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太古圣帝

310.第309章 恶毒

    翌日一大早。帝释天就直接起身。深深了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之后。帝释天的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丝笑容。

    经过一夜的研究。对于这个新出现的心脏他也是有了一些了解。这很像是上古传说中的法则之心。但是又却不同。

    法则之心。那是一种法则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境界。才有亿万分之一的机率凝结出來的心脏。但是那却仅仅只是针对一种法则。新生的心脏也只能够容纳那一股力量。

    只是帝释天的却是有些不同。其一。他并沒有将一种法则理解到高深的地步。就连五行法则。都只能够说略微了解。空间法则更是连皮毛都未曾领悟。

    但是他却是在爆炸之后出现了法则之心。并且是超级法则之心。能够容纳各种力量。就算是雷电之力进入心脏之中也是沒有丝毫的不适。这让帝释天也是有些不解起來。

    法则之心。自然是只能够容许法则的逗留。但是雷电之力却只是纯粹的力量。并且不是帝释天主修出來的力量。但是依然百无禁忌。这个心脏仿佛不管什么力量。都來者不拒一般。

    这又让帝释天心中不敢肯定这是法则之心。但是遍观古籍。也是沒有相似的说法。在最后的时候帝释天也是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好在现在看來这个心脏也是沒有什么坏处。起码沒有让帝释天感受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也算是唯一的安慰了吧。

    但是帝释天在心中也是告诫自己不可大意。即便是现在沒有出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依然要小心。修炼之路危险无比。尤其是什么特殊的状况。更是危险到了极点。

    君不见古往今來无数天才妖孽都想要走出一条非比寻常的路。但是无数年來。却是沒有人能够将路都到尽头。这已经说明了太多事情。

    因此帝释天也是沒有沾沾自喜。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够强过古往今來的众多妖孽。连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又岂会那般的容易。即便是他未曾害怕。也不会过于大意。

    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帝释天也是将纷杂的思绪收了回來。现在该是进行大事的时候了。在想到这儿之后。他立刻就是直奔太叔尘居住的地方。

    在整个宫殿之中。除了修炼室和对战场之外。也是有着不少的房间。而太叔尘就被安排在一个房间之中。帝释天昨日已经去过。自然是轻车熟路。直接就走了过去。

    一路上也是碰到了不少人。但是在看到帝释天的时候。却都是问好让路。这让帝释天也是有些讶然。只是一夜的功夫。看來这些人倒是都记住了他。

    因为许多人他明显并沒有见过。但是在看到他的时候依然是恭敬的行礼。并且主动让路。不得不说的是。这股感觉真是不错。但是帝释天也是并沒有为之沉迷。而只是有些感慨。

    许多人或许会沉浸在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之中。但是帝释天却是不会。他是來自地球的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人人平等。即便是这世生存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但是帝释天依然不喜欢践踏他人的尊严。因此对于这股感觉并不是很沉醉。

    太叔尘居住的房间在宫殿的最里面。这也是防守最严密的地方。就算是帝释天经过的时候。也是受到了重重检查。不过帝释天也是沒有丝毫不耐之色。反之心中更加佩服。

    太叔英能够有这样的魅力帝释天不好奇。但是太叔尘也有这样的魅力。却是让帝释天有些感慨。因为太叔尘已经废了很多年了。而这些人却是依然这般的忠心。这足以说明一些东西。

    要知道。岁月足以磨平一切情感。

    只是在帝释天走进房间的时候却是不由得一愣。因为在房间中。他赫然看到了一个人。太叔英。她居然也是房间之中。看到太叔英的时候。帝释天不由得再次想到了昨日的事情。不由得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之色。

    太叔英也是在同一时间看到了帝释天。只是相比于帝释天。太叔英神色却是平静了许多。她只是在刚看到帝释天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在随后的时候就平静了下來。只是淡淡的冲着帝释天点了点头。就将目光继续投向了太叔尘。

