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踏上归途

    他已经说了他不会再碰别人、也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样做了。可到底还是在一时气愤之下做了错事。原本碰了别人,已经是一大错事,可这人偏偏又是秦颖月,那可真是错上加错了……

    倘若他能早些用心去想、去解决,早些捋明白了这些女人的事儿,便不会有这些错事了!

    薄馨兰也好、秦颖月也罢、还有宫里的其他女人……他早就该把麻烦扼杀在萌芽之中,而不是糊里糊涂地给她们谋划作恶的机会!

    被君紫夜这么一点醒,皇上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啊!

    君紫夜看到皇上那一脸惭愧懊悔的模样,嘴角含笑。心想他烦着阿焰设下这个局,果然不是白费功夫。他知道风兄是个明白人,只是一时高位迷眼罢了。只要有人稍稍点拨,定然瞬间通透。

    而菀汐呢?以菀汐之聪慧,再加上刚刚那番确认,更是容易明白了。

    “菀汐”,君紫夜问道,“若今日风兄真死了,你可会独活?”

    容菀汐摇摇头。自然不会,若他今日真的死了,不管是不是为了她,她都是要追随他而去的。

    若是为了她而死,她便到阴曹地府去报答他的情;若是为旁人而死,她便追到阴曹地府去,缠着他、早晚有一天让他也全心全意地爱上她。

    总之不管生还是死,她是注定赖上他了,怎样都赶不走。

    君紫夜道:“既然你也是为他连死都不怕,又岂能害怕陪他做个好皇帝呢?若让你在失去他和陪着他在未央宫中过一辈子之间选择,你怎么选?”

    自然是后者!自然是后者!

    容菀汐抬头看向皇上,眸光灼灼……她忽然就明白了、忽然就想通了!

    相比于永远失去他的痛苦,即便是在宫墙之中为了他一生厮杀,又算得了什么呢?毕竟只要还在他身边、只要还能看到他,这就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啊!

    看到两人的反应,君紫夜就知道,这一番折腾没白做。

    本就是不习惯浓烈感情的人,很怕一会儿他们再痛哭流涕地说什么感激之言。因而道:“阿焰,让你那小太监将风兄的穴道解了,放了风兄的同伴,让他们快些回去。”

    “嗯,知道了。”慕容焰闷闷应了一声儿。

    说实话,一番玩闹的欢快之后,心底里多少还是升起了些许不甘。明明人已经被他给抓来了,却是自己过了一番嘴瘾之后,又要把人完好无损地给送出去。

    他可从来都不是个好心之人哪!

    可是又能如何?如果不放人,阿夜今晚就要和他翻脸。好不容易才见了一面,他可不想弄砸了,不能让自己连此生唯一的朋友都失去了。

    罢了罢了……再不甘心,却也只能认了。

    容菀汐和皇上都知道君紫夜是个什么性子,知道君紫夜不爱听感激的话,可他们却是不得不说。但却也只是简单地一抱拳,说了句:“多谢君大哥指点”,如此便结了。

    又乐呵着说了几句让君紫夜有空儿一定要去未央宫玩儿的话,少不了也要感谢慕容焰几句,和他说几句客套话。在君紫夜面前,慕容焰对他们可是和气,也着实说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这才让他们走了。

    出了奉神殿,容菀汐才注意到今晚的夜色。一轮弯月悬在高空,繁星清亮,煞是好看。

    这是雪国的皇宫,是她母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她很想要去看看母亲之前住过的宫室,但想来,那里一定已经被王太后给弄得不成样子了,不去也罢。

    按着慕容焰的吩咐,有小太监直接引他们去雪域天宫外的天牢,连马车和马匹都给他们准备好了,是让他们在那儿直接走了。

    容菀汐只穿着一身单衣,皇上怕她冷,便将棉衣脱下来给了容菀汐。

    容菀汐却也怕皇上冷,说什么也不穿上,一定要推回给皇上。皇上道:“这小太监不是说,还有一会儿才能到马厩呢。你若冻着了,路上我还得照看你,可是麻烦。我喜欢被你照看着。”

    容菀汐撇撇嘴,道:“你若病了,我才没工夫照看你呢。反正你周围有那些忠心的属下,让他们照看去好了,我也嫌麻烦!”

    但却还是将皇上的棉衣穿上了。因为知道如果她不穿,皇上定然还要再劝,最后一定直接用强的,还不如痛快些穿上呢。

    小太监很懂规矩,走在他们三步远的地方,不远不近的。容菀汐和皇上便忽略了这小太监的存在,在这雪域天宫里散起步来。

    两人牵着手漫步走着,都是满腹的话想要和对方说,但话到嘴边,却又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而就这般安静的走着,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取了马车,小太监又唤了马厩里几个赶车驾马的公公跟着,让他们送马匹和马车同他们一并去天牢。

    因着外面是在太冷,马车里有炭炉,温暖如春,容菀汐和皇上便没下马,差那小太监进去叫了人出来。

    已是后半夜,大雪都的街道上虽然除了他们之外再无旁人,但也实在不方便直接在街上言说。想来他们的帐篷、锅、米等物还都在伏龙雪山上呢,他们总不能这么就去过伏龙雪山不是?

