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第494章 逆天运气

    唐越心中清楚,那是因为无锋剑中有着冰蓝鬼焰,专门针对这种虚无之物的。在冰蓝鬼焰面前,这些秽物的威力根本就不能完全发挥出来。

    不过唐越相信,这不可能是魔祖全部的手段,而他的危险感依旧存在,那是一种灵魂的悸动,恐怕魔祖真正的手段还在后面。

    在穿越了空间壁障之后,唐越发现自己陷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与此同时他能够感觉到黑暗之中有无数的东西向涌过来,对他进行挤压,而这个时候他超卓的目力就开始发挥作用了,让他看清楚那些向他挤压过来的是什么东西,是秽物,是无穷无极的秽物。

    唐越可以断言,他如果不能够在短时间内摆脱这些秽物对他的围攻,他就算暂时不会被污染,他也会被活活地压死,不仅是身体,连灵魂也不可能幸免。

    走,赶快离开!在对当前的情况有了了解之后,唐越立刻就有了决定,并且向无锋剑中灌输无锋剑意,希望它能够将破坏力提升到极短。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从这些秽物中突围而出,甚至留下一些储备应付其他的情况他都顾不上了。

    在他输入了大量的无锋剑意之后,原本因为陷入了巨量的秽物而急剧下降的速度不仅停止下降的速度,而且开始出现了提升。并且提升的速度还很快,这让他暗暗地吐出去了一口浊气,不过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继续将大量的无锋剑意向它灌输。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秽物的范围有多大。

    如同一个人掉进了大海里,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一片灰蒙蒙的,根本分不清自己应该往哪个方向逃脱。

    很快,唐越就发现,想要让无锋剑带着他沿着一个固定方向前进都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在他加大了对无锋剑的催动之后,似乎将那些秽物激怒了,它们就像愤怒的海潮开始剧烈地愤怒,并且将他圈在了中心,不停地搅动,推搡,根本无法保持方向。

    片刻之后,就让唐越有一种晕头转向的感觉,更为糟糕的是,他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参照物,周围的一切都在急剧变化,让他根本没有可能对方向进行正确的调整,只能够凭借着感觉对他方向进行修正,至于效果怎么样,说实话,他心中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不过唐越非常清楚,就算如此他也不能够选择在原地停留,因为他能够感觉有越来越多的秽物参与到对付他的行列之中,如果不尽快离开,至少是离开原来所在的位置,它们就会给他施加更大的压力,最后让它动弹不得,任由它们宰割,这绝对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情况确实是相当的糟糕,不过唐越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他和无锋剑之间的关系极为密切,他能够通过它了解它触碰到的一切,而它又是可以和秽物触碰而不用担心遭到污染的,所以他对外界的情况倒也不是一无所知。

    唐越不知道他选择的路线是不是就一定正确,但是他能够保证这绝对比他胡乱向外面冲的成功几率高一些,而且在当时这种状态下,他能够做出的选择其实是非常的少,加上情况极为的危急,根本由不得他稍作迟疑。

    冲击,冲击,再冲击。唐越已经记不清楚在他的指挥下,无锋剑已经向前冲击了多少次了,但是结果却是非常明显的,他依旧在秽物的宝物之内,一点也看不到成为突围的希望,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给造成的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甚至让他开始担心,他的身体说不定会在下一瞬间被压碎了,然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他能够感觉到体内的无锋剑意已经所剩无几了

    就算注定无法逃脱,也要尽最大的努力,因为他的经验告诉他,能够让奇迹出现的看似最笨也是最有可能的方法就是坚持,唐越也希望自己可以通过坚持赢得奇迹的出现。当然了,他坚持了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但是至少不会有后悔。

    清除了心中的负面情绪,渐渐地,唐越发现自己的心境在发生了变化,转变的过程中,需要经受极为可怕的考验,并且在这个过程中随时随地都有粉身碎骨的可能,但是正因为考验的残酷,才让它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而唐越发现他的心境发生的变化就属于这一种,不过却有比这更加的危险和可怕,稍有差池,他就有形神俱灭的危险,甚至不用等秽物摧毁他,他自己就先彻底完蛋了。

    唐越显出了一种难得平静,那是一种几乎寂灭的平静,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管,仿佛他挥动无锋剑的动作也变成了一种本能,而不是他特意去催动它,操控它。

