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第355章 席卷而过

    “非燕!你看到了吧!这些所谓于家的人,自诩天下无敌,但其实不过如此!那么将来我又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所以你那些担心和害怕,都是多余的!你就放心吧!”

    唐越诚挚地安慰非燕一番。

    随后,转向咄咄逼人的敌人。眼神流露出蔑视:“至于你,于秦,我今日来此,本来是不打算杀人,都是你们逼我的!”

    于秦怒道:“放屁!你都挑衅到我于家门前了,还说什么虚言!”

    唐越也不搭理他的狡辩,只是淡淡看着他,“我是什么态度,你不会不清楚。方才第一个被我打下去的人也只是废了武功。但是你们却咄咄逼人,别强词夺理了,我明明是为了救人才向你出击,但你只接了我一掌就叫所有人并肩子上,你杀我的意图还不明显么?于沛他们是来压阵的还是来杀我的啊?别把我当傻子啊!于秦,人人都要被你愚弄?还想收我进于家?就凭你,也是能掌控我的吗?

    “放肆!”于沛站将出来,竟敢威胁家主!

    于沛乃是于秦自小收养的死士,更是天赋惊人,方才他畏于唐越的威势,不敢第一个出手,现在唐越再度出言挑衅于秦,他觉得于秦受到折辱,终于按捺不住,言毕就飞身冲向围墙。

    于秦见状想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于沛眨眼就冲到围墙边上,这又是先前唐越对付于秦时的状态。

    于沛看似鲁莽,但眼里却藏着狡黠光芒,暗想,来吧,像先前对付家主那样来对付我,但这次我有备而来,吃亏的只能是你!

    “哼!不自量力!”唐越一声冷笑,瞬间出手。

    于沛应声而倒。

    唐越冷冷看着于沛如同丧家之犬落地时的惨象,嗤之以鼻,“一个人就敢上来找死。”

    若是今天之前的唐越在面对于沛时,也许少不得一番苦战,但现在他临战提升,又惊天一拳刚刚威震四方,正处在自己气势极强的时候,于沛更是不敢与他硬抗,而是想用阴谋诡计,结果却被他识破,更是将计就计,轻轻松松就靠飞絮劲将他吸到近前来,顺势一掌震碎他灵胆灵气,废了他数十年苦修的功力。

    于沛败得比于老大更快!

    这对于秦的打击绝对是致命的,他已经无法言语。

    唐越却不打算再浪费时间了,冷冷扫视一圈众人之后,鼻子里哼出一声,然后高声道:“今天够了!非燕!我们走!”

    说完这句之后,唐越终于纵身一跃,跳下围墙。

    面对他游刃有余的离去,于家无数人不知如何言语,心中苦涩难以言喻,他们竟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整个于家,就因为族老不在,竟给他一人杀得胆寒,打到无力反抗!

    唐越倒是洒脱的走了,只留下于家满地狼藉。

    于秦心中苦涩万分,这么好的机会,竟都给他连杀七人,最后更是叫他无比嚣张的逃掉了。

    本以为靠自己还有于沛这十八高手能留得下他,却没想到唐越此子的妖孽程度完全超乎想象。于秦心中一片苦涩,看来只能联系隐世界了,于家的后辈在这里任人欺负,隐世办的老祖们会出来吗?

    于秦心中同样没底。当然,他也有私心,于家有老祖宗踏入了隐世界,如果他们愿意出来,说不定可以帮助自己突破这最后一层的壁垒。

    多年以来,于家从未遭受过这等折辱。

    别看他们在唐越手下表现得格外不堪,但实际上仅仅只是一个于字辈的成员的实力,拿到外界去,也算得上称霸一方的豪杰人物。

    哪怕那些流落在民间的所谓高手,在于家的于字辈高手面前,也是小巫见大巫。

    现代社会不同于以往,信息格外发达,这些大世家当年自从确立地位之后,就想尽办法的收罗天下功法,更有在各地开办学校,搜寻有天分的孩童。

    可唐越出现了,他在龙组教出了基础的修炼之法,从根本上瓦解了这些修炼世家独霸的局面,之后可能造成的釜底抽薪的效果。

    所以,于氏世家和唐越之间的关系,根本是无法挽回的。

    于沛这时候倒在地上,嘴里不断涌出鲜血,于秦走过去,抓起他的手腕微微一把脉,摇摇头,“完了,你的灵胆被他震碎,从此以后功力全失,唉。”

    于沛一愣,瞳孔放得老大,他没想到唐越只是一掌,就拍碎了自己灵胆。自己在唐越手下竟然毫无反抗之力,更是被他反过来一掌打成废人。

    “家主……我……我不甘心啊!”于沛痛苦的嘶吼着。

    于秦这时候已经不想搭理他,前一刻你还是家族年轻一辈中的顶尖高手之一,地位尊崇,但是现在你已经成了废人,对我和整个家族都毫无意义,现在你再说什么不甘心,有用吗?

