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1519.第1515章 一团糟

    沈明文突然发威,却是想争沈家大家长的位置。

    沈家明字辈,只有沈明文是秀才出身,旁人文化水平都没他高,就算沈溪和沈元相继中举,在科举上超过他,但依然是小辈。第二代没有比他强的,这是公认的事实,从社会地位论,沈明文这个秀才在宁化县可不低,见到知县大人都不用下跪,最多拱手行礼,旁人见了也要称呼一声“沈大老爷”。

    沈明文站起来说话,所有人都看着他,连周氏也斜看一眼,对她来说,沈明文分明是不识好歹。

    周氏道:“大伯这是什么话?妾身为娘和咱们这一脉争名分,哪里把话说得过分了?”

    沈明文声色俱厉:“沈家是否分家,是否跟旁支合并,该由我这个兄长来作决定,怎么都轮不到你们幺房指手画脚!你们幺房出了个状元,如今在朝廷做官,你们就想仗着儿子的权势,耀武扬威吗?”

    李氏这一脉的沈家人听沈明文说话,没一个站出来批驳纠正,一来是觉得没必要,沈明文当跳梁小丑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在周氏面前从未占过便宜。而且,大家觉得,真正能跟沈明文平起平坐,甚至比沈明文地位高的,只有幺房沈明钧夫妇,现在自然该由沈明钧或者周氏应对。

    周氏冷声道:“之前说要分家,而且要将我们其他四房赶出沈家的,好像也是大伯和大嫂吧?”

    沈明文道:“那是我说气话,岂能当真?现在我决定,不分家了!”

    “啊?”

    在场一片哗然。

    沈明文这一天一变的态度,反复无常,说话跟放屁一样,让所有人都深为鄙视。

    周氏已经跟沈明文撕破脸皮,现在又是争夺李氏一脉发言权的关键时刻,自然不会服软,她知道就算自己忍气吞声,沈明文也不会善罢甘休,当下不屑地说:

    “大伯真是贵人多忘事,前些日子,沈家还有两处宅院,大伯您的态度可真是蛮横无理,好像我们其余各房人都欠你们大房一样,居然要将我们扫地出门,从此后两处宅子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当宅子被官府拿去抵债后呢?大伯又说之前只是气话,谁知道将来如果老宅和大宅回归沈家,大伯又是什么态度!你这做兄长的,就是这么给家里的晚辈树立榜样的?”

    沈明文被戳中软肋,面子上过意不去,他知道自己争不过泼妇一般的周氏,转而瞪着自己的弟弟沈明钧,喝道:“老幺,管管你媳妇,这种场合,有女人说话的份儿?”

    沈明钧对兄长足够尊敬,但也不会在这种场合让自己的媳妇下不来台,只能涨红着脸讷讷不言。

    周氏道:“大伯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叫女人没说话的份儿?当初娘执掌家业的时候,您怎么不这般对娘说?”

    沈明文怒冲冲站起,目光好似要杀人,挥起手臂就准备往周氏身上招呼,旁边赶紧有人上前劝架,他们没想到商议沈家合并的“好事”,会变成眼前的争吵,说起来他们应该支持沈明文,因为周氏的嚣张不但针对沈明文,也针对沈家其他分支的人,但这些人又知道,得罪周氏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若将来沈家聚拢在一起,唯独周氏选择分家,那就没什么实际意义,因为李氏这一脉才是沈家合并的关键,如果没有沈明钧夫妇,这么多人根本就不会聚拢在一起商议合并家业的大事。

    沈明新夫妇此时没有任何掺和的意思,他们铁了心跟五房站在一起,这既是为自己的面子,也是为儿子的前途,两口子当初对沈明文夫妇的意见最大,率先完成形式上分家的就是他们四房。

    沈明连道:“你们作什么?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今天商议沈家合并大计,不得再提分家之事!”

    周氏冷笑不已:“不提分家?先问问家在何处?现在连家都没了,沈家大宅和老宅,都因为某个兄长不会当家,挥霍掉了……我们各房要自己做主,就算将来不分家,大房也必须分出去单过!我们不养闲人!”

