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第458章 勾心斗角

    毫不夸张地说,事情已经发展到能够决定唐越和姬珠的命运的关键时刻了,不过姬珠确实不是吃素的,虽然她现在的情况并不好,但是依然有能力对他的搜索进行干扰,而结果手段就是她吐出去的那一口血。

    此刻的姬珠已经幻化成了人形,身上有一股绝美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沉沦,那是一种迷人的气质,这不是她主动施放的,而是血脉天赋。美人鱼一族天生的血脉能力,在主人危急时刻会无形中施展出来。

    几乎在鲜血从姬珠的口中喷出来的同时,疤脸面前的影像就陡然模糊了起来,就像突然出现了迷雾,将唐越的影像给遮蔽了起来,尤其是唐越的眼睛,更是变成了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了,这不禁让他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不过一直关注他的一举一动的林墨的表现却与他完全相反,见到唐越双眼瞳孔中的图案变得模糊了之后,他的心中顿感轻松起来,不过他的脸色却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担心疤脸要真正因为如此而失去了搜索和锁定唐越和姬珠的气息可能,而他幸灾乐祸的表情又被他看到了,他很有可能会直接对他动手的,他可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

    见到自己即将成功了,却出现了这种波折,疤脸的心中顿时变得懊恼了起来,他知道应该是对方发动反击了,目的就是让他迅速找寻到唐越和姬珠的气息,不过他却不担心,因为情况已经比较明显了,敌人的气息就要被他找到了,而且敌人这个时候这么做颇有一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架势,他要是能够好好利用,说不定还可以更容易达成他的目的。

    同时,疤脸也变得兴奋了起来,他修炼的法术比较特别,好斗易怒。

    疤脸虽然没有一开始就参与到对唐越和姬珠的追寻的任务中去,是后来加入的,但是他对于他们的情况却从其他修者的口中了解的很清楚了,并且根据推演,知道姬珠应该是一名高阶修者,尽管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状态变得不好了。

    这个时候见到姬珠终于出手了,说实话,他心中虽然也有懊恼。但是和兴奋相比,它还是差了很多。甚至在他看来,打败一个高阶修者比捕捉到唐越和姬珠的气息更让他有成就感。

    修者一旦到了一定的级别,就会受到了种种限制,加之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直接出手了,所以他们真正施展气息本领的机会并不多,尤其是和同等级别存在的机会就更好了。

    如果换做了一般的修者,对此还不在意,但是疤脸修炼的法术可是相当特别的,让他变得很好斗。这也是他会对那个林墨表现如此过分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激怒。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干上一场。

    这个时候有了姬珠这个对手,尽管他们现在还无法直接面对面地交手,有些不爽快,加之姬珠的状态并不是很好,让他战胜她的成就感大打了折扣,但是他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他的情绪都被好斗的冲动调动了起来。

    见到姬珠出手了,那个疤脸立刻发出了一声冷笑,而不等冷笑声散去,他就有了动作,之前那股奇异的威压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身上,而且比第一次变得更加浓烈了,向他的双眼不断地灌输进去。不过他身上的威压却没有出现减少,相反越来越多了,显然他是准备打持久战了。

    疤脸是侧脸对着那个林墨的,所以他很容易就可以看清楚他的眼睛。尽管他没有将目光投射向他,而是看着他面前眼睛显得模糊不清,就像陷入了云里雾里的幻象,但是依旧让他感动一阵不舒服。

    那个林墨感到疤脸这个时候射出来的目光仿佛具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好像可以洞悉一些的伪装,将他心中隐藏最深的隐私看得一清二楚,这让他顿时就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知力。

    其实那个年轻的高阶修者也知道,他感知力应该是一种错觉,要想窥探到他的心底的隐私也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就算对方也是一名高阶修者,就算他拥有着很强大的搜索手段,除非他自动敞开心扉,否则对方已经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而显然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即便如此,他的心绪依旧无法平静下来,他在担心,担心姬珠无法斗过疤脸,更担心他成功了之后,会对他产生的威胁。同时,他也想到了他对他所作所为,他的心中不禁萌生一个念头,而就是这个念头最终却导致疤脸功败垂成。

