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第726章 被误会的滋味

    听到敲门声,叶权宇明显松了一口气。

    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唐泽莉亚回来了,于是连忙打开门,却发现是樱井美香和细川琉璃!

    “怎么是你们?”

    叶权宇看了看她们的身后,没有看到还有别人,于是问道:“你们有看到唐泽小姐吗?就是我的另外一个女秘书!”

    “什么叫另外一个啊?”樱井美香回了一句,然后看办公室里面看到了江口芽衣,不禁眉头一皱,说道:“难怪社长你会这样问,原来江口小姐在这里呀!只不过,社长你和江口小姐大白天的关上门躲在房间里面,到底在干什么呢?天呐,这个时候江口小姐你才开始穿丝、袜,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什么?

    穿丝、袜?

    细川琉璃愣住了,她的小脑袋现在有点迷糊。

    不是这个江口小姐打电话来说樱井美香又到叶权宇的办公室里面去了,而且还锁上门了的吗?

    所以她才让樱井美香去她的办公室,说是找樱井美香有事,其实只是细川琉璃找的一个借口,来破坏叶权宇和樱井美香独处的。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走了一个樱井美香,结果……结果这个江口她又和叶权宇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在做那种坏事吗?

    很显然,这个时候穿丝、袜的动作,非常容易就会被人误会的。

    细川琉璃看起来很愤怒,看着叶权宇和江口芽衣的时候,目光中都是带着一种被人背叛的愤怒与不甘!

    叶权宇是她的未婚夫,这是整个集团的职员都知道的,而江口芽衣则是她派来监视叶权宇不让他接近女人的,可是这两个人现在却好像搞在了一起,这不是对她细川琉璃的背叛么?

    被细川琉璃这样盯着,叶权宇知道要糟糕了,所以得赶紧解释!

    “还不是因为你?”

    叶权宇没好气地说道:“你跟我来看看,刚才你离开的时候那么不小心,结果把江口小姐给撞到了!”

    没有办法,叶权宇只好找上了樱井美香的麻烦。

    如果不是这个丫头撞了人,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吗?

    细川琉璃跟着樱井美香一起走在叶权宇的身后,二女对视了一眼,樱井美香向细川琉璃投去了一个目光,暗示她不要相信叶权宇的鬼话!

    本来细川琉璃就很怀疑,现在得到了樱井美香的暗示,于是一颗心也冷到了冰点,哇凉哇凉的……

    来到江口芽衣的面前,叶权宇说道:“江口小姐,麻烦你把受伤的地方给樱井室长看一下吧!”

    “不……啊,我是说没关系的,我现在感觉差不多要好了!”江口芽衣显得很慌乱,她显然想不到这个时候会长和室长这两个顶头上司会一起到这里来,所以就只想着逃避。

    “对不起社长,对不起会长!抱歉樱井室长,我还有一些文件现在要去整理,所以就先走一步了!”

    说罢,江口芽衣匆匆忙忙地出了叶权宇的办公室,只留下目光闪烁的俩女站在一脸懵逼的叶权宇身边。

    叶权宇确实是懵了,刚刚不是还被撞得站都站不稳吗?

    怎么这一会儿就好了,而且走起路来还特别快?

    他感觉自己好像,头脑不够用一样!

    “叶权宇!”细川琉璃怒吼了起来。

    一边樱井美香连忙走到办公室门口,又一次关上门,然后才说道:“叶君,你很不老实哟,哼!还说什么我撞到她了,刚才她离开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吧?明明走路跟一点事都没有似的,这是不是说明叶君你在诬陷我呢?”

    “我诬陷你干嘛?”叶权宇很无语地说道:“我是和你们一样,吃饱了就没事做吗?我还要等真希小姐和我谈与尤美合作的事情,一边还要去完成对第六建筑队的暗中收购,来对付虎视眈眈的本田集团,晚上下班以后还得去向理事长汇报工作,顺便让她帮我补习一下这段时间缺失的功课,我很闲吗?”

    说到晚上要去找细川琉美子的时候,叶权宇显然有些底气不足,所以又加上一条,他晚上还会找细川琉美子给他补习功课。

    不然怎么解释他一去找细川琉美子,就在细川琉美子那里待上一两个小时呀!

    还好,俩女和大家一样,怀疑谁也不会怀疑叶权宇和细川琉美子之间有什么问题的。

    所以叶权宇的这个借口,细川琉璃和樱井美香都没有多问。

    有时候就是这样,人们总是喜欢怀疑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而对于值得怀疑的事情却视若无睹!

    细川琉璃冷哼一声,说道:“和你说你与这个江口秘书之间的事情,你扯那么远干什么?谁管你晚上要找我母亲补习功课或者汇报工作呀!现在我和樱井小姐怀疑的是你刚才,关上办公室的门到底对江口干了什么事情!”

    “对!”

    樱井美香说道:“我们刚才亲眼见到的,江口她的丝、袜都被脱了,这是事实吧?叶君你说那是因为我不小心撞到了江口小姐,所以你才会帮她脱掉丝、袜检查身体的,可如果真是这样,请问有必要两个人躲在房间里面关上门吗?叶君,你的行为实在是太可疑了哟!”

    “我……”

    斗嘴皮子,叶权宇显然不是这两个女孩的对手,所以他话说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干脆什么都不解释,而是说道:“你们不相信我可以,正好我让唐泽小姐去保健室拿药品也应该回来了。她可是亲眼见到江口小姐受伤的,等她回来做我的证人,那么你们就会明白现在你们的反应,是有多么的愚蠢了!”

    叶权宇的这番话说得语气很重,也看得出来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怀疑的感觉。

    特别是这两个怀疑他的人,还是他的未婚妻,已经订了婚的那种!

    有时候叶权宇真的不明白,男人和女人之间相处,就一定得这样猜来猜去的吗?

    突然,叶权宇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那个江口芽衣,她为什么一定要在那个时候穿丝、袜呢?

    而且穿好了以后还表现得那么慌乱,就要好像她和叶权宇真的发生过什么一样。

    这种行为,不会是故意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