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太古圣帝

221.第220章 白衣青年

    “九幽草!”

    帝释天神色凝重的望向轮回路尽头的九幽草,点点绿光洒下,给人很不一般的感觉。

    他来枯寂海域的目标就是眼前之物,一路上历尽艰辛,总算是找到九幽草了。

    只是同时,在他眼前也是一个死局。

    轮回路,古老传说,那是人死之后才会经历的路途,只是一直以来却没有人见到过,但是现在他眼前的一切却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轮回路两旁,开满曼陀罗花,走过轮回路,踏上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一切归零,重新开始。

    站在轮回路前犹豫了很久,帝释天最后还是决定要走一趟这所谓的轮回路,自从来到这儿之后,他就已经没有了选择,不走轮回路,九幽草又怎么能够到手。

    若是没有九幽草,那么帝雨诗就无法修炼,这是帝释天目前最大的心愿,就算是因此而经受一些危险他也不会在意。

    “拼了!”

    在咬了咬牙之后,帝释天立刻就要想着眼前的轮回路踏出,只是就在他刚刚准备动身的瞬间,他却神色一变,随后的时候直接向着远处退去。

    “轰!”

    在帝释天刚刚退开的时候,一道恐怖的神光从远处冲击过来,若是帝释天未及时退开的话,恐怕他刚刚已经被重创了。

    “咦,有点意思!”

    而就在帝释天退开的时候,一道轻咦声传了出来,同时一道傲然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

    看着突然出现在他身前的青年,帝释天神色变得冷漠无比,口中更是冰冷的问道。

    “前面的路你不能走!”

    白衣青年在这时候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古路,头也没回的说道。

    “莫非这是你家的路不成?”

    帝释天闻言,不由得冷笑道。

    “你说什么?”

    对方显然听明白了帝释天话外之音,在这一刻猛然之间转身向着帝释天望来,被对方的眸光盯住,帝释天感觉到自己仿佛被一头荒古凶兽盯住了一般。

    “若非如此,你缘何挡我!”

    他为人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现在既然对方已经欺上门来,帝释天自然也是不会客气,直接反击了回去。

    “我想做什么,没有人能够阻挡!”

    白衣青年在听到帝释天的话之后不由得冷哼一声,区区一个锻体境的蝼蚁,只是速度快了一点,这在他看来,简直是不知所谓。

    “是吗?”

    帝释天淡然一笑,对方越是轻视他,他越是开心,对方是真正的高手,在对方身上,帝释天能够感受到那几乎凝实的杀意,那是杀了无数人之后身上才会不自然之间散发出来,并且那股杀意凝练到了一个极致,显然死在他手中的有着不少天骄。

    “好,今日我就将你镇压于此!”

    白衣青年神色阴冷,上前一步,大手张开,冲着帝释天当头压下,区区一个锻体境的蝼蚁,在他看来也只是转手镇压,白衣青年的确嚣张,但是他却是有着嚣张的资本,就在他出手的瞬间,大地犹如一个镜面一般破碎。

    而他手中的蓝色神光更是恐怖绝伦,径直向着帝释天压下,那是他压缩凝练到了极致的道力,白衣青年自傲,但是他也是有着自傲的能耐,谁都不知道的是,在迈向王者之路上,他已经踏出了半步,半步神海,但是一般的神海境强者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帝释天早在对方动手的瞬间,就已经运转杀神秘录,就在白衣青年动手的瞬间,他立刻一拳轰击了出去。

    “轰......”

    他的神拳在这一刻散发出恐怖的神光,无数道光芒在虚空中不断的肆虐,向着对方镇压下去。

    “该死......”

