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第389章 一切刚刚开始

    同时,也是因为境界的提升,让唐越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虽然远古神人们将隐世界封锁起来是为了他,但是实际上很有可能不是如此,至少有可能不是仅仅为了他。说不定他们是在不同的对象身上都投下了筹码。以他们的精明是不大可能做出孤注一掷的事情来的。

    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的话,唐越就可以确定他的表现将成为远古神人们衡量他的价值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标准。而一旦他需要他们出手相助,那么他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无疑是会大大降低的。每多出手一次,地位就会下降一截。等到他们认为他不可能对他们有很大的作用,甚至根本没有可能从他的回收报酬的时候,他们将会抛弃他,任他自生自灭。

    不,不对,让他自生自灭太过浪费了,以远古神人们的精明,他们会想方设法压榨出他身上最后一丝价值的。而很多的可能他是会成为他们下注的其他目标的成长的养料。甚至他都可以确定,表现差的目标会被他们一一牺牲掉,让他们全部成为那一个表现最好,最有可能让他们收回成本的目标成功的垫脚石。

    虽然无法证实他的猜测就一定是正确的,但是他却不希望自己出现被远古神人们出手拯救的底部。而且他还记起了他曾经被救过一次的经历,这不由得让他更加紧迫了起来,因为他很清楚他一旦被远古神人们认为成是可以抛弃的目标时,他的危险将不仅仅是来自于以隐世界为代表的一方的威胁了。

    借助晋升到实气境的契机,唐越或明确或猜测地想明白了这些问题,确实对今后做事有着不小的帮助,但是却不会让他的心情有什么好转,相反变得更坏了,因为没有谁愿意自己成为别人的目标,而且还会对他产生极大的影响,甚至是关乎到生死,即便是出于善意的,再说了,他的遭遇根本和善意没有多大的关系,更多的体现出现的是一种优胜劣汰的冷酷。

    也正是如此,唐越更加渴望自己可以强大起来,不仅仅是从隐世界的手中活下来,还有他要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不会让他被其他任何人或者事所左右,而他也知道这很不容易,所以他很快就将这些念头压在了心底,不再去想它们了,因为他很清楚他现在想这些对他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他要想达到他的目标就必须一步步地向前走,而且必须是脚踏实地。

    唐越微微摇了摇头,眼睛深处闪过了一道明亮的光芒,意念一动,深深地钻进了地下的镇天魔塔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了地面之上,然后身体一晃,径直出现在了识海之外,接着一招手,将急速缩小,化作了一道淡淡黑光。

    迈步向前,就像他的脚下有一道无形的阶梯,唐越很快走到了距离地面千余米的高空,站住了脚跟,低头俯视,看着自己之前为了能够顺利冲击实气境境界而做出来的种种安排,不过刚刚扫了一眼,眼神中就透出了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

    不久之前,他为了不让自己冲击实气境境界受到干扰,在进行各种布置的时候可以算是尽心尽力了,而且完成了布置之后,他自己实际上也算是比较满意的,虽然不能够算是什么超水平的惊艳之作,但是也发挥出了他真实水平,算是质量比较上乘吧。

    现在看来,他却觉得这些布置充满了谬误和不合理的地方,虽然不能够说是一无是处,但是以他现在的目光给出的评价,它们怎么也不能够算式是什么合格之作,甚至让他产生了自己为什么会弄出如此低劣的东西来,不过转念一想,他的心情却又变得好了起来,他此时能够发现自己的旧作问题多多,则说明他的实力和眼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对他而言应该是一件好事才对。

    想到这里,唐越轻轻地摇了摇头,哑然一笑,然后向脚下轻轻地一挥手,顿时一股轻柔如春风的波动扫过了他之前弄出来的种种布置,所过之处,一切痕迹都全部消失了,就像它们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一般,不过在抹去了他留下的所有痕迹的同时,也有如尘灰一样的漂浮了起来。

    收起无锋剑,冰蓝鬼焰已经和无锋剑融合为一体了!

