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第366章 假死

    孟家二祖冷冷的注视着自己的弟弟,“是你花钱找人去杀唐越的?”

    孟家三祖摇头否认,“什么?你在说什么?”

    孟家二祖走上前来,掐住孟家三祖脖子,将他举了起来,“我说,是你找人去杀唐越的吧?到现在了,你还与我狡辩?”

    梦里的场景竟然真的出现了,孟家三祖惶恐的挣扎着,但以他的功夫,怎么可能挣脱孟家二祖的控制,他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拼命的否认着,“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咳咳,不是我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你弟弟!你不能这样对我!”

    孟家三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直到孟家二祖将他扔到地上,他抓挠着自己的脖子,拼命的大口呼吸着空气。

    “别以为你做的这点小动作没人知道,孟家好不容易才从唐越的视野里消失,你现在却又撞到枪口上去,你会坏了我们的大事!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你是我弟弟?那你在做这些事情时,有考虑过整个家族会因为你的愚蠢而付出什么代价吗?当初要不是你愚昧的去招惹他,我们家族又怎么会损失惨重,以至于要放弃燕京的大宅,躲到五蜀省这地方来?这都是拜你所赐!我的弟弟!现在,恭喜你,如果唐越没有被你杀死,那么你又一次将我们孟家拖进了泥潭,唐越这人有多睚眦必报,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孟家二祖抓起孟家三祖的头发,扯过他的脑袋,在他耳边吼道。

    孟家三祖浑身发寒,他听得出来,二哥在说这些话时,是真的充满了杀意,他的确想杀自己。

    孟家二祖再将孟老三狠狠掼在地上,回头往门口走去,说道:“如果唐越这次真被你杀死了,那么恭喜你,你立功了,这是大功。但是如果他没死,接下来我们孟家将会面对他疯狗一样的报复,在此之前,我会亲手将你捏死,在所有长老的见证下。然后我会将你的尸体做成标本,送到唐越的面前,乞求他的原谅!”

    说完这些,孟家二祖摔门而走。

    孟家三祖无力的扶着椅子,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终于意识到,这次自己其实干了一件很蠢的事情。

    不仅仅损失惨重,就连自己的亲孙子孟朔也死了,唐越,他还真是够狠啊!

    只可惜,木已成舟,大错已经铸成,覆水难收了。

    他以为自己找杀手去杀唐越,杀得了当然是最好,就算杀不了,也能让唐越寝食难安。

    突然,他反应过来一件事情,如果这次唐越真被杀掉了呢?

    那这些问题就都不存在了啊!

    不错!只要唐越死了就好!

    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来,对面只说了一句话,“他死了,钱已经打了。”

    孟家三祖扔下手机,仰天长笑。

    在他放肆的笑声里夹杂着许多情绪,释放、极度的兴奋、大仇得报的快感。

    我不用死了,就算将来孟家二祖真的办成他的大事,也没办法随意杀掉我了。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地方,正闭目练功的孟家二祖也被手下打断修炼。

    “没我的吩咐谁让你进来的?”孟家二祖怒道,“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就自己将毒镖塞进脖子里去。”

    “二祖爷爷,唐越死了,”这名手下忐忑的说道。

    “什么!不可能!”孟家二祖一愣,一时间觉得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只以为自己听错了。

    唐越是谁?他可是被自己视为生平大敌的人,怎么可能被那个废物弟弟砸出去一点钱就给杀掉?

    这简直天方夜谭!

    “大爷,是真的。刚才我们监听到二爷的手机,他在外面的眼线告诉他,唐越的确是死了,是杀手组织杀掉他的。这次去华夏的杀手,几乎死掉大半,但唐越也是真的死了,”这名下属跪着说道,“属下已经查证过,在对方发过来的录像里,唐越的确已经被人斩了首。

    孟家二祖的脑子登时被别在那里,不知该是喜还是悲。

    我为了名正言顺的捏死这蠢货弟弟,省得被其他家族长老说我兄弟自相残杀,故意放他与外界联系,安排杀手去找唐越的麻烦,这才好动手杀他。

    但竟真给他办成大事了?

    那我还怎么好杀他?

    不过,唐越真的死了,这似乎的确是个好消息啊!

    可为什么,我偏偏就是高兴不起来呢?

