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1051.第1049章 第一〇四九章 认清现状(第四更)

    沈溪可不会什么神功,即便连会拳脚功夫也谈不上,但他曾经培养出一个武举人且险些拿了武状元的“师弟”王陵之。

    沈溪自小身体瘦弱,所以一直比较注意锻炼,在京城几年,许多时候都步行到翰林院和詹事府上班,为的便是锤炼身体。

    让沈溪从军或许不行,但对付一个熊孩子,并非难事,就算朱厚照去习上几年武,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朱厚照躺在地上,郁闷的神情简直是“生无可恋”,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学了那么多“高深”的武功,却连“瘦弱”的沈先生都打不过?

    但熊孩子很快就把握住问题的关键,从地上勉强坐起来,抱怨道:“沈先生,这不公平,那些武侠小说是你写的,里面的武功路数你一定很清楚……我想起来了,你用的是令狐冲的《独孤九剑》,无招胜有招,刚才看似大巧不工,但其实却是很高明的武功,所以我才打不过你,你说对不对?”

    朱厚照失败了,立即给自己找了个失败的理由——不是自己不行,而是沈溪武功太高,他才会落败,但如果遇上鞑靼人,他照样可以战而胜之。

    沈溪向云伯交待道:“云伯,这里不需要你照应,今天的事你别对外人说,先出去吧!”

    云伯尽管看不懂眼前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恭敬地遵命离开,等会客厅内又只剩下师生二人时,沈溪才走过去伸出手,将熊孩子拉起来。

    朱厚照当沈溪是“大侠”,不敢再班门弄斧献丑,当然也有他浑身摔得实在太疼,不想自讨苦吃的意思在内。

    沈溪道:“你说我修为很高?那我现在告诉你,你认为的那些神功秘籍,不过是我杜撰出来的,连武侠小说中的人物也都是虚构的……故事始终是故事,难道你觉得历史上真有什么武功高深的大理段王爷和郭靖、黄蓉?如果他们真的存在,你以为蒙元真的能够击败大宋,一统天下?”

    朱厚照犯迷糊了,虽然他已到能看懂武侠小说的年岁,但却不明白小说中的世界跟现实是有差别的,加上他对个人英雄主义的崇拜,才会以为书中的人物是真实存在的,觉得沈溪为他编写的是他不知道的世界,可以跟着沈溪到这个世界里,跟那些大侠面对面交流,甚至沈溪本身也是“大侠”。

    “先生,那些人……不曾出现?那您……怎么写的出来?”朱厚照鼻子和眼睛几乎快皱到一块儿了。

    “小说里人物和世界是依靠人的智慧设计并推演变化,然后用笔写出来解闷,主要是想让你明白一些道理。太子,你现在年岁不小了,应该明白你的真正使命是继承皇位,确保大明江山社稷的安稳,而不是计较战场上的一时得失。你的将来是要治理天下万民,而非做一名领兵在前的将领。”沈溪谆谆劝告。

    朱厚照不服气地道:“谁说的?就算是当皇帝,也有御驾亲征的,比如说唐太宗以及本朝的太宗皇帝!”

    沈溪想说,你怎么不跟你老爹学学,当一个乖孩子留在皇宫多好?每年出宫就是去藉田和祭天就行了,那样也不至于历史上的你做了个短命鬼,连儿女都没留下,结果被你的堂弟将江山给继承了去。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这个当皇帝的无后,岂不是让你老爹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

    沈溪道:“太子难道忘了土木堡之变的恶果了吗?”

    只是一句话,就让朱厚照身体一颤。

    以前熊孩子可不知道土木堡之变,但沈溪仔仔细细跟他讲解过,让他知道自己的曾祖父曾做过荒唐事,听信太监怂恿,领兵出征,结果在土木堡被俘,连皇位都丢了……那时他祖父尚在襁褓中,太子之位便被剥夺,后来他曾祖父被幽禁多年,直到夺门之变才又拿回皇位。

    朱厚照一咬牙:“我不服,我要去西北!”

    分明是心愿无法达成,开始撒泼耍赖。

    “太子之前可答应过我,若是不能在拳脚上胜过为师,那便回皇宫,太子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难道要做个言而无信的奸佞小人?”

    沈溪一来就给朱厚照扣了一顶大帽子,他知道朱厚照这年岁最注重一口气,士可杀而不可辱,朱厚照绝对忍受不了别人对他的羞辱。

    没想到朱厚照态度依然坚决:“先生出尔反尔,明明先生是武林高手,却跟我这做学生的比试,胜之不武!我要跟别人比!”

    沈溪皱眉,之前对这熊孩子算是白培养了,到现在还是这么一副胡搅蛮缠的脾性,以为上战场真的那么好玩?

    沈溪问道:“那你跟谁比?”

    “我跟……我跟谁都行,就是不跟先生!”朱厚照学聪明了,他知道打不过沈溪,用计不好使,干脆找别人。

    沈溪看看天色,这会儿已经临近日落时分,差不多该往寿宁侯府赴宴,而且若是太子迟迟不回宫,很容易被人发现,到那时拐带太子出宫的罪名他可就逃不掉了。沈溪道:“那之前我家中的老家仆,你可敢比过?”