    沈明文怒喝:“谁是闲人?”

    周氏道:“就说你,你不是闲人,你说自己现在能赚钱养家么?你有何生计?”

    一直沉默不言的王氏终于忍不住,出来帮腔:“老幺媳妇,你说话可不能没良心,当初沈家就靠我相公在县学做廪生,每年有四两银子,那时候你们还吃喝我相公的呢……”

    “我呸!”

    周氏怒不可遏,“你相公?根本就是个吃喝无度的主,当初娘为了养他花掉多少银子,养你又花多少银子?你儿子那时读书,也是家里的蛀虫。我们呢?我相公那时在王家做长工,一年下来有六七两银子,可结果呢?我们连个鸡蛋都吃不上。我儿那时身体瘦成什么样子了,别人见到他都叫小幺子,因为那时家里他最小,也最瘦弱,以至于到现在,他的身子骨都不好……全是被你们这些做长辈的给害的!”

    沈明堂出来劝说:“大哥,弟妹,你们别吵了,安静一下……咱有事好好说……”

    周氏道:“没什么好说的,大不了现在就分家,彻底分开,从此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老话是这么说的吧?哼哼,以为给你们面子,让你们共同分享荣耀,一起过好日子,现在倒好,一个个都没良心,还想让我听你们的?门儿都没有。我家小郎在外当官,也要听你们的?哼!”

    沈明文怒道:“那你们自己分出去,我们沈家不要你们这样没良心的人。剩下的我们一起过!能出一个小幺子,我就不信出不了第二个……现在六郎不也中了举人?”

    沈明新神色淡漠:“大哥,别念着我们四房,如果五房分出去,我们自然不会留在沈家。我们自己过苦日子,不想拖累别人!”

    沈明文道:“那你们就自己过,我们其他人商量在一起过便是!老二,你说呢?”

    以沈明文的嚣张,根本分不清眼前的形势,他直接称呼沈明连为“老二”,根本没察觉自己早就没了话语权。

    沈明连等人一听,这哪儿行啊?

    我们要商量沈家合并,要的就是你们李氏一脉的四房和五房的声势,谁要跟你沈明文这个废物合在一起?

    沈明连道:“看来今日不适合谈论事情,弟妹,你们先自己商量个结果,回头……回头我们再聚拢来说事,诸位意下如何?”

    沈家各分支的人都知道沈明文好吃懒做,在他们看来,沈家李氏这一脉之所以能撑起来,完全是因为李氏,后来地位直线上升则是因四房和五房的读书人有出息,如今沈溪已经在用自己的权势荫蔽沈家。

    连以前什么都不是的五郎沈永祺,都可以出去当差,回来后感觉“人模狗样”,这让沈家各分支的人羡慕嫉妒不已。

    场面非常尴尬,沈明文身后,吕氏一直在对丈夫沈永卓使眼色,想让沈永卓站出来说话。

    可惜沈永卓性格也非常懦弱,低头不语。

    吕氏见丈夫始终不肯出来说话,最后她自己一咬牙走出来,大声说道:“诸位长辈,别吵了!”

    一句话,就让场面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打量这年纪轻轻,面容带着一丝稚气的小妇人。

    沈明连惊讶地打量吕氏,因为沈家内眷通常不出来见外人,就算他这个沈家长辈,也没人介绍这位是谁,他好奇地问道:“这是……沈家七郎的媳妇?”

    本能的,他觉得有这么强势的女人,自然有一定的身份地位。

    而沈家第三代女人中,只有沈溪的妻子身份贵不可言。因为谢韵儿诰命在身,随着沈溪地位急速攀升,谢韵儿在沈家的话语权也在增加,其实说起来,沈家真正能做决定的应该是谢韵儿。

    吕氏出来说话,全凭一腔热血,等她说完话后,便有些后悔。

    周氏对沈家大房原本就不待见,就算吕氏未曾得罪过她,语气也有些不善,道:“这可不是我儿媳,却是大房的媳妇,没个分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