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1339.第1335章 言尽于此

    眼前这一切跟在安庆府和九江府的套路基本相同。

    这位妙龄少女身着锦衣华服,身上穿戴的金银首饰几乎要把羸弱的娇躯给压垮,郭少恒睁着眼说起了瞎话:“都是些随嫁的嫁妆……”

    沈溪冷声道:“听郭参政的意思,这是城里的马车不够用了,谁家嫁闺女,本官还要借用嫁闺女的马车才能回府去?”

    郭少恒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道:“中丞大人,这是……嫁给您的大家闺秀。”

    “大家闺秀!?”

    沈溪发出一声嗤笑:“嘿,本官才刚到武昌府,地方士绅就张罗着给本官纳妾,还是大家闺秀?”

    郭少恒道:“确实是大家闺秀,乃是城东林秀才家的三千金,沈大人是留在内室,还是养在外宅,又或者……随便送去何处,都是大人您的事情,大人只管放心便是。若大人对林家千金的相貌不甚满意,只管提出来!”

    沈溪将车帘放下,道:“本官对什么都不满意!郭参政,本官知道你想些什么,但希望你考虑清楚,你不是地方商贾、士绅,而是朝廷命官,你要做的是维护朝纲法纪,而非帮人行贿。”

    “本官初到武昌府,什么都不了解,你这么急着送礼,本官是否可以认为,这地方上的弊政很大,需要本官彻查?”

    “没……没……没有……绝……绝无此事!”

    郭少恒瞠目结舌,说话结结巴巴,显得无比紧张。

    主要因为沈溪到来后,一言一行、举手投足间表现出来的气势实在太强大了。

    沈溪道:“如果没有,那自然最好不过……即便有,本官相信你郭参政是聪明人,应该能在马藩台抵达武昌府之前,将问题都解决好,是吧?”

    沈溪说完伸出手,用力拍了拍郭少恒的胸口,意思是,本官言尽于此,剩下的你好自为之吧。

    这会儿,沈溪已经开始用一些手段来打发郭少恒。

    这番话表露出的意思是:“本官现在不能受贿,除了无功不受禄外,现在左布政使马天禄尚未赴任武昌府,存在一定的隐患,你先把马天禄的问题给我解决了!如果马天禄不闹事,本官再跟你说收银子和美女的事情!”

    郭少恒原本有很担心,但沈溪突然做出如此明显的暗示,顿时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笑着说道:“中丞大人所言极是,下官知道如何去做了,绝不会给中丞大人您惹来任何麻烦!”

    沈溪冷笑一声,对马九道:“让轿夫把轿子抬回来,将衙差也叫上,送本官回府!”

    马九领命而去。

    等沈溪上了轿子,督抚衙门的人浩浩荡荡离开蛇山脚下,郭少恒马上被一群人团团围住。面对沈溪表现出的油盐不进,所有人就让郭少恒出主意。

    郭少恒道:“紧张作何?有本官在,绝对出不了问题,尔等只管把心放回肚子便可!现在要做的,是准备几天后迎接马藩台!”

