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第353章 身陷重围又如何

    但就这一个恍惚,唐越已经跑远,距离于家大宅外墙也是越来越近。

    他们于家一群人,这个当,上得实在太蠢。

    “哈哈哈,你们这群贪生怕死的家伙,真是可笑,”唐越一边撤退,一边出言讥诮。

    方才,他故意让强劲的灵气化作太极漩涡,并不断加速其旋转,造成风声呼啸的效果,弄出巨大的声响来,让于家众人被这声势所震慑,对他这所谓的大招信以为真,吓得魂飞魄散。

    但他这飞絮劲本就不是能伤人的功夫,大半劲道又都用在自行旋转上面,并没有注入什么威力。

    等于沛反应过来,他已经跑出去不少距离,再追过去已经迟了一分。

    许多埋伏在外围的于字辈高手,无奈之下只得围拢过来,试图堵截住唐越。

    这些人只看到一道虚影来回在空中或者地面闪转腾挪,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身形。

    在唐越灵动狂放的八方战法的威胁下,竟是没有一合之敌,他们搏命的阻拦,也只不过能稍稍减缓唐越的脚步,但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大到他们自己都无法承受,哪怕于秦也会心痛。

    其实这些人功力上与唐越的差距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大,奈何他们无论是灵气品质还是与人搏杀的技法上,都差了唐越不只一个档次。除非是族老高手仗着功力高深,对他形成不可抵御的压制,否则是不可能在他身上占到一丝上风了。

    如果今天唐越没有临战前取得飞速的突破,先前他第一次与于秦接掌时恐怕伤势更重,现在多少也会受到影响,被无数人缠上,恐怕真有可能陷入苦战最后束手待毙。

    但只可惜天命使然,在唐越做出决定要放开一切束缚,与于家彻底撕破脸皮时,他临战突破的巨大格局已然形成,更有旭日初升为他的心境造势,让他突破的效果更加显著!

    见唐越势如破竹的杀将出去,于沛等十八个顶尖高手发力狂奔,能救下一个是一个,当然更必须将他拦下,今天放虎归山,往后永远都是后患。

    于秦终于克制不住,猛的飞身而起,踩着前方的人肩膀就往前冲去,“唐越!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为了区区一个平民,与于家为敌,值吗?如果你现在肯交出蔓陀萝神花,我还可以给你机会,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既往不咎!你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不是很冷静的吗?你这样值得吗?”

    方才唐越要找绑架赵非燕的人,于秦已经知道他今天杀性如此之重的原因,于浩主导的此事他自然知道,只是想来觉得简直难以理解。于家虽然不是什么善良家族,但是一点脸面还是要的,至于绑架平民百姓这种下流的事情他们还是摆不上台面的,没想到下面小辈的一个错误,竟然酿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只是在于秦眼中,赵非燕虽然是一个明星,但是也不过就是个平民,在他们修炼者的眼中,根本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为了这么一个普通的女人,他就敢和于家为敌吗?难道他真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还是说这个年轻人根本就是热血上头!

    那个死掉的人和你无亲无故,为什么你竟舍得为了这个人报仇而与整个于家为敌,你知道如果你愿意回于家,将会得到的是什么吗?

    今天的唐越虽然只是击伤了他,但从始至终表现出来的战斗天分太过骇人。

    妙至毫巅的时机掌握能力,狠辣绝情的出手风格,但却并不盲目找死,而是使出一记诈招,就这样将自己这一众于家高手戏耍的团团转,然后第一时间选择撤退。

    这种进可攻、退无形的敌人,更有数百年难得一见的惊人天分,真是可怕。

    哪怕于家已经死了于家老祖,于秦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唐越虽然天智出众,已经成了于家的死敌,他如今只想得到蔓陀萝花,其它的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他已经等不起了,突破不到实气境他的寿元即将告终。

    但唐越根本不领他的情,一边厮杀一边奔向围墙,冷声道:“不错,在你们眼中,赵非燕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普通人,她死了根本毫无大碍。这是因为你们习惯性的藐视他人生命,但却把自己太当一回事。但是很抱歉,她对我很重要,我在意的每个人都对我很重要。我不否认你们弱肉强食的处事原则,但是很抱歉,在我眼里,你们也是只能被我藐视的人。你们随意杀得别人,我就随意杀得你们。别恨自己无能,这很公平!”