    白衣青年在看到满天神光出现的瞬间,脸色就是一变,他虽然已经高看了帝释天,但是在和帝释天交手的瞬间,他发现他还是有些低估眼前的蝼蚁,眼前的蝼蚁虽然不是很强大,但是却是有着不一般的能耐。

    就算是他对上也是有些头疼,满天的神光给他一种很深的压力,若是满天神光一起压下,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可以逃离,而在神光出现的瞬间,白衣青年立刻取出了一面小鼓。

    小鼓一出现之后立刻临空而起,挡在了白衣青年的头顶,小塔之上有着数尊面向相恐怖的巨人,怒而向天争,仿佛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一般,而神鼓在出现之后立刻无声自响,将一道道神光挡在了白衣青年的身外。

    满天神光压下,那股威势,仿佛是苍穹坠落一般,但是却被白衣青年头顶的那尊神鼓挡在了虚空中,神光呼啸砸落,却是难以突破那尊神鼓,神鼓向天自鸣,鼓面之上那一尊尊恐怖存在也是厉吼不断,仿佛要从神鼓之中跨出一般。

    而在神鼓出现的瞬间,帝释天脸色就是一变,在神鼓之上有着淡淡的灵威,是一件灵器,什么时候,灵器这般的泛滥了,半步神海境的身上,居然有着灵器的存在,而身怀灵器,要么是背景强大,要么是资质逆天,但是不管是那一种可能,今日都麻烦了。

    “唰......”

    白衣青年一击不中,闪电一般的闪身向着帝释天掠来,巨掌再次探出,向着帝释天压下,这一次他的巨掌笼罩四野八荒,封禁了帝释天所有的逃跑路线,而在空中他就已经露出了一丝冷笑:“蝼蚁也敢向天鸣,真是不知死活。”

    “轰隆隆......”

    白衣青年已经是半步神海境的高手,一经出手,天翻地动,整个虚空都被击穿了,道道杀光穿破虚空,向着帝释天压下,他全力出手,并没有留手,对于帝释天,心中已经有了丝丝的杀意。

    帝释天见状脸色也是一变,果然不愧是半步神海境的存在,绝世恐怖,就连虚空都承受不住那股巨压,破碎成渣,但是他却是并未畏惧,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心神一动,就将青铜古塔召唤了出来。

    “轰......”

    在青铜古塔出现的瞬间,帝释天立刻将其祭起,向着头顶落下的大手迎击了上去,半步神海境虽然恐怖,但是他也不会畏惧,当空击上,硬憾了过去。

    青铜古塔凌空出击,神塔光华闪烁,道道大道华光洒落,将帝释天的脸庞映衬的坚毅无比,而在接触的瞬间,两人都是闪电一般的后退,帝释天脸色一红,一口鲜血差点夺口而出,而白衣青年也并不好受,连连后退,滴滴金色鲜血滴落苍穹,却是已然被震伤了手掌。

    “居然伤了我,真是该死。”

    白衣青年目光阴冷无比的望向帝释天,口中的话语更是冷到了极点,已经很久没有人伤到他了,没想到一个蝼蚁一般的东西,居然伤了他,他感觉到这是侮辱,这是很难忍受的事情,尤其是对他来说,简直无法容忍。

    而帝释天也是脸色凝重,对方的强悍简直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唰......”

    帝释天神色一动,瞬间出现在了三丈之外,而在他离开的瞬间,当地立刻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洞,而白衣青年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了当地,在看到帝释天居然躲过了他的一次偷袭之后,白衣青年不由得露出一抹诧异的神色。

    “唰......”

    但是,也仅仅只是诧异了一下,很快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了原地,同时帝释天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脚下神行步运起,在瞬间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咦。”

    而白衣青年在再次出现之后看向帝释天的目光变的有些奇怪了起来,一次可以是运气,但是两次就不会是运气了,眼前之人一次次的带给自己惊喜,看来想要击杀眼前之人,不动用一点特殊的手段是不行了。

    “轰”

    而就在此时,帝释天也是彻底愤怒了,对方连番的攻击,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是软柿子,可以任由他拿捏不成,而在瞬间,他身上的气势开始疯狂的提升了起来,已经许久没有和这等人物战斗过了。

    “唰......”

