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344.第344章 失敬

    “老家伙,再嚷把你舌头割了。”

    年轻的贼匪脾气不好,过去一巴掌甩在沈明文的脸上,回到沈溪面前,“小娃子,说吧,你把东西藏到哪儿去了,说出来保你们平安无事。”

    沈溪解释道:“我有的都主动给你了,我们本就是到福州赶考的秀才,又非做生意,四五十两银子已经算是大手笔了好不好?”

    雨越下越大,那些贼匪在周围翻查了半晌却是遍寻无获。年轻贼匪厉声道:“找不到,把人带回去,慢慢审问。”

    “三叔”走过来,阻止道:“不可,山寨的规矩,劫财可以,切不可做那绑人勒索之事,否则我等与贼人何异?”

    年轻贼匪冷笑道:“我爹糊涂,三叔怎也跟着糊涂了?我们不把自己当贼,别人就不当我们是贼了?把人押走!”

    沈溪道:“这位少侠,为了避免误会,可否给我们蒙上眼睛……我们不想认清上山的路,再说这天黑夜盲的,我们就算是想知道身在何方也难,所以不用担心将来我们带官军来围剿你们。”

    “若有可行的话,查清楚后最好早点儿把我们送下山,我们无意与你们为敌。”

    年轻贼匪道:“麻烦事还挺多……行,给他们蒙上眼睛。带走。”

    面对众多贼匪,就算沈溪这边有十个人,也不敢正面相斗,沈溪琢磨能否在半道逃走,去搬救兵,但又怕地方官府不作为。

    在这福建之地,少数民族冲突和盗匪比比皆是,地方官府想管都管不过来,如今官军清剿的重点是泉州沿海地区的倭寇,更没心思理会这些山窝里的贼匪。

    沈溪被人蒙上眼,冒着雨往山上走,摸索着走了大约五六里山路,路上不知跌了多少跟斗,才听到“嘎吱”的开门声,应该是山寨门被打开。因为接连摔跤,沈溪这时候脸上蒙着的黑布已经被蹭得大为松动。

    沈溪往周围看了看,是个漆黑一片好似半山洼地的所在,入目处零散分布着一些屋舍,并非印象中那种山贼的寨子,更像是一个普通的村落。

    随着众人归来,男女老幼出来迎接,看来这些人并非是职业山贼,而是以务农和打猎为主,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顺带拦路抢劫。

    沈溪等人被关进柴房,随着门“砰——”地一声关上,再次陷入到了黑暗中。

    过了盏茶工夫,听到四周逐渐变得安静下来,被掳掠来的一行人不知身处何方,心中的恐惧越来越盛,李曲跪在那儿哀嚎:“这……这是何地?”

    “李兄不要喧哗。”沈溪赶忙提醒。

    沈溪话刚说完,正好有人打开柴房门,准备往里面丢一些吃食。这会儿沈明文刚把手上的绳子蹭开,取下蒙在脸上的黑布,正凑到柴房门前向外瞅,准备找机会开溜,差点儿与进来的人撞个满怀。

    “想跑!?”

    上来两个人把沈明文按在墙角一顿狠揍,随后山贼中那个“三叔”走了进来,喝止打人的年轻后生,把地上的吃食捡起来丢到沈明文跟前。

    沈明文趴在地上呻吟了一会儿,鼻子凑到吃的东西前嗅了嗅,随后赶紧捡起来往嘴里塞,也不管干不干净。

    沈溪从蒙眼布的缝隙看出去,心中不由叹息:

    沈明文这是饿死鬼托生啊!?根本就看不清楚丢进来的是什么东西抓起就吃,就好像几天没吃一样。

    等门重新关上,重新被绑上双手并蒙上黑布的沈明文才理直气壮道:“你们不知道,有力气才能逃跑。这顿不吃,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了。”

    听起来是那么个理儿,可是从沈明文这个怂货嘴里说出来就有些不太对味。

    外面多少有些亮光,柴房里则漆黑一片。

    李曲的两个小厮都是胆小之辈,这时候他们拼命挪到李曲身边,几乎是哭喊着问道:“少爷,我们可怎么办才好啊?”

    沈溪没去理会,走到四个车马帮弟兄跟前,这四位近来跟着马九在福州城里抢地盘,打打杀杀的事没少做,沈溪叫他们暂时别冲动,见机行事,看看能否趁着夜深人静解决看守的人,悄悄摸下山。

    以沈溪之前观察,山寨的防备异常松懈,要离开这儿似乎并不是很难。

    ……

    ……

    沈溪本以为置身虎口,怎么说山寨里的人也应该过来“提审”,问问有什么贵重东西被私藏起来了,可一直过了半个时辰,仍不见有人来。

    倒是门口不时传来说话的声音。

    柴房外留下几个“山贼”把守,因为柴房门紧锁,里面的人双手被绑着,这几个看守的贼匪非常懈怠,根本就没有留意柴房里的动静。

    这几个贼人一直在说“大当家”和“三当家”的事,其中也有不少关于“少当家”的。

    沈溪大概听了一下,基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其实他刚才就看出端倪了……这是老部下和接班人之间的矛盾,这山寨的“大当家”应该尚在人世,将来会把山寨传给他儿子,但跟“大当家”打天下的弟兄则不怎么相信这个后辈。

    可寨子里的年轻人似乎都站在“少当家”一边,年老的一代只图眼前安稳,不希望招惹事端,可年轻人有的是拼劲,想跟着“少当家”干一番大事,两代人价值取向不同,使得山寨新老两代人看起来矛盾深重。

