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第356章 惊动隐世界

    如果这位叔叔再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在这个家族里,恐怕真没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表面上来看大家都是一个家族,可是家族大了,早就分成了数个派系,没有了利用价值的派系往往被扫地出门。

    这种感觉是他素来最讨厌的,于秦总喜欢将一切都把握在自己的鼓掌之中,但他的一切算计落到唐越身上,却都落了空,到如今除非动用族老,就根本拿他没办法了,难道于浩也要如他一样,脱离自己的掌控了吗?

    “想必你知道唐越在炼药上有惊人的天赋了吧?听闻你也曾和孟家一样尝试去破解他的补充灵气的丹药,那我问你一句,是否有所斩获了?”于浩表现得越来越淡定,反而让于秦心中愈加没底。

    知道这事瞒不过她,于秦冷哼道:“就连孟家现在也没摸索出什么成果,我们没取得什么成绩也是正常的,但这又说明了什么?”

    “孟家最擅长的是制毒,所以他们在药学上也很有成绩,主要的盈利产业也是制药,这我没有说错吧?”于沛淡淡笑着说道,脸上有一股说不出的意味。他几次败在了唐越手中,本来是羞恼无比,可是现在看到整个于家都吃了这么大亏,反而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似乎自己并不比其它人差,你看看,之前嘲笑我的那些人,现在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那又怎么样?”于秦听了这么多,此时已经大约猜到于浩想说什么了,但他却并不死心,只希望不要和自己猜想的那样。

    于浩终于做出一副掀开底牌的样子,猛的站起来说道:“唐越炼药的本事比孟家都强,那你认为他会没有毒药吗?实话告诉你,我被他植入了一颗毒药,每隔两个月,他就会送一颗解药给我,只要按时服用解药,那什么事都没有,可一旦解药停了,我马上就死!”

    于浩这话顿时让于秦一懵,于浩可以在家族的争夺中失利一点,甚至修炼资源方面压榨一点,这些小事身在隐世界的那位老祖宗即使知道了,也不会真的回来翻脸不认人的,毕竟据他所知,想要从隐世界里出来,同样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可是一旦于浩死了,那结果是截然不同的,如今于浩已经是那位老祖宗唯一的侄子了,如果于浩死了,指不定那位老祖宗会不会牵累到他这个现任家主,想到这,于秦一阵无力。

    于秦闻言,整个人瘫坐到太师椅上,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你们竟联手算计我,可恶啊!”

    他根本不敢怀疑于浩所说的话有半句虚言,他更不敢去尝试,因为他再也输不起了。

    临走时,于浩又补了一句,“我也奉劝你一句,往后不要继续试着去招惹唐越。以他的性子,只要你们别再去挑衅他,他是不会再杀于家人的。”

    于浩在说这话的时候,也不回头,就这样走了出去。他是真的怕了唐越,之前还觉得身后有着于家支撑,可是现在看来,于家似乎也拿他没有办法,至于家主的想法,无法是想利用他的关系把那位老祖宗叫出山,当然,老祖宗出关一次不容易,到时候看到于秦处于这个状态,自然是要点拔他一下的。家主的这一点私心,于浩又岂能不明白?

    只要自己的那位叔叔还在隐世界中坐镇,他在于家就不会太难堪,即使是家主也拿他没有办法,既然是这样,他又何必和唐越过不去?只要对方不过来杀自己就已经足够了,给他胆子,他现在也不敢出去找唐越的麻烦了……

    经过这一战,唐越有力地打击了于氏家族的力量和气焰。

    唐越深吸一口气,入体的空气真是给人以生机盎然之感。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是蓝兰打来的。

    蓝兰的手机与唐越的一样,都是经过特殊加密的,整个华夏就没有几个人有资格破译,对于她这个层次的特工领导来说,她的电话保密级别高得叫人惊讶,尤其要防备着武道世家势力的窃听。知道唐越安全回来后,蓝兰也就放心了。却是不知道唐越刚刚回来就前往了于家,这一战虽然凶险无比,可是仅仅用了两个多小时,即使是蓝兰的情报网,现在显然也没有收到,所以唐越也没有提了。

    两人又聊了一阵子,蓝兰那边事情很忙,便先挂了。

    这一下,唐越的心情更加舒畅,突然间竟有种拨开乌云见明月的感觉。

    又是隐世界!

    以于家的底蕴,不可能没有前辈前往了隐世界。只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隐世界似乎有着自己一套独特的规则,至少不会轻易的回到这世俗的世界来,否则以他现在虚气三层的实力,早就遇到了实气境的老古董了,只是这些,他迟早都是要亲自面对的。

    毫无疑问,那些人与外界的联系并没有那么紧密,不然不可能叫于家孟家这些势力在整个天下呼风唤雨。

    只要我不断突破,提升境界,在两年之后即便是面对隐世界的那些人,也有一战之力,他们就不能肆无忌惮!

    由于情绪激动,唐越狠狠一拳打在身侧树干上,倒是让这树干轰然折断。

    隐世界,我迟早也会来的!到时候,我倒要看看,到底你们有多强!

