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第405章 灵气感应

    不过对于唐越来讲,能够找到蜃王可以逃过灵气感应的原因终究是一件好事,这样至少可以让他进行有针对性的准备,尽可能降低它的帮手对它所能够起到的作用,而且他还有一个优点,他从影体那里得到的这个灵气感应同样遵循着能够进入他的法眼的东西都是精品。

    从影体那里得到的灵气感应除了范围巨大,效果极好的特点之外,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只要是被它碰触到的,就会在目标之上留下鲜明的痕迹,并且很难遮盖,会显得十分显眼,而且持续的时间也长,如果要等到灵气感应的效果消失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足够找到并锁定它的位置了。

    唐越在综合分析了一下双方优劣势之后,就开始在心境之中推演对自己有利的计划,最后他无奈地发现,由于蜃王有帮手帮助它弥补了移动速度缓慢的这个缺点之后,他能够采取了的手段还真的不多,而且大多都是一些笨办法,就算这一次能够将它逼出来,他自己也会出现不小的消耗。

    飞快地权衡了一下得失,唐越还是决定使用能够想到的笨办法,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放弃这一次捕捉到蜃王的机会,因为他根本就无法确定剩下的那些确定的可能有蜃王存在的目标区域就一定有蜃王的存在,要是其他的目标区域都没有蜃王的存在,那他岂不是要落一个两手空空吗?

    更为重要的是,虽然一个蜃王是不够炼制傀儡的,但是手中有没有蜃王的存在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没有蜃王。则需要在偌大的蜃城楼中漫无头绪地寻找。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而一旦有了蜃王在手则不一样了,他可以通过它想办法,无论是找到其他的蜃王,还是成功捕捉的成功率都会高出很多的。

    实际上,唐越所要采取的笨办法就是将从影体那里得到的灵气感应大规模使用,他就不相信了,要是将侦测范围覆盖了整个蜃城楼了,蜃王还能够藏匿不出。而且灵气感应还有着存在时间长的优点,根本不用担心在找到它之前,前面施展出来的秘术会消失,这就切断了它钻空子的可能性了。

    不过在真正动手之前,唐越还是先选择和影体做了一番沟通,目的是向他询问,它的手中是不是还有其他效果更好的灵气感应,如果没有,那么他从得到的灵气感应有没有什么施法的技巧,比如可以让秘术的覆盖更大。使用起来消耗更小,毕竟要真的让灵气感应的覆盖范围囊括了整个蜃城楼了。就算他已经是实气修者了,要做到这一点也绝对不会轻松。

    再说了,他就是发现它也不等于事情就完了,他还需要动手将它捉住了才算是大功告成,而在它有强大帮手的情况下,捕捉起来的难度一定会很大的,而且他自己也需要冒很大的风险,自然是自身保留的实力越完整越好了。

    影体也确实没有让唐越失望,在快速了接受和吸纳了影体理解主人的施术技巧之后,唐越发现他知晓这个灵气感应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对它却已经可以说是相当了解了,颇能够展现出它的精髓了,现在再施展的话,不但覆盖范围会大幅度增加,而且施术的消耗也会降低不少。

    最为重要的是,他的施术速度能够提升将近一倍,这一次点对他尤为关键,因为蜃王的速度提高了很多,只有更快的施术速度才有可能将它封住了,不用他最终将整个蜃城楼都用灵气感应填满了。

    在心境中快速推演了一遍新的施术过程,又针对新的施术情况做了一些调整,唐越不再耽搁,整个人立刻动了起来,刹那间化作了一道淡淡的流光,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围绕着他之前施术形成的霜雾旋转了起来,所过之处,一道道光华从他的手掌之中不停地喷射而出。

    紧接着就有无穷的光芒从落点之中爆发开来,以超快的速度向四下扩散,形成一片片巨大的霜雾,并且和之前灵气感应的霜雾融为了一体,形成一个超级巨大的霜雾,并且随着他不断地施术,霜雾的体积还在快速增大。

    时间不算长,唐越施展的灵气感应形成的超级霜雾就碰触到蜃城楼的边缘,形成了一道霜雾屏障,将整个崖壁拦腰截成了两截。紧接着,唐越直接向蜃城楼的最深处扎进了进去,在动手之前,他就已经有了腹稿。