    疤脸在发现姬珠进行了反击之后,立刻就采取了动作,虽然看起来相当的简单,但是效果却是相当好的,在他被关注了特殊威压的双眼的注视下,那些让他面前幻象变得模糊好像雾气一般的东西很快就消散了,速度之快,就用用沸水泼到了雪上面了,转瞬即逝,幻象很快就又变得清晰了起来。

    这个情形落到了那个林墨的眼中,让他的眼神变得更冷了,同时他的心中也有一些失望,觉得姬珠太差劲了,不过就在那只完好的藏在衣袖的手手要做动作的时候,幻象上原本看起来就要消散的雾气却突然变浓了。

    没有想到还有两下子!见到就要变得清晰的幻象又重新被雾气遮住了,而且变得更加浓重了,甚至连幻象的影子都快看不到了,那个林墨的眼底深处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压抑之色。

    根据从那些曾经出手拦截过唐越和姬珠过的修者能力获取的消息,他早就对他们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其中尤其关注了姬珠的情况。虽然域主想叫他们对付的唐越,但是他毕竟很弱小,而姬珠是高阶修者,而他们又是一伙的,也在他们要对付的范畴之内,而她则是高阶修者,自然而然地会引起他们的重视。

    姬珠的状态很差。这不是他一个人做出的判断,其他同样知晓了姬珠的情况的修者也基本上做出了同样的推断的,那么这个判断的准确性就毋庸置疑了,但是很显然从当前的情况看,不论是他还是其他修者做出的判断似乎都错了。

    林墨本是隐世界中一名世家子弟,最后选入了焰宗修炼,焰宗是隐世界中显赫的修炼门派,而他也天赋极高,就在前程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他却做了一件终生后悔的事情,那就是追求宗主的女儿!而以他潇洒的姿态最后确实赢得了宗主女儿的芳心。

    只是好景不长,两人的事情就被宗主发现了。当时两人正在卿卿我我,却被宗主堵个正着,他们设置出来的幻境在宗主面前什么用处也没有。大怒的宗主,直接让女儿选择:是要焰宗公主身份,还是跟着林墨离开这里。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前一刻还温柔趴在林墨怀里的宗主女儿,这一刻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竟然向她父亲告状说一切都是林墨强迫的。

    结果毫无意外,宗主的女儿什么事也没有,宗门内的长老虽知道实事,却不敢说出来,反而是林墨这个外人,最后要被处死。林墨靠着自己的本事偷跑了出来,最后实在无处可逃了,才进了这个陨石场,当然,以他的天赋智力,最后也得到了域主的赏识。

    如果姬珠的状态真的如他们预想的那么差的话,她就应该无法和那个疤脸相抗衡才对的,但是事实上她去做了,而且做的不错。尽管现在看来,她只是稍稍扳回了一些劣势,但是却也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了。

    对此,林墨在感到惊讶之余,更多的反而是喜悦,从心理讲,他是不愿意疤脸获得胜利的,除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好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他们这一次能不能够捕捉到唐越,由谁捕捉到的唐越所关系的绝对不仅仅是事情本身那么简单。

    这一次域主在捕获唐越的任务上许诺了很重的奖赏,自然而然地,捕捉唐越的任务就成为了陨石场所有有能力完成任务的修者眼中的肥肉,争夺也变得更加厉害了,而那个青年高阶修者和疤脸能够获得这一次追杀唐越的机会,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他们所代表的力量进行角力的结果。

    由于过于轻敌,加之没有想到唐越和姬珠有着如此手段,那个林墨轻率地循着他们留下的威压气息进入了陨石场的内部。并且将阵法给触发了,结果非常的糟糕。不仅他的手下全军覆没了,他本身也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创伤。

    这种状态下,不要说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唐越和姬珠的气息,就算知晓了,他也无力继续对他们进行追踪了,就更不用说将他们捉拿回去了,所以他这一次任务是败局已定了。

    与他的情况恰好相反,疤脸和他带来的修者却没有受到了任何的损失。当然了,这在那个林墨看来,并不意味着他就一定比他厉害,看破了姬珠和唐越的阴谋,他会选择留在陨石场外面,很有可能仅仅是因为他看他不顺眼,不愿意跟他在一起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