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954.第952章 不跟傻子计较

    沈溪身为三省督抚,就算大营扎于城中校场,但作为军队戍卫之地,地方官是不能乱闯的。

    但澄海县丞程风惟却好似根本就不怕沈溪,更将大营当成他家的后花园一样,竟然带着三四十人提刀准备直接杀进来。

    荆越一听营外剑拔弩张,一拍佩刀:“活得不耐烦了,敢到大营来撒野,大人,您等着,末将这就去斩了贼子人头来见!”

    沈溪摆了摆手。

    明摆着的事情,程风惟来要人就做好了撕破脸的准备,两边一旦发生冲突,必会引起城中守军哗变,在城外兵马未调进城的情况下,沈溪这么做的结果除了将自己置身险地,事后朝廷也会追究他擅自擒拿一地有功知县导致军中哗变的责任。

    “切不可乱来。”沈溪嘱咐道,“做事要有理有据有节,快去将程县丞请进来。”

    荆越不满地道:“大人,这狗屁县丞如此无礼,胆敢擅闯大营,就这么请他进来?”

    沈溪道:“怎么这么多话?军中是你做主还是我做主?”

    荆越讪笑:“自然是大人做主。”说完,灰头土脸去外面请程风惟进大营,人还没到中军大帐,就听到中气十足的呼喝:“知县大人现在何处,再不放人,一把火将你们营地烧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荆越怒不可遏:“老子没砍你,竟敢跟老子耍横?老子在战场上杀人如麻,你个小县县丞,有什么好拽的,之前老子连知府的头颅都砍过!”

    这时候就是相互破口大骂加吹牛,没人会当真。荆越虽然为人激进,但总算能保持理智,沈溪让他别乱来,他便守住最后的底限。县丞程风惟一看就是个浑人,居然抽出佩剑:“当爷爷我没上过战场杀匪寇还是怎的?有本事就比试一下,看看谁脑袋先落地!”

    澄海的情况不同于别的县,澄海军政合一,特殊的体制导致知县和县丞都有带兵的权力,而这位县丞程风惟本是澄海巡检司从九品巡检,类似于地方团练头目,是蒋舜送书信往潮州府,由潮州府请示粤省布政使司安排程风惟官位,所以说程风惟以武将入文职,走的不是正规的途径。

    程风惟对蒋舜感恩戴德,听说蒋舜被督抚麾下官兵擒走,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带人来讨要人。

    这样的粗人是否跟蒋舜同流合污另说,但就算不是穿同一条裤子也是同伙,至少蒋舜说什么,程风惟都会照办,让他闹兵变估计也能干得出来。

    “住手!”

    眼看两边即将动手,沈溪走到大帐,呼喝一声,荆越和程风惟这才将刀剑还鞘,不过双方脸上各都带着不屑,好似随时要再较量一番。

    沈溪道,“进来说话。”

    荆越和程风惟等人进到中军大帐,一到帐篷里面,程风惟小心戒备,他警惕性很高,生怕沈溪“下手”,作出一副随时拼命的姿态。

    程风惟瞪着沈溪:“这位就是什么督抚大人吧?请问你们将蒋知县藏在何处?若不交人,外面上百弟兄就要杀进来了,到时候让你等血流成河!”

    沈溪清楚,跟文官可以讲道理,威逼恐吓都可以用上,但遇到浑人就不那么好打发了,跟他讲道理他不听,跟他动粗他会直接拼命。

    跟这程风惟解释完全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别指望跟程风惟说明白蒋舜暗中与匪寇来往,罪大恶极,他就会幡然醒悟。因为在程风惟眼中,蒋舜是他的大恩人,而且劳苦功高,绝对不相信一个跟匪寇打了两年仗的知县会是坏人。

    这就好像在荆越等人面前说沈溪与匪寇有来往,荆越也会跟诬陷沈溪的人拼命是同一个道理。

    见到文官可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见到武夫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

    沈溪得知程风惟带兵前来,本觉得这是个有勇有谋的危险人物,仗着自己不敢把事情闹大而强闯军营。

    但沈溪见到程风惟原来是这等性子,用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形容丝毫不为过,蒋舜即便有什么阴谋诡计绝对不会跟这种几乎憨傻之人商议,那程风惟多半是受蒋舜蛊惑。

    沈溪道:“程县丞来找蒋知县,殊不知蒋知县已安寝。”

    “……你说什么?什么安寝?”程风惟不是文官,估摸都不识字,这更令沈溪确定,这是被蒋舜利用的一枚棋子。

    “就是睡觉,这都不懂?哼哼!”荆越面带讥讽之色,其实对程风惟发自内心地羡慕。

    人家可是从一个小小的从九品巡检司巡检,晋升为一县县丞。这县丞在官品上远不及荆越从五品的副千户高,但县丞毕竟是文官,一县之副职,县里大小事情都可以管。一个连“安寝”都听不懂的浑人能做到县丞,怎能让他不妒忌?