    就在于家的事暂时告以段落后,龙组那里却出了大事,蓝兰的叔叔蓝焰天被人害死了!蓝焰天,那是和蓝老头一起打江山的厉害人物,现在更是位居中将,也是蓝兰名义上的叔叔。而且,根据现场的证据直接指向了蓝兰!唐越在收到消息的第一瞬间就震惊了,那可是一位真正的中将,仅次于蓝老头的存在,没想到在这和平时期竟然被暗杀了,到底是什么势力如此的疯狂?而且还陷害了蓝兰。

    唐越当夜就和蓝兰一起赶回了龙组总部,让唐越意外的是,孟洛赋也要跟着一起去,原本唐越不愿意的,可是当孟洛赋说出她的另一个身份后,唐越还是答应了带上他一起。

    因为有唐越的吩咐,孟洛赋没受到什么阻拦就径直来到物证庭里。

    此时物证庭中早已没了无关人等,全是受命留在这里的警卫。

    就在这时候,唐越留意到在庭里四处溜达却就是不进来的孟洛赋,闪身出去提着她的后衣领就往里去,嘴里说道:“看什么看!你今天要不给我拿出点真本事来,叫我发现你是吹牛的,我一定扒了你的皮!”

    孟洛赋给唐越提在半空,捂着脸娇羞道:“哎呀,这么刺激啊!唐越你玩得好重口味哦,要不要我换一套情趣点的衣服,方便你扒?”

    唐越一头黑线,“少给我贫嘴,我说的是人不是你身上的衣服!”

    蓝兰难得见唐越在这种事情上吃瘪的模样,忍不住掩嘴偷笑,自己现在都不敢这样与他这般说话,这孟家女儿胆子可真大。

    孟洛赋果然没叫他失望,虽然她自己想当个记者,但从小到大也不知道被强迫着学了多少东西。毕竟出身医道世家,即使后来改行成了一名记者,小时候全是学习了医道,而且是和毒学有关的。在这方面,即使是唐越也是有所不如的,毕竟他学的全部是救人之道。

    到了证物室里面,她仔细琢磨这一堆遗骸许久之后,便用镊子夹起一颗烧得发黑的牙齿,说道:“这司机患有肝炎,脾脏上也有些问题,虽然不严重,但体力肯定不算好。”

    蓝兰闻言奇怪的说道:“不对劲啊,焰天叔叔的司机通常兼有警卫的工作,作战能力虽然不是绝强,但应该也在普通特种部队精英之上,怎么可能肝脾上有问题还体力不好的?”

    三人对视一眼,猛然明白到一个真相,蓝焰天的行踪保密程度极高,能透露他行踪的人又不可能是首座老人别墅中的,只可能是别的人。

    之前众人就觉得蹊跷,但现在看来,这司机若是被人暗中掉了包,那蓝焰天的行踪自然就随时随地处在对方的监视之下了!

    那司机就是假的!

    所以对方才能恰到好处的在那个位置截到蓝焰天!

    孟洛赋见自己帮到忙了,不禁有些得意,正打算与唐越邀功,却见他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继续说道:“你能通过这颗牙齿推断出司机的真实身份吗?”

    孟洛赋两手一摊,“你都不能,谁还能?”

    蓝兰也在一旁说道:“现在最麻烦的是我们就算证明了司机被掉包了,但在庭审时对方也可以说是我安排掉包的啊!依然不能证明我无罪吧!”

    唐越沉吟许久,“不,你们都错了,比想象中更有用。我知道怎么做了,孟洛赋你将推断出司机肝脾上有病症的理由仔仔细细写下来,一定要叫人看得懂,我有我的办法,你放心吧,等我好消息。”

    孟洛赋闻言满脸不甘,缩缩脖子不敢废话,讪讪道:“好……好……等我一个小时。”

    蓝兰见唐越突然变得有信心,也满是期待的看着他的背影,想知道他到底打算怎么做。

    唐越走了出去,径直来到蓝老的休息间,对正坐在窗前抽烟想事情的蓝老爷子说道:“蓝老,蓝焰天中将司机被掉包的事实,并且已经知道司机的真实身份,我会马上出发去找那司机的相关人员,放出消息的方式看起来越隐蔽越好,一定不能让对方知道我们是故意泄密来的。”

    蓝老闻言不假思索的站起来,重重说道:“能!用尽一切办法都能!你终于有思路了吗?”

    蓝老情绪很低,蓝焰天虽然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却是一直当弟弟一般对待的,没想到临到老了,竟然遭了毒手,那么多风风雨雨都闯了过来,这是一辈子的感情,说不伤感自然是假的。

    蓝老从来不在外人面前显露自己的情绪,可是唐越不是别人,那是他早已认定了的女婿。这一刻,唐越竟透过灯光,看到了蓝老头双眼流下的浊泪,这一次,无论是什么人杀了蓝焰天,都注定了要授受蓝老头的涛天焰火。

    只是,对方既然决定出手了,恐怕真正的目标还是龙组,或者说是蓝老头,毕竟蓝焰天虽然地位很高,如今却已经退居二线了,至少不值得付出这样的代价。而这,正是唐越真正担心的地方,一个能够不惧蓝老的势力出手了,这势必要牵连出太多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