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1531.第1527章 君臣妥协

    弘治皇帝没能从谢迁这里得到想要的东西,只好从别的方向着手。

    但可惜,朝廷上下没人愿意沈溪出兵交趾,弘治皇帝就此被摆到一个下不来台的位置上,做再多的努力也徒劳无功。

    就算后来朱祐樘想到刘健和李东阳等人对沈溪有成见,要借助文官集团的力量,让沈溪出征交趾,也没获得任何支持。

    刘健和李东阳在这件事上,态度非常坚决,为休养生息计,战端绝不可轻启,沈溪想出兵交趾?等下辈子再说吧!

    但随着皇帝征召越来越多的人去宫中商议,事情逐渐被更多人知晓,慢慢地几乎所有在京的官员都知道,皇帝想对交趾用兵,而这却是由交趾率先犯边劫掠、沈溪奏请出兵所引发。

    皇帝想将交趾纳入大明版图,以此来威慑西南各少数民族,同时把国境线向南推移上千里,如此一来广西、广东便成了内陆地区,西南治安情况必然明显好转。

    这想法其实很有见地,甚至到后面,朝中百官见面就讨论这事儿,就到底是否出兵这一问题很快分成两派,支持出兵和反对出兵的人都有。

    基本上跟军队靠边的人,都支持出兵,而文官集团则普遍持反对态度,当然其中都各有异类,争论不休。

    两方意见无法形成统一,而交趾犯边兵马见大明朝廷迟迟没有动静,愈发蹬鼻子上脸,造成的战乱影响逐渐扩大,如今除了南宁府告急外,就连广东廉州府都受到交趾兵马劫掠,事态急剧扩大。

    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如何沈溪都必须要出兵驱赶交趾犯境人马了,否则就是朝廷不作为。

    皇帝召集内阁、兵部、户部和五军都督府主要负责人,在乾清宫进行朝议,议题不再是关于沈溪是否出兵交趾,而是沈溪必须将寇边的交趾兵马彻底消灭或驱逐出境。

    这提议,就算有些人心里有意见,也不得不遵从。

    交趾犯境不能总置之不理,如今两广大明临近边境线的百姓已是怨声载道,地方官府的急报一封接着一封,西南能征调的兵马,最强悍的自然是六省兵马提调、左都御史、兵部尚书沈溪亲率的“六省联军”。

    说是六省联军,其实也就四省兵马,沈溪并未从云南和四川两省征调,而他手头上的广西兵马,仅仅只是柳州地方巡检司兵马,之前跟随前来临桂的柳州卫三个千户所,已被广西都司衙门调到了与南宁府毗邻的地区,防止交趾兵马继续北犯。

    开完会,离开乾清宫寝殿时谢迁脸色难看,他不支持沈溪跟交趾兵马开战,因为他觉得这已不是打草寇平息叛乱,而成为涉及国家层次的战争,沈溪的安全无法得到保障。

    谢迁黑着脸往宫门走,没等他走到奉天门,刘大夏从后面追上,气喘吁吁地问道:“于乔,为何走得如此匆忙?”

    谢迁回头瞪着刘大夏,有些不满:“你刘时雍之前不是说,不支持沈溪小儿在西南跟交趾兵马交战么?怎么,这才一个月工夫,就改变态度转而支持出兵了?那下一步是否就让他带兵进交趾,甚至将老挝、暹罗、阿瓦等番邦一并平了?”

    刘大夏看谢迁恼羞成怒的模样,哑然失笑:“于乔,这件事上你也未免太敏感了些。想来你单独去见过陛下,听陛下提及过西南的现状,明白陛下的心意吧?”

    就算谢迁再气愤,听到此话,也不得不低下头。他当然知道正是因为皇帝施压,加上地方上军情紧急,朝臣才不得不同意沈溪出兵与交趾一战。

    刘大夏继续分析:“沈溪自出兵平叛以来,西南局势迅速好转,我本以为是他治军有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致,但日前我才得知,沈溪正在西南六省大力推广新作物,百姓有田耕种,回归家园后变得安分守己,预计只要明年新作物获得大丰收,所有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可如此一来,西南已容不下他这个六省总督!现在要么撤了他的职务,继续掌管江赣和湖广军政,这并无不可,但他少了总领六省的身份,如何继续推行新作物?”

    “地方上那些文官的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没了制约,又为了拍京师某些人的马屁,怕是推行下去行之有效的政策也会立即推翻,一旦新作物得不得推广,百姓民生无从改善,那下一步是否会重蹈覆辙,西南之地再演一年一小闹,三年一大闹的恶劣局面?”

