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第492章 士气大涨

    一声凄楚尖叫响起,却是孔雀王被巨蟒吞了下去,全身骨肉快速的往下收缩,只是不到片刻时间,整个人只剩下了骨头,被困在天幕中数千年,虽然他早已皮包骨头了,可是现在却连皮也没有了。不多时,一具站立的骷髅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曾经强大一世的孔雀王竟然成了一具骷髅。

    “唐越,谢谢你,让我死在了战斗中,而不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去,也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心。谢谢你。”孔雀王的骷髅开口说道,随后化成了一堆烂骨头,彻底的死去了。

    唐越心中凄凉,曾经雄霸一方的孔雀王,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了,只是临死之际的话,却是让唐越深深的感动,他这是内心依旧不甘,看着地上的一堆烂骨,孔雀王或许肉体早已死去了,只是强大的修为在支撑着他,而现在这样,或许也是他最好的归宿了。毕竟他的实力连大能都不到了。即使是像以前那样坐以待毙,也不过是多活几百年而已。

    众人脸色平静,只是平静之下,又汹涌着一份激动,是的,他们都要死,如果不是唐越的出现,他们最终都会被消磨至死,却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而现在,他们却可以选择,选择死的方式!

    一名身穿袈裟的和尚大能默默作法,唐越心中清楚,魔祖将这些人困在这里,或许是他们和自己都有一点相似之处,那就是他们的肉体强度远超普通的修者。这点从兽妖王身上就可以看出,或许,魔祖在数千年前就开始寻找自己的重生之体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现在却是盯上了自己。

    孔雀王死了,可是其它人还要继续战斗,正如孔雀王所说的,他们可以死,却比坐在那里等死要好太多!所以每个人都不再怨恨唐越,这是他们的缩命,也对得起他们曾经拥有过的光辉岁月了。

    这个时候虽然那股灰色稠体化作的巨蟒,那道通化了他的目光的浊气都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它们的速度是快。但是他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他现在还处于特殊状态中,想要一下子追上他,是不大可能的。所以他有了一个决定,向姬珠以以及其他大能发出询问,从他们口中知道从空间裂隙钻出来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只是问了姬珠,就得到了答案。那股灰色的稠体是由整个宇宙中最污秽最邪恶的存在沉积而成,也就是秽物!

    这是所有生命的敌人,一旦被它碰触到了,甚至只是被它散发出来的气息碰触到,就会受到污染,并且永远没有漂白的机会。

    更为可怕的是,这种在姬珠的口中被称为极恶的存在的侵染能力非常可怕,不仅可以让绝大多数的防御道术完全失效,就是极为高级的法宝也会被它在瞬间污染,同时它污染的对象是没有固定范围的。

    因此,就算是大能,见到了它也会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但是实际情况却是,见到它的修者,就算是大能也很少能够全身而退的,所以毫不夸张地说,这种秽物应该是整个宇宙所有生灵的噩梦,她绝对没有想到它竟然被魔祖弄到了和大能牢狱间壁的地方,用来对付想要拯救关押大能的人以及那些准备逃走的大能,实在是太过阴毒可怕了。

    唐越依旧没有慌张,并且立刻做出了一个决定,不将自己遇到秽物的事情告诉那些刚刚被他收服的大能。

    这些大能虽然宣誓效忠于他,但是他们会这么做都是囿于当时的处境。如果秽物真的像姬珠说的那么可怕的话,它对他们产生的威胁一定也不会比他当初迫使他们答应效忠他的时候的处境稍差,甚至是犹有过之,换言之,他们很有可怕抛下他独自逃走。

    兽妖王似乎看出来了唐越的担忧,传过一丝意念:“唐老弟,你放心吧,我早就已经活够了,如果能一次轰轰烈烈的死亡,或许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们连反抗魔祖的勇气都没有,这一切都缘于你,所以我们都应该感谢你。”

    “我会带着你们活着出去,我还等着你们修为恢复的那一天,我们一起并肩与这魔祖一战呢!”唐越豪气顿生,怒吼着道。

    闻言,兽妖王的双眸微微一亮,与魔祖一战!仅仅是这五个字,却像是有着无穷的魅力一样,在内心激荡着。多少年了,他都想着与魔祖一战,只是却没有实现。难道自己真的还能活到那一天吗?