    真正最应该感到不甘心的,应该是我才对啊!

    “家主,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于秦的一个心腹面有忧色的说道。

    于秦无奈回头,正看见于家老祖倒在那里的尸身,嘴角道:“不光五祖不会善罢甘休,我也不会善罢甘休!五祖要找麻烦和报仇,找唐越去就是!”

    于老大七兄弟的后人这时候也是凄凄惨惨的围着六具尸身,真是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一群人像是没头苍蝇一样站在那里,哭的哭,闹的闹。

    兄弟七人是这一系的主心骨,现在全部死绝,这些后辈和做下人的,只当是天都塌下来了。

    以于氏世家素来无情的风格,往后自己等人这一系,只怕下场难料,就算不会被扫地出门,但方方面面的资产,都会损失惨重。

    修炼,从来都是资源的争夺,于家和外面的其它世家争夺,同时,于家内部的分配也是一场争夺。弱肉强食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但经此一事,于秦也从幻想中醒来,唐越变强的速度已经彻底超越他的理解和掌控,如果还不转变看法的话,往后吃亏的只能是于家。

    整个于家这时候都很乱,众人心里都很茫然,一些尚且健康的于字辈高手,则纷纷走向议事大厅。

    至于曾经的绝世高手于沛,则是可怜的躺在那里,等人用担架来抬他。

    至于于浩,则是被于锋将他的脑袋包成了个大粽子,好歹是止住了血,但头顶被切掉那一块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长回来。

    在他们于家老祖身死的那一刻,于浩就彻彻底底的吓傻了。

    现在他呆呆坐在沙发上,远处的于锋在给他包扎了伤势之后,却依然在小院的院落里扫地。

    于浩猛的反应过来,似乎自从自己与唐越为敌以后,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竟不知不觉的一直在下滑。

    还记得以前自己出入门庭,多多少少都有于锋和数个死卫贴身跟随,可现在,自己竟然只剩下于锋这一个功力全废的仆人。

    仅仅是因为与唐越曾经敌对过,自己就从于家曾经的天子骄子,变成了如今的边缘人物。

    老祖再这样一死,只怕往后更没有身份地位了。

    “浩儿,我希望你能从家族方面考虑,去一次隐世界,请你亲叔叔出山一次。唐越此子不杀,于家将永无宁日。”于秦走到于浩面前,面带恳求地说道。

    于秦口中的于浩叔叔正是他的堂弟,却是于浩的亲叔叔,之前唐越在善城击杀的于森,正是他的亲弟弟。所以于浩在于家的地位才十分的特殊,如果只是他自己的父亲,虽然在善城市呼风唤雨,但是到了于家却是上不了台面的,毕竟以于家的底蕴,财富已经没有多少意义的,更多的是修炼实力,而于浩的叔叔正是踏入了隐世界的高手,数十年前于家的第一人。

    于浩面露愤怒之色,“堂叔,拼着用掉为数不多的与他们联系的机会,让族老出山杀唐越?你不觉得羞耻吗?不觉得愚蠢吗?”

    于秦冷哼一声,“有什么羞耻!是他挑衅我在先!”

    于浩很是无趣的摆摆手,“算了,不与你争这些,没有意义。我已经看得通透,你要找族老就找吧。”

    于秦满腹疑窦的清一眼,“你就不再劝阻我了?还是你认为你亲叔叔一人杀不了他?两人可都是同气连枝的!只要他们出手,唐越必死无疑!”

    于浩笑笑,“之前很多人都觉得唐越必死无疑。今天在他飘然离去之前,你也觉得他必死无疑,可结果呢?而且,你真的就不奇怪我为什么不担心你去杀他吗?”

    “你要说什么?快说!”于秦心头一跳,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中了。要说对唐越的了解之深,于浩算的上其中一个了,毕竟他几次从唐越手中死里逃生,对方的性格他是最为了解的,那是一个招惹不得的人,即使是于家再强数倍,他同样敢惹!

    于浩虽然身属于氏家族,但是却不是家主嫡亲一脉,只是凭借着有一个亲叔叔在隐世界中,才在家族中有着超然的地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