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至强兵皇

51.第51章 夜总会之战3

    “你在说梦话么?”听闻此言,夏默儿一愣,随即撇撇嘴又是一拳头打在周子铭的胸膛,随即来到了二楼至三楼的楼梯平台,听着上面的打斗声微微皱起了眉头。

    周子铭挠了挠头,不免窘迫万分,深吸了几口气才缓过劲儿来,追随夏默儿的脚步听着打斗声低声问道:“是老大跟钱公子在战斗吧?”

    “以公子的功夫,打斗这么久还没有分出胜负,恐怕对手只能是那个钱公子吧?”夏默儿抿了抿嘴唇,压低了身子说道,“我看咱们暂且还是不要打扰公子他们的对决了,毕竟上一次公子没有跟他分出胜负,心里也算是个坎儿!”

    “嗯……”周子铭倒是十分听从夏默儿的话,点点头二人直接来到了一楼,若千雪跟安琪儿见状连忙迎了上来,有些紧张的问道,“狂潇人呢?”

    “公子正在跟钱公子对决,我们结束战斗先行下来了。”夏默儿嘻嘻一笑说道,“此地如此大规模的战斗,必然会引来警察,我们或许可以先阻止一下警察,等公子二人对决结束后再想办法离开!”

    “阻止警察……”听着夏默儿的话,若千雪不免有些小吃惊:卡纳尔虽然讲究民主自由,但发生这么大的案子你如何阻止警察的到来?总不会是痴人说梦吧?

    心中想着,就见夏默儿从背包中拿出了笔记本,打开后再次不断地按动了起来……

    三楼之上的狂潇跟钱公子,这会儿也正打的火热,狂潇可谓越打越心惊,这个钱公子,似乎对于自己的每一招每一式都了如指掌,就好像是自己的师兄弟一样,他现在越来越怀疑这个钱公子就是赵老的另一个徒弟,本来如自己般隐藏了起来,却因为赵老的死而出现,难道他跟自己的目的是一样的?

    “砰!”

    或许是因为狂潇走神的缘故,钱公子找准机会一拳击在了他的胸口上,而在狂潇倒飞出去的瞬间同样飞出一脚踢在了钱公子的大腿上,钱公子吃痛半跪在了地上,冷冷盯着狂潇单手轻轻揉搓着大腿。

    狂潇单手撑地一个翻身站到了地上,一根银针插进胸口轻轻捻动着,沉声说道:“钱公子,我们二人来卡纳尔的目的或许是一样的,为何一定要与我分出胜负?”

    “我们的目的不一样,我只是来交易的!”钱公子伸出食指轻轻晃了晃,微笑着说道,“在卡纳尔遇到你完全是一个意外,不过,我喜欢这个意外!”

    “你喜欢的东西多了!”狂潇文言厉喝一声,速度比之刚才快了近一倍,直接硬碰硬的微微跳起膝盖撞向钱公子的胸口,钱公子依旧是那副冷笑的模样,一边后退一边单手下压狂潇的膝盖,单脚猛地向后一跳另一条腿斜着击向狂潇的左肋。

    狂潇向前击胸的动作似乎只是轻轻一晃,随即身子便向着一侧躲去,一切都像是计算好了一般,在钱公子击出那条腿的瞬间便被狂潇给抱住了小腿,随即狠狠地向外甩去,钱公子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甩飞了出去,身子撞击在了几米远处的墙壁上。

    钱公子反应绝对可以用闪电来形容,身子撞击在墙壁之时双掌压住墙壁直接一个转身,大脚倾斜直下砸向追来的狂潇,而狂潇似乎早就算计好了钱公子会这般,在钱公子出腿的瞬间同样一脚向前踹去。

    同样是出腿的动作,却比钱公子快了零点五秒,更因为二人攻击的乃是同一个方向,狂潇的大脚直接踢在了钱公子的小腿上将其给踹的四脚朝天倒在了地上。

    “这怎么可能?!”钱公子只觉小腿疼痛无比,另一只脚猛地一蹬退出去了五米多远,惊疑不定的看着狂潇,他不明白自己的功夫与狂潇不分上下,为何到最后却不是狂潇的对手。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钱公子,你败就败在太了解我了!”对此,狂潇直接呵呵笑了起来,伸出食指摇了摇说道。你以为我会这么出招?小爷我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可恶……”看着那条有些微肿的小腿,钱公子的心冷到了极点:上一次,如果说自己稍稍占了点儿便宜的话,那这次自己可谓是一败涂地!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所交易的那颗珠子,到底是什么了吧?”狂潇耸耸肩,接着问道。

    “那件东西,不管对于孙氏家族,还是我背后的势力,都是一件至关重要的宝贝,不过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它的秘密,更不可能见到!哈哈……哈哈哈……”钱公子终于找到让狂潇吃瘪的机会,不由哈哈大笑起来,随即身子一翻从三楼走廊尽头的小窗户处跳了下去……

    “我擦!”狂潇见状低骂一声,连忙大步向前冲去,还没冲到窗口就听一声闷哼,钱公子去而复返,又一次摔了个五体投地。

    对着这事儿,钱公子那叫一个郁闷,自己在跟狂潇说话的同时身子正缓缓向着窗口的方向移动,好不容易拖延时间到窗口,想都没想便直接跳了下去,怎奈下面居然有人在守株待兔,见其跳下去直接一脚向上踹来。

    钱公子本来就受了重伤,这会儿一心全都扑在了撤退上,再者下面一直没有动静谁知道会有埋伏,所以下方人的突袭很成功。

    “这就是走后门的下场,看你丫的还想不想跑!”狂潇看着摔得四仰八叉的钱公子不由呵呵笑了起来,刚才还反应这般迅速的一人,就因为受不了被自己战败的打击而变得这般迟钝,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狂潇,你居然还设下了埋伏……”刚刚那一脚本来是要踹钱公子胸口的,幸好他抵挡及时,这会儿只是双臂疼痛难忍,也算不上什么重伤。

    “怎么,还没见一见,就想走?”就在此时,一个突兀的声音从窗台上响起,声音冰冷子夹杂着戏谑。

    狂潇本来还在纳闷是谁埋伏在窗户下面的,这会儿看到声音的主人不禁瞳孔一缩,冷冷的说道:“是你,方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