    但因担心慕容焰那小贼可能会不甘心、可能会想着真的耍花招,皇上便在让雪域天宫里的人回去之后,悄声吩咐了众人赶车骑马往附近的麟芳城去。那里不是最近的通往伏龙雪山的路,是稍稍绕远一些,但歧路不多,却也是能到的。他们在那边做采买,能避开慕容焰。

    十日之后,他们已经追上了在南麓半山腰的父亲母亲和慕容笙,一行人一起家了伏龙雪山,到云天城休息一番,便原路返回风国,一路再无波折。

    ……

    因着他们这一行人太过显眼,到了肃城郊外,便分开而行。翎王直接在路过容城之时回了边疆,自然不在分拨儿之内。雷停、敬雨、追风和蒹葭四人直接回了他们在郊外的住所,父亲母亲和慕容笙先行一步进城,直接回将军府去。皇上和容菀汐带着初夏慢行,于一个时辰之后进了京都城,直奔潜邸的后门儿去了。

    回到潜邸,直奔昭德院。由卓酒和初夏服侍着,吃了顿热乎乎的饭菜,泡了个热腾腾的澡,天刚黑,容菀汐和皇上便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了。

    皇上虽然很想要做些什么,但又恐容菀汐一路疲惫、身子受不住,便也只得忍着。两三个月的奔波,再回到京都城、再躺在潜邸昭德院的寝房里,竟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其实我们今晚就该回宫去,你非要在这里赖上一日。今晚去换了老四,起不方便?”容菀汐道。

    “懒得动了……”皇上伸了个懒腰,道,“明日一早让卓酒去宫里请安,把老四叫过来看你,朕直接和他换了,咱们两个这就回宫去。回去就说钦天监算的日子到了,谁也不敢多说什么。今日一进京都城,见这一派风平浪静之象,且卓酒也说,这一阵子京都城里没什么大事儿,你还担心什么?咱们今晚只管舒舒服服在这儿歇下便是了。这三个月里,咱们竟和伏龙雪山打交道了,可得好好歇一歇。”

    容菀汐笑道:“怎么着?还委屈你了不成?要是不跟着我,你能看到雪国风光?怕是这辈子都没机会呢!”

    皇上翻了个身,用双手撑着身子趴着,看着容菀汐,认真道:“菀汐,我们快些生个儿子出来吧?”

    “干嘛?”容菀汐本能地把手护在自己的胸前,道,“你别乱来啊,我今天太累了。”

    “你放心,我是那种不分时候的人吗?”皇上把容菀汐的手拽了下来,攥在自己手里,道,“我是和你说认真的。我们生个儿子出来……不生多,生一个就可以了,免得他们争斗。我们一定要好好教导他,把他教导成一个文韬武略皆出色的人,等他十七八岁之时,便把皇位传给他。那时候你我也不过四十岁左右,如你我这般身强体健的,怎样也要活到七八十岁啊!剩下的时光,咱们就游山玩水去!一定要把这天下间的山山水水都看遍了才行啊!”

    “这倒是个好主意……”容菀汐打了个哈欠,道,“只是若那时候不巧,正好战乱呢,咱们可就不能乱走了。我还想着暗度晚年呢,可不想死于非命。”

    “呸呸呸!”皇上忙吐了几口唾沫,道,“你说什么混账话呢?快收回去!你算算,就算你今晚怀上了……哎,你别紧张,我只是说如果而已。反正连怀上加生出来、待到儿子能独当一面,最快也要十八年。十八年里,我怎样也把父皇的遗愿完成了!到时候天下都是风国的,咱们想要去哪儿,不是更方便了?连通关文贴都不用换了!”

    “好吧……那你可要努力啊,看好你!”容菀汐道。

    “怎么看你的样子像是敷衍呢?你不相信我啊?十七八年啊!十七八年我要还不能一统这天下,不如死了算了……唔……”

    皇上话没说完,容菀汐就将他的嘴巴捂住了,嗔怪道:“不许瞎说!陛下万岁。”

    皇上拿开了她的手,捏了捏她的脸,道:“你紧张什么?为了能和你活着走遍全天下,我可得仔细着我的命。像在雪国那种错误,我是绝对不会再犯的。”

    容菀汐笑道:“说起来,雪国的事情也不是咱们犯下的什么疏忽之错,因为咱们的确是看对了,慕容焰还是在意与君紫夜的这份情谊的。”

    “人刚出生之时,本性都是善的,只是后来随着境遇的变化,有的人则愈发向善、有的人则不得已向了恶。但哪怕是最恶的人,心底里,终究还是会保有一丝良善,只看有没有人能唤醒他。这次的事儿,刚好是君紫夜把慕容焰心里的那一丝良善给唤醒了。”皇上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