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第329章 是天才神医还是骗子

    可唐越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甚至他到现在连一张医生的证书都没有,完全是野路子出家的,更别说在医疗系统里摸爬滚打了。

    当然,除了那一次在云雾沟激战瘟疫的特殊突发情况。可那会儿全是京城里的名医。唐越虽然最后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但是名望却全部送给了康勇。自己的名声只在小范围内传播了。随着自己的离开,唐越在医疗系统里并没有惊起多少波澜。

    秦老点点头,“也对。国际上确实有不少人在脑科方面也很厉害的,虽然我没听说善城有什么高手,但也许别人是从善城转道回来的也说不准。”在秦老眼中,唐越纯粹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但别人问得诚恳,话都说到这份上,如果还不告诉他们,自己要等的人是谁,也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王梦莹拒绝林泌的过程,也在努力的把握那个度,林泌这人她是调查过的,这家伙虽然现在年长了,看起来有点气度涵养,但年轻时候,却基本与疯子没什么区别,但凡是他想要得到的,用尽一切手段一定要得到。

    所以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幸好,她没有纠结多久,门口传来让她思念许久的声音,也让她浑身一阵轻松,他终于回来了。王梦莹整个人顿时都激动起来。

    “情况怎么样了?”唐越远远看见王梦莹略显局促的站在那里,还发现她的对面有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和一个老头子。

    听到唐越的问候,王梦莹快步迎上前来,愁了几天的脸终于展露出笑容,“你终于回来了。”

    唐越大踏步奔向前去,紧紧握住王梦莹的手,点点头,“好了,时间紧张,直接去看看伯父的情况吧。另外你把病历资料也准备一下,我要先看资料,你别担心了,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好的好的,”王梦莹点点头,见唐越充满信心的样子,她也开始变得镇定下来,虽然不知道他要怎么做,但王梦莹了解唐越,他从来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王梦莹正要带着唐越往里走,秦老却站出来拦住了唐越,“站住!你是什么人!你知道病人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吗?你这是草菅人命!

    唐越顿住脚步,看着这突然冒出来的老年人,对方似乎很有敌意的样子,但这时候他在意的是尽快看看未来的岳父王大寿的情况,没心思和这些人闲扯淡,于是他理也不理对方,径直往里面走去。

    秦老这次真是气炸了肺,猛的一甩手,“行啊你,你这小姑娘真是不识好歹。你现在让一个临时抱佛脚的小子进去,都不让我进去!气死人了,真是气死人了!”

    不得不说,秦老这人虽然性子很傲,但为人真的很有原则,都闹成这样了,他也没说,你让他先进去了,我就撒手不管了的话。

    唐越也是略显吃惊,既然对方确实很有来头,唐越的态度便好了点,回头说道:“老先生,我知道你是中医界的泰斗。但还请你稍安勿躁!”

    林泌只觉得怒火中烧,秦老虽然让步了,但他却在后面阴阳怪气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小子,别到时候人没救到,把人给治死了,如果没有执业医师许可证,到时候可以判刑的吧。你得搞明白,你这是在犯法!”

    怎么今天救个人还没完没了了!

    唐越最是见不得这种人,更何况他也看的出来,这人显然就是纳兰辰汇报里面提到的,最近对王梦莹死缠烂打那家伙,他才不管这人到底什么身份。

    但这时候继续和他废话也是徒费口舌,无济于事,唐越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这里没你什么事。麻烦你滚远点。”

    “你!”林泌何曾被人这么说过话,当即就要发作。

    妈的,我居然被这样羞辱了!

    难怪追她这么久一点效果也没有,感情她早已是这小子的女人。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早点让我死心!

    浪费我这么多时间,浪费我这么多感情,你简直是在逗我!

    现在终于见识到了,但他偏激地在心中将责任完全推卸到王梦莹身上,彻底忘记了其实是他自己一直在死缠烂打。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林泌这样想着,等等,唐越?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

    一直在善城市任职的林泌猛的想起唐越这个名字,难怪这小子那么嚣张,原来就是这家伙啊!

