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第346章 脱胎换骨

    时间一点点推移,帐篷里的气温竟慢慢在升高,孟洛赋的肤色也更加有血色。

    由于她伤得彻底,唐越救得也是彻底,此事难度虽不大,但却是个需要持之以恒的精细活,只能一点点去修复,几乎牵扯到她身体里的每一寸部位。

    约莫大半天后,唐越也略感疲惫,并且腹中空虚,毕竟他一半干粮都给了白狐,本打算尽快下山再吃饭不迟,不曾想滞留到现在。以唐越如今的实力,几天不吃饭已经不是大问题了,而且这里灵气充沛,他倒是并不担心。

    就在此时,帐篷外却传来白狐的尖叫声。

    唐越暂时停下运功,探出头来,正看见白狐背朝着帐篷,仰着脖子咧牙咧嘴冲着前方嘶吼,它的身后还有一块已经冻硬的新鲜血肉,竟是从先前打死的雪豹身上弄下来的,也不知道它是怎么跨过这天堑将食物带过来的,真是聪明啊,知道自己没食物了就来帮忙。

    要为孟洛赋治疗需要大量的灵气,而唐越正好得到了雪豹的内胆。

    这内胆并不是普通动物的内胆,而是一颗实实在在的灵胆!

    灵胆天成!

    也只有雪豹这种有着强大血缘的灵兽才可以做到,它们从出生下来就可以感应到灵气的存在,所以即使它们生活在这种环境条件极为不利的情况下,也能够一直持续繁殖到现在。

    此刻摆在唐越面前的就是一颗灵气充沛到近乎液体的灵胆!唐越只需要尽自己的能力全力吸引就可以了。这也是为了治疗孟洛赋而做的准备。

    除了灵胆,雪豹的肉也被唐越带了回来,虽然他不需要吃东西,可是白狐却一直盯着雪豹的肉。

    唐越等了约莫一个多小时,听到白狐王在帐篷外叫唤,先出来吃过没烤糊的半边雪豹肉,虽然没盐没油没滋味的,但他身处精神封锁之中,倒是轻易吃下去了,不过等他解除精神封锁之后会干呕也说不定。

    等到第二天蒙蒙亮时,大风雪终于停歇,唐越救治孟洛赋的过程,也终于告一段落。

    此时的她,身下尽是坏死的皮屑,但浑身上下竟晶莹剔透有如初生婴儿般光洁细嫩。

    不错,唐越一边恢复灵气,一边用疗伤功法输入灵气为她活化细胞,引发她体内本就强于常人的体质,让她浑身上下在这一天多里算是重新长了一次,可算是还了孟家一个完完整整的孟洛赋。

    此事的难度不如给母亲调养身体,但耗时耗灵气的量,却不知道是那的几倍。

    唐越几乎是一点点,一丝丝的操作,才能做到这般完美无缺。

    趁着孟洛赋尚未苏醒,唐越赶紧给她穿上衣服,然后解除精神封锁。

    这一天里强行按捺下的诸多杂念蜂拥而至,最尴尬的就是他给孟洛赋治疗调养某些女子特有的部位时的体悟,之前浑然不觉,现在却羞臊万分。

    幸好他此时也是疲惫欲死,脑袋一歪,索性在这凶乱念头的围攻之下沉沉睡去。

    孟洛赋并不是修炼中人,而这一次唐越却是度进去了大量的灵气,灵气是修炼者的根本,同样也是普通人的圣物,仅仅是那些蕴含灵气的山珍奇品就可以改善体质了,别说是唐越这样一次性度入了如此量的灵气,体质发生蜕变也是可以理解了。

    看着眼前莹白如玉的身体,唐越一阵子的口干舌燥,这女人的身材近乎完美,在纷飞的大雪映照下,更是有一种圣洁的味道,光芒耀眼。

    之前因为治疗的缘故,唐越自然也没有摸索对方的身体,只是那个时候他还只是医疗,心中并没有杂念,可是这会儿,这么一具完美的身体,不着寸缕的卧在面前,对他的视觉冲击还是非常大的。

    看着眼前如孩提般的孟洛赋,唐越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笑的事情。

    也不知道孟洛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好似年轻了十岁,二十几岁的人,皮肤和身体机能却接近十一二岁的少女,该是什么滋味。

    她本就是医道世家的女儿,精通中医理论,虽不算大家,但也绝非寻常医者可比,这些变化是瞒不过她的。

    唐越在帐篷里呼呼大睡,孟洛赋虽然没有醒转,但身体已经康复,醒来只是时间问题。

    等到中午时分,一声锐利的尖叫自帐篷里传来,自然是孟洛赋的声音。

    她的记忆依然停留在先前昏倒过去的那一刻,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没想到竟是没死,而且醒来时还很是香甜的躺在唐越的怀里。

    如果这时候不是肚子饿的狂嚎不止,这简直是人世间最大的幸福,让她如在梦幻,难以置信。

    所以她狠狠的捏了下自己的大腿,没想到用力过猛,再加上她的身子刚经过重新恢复,内里神经格外敏感,这一下反而将她痛得大声叫了出来。

    帐篷里的唐越也猛然睁眼,第一时间精神力笼罩四周,发现两人现在姿势暧昧。

    唐越索性破罐子破摔,里面的孟洛赋尚未从惊吓与惊喜中恢复过来。

    眼皮一眨,唐越就不见了,整理一番衣衫追了出来,在后面照着唐越的后背就扑来,作势要抱住他,嘴里喊着,“唐越,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的!”