    谢迁有些心神不定,强自分辨:“即便如此,也不该让他领兵跟交趾人开战!那臭小子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一旦战事扩大,他很可能控制不住,领兵进入交趾,那时候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话虽如此,但此时的谢迁,态度已没之前那么强硬。

    刘大夏说服了他,现在沈溪六省兵马提调的身份很管用,事关西南六省民生,谢迁也觉得沈溪在地瘠民贫的西南推广新作物没什么坏处,只是要用对交趾开战的方式来保留沈溪的职务,这让谢迁感觉不可取。

    刘大夏道:“于乔,你心平气和些,且莫将此事光往坏处想,以沈家郎的军事指挥才能,他有信心打好这仗,否则也不会主动请缨。既如此,那且先让他将交趾犯境人马驱走,不是既可安江山社稷,又可定君王之心的善举?”

    谢迁无奈摇头:“你如今再跟我争,有何意义?朝廷不给沈溪小儿军粮物资,这场仗始终难打……”

    刘大夏见谢迁语气变得缓和,终于放心下来,如同做出承诺一般,道:“于乔尽管放心,在这件事上,我会极力向陛下争取,让户部征调一批粮草,再就是将沈家郎军中急需的火药运送过去……”

    为得到谢迁的理解,刘大夏做出很多“妥协”,在谢迁看来,这或许是皇帝对刘大夏做出的许诺,因为皇帝之前死活不同意给沈溪征调粮草物资。

    沈溪现在兵强马壮,若再有粮草物资补充,谢迁的担心也就没之前那么大了,他抱怨道:“沈溪小儿入朝为官才几年?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却屡屡被委以重任,这交趾的浑水已被他蹚了进去,这是他上辈子造孽,要回来还给我大明君臣?哼哼……”

    ……

    ……

    连谢迁都妥协了,沈溪出兵的事情已是板上钉钉。

    大明君臣相互间做出妥协,弘治皇帝以不让沈溪出兵交趾为代价,换来大臣同意沈溪驱走犯境的交趾兵马,户部迅速在江南之地征调粮草物资,援助沈溪。

    沈溪就好像一枚棋子,被人派到最艰苦的地方跟交趾人作战,到最后,朝廷各方势力盘算了一下,这样做怎么都不亏。

    文团集团觉得,让沈溪跟交趾人作战没任何问题,反正交趾只是西南蛮夷小国,胜了不用给大功,败了却可以让沈溪名声扫地……这是输不起的战争,沈溪唯有胜利,才能对朝廷和天下人有所交差。

    当撷芳殿的太子朱厚照得知这消息后,非常着急,他不是替沈溪叫不平,而是觉得自己没在西南跟随沈溪作战太过可惜。

    “……父皇也是,为什么每件事他都要占着?就不能留个机会给我?等我登基,再去打交趾该多好?那时我就能跟随沈先生,风风光光收复故土,少不得铸碑留念!”朱厚照很不甘心,就算他现在痴迷修仙术,可对行军打仗依然很热衷。

    就在他抱怨不休时,张苑带着司马真人进入寝宫,朱厚照瞪着司马真人:“你这牛鼻子老道,本宫问你,对于奇门遁甲之术,你知晓多少?”

    司马真人一怔,本想说自己精通,但一想不合适,干脆先问个明白:“奇门遁甲乃鬼谷密术,并非道家传承,太子作何有此问?”

    朱厚照可不知道司马真人在胡说八道,奇门遁甲乃是真正的道家术法,姜尚、鬼谷子、诸葛亮、黄石公等都信奉道家学说,闻言有些失望,问道:

    “那你们道家有什么仙法,能让本宫瞬间飞到西南……就是广西……具体位置是桂林府!只要你能每天早晨把本宫送过去,到下午将本宫召回来,本宫就赐你……宫婢十名,将来赐封你当大官!”

    司马真人眼前一亮,朱厚照所提条件实在太过诱人,进宫后他最发愁的就是身边全是女人,看得见摸不着。

    而且他希望自己出人头地,太子登基后能委派他个官,那时他就可以耀武扬威,不再只是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而成为人上人的官员,可以欺男霸女,将之前羡慕官员们做的事情,亲自体验一把。

    只是想到朱厚照所提条件,他顿时焉了下来,显然他没办法将朱厚照送到广西桂林府,也就没资格跟太子谈条件。

    就算没真本事,司马真人依然不甘示弱:“太子,贫道虽然此时尚无这能力,但贫道的法力正在增长中,将来必可助太子实现此愿望。但不知太子去广西,所为何事?”

    朱厚照怒道:“本宫要去做什么,关你屁事?没本事就直说嘛,还说什么将来,本宫将来还能成为太上老君呢!这种话,说出来鬼才信!”

    “行了行了,本宫这里不需要你们,且退下吧,哦对了,回头找几本修仙的书过来看看……别以为本宫信了你司马老道的鬼话,只是本宫想找几本书解闷,顺带揭破你这牛鼻子的骗术!”

    司马真人笑了笑,一点儿都不担心,以他为人处世的阅历,自然能看明白,朱厚照对他的信任与日俱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