    在善城,唐越最近确实很是出了几次风头,想不出名都没有办法。那一次在动物园里,他要是不出手,当时以朱旭控制的黑熊,就极有可能要了小女孩的命。

    那是他第一次在大庭广众展现惊人的力量,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后来,各路记者更是缠上了他,软磨硬泡,直到最近这热潮才稍稍过去了一点。而林泌听过唐越的名字也很正常。

    你不是要逞能去救人吗?我就不信你真能把人救回来,没有医师执照,就敢在医院里给人治病,我现在就报警,反正不管你有没有治死人,我一定会把你弄进去!

    想到便做,林泌当即掏出手机给公安局打电话,他狡猾地没有说出唐越的名字,只是说在市二院里发现一个招摇撞骗的家伙,正冒充医生给病人治病。冒充医生这种事情,其实本该是医院方当场阻止,再将对方扭送派出所。

    公安局的人接到报案,有些无语,你既然知道别人是冒充的,那你就先当面把别人拆穿啊,干嘛非得等我们来?

    但打电话的人说他是善城市药管局副局长林泌,公安局的接线员也不敢怠慢,当即通知了新上任的副局长王局。

    王局想了想,左右也是无事,干脆自己带人亲自去一趟吧,他便带了两个刑警,往市二院赶去。

    “秦老,像那小子那样,如果把人治死了,会判多少年?如果没治死呢?”林泌坐在门口百无聊赖,刚才他尝试着想把秦老叫走,大意就是不要给这人治病了。

    没想到秦老犯了倔脾气,不肯走,只说若是不知道这事也就罢了,都专门为这病人赶到这里来了,总要看个结果的。而且如果那人真没什么办法,他还是要出手的。

    听林泌问自己这个问题,秦老摇了摇头,“别人只是说进去看一下,又没说是要做手术。本来这么重大的手术,别人非要说是亲朋好友一起商量一下,道理上也是说得通的。所以我觉得这次你是白白安排了,年轻人,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看开些吧。”

    林泌一愣,他知道秦老说的是大实话,但他就是不甘心,心想如果是别人也许真拿唐越没办法,但自己是谁?是市长的儿子!那还不是我要说是黑的,就是黑的;我说白的,那才是白的!

    我看上的,就应该是属于我的!这是林泌的思维方式,也是一直按照这个方式来行事的,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错,毕竟身后有着当市长的爹。

    可是这一次,他遇到的是唐越,注定了这个规矩要改了改了!

    “哼,什么样的女人就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王梦莹这样的女人,你觉得那个骗子配吗?”林泌向秦老问道,两人似乎私下里也有些关系。要不然这秦老也不会说这话了。

    “呃,是不是骗子等下再说。只不过以我这老头的眼光来看,那个女娃倒是真的看上人家了,这是真的心里有人了。你这孩子从小到大没吃过亏,这次也好长个教训了。”秦老说道,这会儿没有旁人,林泌倒像是他的晚辈了。实际上,秦老正是林泌父亲的老友,两家私下里关系很好。要不然也不会从京城赶到这里了。

    只是让秦老有些意外的是,林泌让自己出手救人,却是为了追求人家。本来这也没什么,只是这会儿唐越的出现,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王梦莹和唐越之间的关系了。所以才劝起了林泌。

    “看上了又能怎么样?也许这就是一个花言巧语骗女人的家伙呢?这一次正好可以让她死了心。”林泌道,心里却是有着另一种想法,那就是王梦莹虽然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可那毕竟还只是属于民,而自己呢,身后的靠山可是市长,所谓民不和官斗,在这些有钱人的眼里,当官的才是真正有能量的人。

    林泌相信,只要这个王梦莹不傻,她一定会渐渐感觉出来。林泌有信心将王梦莹从唐越身边抢过来,而且,虽然他一直游荡在花丛中,这些年以来也不知道睡了多少女人,可是王梦莹给他的感觉却完全是另一种,一见钟情!这是一个不同的女人,他一定要得到!

    看到林泌这个表情,秦老就知道自己的话没有起到作用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思重新放到了病情上面,这样的病情非常危险,这个叫唐越的怎么就敢说有把握?

    是骗子,还是自己真的遇到了天才神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