    听着背后的呼呼风声,唐越下意识往旁边跨出去一步,孟洛赋四仰八叉直接拍进了雪里,在地上印出个人形。

    孟洛赋一边拍着满脸满身的雪,用幽怨的眼神看向唐越,心里暗骂他真是无情。

    抬脚走出去两步,她却突然感到浑身乏力,刚获救的情绪掩盖之下,她并未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进食了,其实浑身根本没有力气。

    无奈回身将她背在背上,向山下走去。

    一路孟洛赋都趴在唐越背上,总觉得有点不对劲的地方,但却又说不上来,只是趴在他身上时,随着他步伐的起起伏伏,身上各处肌肤与衣物摩擦不休,总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些痒,好像自己变得敏感了不少。

    她现在也饿得昏昏沉沉,没心思去仔细琢磨,耐着性子在唐越背上睡着了,她知道,等一觉睡醒,一定会有一锅美美的食物摆在自己面前。

    白狐王一直跟在唐越身侧,蹦蹦跳跳,直到渐渐靠近雪地尽头,它才慢慢停下步伐。

    唐越伸出手在它脑袋上摸了摸,终于是笑了笑,说道:“白狐兄弟,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就到这里就行了,你回去吧。将来也许有机会再见。”

    白狐王虽听不懂他的话,但却也知道离别之时已到,发出呜噎之声,显得很是不舍,直到两人在山路上的身影越来越远,它才终于一步三回头的折返而去。

    动物最难消受是通了人性,什么都不懂,才过得最幸福。

    经过几天的跋涉,两人终于出了云雾山最危险的内区,到达了景点,这里虽然环境同样恶劣,不过已经成为了一个景点,自然跟里面的世界有着天壤之别。

    云雾山脚下的这群人,已经站了一天多,陆陆续续有人倒下被送到卫生院,现在卫生院的床位已经人满为患。

    这些恶商与混子,终于体会到仙人跳的被害人给剥得光洁溜溜,再叫人扔到大街上的痛苦。

    他们运气比孟洛赋好得多了,起码山脚下这位置风不大,气温反而比山上高,虽然规定是人不下来不准吃东西,但一些家里孝顺来吃的,这些人缩着脖子偷偷吃,他们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而之前在饭店里欺负孟洛赋,并且将她追的跑进了云雾深处的一群混混们,在知道了这个女人和唐越之间的关系后也完全的懵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刚刚送走了一个瘟神,竟然后面还跟来了一个。迫于唐越之前表现出来的强势,这群人终于做出了他们一生中最为正确的决定。

    活在云雾山的人才知道,封山大雪有多么可怕。

    没人觉得孟洛赋能活下来,他们学着去想象,一个比老神仙还厉害的人,当他发怒时应该是什么样子,当他杀人时又该是什么样子。

    不去想还好,仔细琢磨一番后便觉得不寒而栗。

    一路沉默无话,三人终于踩着厚厚的积雪摸到山下。

    唐越远远就看见那边一大群人跪在那里,扭头看看身后,以他的洞察力,只一眼就将这一番安排看得通透。

    所有人都低垂着脑袋不敢抬头看。

    因为以孟洛赋的身手,她本也可以逃回车里,然后驱车逃走。

    是她自己作死,非要穿着单衫往山上跑,被冻成这样,一方面怪云雾山下的混子们,一方面也得怪在她自己头上。

    “两位前辈,你们不必紧张,这事我知道怎么处理。他们虽然可恶,但罪不至死,只是这诺大一个上好景区,竟给他们把风气坏成这样,也很是叫人遗憾,既然给我撞上了这事,你们既然也来了这里,往后就多注意一下吧,”唐越随意道。

    混混头子听他表态,心里这才放松些,唐越果然颇有大气,行事章法有度。

    但下面的人却不知道上面几人的心思,甚至因为无人抬头,所以也没人发现孟洛赋没死。

    越走越近,听着渐渐靠近的脚步声,下面跪着的人心里就越是发虚。

    “你们都给我把头抬起来吧,”唐越背着孟洛赋站在人群前,朗声道。

    看到那女孩子正紧闭双目趴在他的背上,隐约间还有呼吸的样子,似乎是没死。

    众人长舒一口气,谢天谢地,菩萨保佑。

    那个两边脸都肿得和馒头一般的旅店服务员想把脑袋往地上撞去,打算用磕头来博取同情,只可惜一头栽进厚厚的积雪里,倒是没发出声响来。

    竟然撞不响,到底是什么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