,若让他这么大摇大摆走了,以后我还有面子做官?”

    云柳道:“大人,如今朝廷并无整治西北吏治和清理账目之意,您如此防备,是否有此必要?要不了几日保国公依然会离开……”

    沈溪笑道:“今日他走不成,难道过一段时间就能走成了?到延绥前,我便上书朝廷,相信这会儿奏本快到内阁了……就算朝廷不想整治西北财政,我也要主动提出。现在查账,主动权在我手上,如果过个一年半载再来计较西北财政问题,那就是一笔烂账,怎么都解释不清楚。”

    云柳心中有所疑问,不明白为什么沈溪如此在意账目问题。

    回到衙门,沈溪见云柳一直在凝眉思索,便直言道:“看来你心中还是有疑虑,认为我这是多此一举……你可知晓,我担任三边总制,朝中多少人盯着?肯定有人想置我于死地!若先皇在,我不会太担忧,毕竟吏治清明,就算刘少傅和李大学士掌权,也不至于残害无辜!”

    “但现如今情况却不同,刘瑾等内监上位,深得陛下宠信,他们掌权后便会对异己下手,而不巧的是,我恰恰是他们最忌惮的几个人之一。”

    “刘瑾此人斤斤计较,两次在我身边担任监军我都未给他好脸色,如今陛下对我言听计从,影响他掌权,必然会想方设法除掉我,而要查我的纰漏就只能从西北吏治和财政下手,诬陷我中饱私囊,若此事半年后或者一年后爆发,那我就真解释不清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