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1583.第1579章 狼狈为奸

    锦衣卫小旗退下后,江栎唯将地方上提供的案子线索整理成册,拿在手上,越看越觉得头大。

    不管怎么看,沈溪都没有犯罪的可能。

    沈溪基本不住在府衙,此事有三军将士以及城里的百姓可以作证,而高集在上奏里却说沈溪是在府衙强行霸占的高宁氏,这显然跟事实违背。

    至于高宁氏进军营的时间,前后太短,就算高宁氏进去后,沈溪马上开始对高宁氏侵犯,整个过程不可能一刻钟不到就完成,高宁氏更不可能衣衫完整出营……

    “一个小小的地方知府,居然敢诬陷朝中大员,简直活腻了!也不知道这姓高的怎么想的,害得老子白来一趟……此番花了我多少银子,若事情办不成,损失事小,心中这口气难以抒发事大,我回去又怎么跟人交待?”

    江栎唯气愤不已,自己花大笔银子打点,总算拿到案子的审查权,本以为可以趁机将沈溪扳倒,结果事与愿违,现在所有的证据都直指沈溪无罪。

    就在江栎唯感觉异常郁闷时,突然门口有人传话:“江掌柜,外面有人求见!说是府衙的人!”

    江栎唯挂着行商的身份进城,料想自己行踪隐秘,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和来历,但现在他却明白过来,自己可能已泄露行藏,府衙主动找上门来了。

    “知道了!”

    江栎唯将案宗收拾好,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出了院子。穿过走廊来到前院大门口,只见有人提着灯笼过来,那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一身文士衫,昏黄的灯光照映下,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那人走过来道:“这位想必就是江掌柜了,本官乃南宁知府高集,不知阁下可有时间,到府衙一叙?”

    江栎唯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心中非常惊讶……怎么作为涉案人的高集亲自上门来了?没说的,必然是前来拉关系走后门,当即道:“在下只是普通的生意人,高知府这是作何?在下跟高知府似乎并无生意上的往来!”

    高集笑道:“今日能结识江掌柜,乃本官三生之幸,请江掌柜赏个薄面……来人,为江掌柜送上本官的一点儿心意……”

    说着,高集让人抬了两口箱子过来,虽然黑灯瞎火看不太清楚,但江栎唯一看这架势,便知道是来送礼的。

    江栎唯暗忖:“现在刑部、都察院、大理寺的人已抵达南宁府城,连兵部和吏部前来调查的人也到了,朝廷的重视程度让高集胆战心惊,估计他也知道攀诬上官是什么罪名,如今走投无路,只能上门来求助。”

    “也罢,建昌侯要我将高宁氏带回去,现在正好跟高集谈谈条件,让他将儿媳妇交出来……只要能巴结到建昌侯,他的案子就可以得到解决,姓沈的小子也会被扳倒,我的任务也就能顺利完成!”

    想到这里,江栎唯终于感觉轻松了些,脸上有了一丝笑意。既然对方是上门来送礼的,以江栎唯贪婪成性的秉性不可能不收下,正好可以弥补出京上下打点的损失。

    江栎唯道:“高知府,请吧!”

    ……

    ……

    高集让人抬上轿子,载着江栎唯抵达府衙后堂。

    走进雅致的花厅,高集屏退下人,开门见山道:“江镇抚,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来南宁府已有几日,应该对沈溪小儿的案子有所判断,不知回去后如何跟朝廷奏禀?”

    江栎唯坐下来,显得非常悠闲:“既然高知府已经知道在下的身份,那应该清楚我前来的目的……此行我就是为调查事实真相,至于真相究竟如何,高知府应该心知肚明吧?”

    这时候江栎唯可不会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他要先试探一下高集的口风,确定高集已经到了怎样的境地。

    如果高集此时还高枕无忧,那他提出以高宁氏换取张延龄的支持,显然要得罪高集,甚至可能他自己都走不出南宁府。

    作为地头蛇,一府之尊,战时又有调动地方兵马之责,高集在南宁府的势力着实不小,沈溪之所以能全身而退,在于沈溪乃领兵之人,本身就有大批兵马跟随,名义上又是西南六省最高军政长官,一进城就接管了所有防务。

    而江栎唯轻车简从南下,随行带的人很少,加上地方上屈指可数的锦衣卫密探,根本不可能跟高集相抗衡。

    高集道:“本官想知道江镇抚到底调查到怎样的情况!?”

    江栎唯讳莫如深一笑,道:“以在下调查的情况看,这案子……似乎对高知府你有些不利啊!”

    “哪里不利?”

    高集显得很愤怒,道,“沈溪小儿辱我儿媳,此事整个南宁府的士绅百姓都可以作证,这种难以启齿的丑事,莫非我还会冤枉他不成?你以为本官会放着我高家清白之誉不要,诬陷他一个黄口小儿?”

    江栎唯见高集的模样,心想:“老匹夫估摸知道大限将至,随便诬陷朝廷命官,而且还是带有钦差性质的领兵督抚,战前蛊惑人心,险些令战事落败,至少是个革职发配充军的罪名!”

    “如果姓沈的小子执意要追究,他很可能要死在狱中,这会儿由不得他不紧张!”

    江栎唯道:“听高知府的意思,整个南宁府城的士绅百姓都见到姓沈的辱你儿媳,能在公堂上为您作证?”

    高集一听,气势马上弱了。

    说白了当日士绅所见,不过是高宁氏被打脸,灰头土脸回到县衙,那些士绅就算肯出堂作证,也是被他强行绑上船,稍微遇到恐吓便会改口。而那些老百姓,受到沈溪限制粮食、盐巴等生活必需品价格政策的恩惠,更不可能站出来给他做证。

    高集道:“这种事,难道不应公堂审案?”

    江栎唯哈哈大笑:“高知府,这里是南宁府地界,你作为南宁知府,想在南宁府审结案情,找一些未曾亲眼见到实情的人出来为你的儿媳作证,你以为可能吗?你是否想过,朝廷诸公难道就不会怀疑这些证人是屈于你的官威?”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沈溪小儿是被本官诬陷?”高集板起脸来,恼火地打量江栎唯。

    江栎唯摇摇头,道:“实不相瞒,在下跟沈尚书熟识,乃是他未曾发迹前的故交,他后来平步青云,便不顾当年交情,曾在广东摆我一道,让我被下狱问罪……”

    “你觉得在这种事上,我会帮他说话?”

    “只是……现在一切证据都表明,他并未作奸犯科,如果高知府还是拿出一副我必须要听从你命令行事的态度,这案子怕是如何也调查不下去了,即便我说姓沈的有罪,三法司以及兵部的人可不会做出如此定论,尤其是还有吏部的人混在使节中。”

    “你可知……这位沈尚书的小妾是当今内阁东哥大学士谢迁谢于乔的嫡长孙女,又深得吏部天官马文升和兵部尚书刘大夏的赏识。尤其重要的是,他曾是太子东宫时的讲官,如今新皇登基,没有铁证,你指望新皇会治沈溪的罪?”

    高集听到这话,突然明白江栎唯是他政治上的盟友,不需太多拉拢的手段,当即颔首:“既然如此,那江镇抚不妨坐下来,咱们好好商谈一下案情,如何?”

    江栎唯笑道:“正该如此!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