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第380章 冰蓝鬼焰

    就算他能够将它打败了,也不大可能将它杀死了,它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至此,唐越还搞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影体为什么将棺椁搞得那么结实了,并不是担心它会被他破开来,而担心那团冰蓝火焰的气息渗透出去,过早地将影之力吸引过来,从而导致它的计划失败。

    时间过了不久,唐越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不能够静待事情向更坏的方向发展,要立即行动起来,因为他寻找到了一个影体的计划的破绽。

    影体的计划的核心是那团冰蓝火焰,需要它将影之力引到唐越的身上,让他受到污染,从而达到它最终的目的,但是这里就出现一个问题,那就是火焰必须和唐越完成了融合之后,计划才可以万无一失。

    如果他能够确保自己不和那团冰蓝火焰有直接的接触,情况就可以出现新的变化。

    这一点并不是唐越妄自揣度,这从他打开杀戒之后,那些脑灵不敢再靠近他这一点上得到证实,因为他可以推测出来,影之力会缠着他的关键,就是那些影体分化出去的小影体,它们被影体赋予了攻击他的命令,而它们又会操控影之力,这就避免了影体计划中的一个漏洞。

    但是漏洞只要出现过了,要想完全弥补都是不大可能的,就算堵住了,它也是会有别于其他的地方的,而唐越看到的机会就是那团冰蓝火焰对与那些被分化出去的小影体以及影之力的强大吸引力。

    根据观察到的情况推断,那团冰蓝火焰所产生的吸引力毫无疑问是极为巨大的,这从它被暴露出来的一瞬间所造成的动静可以得见一二,所以他只要能够坚持到不和那团冰蓝火焰有直接的接触,甚至可以将它们之间的距离拉开到了一定的程度,说不定那些小影体和影之力就会舍弃他,而且却和那团冰蓝的火焰汇合,虽然那样依旧无法阻止新的影体的产生,但是他的危机毕竟是暂时解除了。

    当然了,唐越还是不愿意看到新的影体的诞生的,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至少要让自己从最危险的境地中解脱出来,不过在此过程中,他要是能够发现其他有利于他的情况,说不定还会让事情出现新的转机,让新的影体也无法成形,就算无法做到一点,能够让它的萌芽受到了削弱对他也是好的。

    心中有了决断,唐越开始将注意力更多地转移到了四面八方滚滚而来的小影体和影之力之上了,因为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并不是没有风险,相反危险程度还是挺高的,而且还需要把握好分寸,如果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自己就一头撞进了小影体和影之力的势力范围内了,届时可就是真的算自投罗网了。

    毫无疑问,唐越现在面临的情况算是相当复杂的,而且特别需要把握分寸,一丁点的差错就有可能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尤其要找到那团冰蓝火焰和小影体以及影之力之间的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就是他行动起来之后所要呆着的地方,而这个平衡点是会出现变化的,而且变化的幅度会很大,所有要想一直处于这个位子上绝对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唐越的动作虽然快,但是来自于冰蓝火焰,更准确地是来自于承载它的棺椁的反应也不算缓慢。几乎和他开始行动的同时,棺椁突然爆开了,化作了一道冰蓝的冲击波,快如闪电,向四八方扩散开去,几乎刚出来,它就与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小影体和影之力碰触到了一起。

    由于来自于棺椁爆炸的冲击波填充了整片空间,而唐越又身在其中,自然无法避开它,虽然他及时再一次使出了八荒乱斩,用剑意球将自己严严实实地保护了起来,豁免了冲击波对他造成的伤害,但是他踪迹还是显露了出来。

    就在唐越准备顶着剑意球移动他推演出来的平衡点上的时候,他才发现他还是将影体小看了,他发现的它计划中的缺点它早已经想到了,并且好做了精心的准备,让它根本不会影响到它的最终计划,而它弥补缺点的关键就是承载着那团冰蓝火焰的棺椁。

