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第408章 浮云尽去

    就在唐越调动体内的能量,发动第一次试探性的攻击时,一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蜃王竟然向他传递过来了一道信息,而他可以感觉到信息并不具有攻击力,而且是有内容存在的,也就是说,它是要和他进行对话。

    这是在搞什么?唐越心中泛起了一个大大的疑惑,不过他却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决定接受这一道信息,虽然这个时候接受这么一个擅长精神攻击的对手发来的信息是一件相当冒险的事情,但是他却必须接下来。

    高手过招从来都是举重若轻,其中包括了很多的方面,甚至很多时候,还没有真正交手,胜负实际上就已经被决定了。而依旧会动手走上几个回合,只不过是通过一种简单明了的方式让胜负呈现出来罢了。

    实际上,唐越会冒险接下蜃王的信息,也还因为他将其当作了它的一次进攻了。如果他拒接了,固然可以规避危险,但是在气势上就被削弱一些,而蜃王就会得到相应的增长。此消彼长之下,就会出现差距,而这种差距最后就有可能影响到整场战斗的胜负,不得不小心应付,因为对于善于把控战局的高手而言,任何一个动作都是有意义的。

    要商榷?竟然是要与我商榷?唐越在解读了从蜃王那里传递而来的那道信息之后,心中不由得泛起了惊诧之色,虽然在接下那道信息之前,他已经设想了各种可能,甚至已经准备了化解信息中蕴含的精神攻击,但是发现了对方是要他商榷之后,依旧忍不住感到十分的惊讶。

    这倒不是说唐越觉得商榷本身有什么问题,实话实说,商榷在一个人的一生中虽然不是经常遇到,但是确实不失为一种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可问题是他没有想到过他和蜃王之间还有什么商榷的可能,这才是他感到惊讶的最根本的原因。

    也许就是蜃王提出的要求出乎了唐越的预料,所以他没有立刻给出回答,但是这却被感应极为敏锐的蜃王捕捉到了,随之又发出了第二道信息:“你,你似乎对我提出来的要求是很惊讶啊?”

    “不错,我确实感到有些惊讶。”唐越并没有试图对自己的反应做出遮掩,毕竟对方并不是普通的存在,他的惊讶虽然没有在脸上显露出来,但是以他的本能依旧可以察觉到。更何况,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敢承认,也就未免显得太过小家子气了。

    “那你是不是接受我的提议呢?”

    “那你和我易地而处,你会接受商榷吗?”唐越和它第一次说话,他相信对方是能够听得懂他在说什么的。

    同时,他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减少和对方的直接接触。要知道蜃王可是精神攻击的高手,谁知道它提出的商榷有几分是真的,说不定就是一个缓兵之计。就算它的提议是真的,但是他一旦在它的面前露出了大的破绽,他猜测它会立刻改变主意,抓住机会对他发动致命一击的。

    这一次蜃王并没有立刻做出回答,直到过了十息的时间,才向唐越传递过来一道信息:“如果我处在你现在的位置,我确实不大会接受商榷。不过我依旧奉劝你要慎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有些时候一步走错了可是要满盘皆输的。”

    唐越的眉梢向上微微一扬,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既然你自己都承认我处于优势地位,我想你不会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吧?”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更想告诉你的是,我这只是好心提醒你,根本没有任何威胁的意思。”

    “如果你是真的这么想的话,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好嚣张啊。唐越心中渐渐地泛起了一丝怒气。虽然蜃王要表达的意思都是通过信息传递过来的,但是这并不表示他会感觉不到对方的情绪,实际上,对方的情绪表达要比直接说话更加的清晰,而这也是他生气的根本原因所在。

    它在和他的对话过程中,不仅仅没有任何畏惧的意思,反而透露出了一种优越感。甚至隐隐之中还带有一丝居高临下的感觉,仿佛它能够选择和他商榷是给他机会一般。哪里还有一丝身处劣势的觉悟,这也就是他的忍耐力比较好,如果换一个忍耐力差一些的,说不定已经出手好好教训它了。