    郭少恒以为自己吃定了沈溪。

    他属于官场上的老油条,应付了不知道多少任上司,自认在察言观色方面有自己的一套。

    现在他仍旧在想沈溪的喜好,等把马天禄摆平后,沈溪那边自然迎刃而解。

    郭少恒把问题想得异常简单,根本就没料到沈溪只是在搪塞和敷衍他。

    沈溪对这样喜欢欺上瞒下的官员了解得很透彻,利用一个小手段,就让郭少恒不再来烦他,觉得很值。

    当晚,沈溪回到总督衙门已快二更天。

    熙儿早就收拾好等候沈溪回来,可惜沈溪喝了几杯酒,再加上旅途劳顿身体尚未完全恢复过来,回到家中便直接进房休息,甚至连衣服鞋子都没有脱便沉沉入睡。

    云柳进房查看过,轻唤之下沈溪没有任何反应,知道自己的小姐妹没有机会得到沈大人的眷顾疼爱,只能帮助沈溪脱下鞋子,然后给他盖好被子,然后到另一个房间好好安抚熙儿。

    这一晚姐妹二人通宵未眠,可惜等到天亮,沈溪都在呼呼大睡,她们知道这下彻底没戏了。

    等第二天日上三竿,沈溪才懒洋洋地睁开眼,起床后感觉头晕脑胀,身体酸痛。

    “这种应酬,以后还是别再有了,不然要不了多久就得未老先衰。”沈溪一边出言抱怨,一边整理衣服。

    平时这会儿云柳早就备好洗脸水,结果等他出房,发现不见佳人踪迹。

    沈溪只能自己去伙房打热水洗脸,正在洗漱,马九过来问询:“老爷,您今天要出去?”

    沈溪指了指衙门口方向:“没人来叨扰了吧?”

    马九道:“老爷,今天没人来,衙门口安安静静的。”

    “那就好!”

    沈溪把洗脸帕挂在竹竿上,说道,“准备一下,半个时辰后去都指挥使司衙门,我到任地方,总需要把基本政务和军务了解一下……去把五老爷和表少爷叫过来,跟他们说,今天跟着我出去历练!”

    沈溪到了武昌府,尚未决定下一步要做什么。

    地方上的库房和账目需要核对一下,再看看军政情况,虽然看起来繁琐的事务很多,其实没什么大事,督抚衙门本就在地方三司衙门之上,他只负责统筹,具体军政事务基本不归他负责。

    到了书房,沈溪拿起毛笔开始写上疏。

    按照规矩,官员按时抵达履职地后,需要第一时间写奏疏回朝。沈溪此番奉皇命到地方担任两省总督,到任后需要把一路见闻,连同沿途感受写成奏折送到京城交弘治皇帝预览,算是履职后的第一份书面报告。

    沈溪还打算写封信给谢迁,原本是陈述自己到地方后遇到的困难,但他想了想,暂时没什么麻烦,郭少恒那边自然有马天禄解决,地方盐茶专营制度他不急着去碰,得先把闽、粤两省的生意发展过来再说。

    所以给谢迁这封信,沈溪没琢磨好怎么写,于是决定简单报个平安便可。

    有些事,要等他亲自去都司衙门看过后再定,至于行都司那边他暂时没准备前往考察,他打算在武昌府这边多歇息些时间。

    ……

    ……

    等吃过早饭,沈溪才见到顶着个黑眼圈、睡眼惺忪的云柳。

    云柳强打精神,把昨日的情况大致说了下,虽然没说明熙儿的主观意愿,沈溪大概能猜到。

    熙儿盼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被接纳的一天,结果却被自己放了鸽子,难免会影响到女儿家的心态。

    知道熙儿这会儿正在休息,沈溪道:“你先回去睡觉,本官等下就去都司衙门考察,估计回来已经很晚了。下午睡醒后你和熙儿走一趟武昌知府衙门,把积压在那边的公文拿回来……这南来北往的公文,本官自打离京就未看过,身为两省总督,对天下事不了解可不成!”

    因为之前总督衙门无人办差,只留下极少衙差看守,以至于朝廷有什么最新公文下达,一律寄放在武昌知府衙门。

    沈溪让云柳和熙儿去办这件事,是他准备日后让二女专门负责武昌知府衙门这条线。

    涉及具体的利益以及权责,三司那边难免会跟他插科打诨,需要沈溪亲自应付,知府属于地方行政,虽不归他直属,但现在知府衙门附郭省城,府县衙门的力量不用白不用。

    沈溪暂时不清楚马天禄到任后会如何应付他这个上司,如果马天禄不配合,他要做什么事,必然要经过武昌知府这头。

    他琢磨过这问题,湖广总督衙门设在武昌府,如果这边受到的阻力太大,他大可改换一下思路,直接前往南昌府。

    毕竟他是湖广、江赣两省总督,去哪儿办公不一样?

    江赣虽然没有总督衙门,但却有巡抚衙门,现在江赣巡抚可空缺着,沈溪一人兼着督抚的职位,皇帝可没规定说他必须留在武昌府这边。

    沈溪处理事情的风格一向独特,朝廷上下早已习惯,很多事他都无需提前报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