    看着太叔英一副什么事都沒有的神情。帝释天不由得一愣。他的心中也是出现了一丝疑问。难道太叔英已经忘记了昨日的事情。或者是这根本就不是太叔英。而是她的孪生姐妹。

    “林兄。我们出去说话吧。”

    只是在接下來的时候。太叔英的一句话就让帝释天确认了她的身份。她的脸上有着一丝倦容。眉心也是紧紧的皱着。但是声音却是平淡无比。让人丝毫看不出她的倦意。

    “好。”

    帝释天在听到太叔英的话之后不由得望了一眼太叔尘。然后直接点了点头。答应道。

    太叔英在说完之后。直接就转身向着外边走去。根本沒有望向帝释天。仿佛她笃定帝释天定然会答应一般。而帝释天也是在说完之后紧跟着太叔英向着外边走了出去。

    让帝释天沒有想到的是。太叔英在走出宫殿之后。居然直直的向着昨日他修炼的山崖走了过去。在走到山崖边的时候。她的脚步也是停了下來。但是她的目光。却是直直的望向远处云海相接的地方。在哪儿。有着一道询丽的彩虹横空而过。

    看着太叔英沉默的样子。帝释天也是沒有说话。眼睛径直向着天穹中的彩虹望去。他的心在这一刻也是变得前所未有的静了下來。

    “如果我们只是一个普通人。那该有多么好。”

    在良久之后。太叔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口中缓缓的说道。她的语气中有着一丝期待。更有着一丝奢望。还有着一丝帝释天难以捉摸的东西。

    “熙熙攘攘。皆为利來。男耕女织。平安一生。又有什么不好的。”

    在一句话说完之后。太叔英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在说话的时候。她的眼中有着一丝迷惘。一丝感慨。

    “人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其自然的规律。我们向往平凡人的生活。但是在一些人的眼中。我们又何尝不是平凡人。而在更强大存在的眼中。那些人也是平凡人。诸如此类。若是这样想的话。我们也不用做其他什么了。”

    看着太叔英眼中的那丝期待。那丝迷惘。帝释天心中也是闪过一丝不忍。但是随后。他就是摇了摇头。然后直接狠声说道。他的声音冷淡无比。每一字每一句都仿佛一支利箭一般射入太叔英的心田。

    帝释天明白。太叔英心中已然有了魔障。这对她來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而想要破除魔障。只有这一个办法。揭开她的伤疤。然后狠狠的撒一把盐。因为只有这样。她的伤势才能够更快的好起來。

    “真的是这样吗。”

    在帝释天说完的时候。太叔英缓缓的回头。向着帝释天望來。她的双目之中有着一丝丝的期待。更是有着一丝丝的失望。看着太叔英的眼神。帝释天感觉到有些说不出口了。但是在接下來的时候。他还是硬了硬心。直接开了口。

    “蝼蚁尚且向天鸣。更何况我们乃是修炼者。自从走上这条路。我们就已经沒有了选择。不能够后退。只能够一路走下去。直到走到终点。或者中途倒下去。沒有其他的选择。而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自己走的更快。更稳。”

    帝释天心神微动。天神屠灵术运转。直接狠狠的一击向着太叔英攻击了过去。同时在他的口中。也是缓缓的大喝道。他的每一个字都好比一声声大道天音一般。通过天神屠灵术全部都送入到了太叔英的内心深处。

    “噗。”

    在帝释天说完之后。太叔英猛然之间就是一口鲜血喷出。脸色也是瞬间变得苍白如纸。但是她的双目之中却是出现了一丝精光。帝释天熟悉的那个太叔英总算是再次回來了。

    “多谢。”

    太叔英这时候心中也是后怕不已。在今日这么多事情的连续发生之后。她的心神已经绷得紧紧地。在昨日和帝释天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终于心神大乱。这也让心魔乘隙而入。

    如果不是帝释天发现不对劲。及时出声的话。恐怕太叔英此次是真的危险了。像是太叔英这样的强者。等闲根本不会受到心魔的侵袭。平常神识圆满。抵御一切邪恶。

    但是一旦邪魔入侵的话。却是危险无比。因为这是他们自己内心坚定的东西被动摇了。这对于任何人來说都不下于晴天霹雳。

    即便是太叔英绝世妖孽。也是如此。

    “无妨。”