    “好,与魔祖一战!反正老子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了,这一切都是魔祖害老子的,唐老弟,你就带着我们和那魔祖拼了吧。我这条老命交给你了。”剩下的众大能纷纷大喊起来,似乎与魔祖一战,成了他们内心中最为渴望的事情,甚至超过了对求生的欲望。

    “好,与魔祖一战1”唐越高举无锋剑,在前面开路,姬珠眼中也闪过一丝亮光,她是一路看着唐越成长过来的,当初唐越还只是一个四层境界的小修者,可是如今,他却可以带领着一众大能。

    当然了,唐越会做出这种选择,也是他因为对自己有相当的自信。尽管秽物在姬珠的口中变得显得极为可怕,但是他依旧坚信无锋剑和无锋剑意能够对付它,至少会对它产生一定的克制作用。

    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无锋剑发动攻击了。他除了要知道无锋剑和无锋剑意这对组合在攻击秽物时的效果之外,也是因为那股由秽物化作的巨蟒以及由它散发出来的气息同化的目光距离他已经相当近了,必须做出反应了,否则它们可就要侵入他设定的安全距离底线了。

    只见唐越催动无锋剑发动攻击过程中自然而然地透出了一种玄妙的气息,就算他随手挥动它一下,都可以让很多所谓的剑法大家黯然失色。这一次由于面对的是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可怕存在,他显得很认真,可以说一开始就将他的真实水平展现了出来。

    无锋剑挥动,一道道的剑光****而出,每一道剑光都透出了玄之又玄的气息,所划过的轨迹仿佛都蕴含着天地至理,如果有外人在现场,就算他们对剑法一无所知,也会深深地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这些剑光在飞向秽物以及它散出来的气息的时候。看似有些杂乱,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它们彼此之间其实是相互呼应的,甚至形成了一个整体,其威力绝对要比单纯累加起来的威力大很多。

    剑光在和秽物靠近的过程中,唐越的厉害则露出了冰山一角。它似乎感觉到他的可怕,在剑光向它冲过去的时候,无论是它还是它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做出了规避的动作。而在它们进行规避的时候,也展现出了它们的不凡。

    姬珠虽然觉得它已经非常厉害了,但是由于她对剑法的认知并不很清楚,至于有多么高明,她也说不清楚,而现在她终于有了一个比较明晰的认知,这也让她对唐越以及她的处境稍稍放下一些心。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她的心情更加的放松了一些,因为唐越发出的攻击威力绝强,甚至比她预想的还要强上不少,至少她没有想到过它们可以将秽物以及它散发出来的气息斩开了。

    秽物以及它散发出来的气息在被斩开了之后,也出现了耗损的事情,这足以说明唐越是具有对付它们和克制它们的能力的,而这就意味着她和唐越在面对它们的时候是拥有着逃生的机会,这让她如何不高兴,不过同时她心中也产生了一个疑惑,唐越究竟修炼的是怎么剑法竟然可以做做到这一步。

    尽管唐越和姬珠相处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并且也共同经历了很多事情,但是他有关开天之光以及无锋剑意的秘密,他始终是守口如瓶,没有对她透露出分毫。

    唐越担心的还是他现在所在空间壁障后面已经被这种秽物完全充斥了,一旦他试图通过击穿空间壁障撤离现在所在的空间,也就是魔祖亲自建造的囚禁大能的牢狱,海量的秽物就会蜂拥而入,将这片空间完全占据。

    届时一旦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唐越知道就算他所拥有的无锋剑和无锋剑意组合如何的厉害,结局恐怕也会很糟糕,最后陷落被污染的可能性也会变得非常高,也正是有着这个顾忌,他才没有尝试再去破开空间壁障。

    在唐越心情变得沉重的收获,他发现一个很不好的情况,原本受到他的攻击而出现了消耗的秽物竟然好像得到了什么补充一般,不仅消耗的部分被弥补了回来,而且还变得更加强大了。

    究竟是什么?唐越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秽物本身就十分难对付了,如果它还具有极强的恢复能力,那么情况就变得非常糟糕了,说不定会将他置于绝境,不过一时间他也找不到原因。

    唐越知道他必须找到。于是他一边催动无锋剑发动攻击,一边寻思原因看,而这个过程中,他发现秽物再一次出现了恶性膨胀,已经很短的时间内增加了超过一倍了,这不禁让他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