    在身上的气势升至顶点的时候,帝释天一个闪身就向着白衣青年掠了过去,你要战,那便战好了,对于帝释天来说,战斗从来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害怕对方不够强,他从来都是遇强则强,小宇宙全部爆发就算是年轻至尊照样也是不会客气。

    青铜古塔临空出击,道道神光纵横虚空,虚空无声的破碎,橙色光华闪烁整个虚空,向着白衣青年缓缓的压下。

    而在帝释天行动的同时,满天神光也是齐齐落下,黑压压的一大片神光一起落下,整个苍穹都变得黑暗一片,而在极致的黑暗中,帝释天的眼睛雪亮,在神光中,他丝毫不受影响,反而速度上升了一些,闪电一般的向着白衣青年所在的地方掠去。

    “快退。”

    白月瑶在看到两人大战所爆发出来的恐怖波动之后,立刻就向着远处退去,两人交战所涉及的范围太大了,她身为锻体七重天都感觉到有些难以呼吸,虚空中一道道流光不断的四下溅射着,携带着无匹的杀意,她就连近距离观看都无法做到,只能一退再退。

    而在心中,她心头更是有着一丝丝的难以置信,没想到刚才那个温和的男子,居然会恐怖到了如此的境地,以锻体境面对半步神海境,居然主动出击,并且仿佛还没有落败的迹象,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不管他们如何难以置信,此时在场中的两人却都是没有精神去理会了,他们一举一动,都是携带着无敌的杀意,没有丝毫的留手,而通过大战白衣青年也是发现了一个让他有些无奈的信息,那就是如果不动用灵器,他短时间之内恐怕无法拿下对方。

    对方不但肉身强大到了极点,而最恐怖的是,是身前的那个小塔,不知道是何种材质做就,古怪到了极点,他数次全力攻击,击打在小塔之上,小塔却是都未曾有过一点伤害,而他的攻击足以让灵器之下的任何神兵毁坏,但是小塔却是毫发无伤。

    而小塔明显不是灵器,因为在小塔之上没有灵威,至于灵器之上,他根本想都不想,那根本不是一个小小的道灵境界的蝼蚁可以掌控的东西。

    尽管心中有着万千的思绪,但是他的手中却是一点都不迟疑,每次随手一击,都可击破虚空,穿透神塔,将帝释天震得后退,但是他自己也并不轻松,双手之上鲜血涓涓流下,洒落苍穹之下,青铜古塔的古怪让他也是受创不小。

    而他超越帝释天一个大境界而战,也是不愿动用灵器,那样未免也太丢面子了一点,年轻至尊,同级无敌,而现在对方更是少着一个大境界,如果他动用灵器才能拿下对方的话,传出去他就不用混了。

    而最恐怖的却是心头的那一关,一个不小心,就会形成心魔,到时候将会影响他的道心,因此他虽然心中暴怒,但是却是轻易不愿意动用灵器。

    而帝释天自然不知道对方心头这么多的顾虑,他全力出手,挡下对方的一次次攻击,对方的每一次攻击,都让他气血沸腾,身体巨震,不过还好他的肉身强大无匹,才硬生生的承受了下来,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此时恐怕已经被反震之力活生生的震死了。

    跨境界之战本来就不容易,何况对方又是年轻至尊,更是艰难到了极点。

    而在这一战中,帝释天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强大一点的手段太少,对付平常人还行,显示不出来这个弊端,但是跨境界而战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强大的手段。

    “唰......”

    就在此时,白衣青年又一次发出了绝世一击,在他的身后,道道神光沉浮不定,他周身沐浴着大道毫光,恐怖到了极点,这一击虽然只是他的随手一击,但是在出手的瞬间,虚空毫无例外的再次破碎了,道道杀光消失在虚空中。

    “轰......”

    帝释天身前的虚空突然破碎,然后消失在虚空的道道杀光临空出现,向着帝释天当空杀下,白衣青年这一招可谓是阴险无比,如果帝释天一个不注意就会上当,但是帝释天在上古世家天骄身上早就感受过了更加恐怖的剑光。

    自然是不会在意,在瞬间他就将青铜古塔挡在了身前,道道道力涌入青铜古塔内,青铜古塔发出道道神光,将一道道杀光凌空崩碎在虚空中,消失不见。

    而在崩碎杀光之后帝释天立刻冷哼一声,神塔一挥,一股股神光从青铜古塔洒下,化作几把手指粗细的剑罡,向着远处的白衣青年斩杀了过去,剑罡划破虚空,瞬间出现在白衣青年身前。

    但是白衣青年却是微微摇头,巨掌挥动,将道道剑罡直接拍碎在了虚空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