    在唐越的推演中,蜃王的藏匿的方位很有可能是在鸾凤崖壁的深处,而他将崖壁从中间给截成了两段,如果情况真像他推测的那样,并且在他完成封锁之前还没有从崖壁的底部离开,那么他只要将崖壁下半部分用灵气感应填满了,皆可以发现它的踪迹了,而蜃城楼是也是上大下小的,只要填充下半部分无疑工作量要小很多。

    同时,唐越用灵气感应形成的霜雾屏障也不仅仅可以显示蜃王的踪迹那么简单,他还在其中隐藏了秘术,一旦蜃王被逼得要从霜雾通过的话,它将不仅会暴露踪迹,而且还有可能遭到秘术攻击,虽然未必就可以借助它将它一举成擒了,但是也绝对可以对他最终抓住它提供很大的帮助的。

    随着不断向蜃城楼深处下潜,唐越发现它的面积果然在变小,让他点了点头,这对他是一个好消息,空间变小了,他所要激发的灵气感应的数量就会大幅度缩减,会让他的负担减轻不少。

    不过伴着时间的流逝,唐越的眉头却又慢慢地皱了起来,蜃城楼的深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虽然他在下潜之前就已经对此有了估算,但是实际情况却比他的估算要深不少,实际上他现在已经下潜到他估算的深度了,但是向下看去却还是一片绿蒙蒙的。

    唐越并不怕蜃城楼的深度比他估算的深,因为这个时候崖壁的面积已经缩小到一定范围了,就是它再深一些,也就是多释放几个灵气感应的事情而已,他真正担心的是崖壁底部有通向其他的地方的通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才是真的麻烦了呢,说不定这个时候他要找的蜃王已然不再蜃城楼的范围之内了。

    想到这种可能,唐越真的是有些着急了,下潜的速度骤然增加了,同时为了加快下潜的速度,他将剑意释放了出来,不过他依旧保持高度警惕。要知道蜃王可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家伙,一旦让它伏击了,情况将会变得极为严重。

    剑意收敛在极狭小的范围内,他可不想为了早一点搞清楚一个还不能够确定真假的猜测,却让自己的踪迹被敌人提前告知到了,从而伏击他。

    下潜的速度虽然增加了,但是唐越却依旧没有见到蜃城楼的底部,这让他的心中变得愈加的不安了,对崖壁底部有通道通向其他地方的猜测变得更加的怀疑,而为了尽早印证这个怀疑,他让自己的下潜速度再一次提升了。就像一道闪电。所过之处的一切都被犀利无比的剑意斩了开来。

    霜雾如海水一般,无处不在,唐越所过之处,霜雾退避,不过很快就被再次淹没了。

    又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唐越依旧没有见到崖壁底部的影子,但是他的速度却在这短短的半盏茶的时间内提升了超过五成,而且速度却已经还有提升的势头,而为了达到这么快的速度。他已经让剑意的外放扩大到了一个比较大的范围了,如果有人在侧,并且目力足够的话,就会发现在他身前百米处就像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未等他的人抵达,一切就已经被全部切割开来了。

    就在唐越将下潜的速度持续提升的时候,他却突然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从极速下潜到悬浮不动,只用了他不到千分之一刹那的时间,而几乎就在他身体停住了的同时,他的掌心中就出现了一团炫白的剑意,紧接着剑意就从他的手掌中飞射出去,化作了一道白色的流光,直接向崖壁更深处彪射而去,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光尾,看起来就像一柄犀利无比的宝剑。

    速度极快!

    一眨眼的功夫,它向崖壁底部飞出去了极远,但是却没有超出唐越的视野极限,在他的注视之下,就算因为浓郁的风能量对他的目力起到削减作用,但是他仍然能够将它看得比较清楚。

    突然,速度一直没有出现什么波动的剑意陡然停住了,就像撞在了什么东西上,而在他的视野中,剑意停住的地方却没有任何的障碍的存在,而看到了这种情况,唐越的脸上却出奇地没有露出诧异的神色,不过双眼的瞳孔却骤然收缩了很多,而与此同时,他的双眼深处迸射出了极亮的剑意。

    停止不动的剑意爆了开来,那情形就像是打开了一个拥有无限光明的时间,就像是火山爆发一般,仿佛是无穷无尽的光芒喷发了出来,并且就像将高浓度的染料投放到了水中,快速地晕散了开来,碰触到的一切空间都被它完全占领,只不过根本没有一种染料的晕染速度能够比得上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