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892.第890章 第八九〇章 兵不血刃

    返程的时候,船队无需再每个卫所都停靠一下,在补给的同时顺带打探匪寇的消息,因此仅仅用去四天时间,船队便抵达下川岛附近。

    此时海上刮起了大风,沈溪看了看天色,当前已经是下午酉时,心中有了定计,先派人去广海卫通知那边驻守的兵马,然后当夜泊靠于下川岛南部的挂榜湾。

    翌日清晨,风浪没有丝毫减弱,沈溪早早便指挥船队出发,在琵琶洲分了一次兵,辰时船队主力抵达上川岛港口附近,随后以躲避风浪为借口,强行进入港湾,沈溪的指挥船直接停靠在临时构筑的码头上。

    之前沈溪曾派人到岛上送慰问品,岛上的佛郎机人不疑有诈,以为这次是大明凯旋之后顺路经过,尤其当他们听说大明的少年督抚沈溪也在船上时,岛上的“留守总督”甚至亲自带人过来接待。

    沈溪没有表现出任何敌意,亲自带着人下船,与码头上的佛郎机人进行接洽,但在跟“留守总督”见面后,沈溪直接下令将来人给扣押下来。

    “沈大人,您这是作什么?我们葡萄牙王国可是跟贵国签订了友好协约的……”

    跟阿尔梅达等人不会说汉语不同,上川岛的“留守总督”夏特利汉语说得非常流利,对于大明如何称呼官员他似乎也很清楚,直接叫沈溪为“沈大人”。

    沈溪没想到来者居然直接用葡萄牙王国取代佛郎机的笼统称呼,当即耸了耸肩:“本官当然不会与葡萄牙王国为难,毕竟两国间签订有贸易协定。本官身负皇命剿灭沿海匪寇,本官怀疑,这岛上藏有海盗和倭寇,甚至还有我大明的逃犯,夏特利先生,你不会阻碍本官办公吧?”

    夏特利大喊大叫,说出一连串快而急的葡萄牙语,质疑沈溪如此做的合法性,最后,他用汉语说道:

    “沈大人,这不合规矩,若您执意要搜查,需要跟我们尊敬的国王陛下递交国书,最起码也要征得我们远东舰队提督阿尔梅达大人的同意!”

    沈溪怒道:“胡说八道!在我大明的海岛上搜查匪寇和逃犯,需要跟你们的国王和提督征求意见?从你们本土到大明,起码得大半年时间,你让本官等上大半年?本官现在问你,到底同不同意搜岛?若不同意,本官这就下令攻岛!”

    “夏特利先生,一旦引发两国纠纷,你能负得起这个责吗?因为你的一意孤行而引起战争,到时候可别怪我们大明不讲情面!”

    这下夏特利慌神了。

    港湾里大明船队的规模他看见了,虽然单艘来讲,没有佛郎机国的克拉克帆船和盖伦船来得高大雄伟,但胜在船多人多,而且船上同样布置有佛朗机炮,到时候发生海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另外,佛郎机人对沈溪忌惮颇深,泉州刺桐港的惨败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了,大明地域的宽广辽阔和富庶程度,也远远超出他们想象。况且如今沈溪还是大明东南沿海三省督抚,位高权重,就算进攻遇挫,本方侥幸守住岛屿,但以大明的底蕴,沈溪回去后调集大批船队来,轻易便会将上川岛抹平。

    “沈大人,您无论如何得跟我们的远东舰队提督阿尔梅达大人请示过,否则不能上岛!”夏特利最后一次做严正声明。

    荆越这会儿走过来,拍了拍腰间的长刀,大声喝道:“操恁娘的,这么说是不让咱们上岛,是吧?弟兄们,抄家伙,等上了岛,遇到男的就杀,女的就用强,看看谁能拦得住咱!督抚大人,先把这个家伙宰了祭旗!”

    荆越等人凶相毕露,看向夏特利的眼神中不怀好意,夏特利心中一凛,知道眼前的大明官兵很生气,后果严重,他非常后悔亲自来见沈溪,这下小命捏在别人手上了。

    夏特利稍微收拾一下心情,鼓起勇气说道:“沈大人,请不要着急,我们同意贵国官兵登岛搜查,但如果搜查不到你们要找的人,请遵照约定撤出岛去。”

    沈溪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道:“这是当然,本官不会无中生有,免得破坏大明跟葡萄牙王国的友好关系!”