    “好,就那老家仆,如果我胜了,我明日就跟先生去西北!”朱厚照心中窃喜不已,不就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家仆么,要打倒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

    ……

    朱厚照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云伯虽然看起来老迈,但做了一辈子活,搬搬抬抬自然不在话下,年轻时的云伯力气惊人,连上百斤的大石磨都能举起来,年老后对付个把小伙也没问题,更何况是朱厚照这样细胳膊细腿的少年郎?

    本来云伯不敢跟达官显贵动手,但沈溪有言在先,一定要在比试中得胜,让云伯放开手脚。

    云伯原先就对这少年郎的冒犯有些不满,如今那少年郎张牙舞爪,缺少对沈溪基本的尊重,当下不留情面,三下五除二,朱厚照又在地上摔了几个跟头,这次他躺在地上是彻底不想爬起来了。

    “先生……不公平,这位一定是你家中的高手吧?就好像《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一样,看起来不显眼,但却是不世出的高人。说不定先生的武功还来自他所传呢!”朱厚照嚷嚷道。

    “像什么话,起来!”沈溪怒喝道。

    这一声,不但将朱厚照吓住,连云伯也是悚然一惊。

    沈溪如此愤怒非常少见,云伯不明白为什么沈溪会对这个油嘴滑舌的少年发这么大的脾气,心想:“难道这位小公子,是老爷家的什么亲戚?他为什么总称呼老爷为先生?”

    “先生……”

    朱厚照站起来,小脸上带着委屈,但这次他的态度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硬,非要跟沈溪去西北。

    沈溪道:“你要去哪里,我不管,但绝对不能留在沈府。如果连最基本的责任感都没有,一味想去逞英雄,那你只管趁着城门关闭前离开京城,看看离开这方天地,你自己能走多远!”

    朱厚照小脸蛋绷得紧紧的,握着拳头站在那儿,但他对沈溪非常尊重,尽管心中大为不满,但却没发出声来。

    “……鞑靼人的骑兵,来无影去无踪,我此番往西北,陛下不过拨给我六千京营兵马,基本上都是步卒,用于侦查和搜集情报的骑兵加起来都不足一千,如何能跟鞑靼铁骑正面抗衡?我已经做好准备,一路上边打边逃,你是想跟着我去战场上当逃兵吗?”

    沈溪话说得非常直接,连当逃兵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让朱厚照始料不及,他瞪大眼看着沈溪,这就是他崇拜有加的沈先生?

    云伯在旁边听着觉得有些不对味,连忙道:“老爷,您……”

    “云伯,你自己说,你可学过武功?”沈溪道。

    “老爷,老奴不知您在说什么,老奴以前就是个打杂的,什么武功……从来没听说过。”云伯听得云里雾里,打量了一下那少年,发现少年也在瞅着他。

    朱厚照心里琢磨开了:“这老家伙,骨头跟散了架一样,我怎么连他都打不过?难道沈先生给我看的那些武侠小说中的神功秘籍,真的都是糊弄人的么?不对啊,为什么沈先生自己就能修炼出来,我不行呢?”

    沈溪道:“再过半个时辰,宫门关闭,你想回去也不行了,现在你必须马上回宫,若我有命回来,到时候我再送些武侠说本给你,否则……这次就是我们师徒见的最后一面,或许你还有机会能见到我,但那时只是我的一具尸体!”

    “先生,你不用这么妄自菲薄吧?鞑靼人没那么厉害!”朱厚照心有不甘。

    沈溪不听朱厚照啰嗦,道:“云伯,你赶车,送他回去,他路上要是敢逃,你就将他手脚捆绑起来,自古艰难唯一死,横竖一刀,若你因此而被问罪,沈家上下陪着你!”

    “先生……”

    “老爷……”

    沈溪一句话,令云伯和朱厚照同时迷惑不解。

    沈溪指着朱厚照道:“你以为自己偷跑出宫,想一个人将责任揽下,就真的能一力担当?错!大错特错!”

    “若事情败露,我沈府上下,阖府满门鸡犬不留,若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沈府上到八十岁的老祖母,下到尚在襁褓的婴孩,都会被凌迟处死,五马分尸,想留具全尸都是奢望,你以为我会带你往西北让你胡闹?”

    “西北之地凶险异常,我大明已有数万将士血染疆场,你去了只是徒增一具白骨罢了,但那时,我大明将会陷入动荡之中,皇嗣无人,宫廷争斗,而我也将会是大明的罪人,便是陛下留我一命,我也会悬梁自尽!”

    “若你坚持去西北,那我便自尽于此,你自己掂量吧!”沈溪的话说得铿锵有力,朱厚照听了一愣一愣的。

    沈溪故意把问题说得很严重,目的是激发朱厚照的责任心……强行逞英雄的结果就是害死沈家上下,而沈溪还说即便自尽当场留个全尸,也不会带他去西北,这对熊孩子的打击很大。

    *************

    PS:第四更到!

    写到后来,天子脑子都有些糊涂了,但想到做出的承诺,怎么都得咬牙完成!天子如此努力,大家订阅和月票支持吧!

    谢谢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