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1520.第1516章 兜兜转转

    吕氏被所有人盯着,有些畏缩,毕竟这是在整个大家族聚集的场合。

    之前就算是在李氏一脉聚拢商谈的时候,吕氏也不敢站出来说话,只是她现在知道,如果此刻不站出来说话,那养沈明文夫妇的将不再是沈家,而是沈永卓和她,以她千金大小姐之身,要当一个家庭主妇,照顾好逸恶劳的公公婆婆,这让她难以接受。

    不想落入梦魇,只有靠自己争取。

    吕氏被周氏当众指责“没个分寸”,也不气恼,因为她知道,按照三纲五常来说,在这种场合,作为晚辈,还是媳妇这样的“外人”,根本没资格出来说话。

    连三品诰命在身的谢韵儿都很识相,就算心中有诸多想法,也不站出来说三道四,因为这是沈家的事情,作为孙媳妇,不能轻易掺和。

    吕氏道:“婶娘教训的是,侄媳妇在这里给您赔礼认错!”

    说完,吕氏恭恭敬敬来到周氏身前,鞠躬道歉,如此一来,周氏就不好说什么了。

    周氏原本是个逆来顺受的角色,她后来之所以变得泼辣,是想要保护自己的丈夫,保护儿女。

    那时沈溪还小,丈夫又对李氏言听计从,她只有自己站出来顶起家里的大梁,她的泼辣,完全是被形势所逼迫,其实她还算是通情达理,不会真正跟一个诚心向她认错的晚辈一般计较。

    周氏一撇嘴:“就算你认错,这场合,也不该由你来说话!”

    虽然依然是在教训,但语气明显软化许多。

    吕氏道:“婶娘说的是,这种场合,侄媳妇的确不该站出来说话……但奴家既然嫁进沈家门,便是沈家的一员,有必要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也是为沈家的利益着想,婶娘觉得呢?”

    周氏毕竟没读过书,跟人以泼妇的姿态吵架,她能做到言辞犀利,但要真正跟人用文绉绉的口气讲理,她就词穷了。同时吕氏说这话,原本就没太大毛病,如果不是纠结于封建礼法,吕氏出来说话完全可行。

    沈明连道:“你是……长房媳妇?真有本事……不过什么场合都有女人出来说话,也难怪……嗯……”

    话说了一半,剩下的半截沈明连咽了回去,其实他是想说,难怪外间传闻沈家阴盛阳衰,但这话不那么中听,沈明连也就没说下去了。

    周氏不教训吕氏,反倒是沈明文呛声了:“女流之辈出来说什么?这家里几时轮到你说话了?回去!”

    沈明文是个传统守旧、好吃懒做的老古董,他觉得吕氏说话影响到他在家里的权威,也不管这是自己的儿媳妇,上来便以喝斥的口吻让吕氏回去。

    但吕氏好像没听到公公发话,仍旧站在原地,拳头握得紧紧的,眸中带着一抹坚毅之色。

    越是沈明文夫妇所厌憎,周氏就越喜欢,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周氏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但这浅显的道理她却知道,所以当吕氏被沈明文斥责时,她便忍不住出来帮吕氏说话了:

    “女流之辈怎么了?大伯说话不中听,那就让侄媳妇出来说两句,也未尝不可……咱沈家也该听听小辈们的意见,总是长辈说话,不问问小辈的意思,就这么贸然把大事定下来,终归不好。”

    王氏道:“老幺媳妇,感情不是你儿媳妇失礼,所以站着说话不腰疼!?”

    周氏笑道:“我儿媳妇,那可是朝廷三品诰命,以为随便就能跟你们说话?她可是我儿的贤内助,难道上不得台面?儿媳,既然现在长孙媳妇出来说话,你也可以说说,为娘正好到后面坐坐,喝口茶,就当听听小辈的意见!”

    如果不是周氏准允,谢韵儿绝对不会走出来发言,但现在就算周氏给了她机会,她也不想开口。

    吕氏可以拉下脸来说话,是因她被逼上养家糊口的绝路,而谢韵儿则更像是看客,纯粹是来凑热闹,很多事她不想随便发言,让别人非议她不识大体。

    吕氏不管沈明文夫妇反对,直接道:“无论是哪位长辈,又或者列祖列宗,都希望看到我们沈家中兴,太爷和太夫人故去前,都曾嘱咐过,沈家不得分家,难道各位叔伯和婶娘都不记得了?”

    沈明连道:“话是这么说,但有些事可不这么简单……侄媳妇,你进我们沈家门时间不长,照理说一些事不该你来过问……你们这一脉,是婶婶一人带起来的,她生前不许分家,你们都没敢分,但现在她已故去,如果家里实在过不下去,要分家,衙门也是准允的!”