    话是这么说,实际却是另一回事……让我的军队登了岛,还想让我撤走?为什么不见你们撤?

    岛上真没海盗吗?

    包括你夏特利在内,人人都是海盗!我随便搜查几个人出来,说他们是大明的逃犯,再抓几个人说是海盗,就算你不承认,那时我已兵不血刃将上川岛拿下来了!

    沈溪派出的夺岛兵马,分成三路,进入上川岛中央最大的城寨进行“搜查”。

    与此同时,沈溪派出去绕击后方的船队,也从不同方向登岛,防止佛郎机人在岛上有隐藏的据点。

    为了让夏特利“放心”,沈溪亲自陪同他在码头上等候,此时搜查港口泊靠的那些南洋商船的官兵,陆续押着船上的人下来,每下来一个,朱鸿都大喝一声:“此乃海盗,拿下!”

    夏特利看迷糊了,怎么从南洋商人船上揪出那么多海盗来?稍微琢磨一下他才反应过来,沈溪分明是指鹿为马,打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另一头,马九和荆越等人早就得到提示,进入城寨中,第一时间控制寨内砖石结构的土楼和佛郎机炮,进入城寨不到半个时辰,大明官兵已将佛郎机人盘踞的上川岛上最重要的据点给悉数拿了下来。

    而此时,广海卫派来的运兵船,相继抵达上川岛港湾。

    沈溪之前将前军和后军两千兵马留在广海卫,此时作为占领上川岛的机动部队,登上码头后,接受沈溪的调遣迅速占领所有建筑物,包括瞭望台和灯塔。

    夏特利此时终于意识到自己被沈溪骗了,他涨红着脸,向沈溪质问:“沈大人言而无信!”

    “夏特利先生何出此言?分明是你们葡萄牙王国犯错在先,你看看,这岛上你们收留了多少匪寇?相信后续擒获的逃犯和海盗更多,大明的上川岛简直成了藏污纳垢之所!这一切你作何解释?”沈溪反问。

    夏特利怒气冲冲地辩解:“他们绝对不会是海盗和逃犯,沈大人休要胡言乱语!”

    沈溪没有理会他,到中午时,沈溪的四千兵马已经彻底控制上川岛,将岛上男女老幼一千六百八十多人全都汇集到一起。

    这些人如同战俘一样,或者蹲下,或者站在海岸相对空旷的地方,而部分“危险人物”直接上了锁具,又用绳子捆住双手。

    荆越回禀:“督抚大人,匪寇已捉拿归案,目前正在搜查余党!”

    说是搜查余党,其实是在清点岛上的财货。

    这会儿原本部署在城寨炮楼上的八门佛郎机炮,已经被官兵用马车运到港口,佛郎机人铸造的火炮,可比沈溪仿造的更为精良,沈溪觉得此行收获不小,来年开春后他要带兵去平粤北和闽省的匪寇,这八门炮对他来说如虎添翼。

    夏特利气呼呼地来到沈溪跟前:“沈大人,这里面谁是海盗和倭寇,您指认出来,我们交人便是。”

    沈溪强忍着笑,打量跟在身边保护自己的朱鸿,问道:“哪些是逃犯、海盗和倭寇?”

    朱鸿想了想,坚定地说道:“回大人,基本都是!”

    沈溪摆了摆手:“说话要有根据,不然如何让友邦人士信服?拿逃犯、海盗和倭寇的画像,上去比对过!”

    沈溪让人抬过来一个箱子,打开来,里面厚厚一沓“通缉令”,每张通缉令上都画着一个“逃犯”或者是“海盗”,看罪名无一不是罪大恶极之辈。

    沈溪没有比着谁去画,只是画一个大概的模样,胖的、瘦的、高的、矮的,脸上有痣的、颌下有胡须的,额头上有麻子的……

    全都按照大明百姓的基本特征去画,朱鸿拿着画像上去比对,不一会儿,已经抓出来好几个跟画像相似之人。

    到最后,基本每张画像都能找到一两个“案犯”,这些人被捆着提到前面一排,沈溪面色阴冷地看着夏特利,问道:“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

    PS:第三更到!

    发现勉强能坐凳子了,这一章是在电脑前码的,感觉比趴在床上用笔记本敲字好多了……

    求月票安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