    帝释天在看到太叔英此时的状态之后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丝笑意。那个他熟悉的太叔英总算是回來了。只是太叔英看向他的目光却是让他感觉到怪怪的。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和之前太叔英看向他的目光不一样。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帝释天的确是感觉到不同了。

    心魔。可以说是所有修炼者都会遇到的东西。就算是绝顶强者。也会受伤。会遭遇人生的低谷。而那时候。只要心神大乱。心魔就会滋生出來。

    如果一般爆发出來的话。就算是绝世强者。也是根本无法抵挡。太叔英也无疑算是天赋绝伦。在这座灵峰之上起码有上百个天才。他们每一个人在外边都是各大势力抢夺的人才。但是却是沒有一个人天赋能够超越太叔英。

    在被帝释天喝醒之后。沒过多久太叔英就恢复了过來。而在恢复之后。太叔英也是将太叔尘的身体状况告诉了帝释天。经过一日的休养之后。太叔尘已经沒有什么大碍了。帝释天的治疗今日就可以进行了。

    两个个时辰之后。帝释天和太叔英已经再次回到了太叔尘的房间之中。此时太叔英已经醒转了过來。在看到帝释天前來之后立刻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的神色很淡然。对于帝释天要给他救治也是沒有丝毫的神色波动。因为这么多年以來。已经有太多的人说过能够将他治愈。但是每一次的结果却都是相同。沒有丝毫的进展。

    这么多年以來。他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是帝释天也是一片好意。他自然是不会拒绝。但是也沒有抱有什么希望。如果不是看帝释天人还不错的话。他都不会同意帝释天的治疗。

    当然。这也有太叔英很大一部分的功劳。这么多年以來。太叔英也是找了许多人來为他救治。但是一直沒有起色。但是太叔英也是沒有放弃。这让太叔尘也是感觉心中暖暖的。

    “尘兄。得罪了。”

    在得到太叔尘的首肯之后。帝释天直接就伸手抓住了太叔尘的胳膊。然后直接运转神识。开始查探他身体的情况。

    在帝释天神识进入太叔尘身体之中后。他对于太叔尘的身体也是有了细致的了解。而随着神识不断的深入。他的眉头也是越皱越紧。到了最后的时候。几乎已经在眉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川字。

    “好歹毒的手法。”

    在良久之后。帝释天的双目猛地睁开。同时口中也是吐出一口长气。缓缓的说道。

    “林兄。怎么样。”

    太叔英在看到帝释天那紧皱的眉头之后。心中不由得一沉。但是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尘兄的周身经脉全部被人用一种至阴的力量截断了。如果仅仅只是这样还好办。只要服用续脉丹。然后找到一个高手帮助其续接心脉即可。到时候药力自然可以让所有经脉全部续接起來。”

    在说到这儿的时候。帝释天微微一顿。然后继续说道:“只是下手之人显然也是歹毒无比。他也明白只有这个办法能够续脉。因此他在同时还下了一种毒。这种毒我沒有见过。但是歹毒却是我所仅见。它在不知不觉之中渗入尘兄的所有经脉之中。另经脉枯萎。坏死。更绝的是。这种毒与续脉丹水火不相容。在中毒之后如果服用续脉丹的话。不但不会取得丝毫的效果。并且会加速枯萎的速度。”

    “到时候不但不能够续脉。反而会使得经脉坏死加速。这就好比在大火之中浇了一桶油一般。只会起到反作用。而不会灭火。下手之人如此歹毒。看來是成心想要尘兄的命啊。”

    在说道这儿的时候。帝释天的脸上也是出现了一丝心悸之色。如果有人这样对他。他恐怕也是无可奈何。即便是有着青铜古塔在身。也是难以奈何。经脉被断。道力根本无法在身体之中运转。虽然能够活着。但是却只能够成为一个废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