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940.第938章 寸有所长,尺有所短

    沈溪正在带兵赶路途中,京城皇宫内,此时朱厚照还在因自己武侠小说被没收的事而耿耿于怀。

    “……都怪二舅,肯定是他跟父皇告密,害本宫屁股被打,这倒是小事,可那些武侠说本本宫还没看过瘾呢,张苑,之前本宫让你熟记,你可有背下来?”

    朱厚照无比郁闷,心中憋着一口气无处发泄,便把气撒到张苑身上。

    张苑心里那叫一个委屈。

    虽然武侠小说对话多用俚语,可以让他这样对文墨不精的人也能看书而知其意,但让他把整本武侠小说背下来,无异于天方夜谭。

    说真的,他倒是全文看过《射雕英雄传》和《天龙八部》,但他看书后无法掌握故事的精髓,给熊孩子讲的时候磕磕巴巴,熊孩子根本就没有看书时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被太子责问,张苑赶紧赔礼:“回太子,奴婢并未记住……”

    朱厚照怒从心起,抄起花瓶就往张苑身上砸去,口中怒骂不止:“本宫要你何用?玩你跑得慢,打牌还总输,背本书也背不上来,早知道应该跟母后把刘公公叫回来。”

    张苑感觉到无形的危机逼来。刘瑾离开东宫近两年,但太子却时常提及刘瑾,全因刘瑾在迎合熊孩子方面很有一套。

    这种事没人能教,张苑全靠自己琢磨,他觉得自己做得已经很好了,可偏偏在朱厚照这里却总是招惹祸端。张苑委屈地想:“太子净让我做背书这种事,我能有那本事?”

    张苑跟刘瑾最大的不同,是他懒惰,在宁化县时他就好逸恶劳,总是把自己的不成功归结于时运不济。

    进宫最初一段时间,张苑并不得志,也是他运气好,先是调到张皇后身边当差,然后被张皇后派到弘治皇帝身边当眼线。

    这主要是他这张姓改得好,让张皇后以为是“本家”,再加上他看起来老实本份,又有点儿小聪明,才得到器重。

    张苑在弘治皇帝面前小心谨慎,因为稍有差池就可能会被砍头,可到了东宫后,他逐渐发现应付太子要比适逢君王简单许多,就算太子胡闹,最多是打骂,绝不会杀了他,再加上他在东宫担任的是常侍,与太子朝夕相处,觉得熊孩子对他有了依赖就渐渐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恢复以往好吃懒做的心态,有事让别人做,或者是多做点儿事就觉得吃了亏,一点儿都不认真。

    上天已经给了张苑最好的机会,让他飞黄腾达,但他没有好好把握,反倒让朱厚照两相对比后,开始怀念起更勤快也更识情趣的刘瑾。

    而这会儿,张苑还不知道自己********。

    朱厚照很生气,发了一通脾气,这才坐下,吩咐道:“本宫累了,叫几个人进来陪本宫打牌。”

    张苑道:“太子,您既然累了,就该多休息才是……”

    张苑还有个坏毛病,就是自以为是,他喜欢劝诫太子,显得自己有本事,能在太子面前递上话,好似忠臣一般。

    张苑如此也是为了迎合弘治皇帝和张皇后,张皇后让他看管好太子,不令太子平日太过胡闹,可张苑忽略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熊孩子最讨厌别人在耳边吹风,张苑说的这些话根本就是自己找不自在。

    “滚出去!”朱厚照瞪着张苑怒喝。

    “是,太子殿下。”

    张苑颇不以为然,心说我好心好意劝你多休息,你居然这么吼我,不过没关系,等你长大后就会念我的好,反正皇帝如今身体康泰,你要登基还要十年八载,到你心智成熟就会知道身边对你最关心的人是我。

    张苑很傻很天真地以为朱厚照是那种会感念恩德的人,却不知道朱厚照选人做事的标准就是随心所欲,喜欢怎么干就怎么干,他之所以记得沈溪并非佩服沈溪的学问,而是沈溪能用学问带给他好玩的东西,让他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朱厚照手头没武侠小说看,就找人打牌,这天时值休沐,熊孩子不用上课,从中午一直玩到日落,朱厚照这才心满意足,打着哈欠从寝殿中走出来,一出门便见到张苑立在门口。

    “张公公,还在啊?”

    朱厚照毕竟是个孩子,小怨小仇不会搁心里多久。

    张苑等了一下午,终于把朱厚照给等出来,暗自窃喜,心说还是我聪明,太子看到我一直在外等候,定会觉得我忠心为主,以后也会更加信任我,当下笑着问道:“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朱厚照舔舔嘴唇,道:“正好,本宫有些口渴了,你倒杯茶过来,记得加糖,上次沈先生给本宫送的那种冰糖还有没有?”