    “但现在不能分!”

    吕氏道,“七叔在外当官,且官做得越来越大,此时言分家,于他朝中声望有损。身为当世大儒,当以忠孝仁义为立身之本,糟糠之时家聚,功成名就后各奔前程,这可是仁者之所为?”

    “况且各家会有矛盾,但以沈家之未来,诸位叔伯婶娘当以大局为先,若就此分家,将来无论是宁化百姓,还是汀州乃至福建百姓,议论沈家时,不会冠之以书香门第,而会以蝇营狗苟之辈相称,我沈家几代人积累下的名望,将会毁于一旦!”

    王氏见儿媳说话越来越难听,厉声喝道:“儿媳妇,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你这是嫁进我沈家,觉得沈家分家,让你吃亏了,想从我们沈家门离开,才这么说是吧?”

    吕氏在帮长房争取利益,却得不到自己婆婆的认同,心中带着几分委屈,她很想为自己辩驳一下,但发现其实自己根本就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就连丈夫都没出来为自己说话。

    在这里所有女人中,她的出身最好,甚至比之谢韵儿的出身都好。

    谢韵儿不过是医药世家,吕氏则是真正的书香门第,父辈和祖辈都有人考取功名,甚至有多人在朝为官,以她的出身,自然不甘心在一个落魄的家里当个要徒手养活公公婆婆、逆来顺受的儿媳妇,她想让沈家团结在一起,只有这样,才符合她的利益。

    看起来是为自己争取,但其实她也是在为李氏一脉的大房争取,因为她知道沈明文夫妇即将因没人养活,而令生活陷入窘境。

    现在只有让沈家不散,沈明文夫妇的生活才有基本的保障,但可惜她的公公婆婆看不到这一点,甚至意气用事跳出来跟周氏争夺沈家正统的地位,以至于周氏根本不可能原谅他们,沈家难以捏合到一起。

    吕氏面对婆婆的指责,郑重解释:“儿媳绝对没有要离开沈家之意,儿媳所做一切,全都是为沈家着想。”

    “诸位叔伯,堂叔堂伯,将来沈家的命运,全然在你们一句话,若沈家就此散掉,无论是七叔在朝当官,还是沈家在宁化县乃至汀州府自处,都会十分不易……难道要为意气之争,毁掉沈家吗?”

    原本沈明连很不喜欢晚辈出来说话,他自己家的儿子、儿媳妇,就管得很严,不让他们在这种场合造次,但现在吕氏说的话非常中肯,也符合沈明连等几个分支家族的利益,也就不予追究。

    沈明连打量周氏,道:“弟妹消消气,听了堂侄媳妇的话,你是否该做出个决定,这沈家……到底该聚该散?”

    周氏道:“别来问我?我在这家里,不过是外来的媳妇,你们都愿意听我的?不是说大伯要做决定吗?”

    沈明文被所有人盯着,脸色不太好看,半晌后一甩袖:“你们想怎样便怎样,我不管今天这事了,既然老幺家出了个状元,现在还为官一方,那就听老幺的,谁让他是状元爹?”

    所有人再看沈明钧,沈明钧根本没胆气发言,倒是旁边的沈明新道:“五弟,你便说句话,沈家到底该聚,还是该散?”

    所有人都等着沈明钧最后拍板。

    以前谁都不在意沈明钧的想法,但现在沈明钧的想法却能左右沈家未来的走向,连沈明钧都没想到自己突然间会成为沈家最具发言权的人,沈明文提醒:“老幺,你可要想清楚……”

    周氏走过去,目光楚楚望着丈夫,其实她自己内心也不知道该聚还是该散,以前她是想早点分家了事,但现在沈家整个大家族都可能以她马首是瞻,这让她非常有成就感。

    但现在沈家是否会让她掌舵,存在疑问。

    沈明钧突然成为众矢之的,一时不太习惯,半晌后才说:“我……我记得娘说过,沈家……不能分!我……我不同意分家!”

    听起来,话说的不如吕氏利索,但这话在沈家却有绝对的权威。

    沈明文夫妇就算再任性,也明白自己要被人养,如果沈家分家,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好处。

    周氏想着能在沈家执掌大权,这会儿也不太赞同分家。

    而各分支的人,则希望依托沈溪和沈元的功名,来帮助家族获得利益,让子弟有个前程,因而也想合在一起。

    看起来这件事是由沈明钧作决定,但其实却是沈家各方利益妥协的结果。

    沈家兜兜转转,最终没能分成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