    唐越向下压了压心中的怒气,并没有发作,毕竟他还没有将蜃王彻底抓住,同时他和它刚刚接触,不了解其实力,说不定它的有恃无恐真是有底牌的呢,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于是他决定再试探对方一番,如果对方真的有底牌,那就思考一个稳妥一些的方法再出手,如果对方只是虚张声势,他则会好好地教训教训它,让它知晓在他面前嚣张的下场。

    “我只是有些好奇,你的自信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的手段我想你已经有了见识,你又凭什么有如此底气和我这么说话?难道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对你辣手无情吗?”唐越并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抛出了他的问题,实际上这也是他心中的一个策略。

    唐越并没有什么办法隐藏冰蓝鬼焰的气息,以蜃王控制全图的能力,必然对冰蓝鬼焰掌握的非常清楚。否则以他现在的实力,这蜃王恐怕早就将自己抹杀了,又何必在这里和自己商榷了?

    “你的问题确实有几分道理。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比我强,就算我使出了全身的本事,也最多只能让你受伤而已,是绝对不可能杀死你的,而你则有超过一半的可能将我生擒活捉,而你要是想杀死我的话,这种可能性甚至可以提升到八成以上。”

    “哦?”蜃王的坦白让唐越感到十分的惊讶,同时他心中也提升了警惕,因为它给出的结论和他自己的推演结果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由此可见,虽然他们彼此之间还没有真正交手,但是它对他的了解,也许一点也不比他对它的了解要少。

    不过这也让他更加惊讶了,既然对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并且还做出了如此精确的判断,但是它为什么显得如此嚣张呢?难道它是真的不害怕这种极为不利的结局落在它的身上,还是它真的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呢?

    不,这两种猜测都应该不对的,唐越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而促使他再做出这种否定的则是蜃王向他传递的信息中所包含的情绪,和他的两种猜测都截然不同,而且他能够感觉出来,他所表现出来的情绪绝对不是伪装的,它确实是真的有恃无恐的。

    可是当前的情况明显是他占据优势,蜃王自己也承认了,而且可以感觉出来,它并不是为了敷衍他。可是它为什么还会有这种理所当然的表现呢?唐越感到了困惑,不过他的头脑却没有停下来,而是积极地思考各种可能,他的感觉告诉他,如果不能够找出其中的原因,对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甚至是将蜃王生擒活捉都会有着巨大的影响。

    一个个念头在唐越的意识海中出现,又一个个地就像放弃的泡沫,很快地就消失了,但是依旧没有一个能够说得过去的解释。当然了,唐越并不是没有想过蜃王是有帮手的,实际上这是他最先想到的几种可能之一。

    有帮手,而且实力非凡。确实可以解释蜃王的有恃无恐。

    但问题是,它现在正处在他的灵气感应形成的霜雾之内,连它自己都无法继续隐匿,而被灵气感应搞得暴露了行藏,那么它要是真的有帮手的话,又如何能够继续隐匿自己的行踪呢。他现在对自己的灵气感应相当地自信的,不认为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也许帮手不在灵气感应的范围之内,这种可能唐越同样有过猜想,但是也被他否定了。要知道将蜃城楼拦腰截断的霜雾障碍中可是蕴藏着很多的私货的,其中就有效果极好的感应秘术,如果有生命体和它的距离拉近到了一定的程度,他就会立刻有所感应,而且还能够初步判断其的实力水准。然而直到现在他依旧没有感应到任何目标。

    根据唐越的推测,这整个镜像都有可能只是蜃王营造出来的,而非真实的世界,所以里面出现各种稀奇古怪的生命体,他都不会觉得意外,就像之前看到的沙人一样。只是蜃王又是借助什么东西的能量完成了这样庞大的一个幻境呢?

    当然了,也不排除蜃王的帮手没有进入感应秘术的感应区域,尽管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依旧将之纳入了考虑。但是这同样无法解释蜃王的异常表现。要知道他隐藏在霜雾障碍中的感应秘术的作用范围可是很大的。

    不仅是穿透障碍需要花费时间,就是赶到障碍之前也是需要时间的,而这些时间已然足够他结束战斗了。而对彼此情况能够做出准确预判的蜃王是绝对没有可能认识不到这一点的。

    问题究竟是出在什么地方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