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第378章 夜律弥莎醒了

    听说黄金周大家要一起去豪华游轮上面旅行,众人的注意力,便立马别转移了过去。

    连细川琉美子都来打听这个豪华游轮的事情了,后来在听说这次豪华游轮的主办方,是以织田家为首的一些跨国商人之后,细川琉美子点点头,还和大家说明了一下关于这次旅行的一些事情。

    至少,细川琉美子认为有织田家和这些富商在的子女们在,安全系数是完全不用担心的。

    就这样,最后大家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按照这次商量出来的结果,叶权宇将在两天后和细川琉璃举行一个盛大的订婚仪式,其实这个仪式,主要是对细川集团内部开放的,这一场作秀,也是给这些人看到。

    在和细川琉璃举行订婚仪式之后,大家便会一起去参加黄金周的旅游,直到黄金周结束以后的一个周末,叶权宇再去和天海音羽订婚,最后……以东方倩为首的六个女孩子也会加入进来。

    但是这个时候,还在床上睡觉的叶权宇却被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一看来电的号码是天月熏的,叶权宇便立马没了睡意。

    这个时候天月熏会打电话来,肯定是医院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现在原田行介已经出院到叶权宇的家里来了,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难道,是昏迷的夜律弥莎出事了?

    叶权宇连忙接通了电话,问道:“天月学姐,现在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手机里面天月熏的声音在呼唤着:“叶君,你……你快过来医院一趟,我表妹她……她醒过来了!”

    可以听得出来,天月熏的声音带着一丝兴奋的味道,不过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叶权宇就听到天月熏惊呼的声音,然后不管叶权宇怎么欢呼,天月熏就是不过来回话了。

    叶权宇似乎猜到了什么,就连忙起身换了一套平常穿的衣服,然后急匆匆地打开了房门。

    看到叶权宇出来,大家都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叶权宇没有时间解释,便只是说了一句:“夜律弥莎醒了,我得到医院去!”

    说罢,叶权宇便直接离开了家里,只留下满脸惊愕的人们。

    “夜律小姐醒了?”

    过了一会儿,夜神尤美才最先反应过来,然后用带着疑惑的声音问了一句。

    好像夜律弥莎这个时候会醒过来,在她看来很不可思议一样。

    不止是夜神尤美,就连这些女孩中心理素质最好的东方倩也不淡定了。

    这个夜律弥莎太奇怪了吧?

    毫无迹象的情况下,一个好好的人说昏迷就昏迷,现在说醒就醒了?

    “我们也过去看看!”东方倩立马做出了决定。

    细川琉美子也点点头,一边不忘记把躲在房间里面的细川琉璃也叫了出来。

    大家分三辆车坐好,一起往医院去。

    等到了医院的时候,却发现叶权宇也才刚下出租车。

    “你们怎么来了?”叶权宇有些奇怪。

    东方倩则是更为奇怪地看着他,问道:“我们为什么不能来?”

    好吧,叶权宇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地上了住院大楼。

    到了三楼,就听到天月熏的声音:“啊……那个,夜律小姐,你……你不能走,还有,我真是你的表姐呀!唉……你,你为什么不能等叶君过来了再走呢?”

    “少废话,让开!”

    夜律弥莎的声音,一如她之前那般冰冷。

    她握紧了拳头,不过却一直没有对天月熏动手。

    因为她一睁开眼睛,便想起了好多事情。

    说来也奇怪,在昏迷的时候,夜律弥莎感觉她其实还是‘活着’的,并且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

    所以夜律弥莎在彻底醒来之后,看到了天月熏这个人,其实也知道这个表姐,在她昏迷的时候一直照顾她!

    但是夜律弥莎却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如何面对叶权宇,所以便打算一个人离开。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着急着要离开夜律弥莎在被天月熏挡住了去路许久之后,都没有对她动手。

    “夜律小姐,你不能就这样走了!”

    天月熏也是一个倔强的人,她见到夜律弥莎好像一心要走,便一定要拦住她。

    “为什么?”夜律弥莎冷笑了起来,对天月熏警告道:“天月小姐是吧?虽然……你确实是我的表姐,可是你别以为我夜律弥莎会因此而对你害怕!我告诉,我可是一个从夜律家族的虐待和追杀之下一路走过来的人,你挡住我的去路这么久我都没有对你动手,这已经是很客气了,还是看在你照顾了我这么久的份上……”

    “既然你知道我是表姐,那你就应该听我的!”

    天月熏突然打断了夜律弥莎的话,然后看着她说道:“因为……我也是一个从小就被夜律家族迫害的人,不止是我,还有我的父亲,以及我的哥哥……”

    “你……也和夜律家族有仇?”夜律弥莎这个时候,以及是一副震惊的样子了。

    不过看她现在的反应,显然是已经忘记要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叶权宇才走上了楼梯,然后说道:“不错,天月学姐和夜律家族的仇,只怕和夜律小姐你比起来不相上下。因为……夜律小姐你和夜律家族是杀父之仇,而天月熏学姐以及她的家庭,和夜律家族是世世代代相传下来的家族恩怨!”

    其实,叶权宇想说的是,天月家和夜律家族的仇恨是夺妻之恨,还连带着被欺骗盗走家族最重要武学秘籍的仇恨在里面。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都是不共戴天的仇怨。

    所以叶权宇才会说天月熏和夜律弥莎一样,对和夜律家族有着深仇大怨!

    夜律弥莎这才看了一眼身前这个坚强的女孩子,看得出来,天月熏她现在想起了一些让她很伤心的事情,可是……天月熏却依旧保持着一脸冷静的样子,并没有特别激动或者是因为想起了对夜律家族的怨恨,而哭泣!

    天月熏不会哭,自从懂事之后,她就强迫自己,不让自己哭泣。

    这一点,她倒是和夜律弥莎一样。

    看到这里,夜律弥莎点点头,像是认可天月熏这个表姐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