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疑神见鬼

180.第180章 初次见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芸忽然道:“饿不饿?”当时我正想着事情,一时没注意,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却见风芸正瞪着我。

    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心道,不是说好中午的吗?怎么现在还没到?想了想,笑道:“没事,等下你爸爸就到了,我反正已经饿过头了!”

    “随你的便!”风芸冷哼了一声,扭过身子,不再看我。

    大约三点钟的时候,房间外面传来的敲门声。风芸马上站起身来,就要过去开门,我一把抓住了她手,低声道:“坐在这里别动!”说完,我站起身来,慢慢地走到了门边,稍作停顿,听了听动静,很快,我就打开了房门。

    一开门,一个男人正站在门外。

    此人大约五十上下,身高约一米七五,阔额,鼻翼饱满,国字脸,白面无须,相貌堂堂,西装革履,看上去甚是儒雅,多年的经历告诉我,此人应该是个商人。

    此刻,他正微笑望着我,道:“请问,祁先生吗?”

    我随即就明白了,点点头,道:“您是风芸的爸爸吧?!请进吧!”

    我打开门,让开了一条道,同时,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那人也点点头,同时说了一声谢谢,就径自走了进来。

    这时,坐在桌旁的风芸老远就站了起来,但没动,叫了一声“爸!”

    那中年男人看着床上很是凌乱,盯了很久,然后又皱着眉头看了风芸一眼,就道:“小可,你没什么事吧?”

    风芸摇摇头。那人这才转头对我道:“祁先生,要不我们到外面找个地方坐坐?”

    其实,那时我早已是饥肠辘辘了,于是便点了点头。那人也不多说,带头就走出了房间,风芸赶紧跟了上去。

    估计是风芸告诉了他父亲,我们还没吃饭,于是,三个人就直接去了酒店附近的一家酒楼。

    酒楼的一个包间内,风芸父女坐在我的对面。

    “不好意思,祁先生,我来得稍晚了点!”风芸的父亲歉意地笑笑道。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风齐乐,小可的父亲。”风齐乐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心道,你他妈都来这么久了才想起这事,如果不是看不起老子,就他妈是一个二货!但想归想,我还是也站起身来和他握了握手:“风先生,你好!”

    “祁先生,请坐,请坐!”风齐乐赶紧道。

    三人重新落座,风齐乐就掏出了烟,我看了一眼,是那种一般人消费不起的“南京”烟。只见他打开烟盒,递了过来,道:“我正好在北京出差,听到小可出事,心里着急,因此很快就赶过来了。之所以来晚了,是因为你告诉我你已经将她救出来了,故而我就先去了一趟公安局!”

    我没跟他客气,直接就扯了一支出来,然后自己点上了,同时哦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风齐乐自己也点了一支,点着吸了一口后,将烟放在了桌上,然后道:“想不到,祁先生不但年轻有为,而且还是一表人才,昨晚那场大戏导得更是精彩绝伦!”说罢还故意装作不经意地望了我一眼。

    见状,我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风先生客气了!”接着,就拿着烟在烟灰缸上敲了敲。

    一直没出声的风芸忽然道:“爸,您太抬举他了吧!”说罢还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继续道:“幸好那些人还没打算怎么地,否则,我真的就要替他去死了!”

    “小可,怎么可以对自己的朋友这样说话?!”风齐乐忽然脸色一变,顿时就换了一副威严异常的面孔,看得出来这不是装的,接着又严厉地瞪了风芸一眼,继续道:“你还敢说,祁先生要不是因为你,怎么会落到如此尴尬的境地!要不是你自己多事,又怎么会生出这么多的事端!回去后,别想我会再让你出来!”

    “爸,你怎么帮着外人说话!”风芸鼓着嘴,显得极为不满。

    “你还说!祁先生为了你差点也陷入险境,你知不知道?”风齐乐此刻已是非常生气了。

    “我......”风芸被骂的低下了头,估计也是心虚了。

    “从你被绑架,祁先生从内蒙的通辽连夜赶回来,为了你的安全他费尽了心机,你现在安全了,不但没有感谢人家,好像人家还欠了你的?!”风齐乐继续呵斥着风芸。

    “可他,根本就没在乎我的死活!他和那些人通电话时我全都听到了!”风芸忽然大声道抗议起来,眼圈也红了。

    我没接话,也不辩解,只是淡淡笑了笑。

    “唉,你也二十岁了,怎么就长不大呢!”风齐乐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接着,他又继续道:“在那种情况下,他不得不那样做!你和祁先生认识才不过一天的时间,那些人就拿你来要挟祁先生,其实,他们知道这样做对祁先生的威胁不大,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这么做的,由此可见,他们明显没别的法子了。”

    顿了顿,风齐乐继续道:“那么就很容易判断,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东西对他们来说是非常的重要,所以他们最终的目的为了那个东西,而不是你!所以,只要东西还在祁先生手上,你就是安全的!你说,我说得对吗,祁先生?”风齐乐忽然将头转向了我。

    我只是笑了笑,并未回答。

    “其实,这事你从接到电话后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风齐乐微微一笑。

    接着,他继续道:“首先,你是知道,如果按对方的要求去做的话,显然是送羊入虎口,到时东西被他们拿走不说,自己也会搭上性命,而且,小可也会跟着送命!所以,你当时的决定就没打算把东西给他!”

    我还是没出声,只是点点头,因为我想知道面前这个人到底对我了解多少。

    “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雇黑车连夜赶回白城,你当时告诉对方你还在赤峰的原因就是让对方麻痹大意,以为你不可能在一个晚上赶一千多公里的路,能连夜赶回白城再设计对付他们!”