    黝黑的剑身,隐隐间已有一股淡淡的寒芒,那是一种灵魂波动!冰蓝鬼焰最大的威胁便是灵魂识海的攻击。

    而无锋剑已经认唐越为主了,冰蓝鬼焰自然不再对唐越造成什么威胁了。而在冰蓝鬼焰融合到无锋剑的同时,几百米外的四个冰蓝幻傀,同时解散了,揿起了涛天的湖水,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似乎这冰蓝幻傀就是为了这冰蓝鬼焰所诞生的。

    影体虽然夺取唐越的身体计划失败了,而且留下了大量分裂出来的小影体,不过没有了影体的直接指挥,这些小影体也成了唐越修炼的重要资源。识海得到了近一步的加强。

    这是唐越走上修炼之路后的第一次有意识的修炼识海,以前他虽然也会一点精神层面的攻击,但是现在看来,当初自己弄出来的那些玩意儿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如果是在这隐世界中使用那种精神攻击,恐怕死的第一个就是自己了。

    黑色棺椁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了秘术的保护和冰蓝鬼焰,这回唐越终于看清了里面,除了棺椁内壁上复杂玄妙的图案后,再没有了其它东西,倒是让唐越有些意外,这座棺椁的主人呢?而且冰蓝鬼焰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和自己的无锋剑有一种天生的联系。

    他之所以会来到这座漂浮的湖岛上,还是因为无锋剑的感召,可是两者之间到底是如何关系唐越却并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在无锋剑经过冰蓝鬼焰的融合后,威力更加强大了,特别是识海灵魂攻击方面,远远超过了他当然在世俗世界中的手段。

    唤出受伤严重的脑灵,经过光幕的重重打击后,脑灵已经名存实亡了,一双新生不久的翅膀,更是被打的破碎不已,这会儿已经飞不起来了,只是扑闪着翅膀,一双灵动的眼睛看着唐越,似乎在哀求什么。

    唐越清楚,这些脑灵虽然只剩下一些本能,但是却也有主人生前的一丝意识存于其中,这脑灵恐怕也知道了自己即将死亡,对唐越已经没有多少用处了,所以才会哀求唐越不要抛弃了它。

    刚刚见识到这些以灵气为媒介而存在的特殊生命体,唐越还是有些害怕的,可是相处了这么久,唐越早已抛却了这种偏见,它们也是一种生命体,就如同世俗世界中的一只蚂蚁,虽然思想简单,却是一个独立的存在。

    “放心吧,你是我来到这隐世界中的第一个朋友,我不会抛弃你的。现在你受伤了,还是赶紧的恢复灵气吧。等下我还指望着你带我飞出这个诡异的湖泊呢。”唐越说道,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脑灵虽然有着简单的意识,却并不会说话。

    听到唐越如此说,脑灵连连点头,挥舞着破碎的翅膀,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唐越度过去了一丝灵气,帮助脑灵修复身体,如今冰蓝鬼焰消失了,棺椁他却不能动。

    因为在他打开棺椁的时候开始,从湖底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意识波动,似兴奋,似愤怒,虽然目前还没有破湖而出的现象,可唐越知道,一旦让这湖底的生物出来了,他根本不可能是它的对手。

    隐世界的灵气是外面的十倍之上,这对于一直在外面修炼的唐越来说,这里就等同于天堂一样,舍不得浪费一丝的时间,趁着这会儿脑灵修复身体的时候,唐越顿时也开始了修炼,天地灵气涌入,安静的漂浮山峰上,四方天幕笼罩,这里没有日月星辰,仿佛天地融合为了一体。

    以前唐越一直以为隐世界就是一个独立的小空间,至少应该比世俗的世界小很多倍才对,可是现在看来,这隐世界同样大的无边,除了没有日月星辰之外,这里简直就是一方天地自成。也不知道是什么神人,给修者留下了这么一个宝贵的地方。

    达到实气境,则为天地所不容。

    从之前的雷劫来地,即使是自己再强大十倍,恐怕在那样的雷劫之下也没有丝毫的生存希望,所以说,这隐世界,就是修者的最终归属地!

    修者的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的,是对修炼资源的争夺,也是一种逆天之事。可从他踏上这一条路后,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如今,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于家,孟家,都有各自的老祖在隐世界中,所以在世俗的世界中才会如此超然,没有人敢惹他们。他只有在这隐世界中打出自己的一方天地,有朝一日回去,才可以正面对抗于家、孟家,即使是他们各自的老祖出来了,也无所惧也!

    隐世界,我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