    张苑苦着脸道:“回殿下,没了。”

    “真是的,留你们何用?快去倒茶!”朱厚照怒斥。

    “是。”

    张苑转过身时脑子一阵迷糊,这剧本不太对啊,太子不应该觉得我劳苦功高吗,为何一转眼又开始骂我?

    张苑对这些事情实在在不得要领,他在东宫做了两年常侍,愣是没把朱厚照的心思给摸透,沈溪本来可以帮到他,但在沈溪眼中这个二伯非常不靠谱,之前沈溪曾提点过张苑,但张苑自以为是地觉得沈溪在人情世故上属于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对于沈溪的善意提醒不屑一顾。

    ……

    ……

    张苑把茶水拿来,还没等他进到寝殿,就有太监过来传话,说是弘治皇帝病了,皇后传召太子过去探病请安。

    朱厚照对此有些不屑:“父皇身体怎么了,为何总爱生病?每次过去见到他都要挨训……”

    张苑劝谏道:“殿下,这个时候不要总是埋怨,既然陛下生病,您赶紧过去才是正理。”

    “急什么,等本宫先将这把牌打完……喂喂,轮到本宫出牌了,本宫又没说‘过’,你们干什么?”

    朱厚照性子上来可不管老爹的病有多严重,赢了这局牌才是关键。

    朱厚照打牌技术虽然不错,但毕竟没多少心机,张苑之所以常输主要还是想迎合太子。

    朱厚照赢了牌是很高兴,但总赢就没意思了,这也是张苑不及刘瑾的地方,以前刘瑾跟朱厚照踢球或者玩什么,虽然会让,但会适可而止。

    刘瑾喜欢时不时地赢上熊孩子几把,然后表现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说出诸如“咱赢了”“太子不如咱”的话,其实并非是要让熊孩子生气,朱厚照就算一时心里不痛快,可当回头反败为胜后,欣喜会更大。

    看看,经过我的努力,把狂傲的刘瑾都给赢了,还是我有本事啊!

    这个时候刘瑾就会适当地恭喜太子,顺带表现自己竭尽全力也无可奈何的样子,大赞熊孩子,这让朱厚照更有成就感。

    下次再玩的时候,朱厚照自然就会想起刘瑾,只有有输有赢,才会让朱厚照觉得你有本事,才会想方设法获胜,享受成功的喜悦。

    刘瑾做事勤快,会迎合太子,在欺上瞒下上又很有手段,就是因为被沈溪直接或者间接陷害,才被调离东宫。

    人比人货比货,朱厚照跟张苑最初认识时还挺有好感,但是等新鲜感过去后,就会时常把两个人拿出来比,张苑稍有做得不对,就让朱厚照更怀念刘瑾。

    慢慢地张苑被太子当作透明人,就是他在东宫担任常侍最大的失败。

    一局下来,又是以朱厚照获胜告终,朱厚照赢了牌也不见得有多开心:“真笨,有王都不赶紧出,留着下蛋啊?以后找两个机灵点儿的跟本宫打牌。那个谁,本宫要去见父皇,帮本宫整理衣服。”

    只有这种做杂活的时候,朱厚照才想起来张苑。等张苑把他的衣服整理好,朱厚照才带着张苑和几名侍从往乾清宫方向而去。

    还没到乾清宫门口,就见乾清宫外站着几个人,张苑认识的朝官不多,但这几个他以前在弘治皇帝身边经常遇到。

    内阁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一个不落,此外还有英国公张懋、兵部尚书刘大夏、礼部尚书张升和詹事府詹事吴宽。

    在这几人中,只有张升张苑不是很熟悉,张升刚在弘治十五年接替傅瀚成为礼部尚书,也是一位年至花甲的老臣。

    张苑心中“咯噔”一下,这么多人守候在这里,不会是弘治皇帝驾崩或者是临终,准备嘱托后事吧?

    朱厚照却一点儿没觉得如何,施施然走了过去,还没等他开口,几位大臣已经先行礼问安。

    在这些大臣中,除了张懋、刘大夏外,另外四人或者在东宫讲过课,或者在皇帝、太子同时参加经筵日讲时,为太子传道解惑,朱厚照见了都要尊称一声“先生”,但毕竟君臣有别,如今在乾清宫这种场合,做臣子得主动向太子行礼请安。

    “几位卿家不必多礼,父皇……现下如何了?”朱厚照沉着脸问道。

    刘健回答:“回太子,陛下躬体有恙,已让御医来诊断过,并无大碍,太子放心。”

    “无大碍啊?”

    朱厚照眉头微蹙,没大碍叫我来干嘛?又要挨训么?

    几位大臣,并不是在宫门外等候传见,而是刚从里面见驾后出来,远远看到太子便在此等候问安。

    张懋微笑着说道:“太子前来问安,请早些进去,陛下已等候多时。”

    “知道了,张老公爷,记得头年里你曾说过你家有只小花狗挺好玩,什么时候生了小狗记得给本宫送一只来!”

    朱厚照一本正经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