    “他们之所以要求你在第二天五点赶到一个酒店,就是不想留给你太多的时间设法来对付他们。很不幸,他们还是太小看你了。”

    “一是你当时根本不再赤峰,而是在通辽,时间和路程已经少了几乎一半;二是他们以为你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冷静下来去做一些他们预料不到的事情。”

    “于是,你在当时就做好了所有的计划,雇车上路后,你先是通知了白城市公安局,让他们等你前往,你也料到了,就算对方在白城有某些势力,在那么晚的情况下做出反应还是有些困难的,你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打乱对方的布局,来反客为主!”风齐乐悠悠地道。

    “接着,你就开始忽悠方建平!因为你知道单凭一己之力你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你必须说服方建平按你的计划来行事。”

    “而你能说服方建平的最大原因是因为通过别的途径你已经知道,方建平已经干了九年的副队长了,在这种太平盛世,他很难找到一个升迁的机会,于是你就给他制造了一个!”

    “接着,你先让他在水库周围布下了埋伏,同时,你还让方建平为你提供了一套假道具。为了防止对方怀疑,你仍然使用了那辆黑车,因为你早就告诉过对方,你在通辽换过车,所以车必须是通辽的牌照,之后就静候对方来钻你的套了,这次他们几乎是全军覆没!”风齐乐侃侃而谈。

    听他说完,我就哈哈大笑,鼓掌道:“风先生好厉害,我费劲心思布下这么一个自认为很精密的局被你一下就戳穿了!还好,你不是他们!”

    “哼,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是对方大意而已!”一直没再出声的风芸轻蔑地笑了一声,接着道:“你就不怕那些被抓的人把实情说出来?”

    “唉,小可,不是爸爸说你啊,你该学的东西太多了!”风齐乐叹息道,“我敢肯定,那些人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因为他们的操控者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全部保释的!也或者洗澡摔死了之类的!”

    顿了顿,风齐乐看了我一眼,又笑道:“这其实是我在公安局了解情况后的一个判断而已,也是听说来的。”

    上菜以后,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自顾自地开始大吃大喝起来,看得风芸在一旁直皱眉头,风齐乐倒是神情自若,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

    等我,吃饱喝足,这才用毛巾擦了擦嘴,又摸出了一支烟点了。

    风齐乐父女也吃好了,不过只是象征性地各自吃了点,看样子各怀心事。

    “祁先生,您到底有没有得到那帮人想要的东西呀?”风齐乐也点了一支烟,不经意地问道。

    “我连他们要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哪里得到了什么?”我叹息了一声,显得很是无奈。“也许对方根本就是弄错了对象!”

    “哦?”风齐乐显然起了好奇心,又问道:“难道他们从一开始就弄错了?”

    “天知道!”我叹了口气,漫不经心地道:“和您一样,我也是个生意人,当然,除了正当的生意,其实我私下还喜欢做一些比较刺激的事情。不过,这些事和钱没什么多大关系!”

    “祁先生还有喜欢冒险的性格?”风齐乐呵呵了一声,并未表现出什么意外的神情。

    “他就是个见不得光的所谓的劳什子私家侦探!”一旁的风芸立刻插嘴道。

    她一下子用了好几个定语来形容,表明他对我这次的处事方法心里依然还是极不舒服的。

    我丝毫不以为意,淡淡地道:“其实,这只不过是我业余爱好之一!”

    “哦?!难怪你处理这次的事情能如此的缜密!看来,祁先生没去做警探还真是刑侦部门的一大损失啊!”此时的风齐乐有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了。

    对于这种表情我一向都是十分地讨厌的,所以当时心里就开始不满了。

    当下,我就不想再和他多呆一分钟了,因为再下去我浑身都会开始不舒服的。

    于是,就准备尽快结束这次会面:“风先生,现在小可我已经安全地交到您手上了,我不希望因为自己再将她牵连进来,更不希望她因为我再陷险境!所以,我觉得我尽快离开你们的好!免得再生出其他的是非来!另外,还拜托您一件事,我曾答应过方建平,所以想请您找个时间大张旗鼓地去公安局感谢他们一番!我不太方便,就不去了!”

    “你就那么不想和我们在一起啊?!”风芸忽然生气了,狠狠地盯了我一眼,道“我和我爸有那么令人讨厌吗?”

    “小可,你误会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害怕风芸生气,赶紧掩饰。同时又正色道:“从这次交手的情况看,对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天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

    “这点请祁先生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但祁先生你单枪匹马,能对付得了?”风齐乐皱起了眉头,神情有些意外,继续道:“依我看,你这对头好像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吧!”

    我知道他接下来想说什么,于是道:“这就不劳风先生挂怀了,一来我并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二来他们是找错人了,大不了和他们说明一下,现在是法制社会,他们应该也不会太过嚣张吧!”

    “祁先生,你真的不需我们的帮助?”风齐乐讶异道,“我虽然不是什么权势人物,但做了几十年的生意,在军政各部门都还有些人脉,或许能帮上祁先生也不一定!”他最后有些真诚的表情了。

    但我见惯了很多场面上的事,加上以前的经历,早已不是被人家几句话就能打动的人了。于是,就淡淡地笑了笑,道:“多谢风先生的美意,事情可能还真没您想得那么复杂,我自己应该能解决的!”

    听我这么一说,风氏父女二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

    “那成,谢谢风先生的款待,我还有点事要处理!所以抱歉了!”说罢我就站起了身来,又对风芸道:“小可,如果今后回到深圳有机会可以来找我玩!”

    风氏父女见我马上就要离开,也都连忙站起身来,还不停婉言相留,但我根本没再将心思放在他们身上了,丝毫没留回旋的余地,几番推脱后,就自顾自地先行离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