    依靠本能发动的攻击相交于唐越主动催动无锋剑发动攻击其实是不一样的,不过这需要极为高明的眼力才能够看出来,后者比前者最大的区别就是少了一种烟火气息,每一次挥动,甚至每一寸的移动,都显得格外轻灵飘逸,充满了一种奇特的韵味,仿佛蕴含着天地间的至理,比唐越亲自操控无锋剑俨然上了一个档次,甚至可以说他要是不是当前这种特殊状态下,他要想有这种表现是不可能的,至少在短时间内是咩有希望的。

    看到了唐越的变化,姬珠的心中渐渐地萌生了希望。

    姬珠知道唐越的处境有多么的糟糕,甚至不夸张地说,她已经绝望了,甚至做好了和唐越一起在秽物的攻击下陨落的准备,不过这个时候唐越身上发生的变化却让她看到了希望。

    依靠本能发动攻击,最初并没有让唐越的处境发生改变,甚至让他的处境变得更加凶险万端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姬珠却能够感觉到它在一点点地发生着变化,而且不是肤浅的变化,极为深刻。

    姬珠之前觉得她已经做好了和唐越一起陨落的准备了,只不过她是面对不可抗拒的现实而做出的无奈选择而已,现在发现情况出现了改善,她的心顿时又活了起来。

    姬珠终究是大能,感觉是非常敏锐的。她在发现唐越的剑法的造诣出现乐蜕变之后,很快就觉察到了一件事情,剑法的蜕变和提议并不是唐越身上正在发生的变化的全部,可以说它只是一种表象,是唐越身上发生变化所带来的一个表象,换而言之,唐越身上发生的变化才是关键。

    这个发现让姬珠心中萌生的希望变得更加炽烈了,既然只是附带的变化就能够让剑法造诣出现了如此大的提升,那么可以想见,唐越身上发生的变化有多么巨大,也许他的身上发生的变化完成,就拥有了从秽物突围的能力,让他们可以逃过这一劫。

    在此之前,唐越虽然早已经知道了宇宙中各种原则的存在,甚至他已经能够对其中的一步进行驱使,但是他对它们的认知却不是足够清楚。现在随着心境不停地发生着变化,他终于搞明白了这个问题,因为心境这一次发生变化后,它拥有了一个神奇的功能,可以将之前他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清楚地显示在他的心境之中,比如存在于宇宙之中的各种原则。

    随着他的心境的变化的持续,唐越发现他心境变化所带的功能并不仅限于此,它不仅可以将存在于宇宙中的各种原则清楚地显示出来,而且他还可以通过它对那些原则进行操控。

    他还发现通过心境对那些原则进行操控要远比他之前因为修炼功法对原则的操控要轻松很多。唐越感觉到这种非常的神奇,但是具体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他却发现他用语言根本说不清楚,这才让他真正明白了,他在这个问题确实是误解了她,她真的不是有心瞒他,确实是说不清楚。

    “这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即使是他现在的修为还不算最巅峰,可是只要给这个男人时间,他就一定可以成为真正的强者,因为他有着一颗无比强大的内心!”姬珠暗暗想到,竟对唐越生出一丝膜拜之心,这不是修为境界的膜拜,而是修炼之心!这样的人,只要有时间,他就会永不停止。而且事实证明,唐越的修炼天赋同样是逆天的!

    唐越这个时候虽然还处在那种近乎寂灭的特殊状态中,情绪根本不会出现丝毫的波动。但是这却不意味着他不知道他身上,尤其是心境上发生的变化对他意味着什么,于是几乎是下意识地的,他开始通过心境出现变化而获得新能力对秽物进行分析。

    这种观察要是在唐越处于正常状态时,他也恐怕是会有犹豫的,因为他和秽物已经打过了不少的交道。对它的可怕已经有了相当明晰的了解,对它进行观察,就算采用的是非常规的方法,但是依旧有可能给他带来麻烦,说不定会给它污染提供通道。

    只不过唐越这个时候处于特殊状态,心绪波澜不惊,诸如担心害怕等负面情绪更是完全不会出现。

    通过观察,唐越知道了那些秽物为什么如此可怕了。正因为它们没有特定的状态,所以才能够针对攻击目标进行改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