    程风惟怒道:“当你爷爷我好骗是吧?蒋知县在县衙睡得好好的,被你们给绑来,还说他睡下了?再不交人,可别怪你爷爷我不客气。”

    沈溪脸色略微阴沉,也是无知者无畏,你程风惟不过八品县丞,眼前随便出来一个官都比你大,我更是可以对你先斩后奏,你居然敢一口一个“爷爷”,这是“死”字不知道怎么写啊。

    但沈溪不能跟这样一个浑人计较,他现在要做的,是安抚程风惟,静待城外的兵马进城。

    沈溪琢磨:“以这程风惟的智商,蒋舜让他做事恐怕也会担心他办砸,最多是个被蛊惑的狗腿子,那蒋舜背后一定还有信任的心腹,现在不能被这浑人拖住手脚,要赶紧将蒋舜的人马一网打尽!”

    “来人,请蒋知县出来说话!”沈溪道。

    沈溪不怕蒋舜见程风惟,正好借此机会看看蒋舜对程风惟是否信任。沈溪猜想,如果蒋舜知道程风惟这浑人居然杀上门来要人,一定会哭笑不得,本来他可以摘干净,现在却说不清楚了。

    不到万不得已,蒋舜绝对不敢铤而走险走出杀督抚这步臭棋,但程风惟杀上门来分明是在把他往绝路上逼。

    果然,等蒋舜被人簇拥着进入中军大帐,见到程风惟时脸色非常难看。

    程风惟丝毫没觉察蒋舜对他的厌恶,欣然上前问候:“知县大人,您没事吧?”

    “我……本官正在安歇,你来作什么?回去回去,没有命令,不得到大营这边来!”

    蒋舜一阵无语,在他的计划中,如果沈溪真要拿下他,他希望通过田峻等人来调遣程风惟做事,拿程风惟当枪使。

    结果程风惟“自投罗网”,如果沈溪趁机把程风惟也扣下,等于是断了他的羽翼,再想翻盘就难了。

    程风惟笑着点头:“知县大人倒是早说啊,听闻您被这个什么督抚抓来,还以为您出了事……没事就好,我这就回去,您继续歇着啊!呵呵!”

    傻人有傻福,沈溪不知道蒋舜看中了程风惟哪一点,居然会把程风惟这样的浑人推出来做一县县丞,是否是觉得与其安排一个自己人在这样的要职上被人怀疑,还不如安排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傻子?如此就算日后出了什么事,把这傻子推出去,蒋舜也不会受到牵连?

    沈溪心想:“蒋舜做事果然有一套,把程风惟推出来的确是上上之策,就是你蒋舜没想到,你出了事刚掉进我这个猎人挖好的陷阱里,你指望出来顶缸的程风惟就跟着你一起往坑里跳。”

    程风惟正要离开中军大帐,沈溪突然大喝一声:“站住!”

    程风惟转过身来,怒视沈溪,问道:“怎么,有事吗?”

    “废话!”

    旁边荆越早就不忿了,这会儿斥责道,“督抚大人的大帐也是你随便进出的?”

    “笑话,这个什么督抚的大帐怎么了,就连县衙和府衙我都经常出入,谁敢拦我!”

    程风惟没多少见识,只当沈溪这个少年郎就算官再大也最多跟他的偶像蒋舜平起平坐。

    沈溪突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遇到这种浑人,真是有力使不上,不管说什么都胡搅蛮缠,你要是威胁他他就跟你拼命。再者说了,杀一个被人愚弄的傻子,值得么?

    傻不是罪,更不至于因此被砍头。

    沈溪道:“程县丞既然来了,请先留在营中,等天明后再行离去。蒋知县,你以为如何?”

    沈溪故意不问程风惟的意思,因为他知道自己是留不住这浑人的,反倒是蒋舜能把人留下,谁叫程风惟崇拜的只有蒋舜一个?

    沈溪面色阴冷,手上捏着茶杯,好像是在暗示,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摔杯为号,那刀斧手进来,你和程风惟一个都别想跑。

    光是程风惟带兵擅闯督抚大营这条就能定个死罪,你若是包庇他照样会被先斩后奏。

    蒋舜心念电转:“我现在放程风惟走,他铁定走不出大营,反倒会让这少年督抚乱来,他在广州府和惠州府杀的官不少,到现在还能安坐督抚宝座,朝中必然有人保他,我一个小小的知县死了也是白死。”

    “不若让程风惟留下来陪我,就算天明再走,只要少年督抚手头没证据,还是不能奈我何。”

    蒋舜当即点头:“既然督抚大人让程县丞留下,便留下来吧,你与本官同睡一个帐篷便是!”这里他留了一个心眼,如果第二天早晨沈溪真的要杀他,有程风惟这个浑人在,至少能帮他挡一挡,甚至以程风惟的悍勇,可护送他平安出军营。

    蒋舜当程风惟是个可以随时顶缸的傻子,但他同时看重程风惟拳脚兵刃功夫了得,这便是他重用程风惟的根本原因所在。

    有程风惟这个忠心不二的人在身边,蒋舜心安许多,不至于担心沈溪将他暗杀后,赖在盗匪头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