    一切的变化都太快了,唐越已死的消息,瞬间席卷了整个孟家。

    每个人初听时,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斩首的录像被拿出来之后,便叫人不得不信服,虽然唐越变成了个光头被斩首叫人觉得奇怪,但那张脸却是化成灰他们也忘不掉的,尸体的身材也与唐越本人一模一样。

    动手的也是国际上知名的大组织,一亿美金的悬赏已经打了过去。

    全球前一百的杀手,只要去了华夏的,也是只活下不到一半来。

    当然,孟星辰跪着向唐越求饶的一幕,同样也传入了孟家人的耳中。

    没人觉得他很耻辱,毕竟给唐越下跪的人他也不是第一个了。

    最重要的,他或许正是利用诈降,成为了最后的赢家,他笑到了最后。

    孟家三祖从自己的小院里走了出来,昂首挺胸,得意洋洋。

    看着其他孟家人或躲闪,或谄媚的眼神,孟家三祖的脖子昂得更高了。

    你们不是瞧不起我吗?不是觉得我不能练武就是废人吗?

    现在让你们看看,你们所谓的实力,是多么的可笑。

    你们在武道上能比得过唐越吗?比不过啊!从始至终你们就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啊,并且还耻辱的送药材送钱啊!

    但是我呢?我只不过拿出一些无足轻重的钱,就将你们视为天下无敌的唐越给杀掉了。

    钱,才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

    孟家二祖表情阴沉的出现在门外,看着洋洋得意的亲弟弟,眉头皱得紧紧的,算了,只要唐越死了,就原谅他的愚蠢吧。

    “哟,唐越死了呢,”孟家三祖笑眯眯的说着,话语里说不出的揶揄。

    一夜之间,孟家三祖这原本被软禁起来的次子猛的扬眉吐气起来,整个孟家都因此而进入欢庆的气氛。

    如果叫林家知晓唐越已死,他们又会将更多注意力放到已经藏起来的孟家身上,这就不那么美妙了。

    总之,这一年来孟家所受到的苦闷,笼罩在孟家上空的阴云,终于烟消云散了。

    孟家二祖等人从未觉得如此轻松,前些天听闻林五祖死在唐越手中的消息,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但现在,一切都好了。

    一切的始作俑者唐越,此时倒是很淡定的走在回酒店的路上,不过他将身形藏得很好,没叫任何人察觉。

    即将到达哈曼卡尔酒店时,唐越刚刚开机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只觉着好多个零,多到他都懒得去数。

    那个联盟组织或许硬实力不如很多组织,但他们在科技方面的确领先,非但将一亿美金完美的骗到手,甚至帮唐越找出了雇主的身份。

    反正以后也会声誉扫地了,孟冷月索性彻底放下杀手组织的矜持,连雇主的信息也一并卖了,只为了更好的讨好这位强大的新主人。

    唐越之前临走时表现出来的冷血,叫这三位杀手太害怕了。

    事实上,他们这完美的表现,的确救了他们一命。

    唐越其实根本不打算放过这三人,在他看来,杀手都该死,臣服也并非真心实意。

    唐越咧嘴笑笑,罢了,既然是条好狗,就留下来吧。

    他们或许可以成为自己在国外的眼睛,办事也非常高效利索。

    我也没必要去当救世主,他们以前杀过些什么人,我总也不能帮所有人都报了仇。

    以后他们是当不了杀手了,至于他们这个组织的生存问题?

    唐越只能无所谓的一耸肩,与我何干?

    赏金到手之后,唐越即时一改潜踪匿影的风格,转而在大道之上大摇大摆的走了起来。

    这时候的孟家,还在狂欢。

    下了大半天的暴雨渐渐停歇,赵非燕被“冒死”驱车来此的弟弟赵立接上了车,准备回善城。

    她一直在哭,一秒钟也不曾停歇。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大体就是如此了,谁能想得到她看起来纤瘦的身子里,竟藏了这么多的泪水。

    赵非燕真以为唐越死了。

    开车的赵立也有些失神,心情很是凝重。

    赵非燕只是淋了些雨,有些感冒,别的安然无恙。

    但唐越从始至终都不曾在机场里露面,却传来了他的死讯。

    如果这话不是痛哭流涕的姐姐亲口说的,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唐越怎么可能会死!

    赵立想道,他本该躲藏起来,与数量可怕的杀手们慢慢周旋的。

    可是,因为自己的姐姐或者是这个女明星,他没有退让,而是孑然一身,毅然决然的投进了杀手堆中去。

    赵立想把这消息告诉姐姐,却又害怕她承受不住,无奈的叹了口气。手机突然响了,来电的名字赫然是唐越两个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