    “你!你这孽子!前面的人不准收手,一定要留下他!”于秦气愤难平的继续往前冲去。

    于家人在步法上强不到哪里去,此地又没有族老高手,哪怕是于秦发力狂奔也难以追上他,更何况方才他与唐越拼杀一记,被唐越的灵气伤到肺腑,况且毕竟年事已高,到现在也不过一口气强撑,他本人是追不上唐越了。

    但于沛这时候一马当先,作为此地的第二高手,他终于渐渐赶上唐越的步伐。

    年仅四十的于沛便有如今这等境界,可谓是于家天分最高之人,将来也是有机会成为族老高手的。

    而另一边,唐越距离围墙只有不到五十米距离了,若是让他冲将出去,只怕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这时候依然堵在唐越前面的于姓高手,只剩下于氏旁系的六个兄弟。

    他们算是旁支中的旁支,加上于六爷在内,他们是同一个父亲,上一辈就是巅峰高手,不过他们的父亲早年因伤病逝。

    “大哥,现在怎么办?看样子唐越有可能逃掉啊!我们要不要豁出命去拦他?”几人中年龄最小的那个,五十来岁的老七咬牙说道,他与于六爷之间的关系最好,面对杀兄仇人,实在不能淡定。

    老大想了想,本想退缩的,但这时候于秦在后方的命令下达过来,没得选择,必须豁出去拼了

    他一咬牙,“没办法了,家主下令了。我们几兄弟联手,一定要给老六报仇!不用与他死战,只要我们兄弟齐心,使出合击的技巧,将他困住等于沛等人杀到即可。”

    “好!”另外五人齐声应诺。

    六人刚一说完,就散开来,组成一道半月阵型朝唐越冲来。

    唐越看着这六个老头,再看一看后方即将追来的于沛,想也不想继续往前冲去,只要破了这群人的防御,自己就冲出去了。

    “还我兄弟命来!”老大一马当先,与唐越正面相对。

    “哦?你是于老六的兄弟?看来你们是一伙人了,来得好,今天只杀了个于家老祖,不够啊!”

    到如今,既然已经闹成这样,却只杀了个于家老祖,实在不够威慑,其他人又不知该死还是不该死。

    既然有兄弟送上门来找死,那就应了他们的需求。

    “不好!这家伙想杀我们!”于六爷的几个兄弟一见唐越身上的气势又不一样了,纷纷面色大变,但他们已然骑虎难下。

    “和他拼了!”

    两虎相争,气势首当其冲,老大知道不能退缩,一咬牙,当先合身扑杀上去,双手带着铁甲手套,一双铁拳迅猛绝伦,照着唐越正面就去了。

    但他们哪里知道,唐越之前都没真下杀手,这次却不同,既然是于老六的兄弟,那只能是死敌,也不可能手下留情。

    于老大一双铁拳照着唐越面门打来,在他飞身而起的瞬间,跟在他背后的于老三则是在大哥背上轻拍一掌,将自己体内的灵气也度进了于老大身体里。

    但他们错了,只见唐越轻喝一声,再次放出灵气爆炸,这一次他则是将自身在灵气爆炸的幻境之中化作一个恶魔。

    正面对他的于家六兄弟骤然间神情一个恍惚,明明这是旭日初升的白昼,但却感觉天空一下子暗沉下来。

    再抬眼看去,只觉得唐越的面目变得格外模糊,好似黑漆漆的一团,但他那双散发着猩红光芒的眼睛却格外夺目。

    于家六兄弟不明就里,纷纷惊呼连连。

    “这是什么情况!为何我觉得自己好似意识都模糊了!”意志力最差的于家老七吃力的捂着自己的脑袋,拼命眨眼想看清楚前方的情况。

    神魂攻击!虽然对于同等境界的人来说效果不大,但是对于虚气二层的人来说却是致命的,何况如今的唐越已然达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另外几人也只比他稍稍好出一线,也就于老大和于老三没有完全陷入幻境,但他们看着远处的天空也只有半边是明亮的,铺天盖地都是阴深深的黑雾。

    简简单单只是这一下,他们似乎就从人间来到了魔域,站在他们面前的好像不是唐越,而是一个魔鬼。

    前后左右四方的于家诸人根本不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是刹那之后,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六个高手,都变得有些呆滞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