    棺椁爆开并不仅仅是逼出唐越的踪迹那么简单,实际上它将冲击波扩散的过程也是将一个法阵铺开的过程,而当它和蜂涌而来的小影体以及影之力碰触的时候,整个法阵就已经布好了,囊括了整个空间,而且是立体的,也就是说,在大阵布成的时候,唐越就已经陷入了法阵之中,根本无法规避,除非他一头冲进了无边的影之力之中,那反而遂了影体的心愿了。

    唐越发现影体的后招之后,并没有再选择移动,而是游目四顾,准备看一看影体留下的这个法阵究竟是怎么样的,是不是可以将它破除掉,让他可以继续执行自己谋划好的行动方案。不过等到他看清楚了法阵的情况之后,眉头却不由得皱了起来。

    法阵他并不陌生,毕竟影体能够获取的知识都是来自于他,就算它能够使之出现的新的变化和发展,但是要想骗过他的眼睛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从法阵看,它对法阵上的悟性显然是不如它的秘术的理解的,至少它没有在法阵之中展现出出那么多巧思。

    根据他的推算,他恐怕只能够将法阵破解三分之一,影之力和小影体就会将它和那团冰蓝火焰压在了一起,而且这还是冰蓝火焰呆在原地不动的情况下,而很显然那团冰蓝火焰是不可能那么老实的,所以从正常角度来讲,使用常规的破阵方法是绝对行不通的。

    如果换了一个人,就算他也是一个实气境,要是陷入了影体布下的最后的陷阱之中了,他恐怕就只能够徒呼奈何,只有面对和接受影体给他布置好的结果,成为了它的计划胜利的点缀了。

    既然无法通过正常手段将法阵意义破解掉了,那么,就另辟蹊径,使用其他的别出心裁的手段。

    快刀斩乱麻,这就是唐越想到的破阵方法,既然通过正常途径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法阵破解了,那么索性不去破解了,将它们砍掉切碎了,反正他的最终目并不是研究或者欣赏什么破阵,而是能够实行他的计划就行了。

    当然了,要想做到快刀斩乱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影体在布置这些法阵的时候,可是下了很大的力气的,每一个法阵都搞得十分稳固,就象是建房子,虽然样式不好看,但是只要足够的结实,拆起来就会相当的费力。它布置的法阵就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就是用力破解也就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也许一开始比较快,但是到了后来却会越来越慢,最终所花的时间甚至不会比通过正常途径破阵所花的更短。

    不过所幸唐越手中有一件破阵的利器——无锋斩,只要他能够催发它的威力,以它的锋利程度,就可以直接将其砍烂剁碎了,而且还不要花费多大的力气。

    根据唐越的推算,他要是全力催动无锋斩,发挥它的最大破坏力,能够不断提高冲过法阵的效率的。

    随着较量的不断深入,也许会因为空间缩小了,行动起来的难度和危险都会增加不少,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再说了,这也不意味着唐越的方法就再也没有成功的可能了。

    由于时间紧迫,唐越想到就做了,立刻对无锋斩进行了催动,刀锋之上立刻闪动森冷的寒光,就像游动的闪电,眩人眼目,而下一瞬间,无锋斩就在唐越驱使下动了起来,顿时唐越就化作了一团璀璨的光源,一道道光芒耀目的光芒不断向四面八方而去,所及之处,如蛛网如乱麻一般的法阵就被纷纷斩断了。

    转瞬间,唐越周围就出现了一片空白地带,可以让他自由行动了,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碍他的脚步了,这让他相当高兴。然而就在他准备再接再厉、继续扩大战果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告诉他,影体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

    在全力催动无锋斩之后,唐越发现功力消耗委实不小。

    也许是受到了美好前景的激励,无锋斩在唐越手中运转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几乎已经看不到它的存在,只有一道道划着玄妙轨迹的白光出现在他的身体周围才能够证明它的存在,而在这些白光面前,那些法阵就像是放在屠夫面前的猪羊,转瞬间就被彻底地肢解掉了。

    这是唐越发现的在破坏法阵过程中的一个诀窍,虽然以无锋斩的锋利,无论是从什么方向对法阵下手,都有一种砍瓜切菜的感觉,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对它产生阻挡,但是他也发现,有时候讲究一些方法,效果则会变得更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