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第397章 隐蔽的陷阵

    那个被唐越发现的修者是在一座悬空山后面的一个凹坑之内,那个凹坑有些像山洞,只不过深度不够,不过倒也勉强可以坐人,那个修者就坐在凹坑的最底部,并且摆出是打坐的姿态,眼皮低垂,就像是在修炼一样。

    当然了,唐越是很清楚的,那个修者并不是真的是在修炼。除了他已经死掉了之外,他也不是修炼风属性功法的。在这种充斥着浓郁风能量,修炼其他属性功法的人在这里修炼除非是脑袋坏掉了,否则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因为这和慢性自杀并无区别。

    唐越很快发现他的死有问题的,既不是遭到攻击而死,也不是因为被过多的风能量风化走火入魔而死,他是虚脱而死的。

    一个修者会虚脱而死,看起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除了修者的方方面面,尤其是耐力超越了普通人不知道多少倍之外,还有他们的自愈能力都是超级强悍,只要给他们喘息的时间,除非是伤到了根本,否则他们都是会在极短时间复原如初的。

    虚脱而死对于这个修者而言就更加不可思议了,要知道,眼前这个死者,可是真正进入了实气境的修者。根据唐越在清风镇的所见,即使是在这隐世界中,实气境同样属于高高在上的存在,可是这会儿那人却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这里。

    因为通过他的观察,他自身并没有什么伤害,也就是说,就算他遇到了什么危险也可以是有其他各种的选择的,比如说是逃走,根本没有必要活活地被耗死,然而他确确实实是虚脱而死的,除非……

    除非他遇到的是他远远无法抗衡的强大敌人。想到这里,唐越神情顿时一紧。如果他的推测正确的话,那么,那个置他发现的修者于死地的存在就不得不引起他的注意了,能够让他无法逃走而被耗死的存在绝对要比他强大很多倍。

    唐越并没有释放灵魂力,这会让风能量找到了入侵他的通道,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对周围情况就无法了解,且不说成为实气修者之后,他具有的侦测周围情况的手段早已经不再限于灵魂力了,就算他使用任何的手段,也可以通过观察发现各种细节,从而对周围的情况进行推演,从而确定凶吉。

    很快,唐越就尝试了各种侦测手段,都没有任何的发现,至少他在周围很大一片区域内没有发现战斗的痕迹,尤其是新的战斗的痕迹,而后他就结束了侦察,因为他在修者的尸体上发现了新的证据,证明他并不是死于正常的战斗。

    而是他体内的灵气是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流失掉的,而且应该是他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发生的,等他发现不对之时则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否则他的身上是断然不会没有挣扎的痕迹的。

    死亡情况是如此的特殊,唐越的目光在死掉的修者的身体上不停地移动,他隐隐地感觉到他的这种死法让他感到有些熟悉,但是他又可以肯定的是,他以前一定没有见到过类似死法的人,但是这种熟悉的感觉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呢?

    唐越并不相信这种熟悉的感觉是他产生的错觉,他一定知道与之相关的什么信息,而他也觉得如果能够找到那种熟悉感觉的来源,一定会对他有些不小的帮助,至少可以让更加了解蜃城楼的情况。

    那熟悉的感觉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呢?唐越露出了思考的神色,片刻之后,他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因为他已经找到了答案,是在来此之前在隐世界中打听消息听到的传说,更准确地是那个关于蜃城楼流传最广的关于奇境女修者的传说。

    在那则传说中,一群修者无意间闯入了一处充满了法器的奇境,并且还遇到了一群美艳绝伦的女修者,但是结果却是什么法器都没有带出来,而且整个人还几乎被那些女修者榨干了,如果不是因为种种机缘巧合,甚至根本就无法回到隐世界。

    眼前这个修者的情况就不会和那一群倒霉蛋一样吗?只不过他们一个是活着回去了,一个则是死在了这里。而确定了眼前修者的死因之后,唐越的眼睛却慢慢地亮了起来,透出了一丝惊喜,因为他通过确定他的死因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也解开了他心中不少的疑问,其中就是来蜃城楼的修者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少了,不过最让他高兴的却不是这一点。