    “三当家……”

    外面突然传来招呼声,原来是之前跟“少当家”一起出去劫掠的“三当家”过来了,只听那“三当家”说道:“大当家要见里面的人。”

    很快进来几个青壮,把沈溪、沈明文和李曲三人扭送出门。看来山寨头领要见这十个人中能管事的。

    因为沈明堂打扮得土里土气,跟个下人一般,没什么气势,贼人将他当作是个普通的仆从。

    从柴房出来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不过寨子里的道路极为泥泞。这个山寨不似普通山村,房屋并非泥土砖石结构,大多是底层悬空的木楼,只有寥寥几栋屋子是由石条砌成。村子不怎么大,估计也就几十户人家。

    走了一会儿,眼前突然有了光亮,是一间宽敞如同议事厅的房子,沈溪三人被推了进去。

    刚进屋,李曲被蒙着眼,不明白眼前状况,“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各位当家的,鄙人只是个路过的秀才,家里有几亩薄地,上有高堂,下有妻儿,还请诸位当家的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少当家”往李曲身边走过去:“他娘的,废话怎这么多?”一脚踹在李曲腹部,李曲疼得在地上直打滚。

    “少当家”还想动手,就听一声颇有威仪的喝止声传来:“住手!”

    声音苍劲有力,沈溪心想,这位应该就是山寨头领了。听他中气十足,应该没什么大病大灾,尚未到传位的时候。

    “爹,人绑都绑回来了,打他两下又怎么着?啰啰嗦嗦的,听着就让人心烦。”少当家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服气。

    旁边一个浑厚的女子声音传来:“爹让你停你就得停下来!”

    沈溪头稍微往那边转了转,尽管他双手被捆缚着,眼睛也有布条蒙着,但由于布条早已松动,沈溪能透过缝隙稍微看个大概。

    正堂堂口下方摆着把椅子,上面坐着个四旬的中年汉子,这汉子左右各有一人,如同护法一般,其中一个正是带他们进来的“三当家”,另一边则是个身材浑厚之人,沈溪刚进门时以为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个女的,还是山寨首领的女儿。

    “少当家”怒道:“我跟爹说话,你一个女流之辈插什么嘴?”

    那女子一听火了,“哒哒哒”大跨步上前来,一拳就往“少当家”面门招呼。

    “少当家”伸手去格挡,结果那女子只是虚招,一把将男子双臂拿住,脚下一沉,扎起马步,一声“着”,如同倒拔垂杨柳一般,直接把“少当家”给原地“拔”了起来。

    “拔起来”还不算,直接就地转圈,“少当家”刚才还气势汹汹,此时在那儿“呜哩哇呀”大叫一通,最后连声求饶:“……老妹,有话好商量……啊,放我下去!”

    女子做这些,在场没一个人阻拦,显然这女子很得山寨首领的器重。那边“三当家”看了不由摇摇头,很显然,他觉得这女子更适合当山寨首领,可惜是个女儿身,没办法服众。

    女子转了十几圈,这才把人放下,她兄长整个人都是晕的,瘫坐在地上一时间起不来。

    “大当家”摆摆手:“记住,这是给你个教训!这里是议事堂,我人还在,轮不到你们这些后生说话。”

    “敢问一句,哪位是汀州商会的管事?”

    沈明文这时候开始抖机灵:“我们不是汀州人,是从福州来的。”他那浓重的闽西口音,颇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大当家”看着沈明文:“你是主事者?”

    沈明文挺起腰板:“吾乃读书人,岂能与贩夫走卒同流?”

    “大当家”摇摇头:“你们既不是汀州商会中人,怎会有他们的账本?难不成,这账本是你们盗取的?本想留你们一命,看来有些难度啊!”

    沈溪心说,这分明是逼我们坦白从宽嘛,当即高声道:“这位当家的不用问了,在下是汀州商会的人,这次我与我家大伯去福州参加乡试,顺带将商会福州分会的账目带回乡查验。”

    “大当家”点点头:“这还像句话,既然是回汀州,怎到我延平地面来了?”

    沈溪不卑不亢回道:“近日泉州府倭寇肆虐,公然在官道抢掠商贾行人,滋扰地方百姓,据说还有地方整村被屠灭的惨祸发生……官府正在全力围剿,我等不得已只能北上,本欲借道大田转而向西经龙岩、上杭等地返乡,没想到人生地不熟,走了几天都没走出这片大山,误入贵地。”

    “哦。”

    “大当家”终于释然,一摆手,那女子往沈溪这面走过来,一把将沈溪的眼罩给摘了下来。

    沈溪赶忙把眼睛闭上:“诸位英雄,在下知道规矩,见光死……我什么都没看到,也不准备记下诸位好汉的模样,还请高抬贵手。”

    “大当家”笑了起来,道:“伶牙俐齿,倒不似个少年郎,你说与令伯参加乡试,这么说来,你这年岁也是生员咯?”

    沈溪闭着眼低下头,拱拱手道:“不才,头年里汀州府院试,在下居第二。”

    “大当家”起身拱手还礼:“居然是个小秀才公,失敬失敬。”

    ************

    PS:5月8日爆发第一更!

    虽然距离月票前三十名依然遥遥无期,但大家的努力天子看到了,昨天一共增加了700票,90人打赏,不管别人如何,天子已经非常满足了。

    所以,今天天子会遵照约定大爆发,请大家给予我力量,继续订阅、月票和打赏鼓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