    通过眼前修者的死因,唐越对自己此前判断这里有可能有蜃王存在的论断更加确定了,并且一下子将这种可能性提升了很多,毕竟他此前听到的各种传说,难辨真假,而现在却是亲眼所见,其中的差别不言而喻。

    在唐越眼里,蜃王更像是一个坐拥宝藏的土匪!它常年出现在隐世界各地,吸收了大量的修者前往探险。

    与其搜索这些宝藏,不如直接擒获背后的蜃王,一旦将它擒获,那收获岂不是惊人的?唐越想想就激动不已,他现在实力还太弱小了,在世俗的世界中虽然处在了最巅峰,可是在这隐世界中,还只是刚刚起步的一各小修者而已。

    这里弱肉强食,资源争夺的激烈程度只比外面过犹而无不及,自己必须尽快的强大起来!他还希望有一天能够打破这隐世界和外面世界的通道呢,心中还挂念着赵非燕、王梦莹、洛灵儿等女人,她们现在还好吗?

    唐越很快就将意外发现的惊喜压制了下去。他开始从死掉的修者身上挖掘更多有用的信息,而他很快也就有了收获。通过风能量对身体的风化情况,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修者的死亡时间据此应该不久,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在一天之前。

    又仔细观察了一番盘坐在凹坑中的修者尸体之后,唐越向前迈步,准备对他的身体以及携带物品进行检查,从而寻找到更多有用的线索,最主要是找到蜃王存在的证据,如果能够找到他在蜃城楼的什么方位遭遇到它的就更好了。

    当然了,他也没有认为他就一定会有收获,但是检查一番也花费不了他多少时间,万一错失了什么有用的线索岂不是亏大了。再说了,对方怎么说也是一名高手,而这种等级的修者身上携带的物品的价值都应该不低才对,说不定就能够获得非常有用的线索。

    不久之前冲击实气境界虽然成功了,但是也让唐越消耗了很多的资源,让他的腰包顿时干瘪了起来。虽然不能够说已经一无所有了,但是与他实气修者的身份相比,他的身家确实太过于浅薄了。

    不过就在唐越距离那个死掉的修者还有大约二十米远,他却突然停住了脚步。紧接着他看向它的眼神就变得严厉了起来,隐隐闪动寒光,似乎他很生气,而实际上他确实有些生气。因为他发现这个死掉的修者竟然没有安好心,死掉了之后也要对敢于靠近他的存在耍诡计。

    唐越靠近了之后发现,这个死掉的修者在死亡之前曾经做了相当巧妙的安排,而他选择坐在悬空山凹坑中死去也是他的计划的一部分。目的就是利用悬空山的特性对于敢靠近他的存在进行狠狠地打击,最好是将之杀死了。

    在搞清楚了那个死掉的修者设置的陷阱之后,唐越也不得不承认为他的做法确实是相当巧妙的,否则他不会在那么靠近了才发现它的布置。实际上,那个死掉的修者的布置能够达到如此好的效果,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布置是处于休眠状态的,只要不被激活,根本就感觉不到。

    同时,激发陷阵的方法也很隐蔽,是企图靠近的修者的气息,而且所需要的量是极少的。也就是说就算靠近的修者刻意收敛气息,也足以将将他的陷阵激发了,而激发的距离也比较的远,足有两百米,如果不是唐越对自身的控制力极强,和他修炼的混元无极金身具有极为强横的隔绝效果,他在观察他的这段时间内说不定已经激发陷阵了。

    死掉的修者的安排异常高明,非常巧妙,还在于他布置的陷阵虽然很小,威力也不算大,就算成功的激发了也无法对靠近的修者造成什么伤害,甚至连他的身体也无法摧毁了,但是,足以对他背后和他的身体紧贴着的悬空山造成足够的破坏,这就可以引爆呈游离状态的风能量,对敢于靠近他的修者进行致命打击。

    发现了问题所在之后,要想破解也就不难了。实际上由于陷阵的威力不大,且设置的十分精妙,能够找到关键点稍稍动一下手脚,立刻就可以让它完全失去效果。因为有一个同理,越是精细复杂的东西就越容易破坏,所以唐越的破解方法就是轻轻的弄断了一根比发丝还要纤细千万倍的纹路,让能量激发装置运转不畅,就算有足够的修者气息,它也无法被激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