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第326章 危难之际

    树大根深。对手并非平庸之辈,所以蓝兰、唐越他们得谨慎小心。要和高手过招,必须周密安排。现在蓝兰也不能将手段一下子变得更激烈,假如不给于森妥协或者投降的时间,恐怕瞬间就会遭遇激烈的反弹。

    到时候巨森的实力还没有被削弱到相当的程度,剧烈反弹的话甚至可能引发善城动荡,所以现在这安排最是合适不过,只要有龙组基地全天候的严密监控,然后唐越在关键时刻,以雷霆之势强势镇压,也不怕于森的临死反扑闹出什么大风波来。

    在来善城之前,唐越便悄悄吩咐了青龙堂的人,让他们留意着叫人暗中保护瑞济制药公司,尤其是不能再让一些无事生非的小混混去公司滋事生非。

    自从王梦莹从宁海市出来后,忙得就和父亲很少联系了。但是现在却得知了父亲竟然一下子病倒了,王梦莹一下子忧心忡忡,坐卧不安。虽然之前和父亲有过节,可这个时候还是第一时间从善城往宁海市赶了回去。

    天有不测风云。王大寿这老头某天在去钓鱼的路上,脚下打滑摔了一跤,结果摔到脑出血。虽然全力抢救回来了,但医生说他大脑内部有块巨大的血瘤,开刀具有极大风险,但如果不管又只能看着慢慢等死。

    这让王梦莹心痛万分。在哪儿找到更好的名医?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案呢?

    就在她为父亲的健康担惊受怕时,还有一件烦心事,就是那个牛皮糖一样死缠烂打的追求者。

    说来话长。随着瑞济制药公司名声日躁,王梦莹这个总经理也是越来越引人注目,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个相貌气质俱佳同时身家不菲的女子。

    瑞济制药巨大的发展潜力,同样给王梦莹加分不少。

    按照目前公司发展的强劲趋势,假以时日,变成辉瑞制药那般规模的全球五百强,也不无可能。

    因此王梦莹这个公司负责人的身份,更显夺目,更何况她还是个单身女性。虽然她现在住在了唐越的别墅里,可是两人并没有举行正式的结婚。

    知道唐越是瑞济制药大股东的人就那么几个,在外人看来,王梦莹就是公司唯一的老板。毕竟唐越很少在瑞济公司里出现,甚至很多公司内部的人都不知道他们的老板是唐越,甚至唐越第一次去公司的时候还被培养基地的门卫给拦在了外面不让进。

    年轻、貌美、才华横溢的单身女子,在善城不少人看来,最近风头一时无两的瑞济制药总经理王梦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自然而然,有些自恃条件不错的人盯上了她,种种狂蜂浪蝶闻香而来,让王梦莹不胜其烦。

    起初,她拒绝对方的追求时还稍微客气一些。到了后来,她发现礼貌的拒绝根本不能让别人打消念头,反而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她无奈只得改变风格,再来骚扰她的,基本都没有好脸色,并且不止一次的告诉别人,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们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随着王梦莹拒绝的态度越来越强硬,追求者们终于少了一些,但还是有一些死硬派坚持了下来。

    这些死硬派变成了死缠烂打,王梦莹干脆就下了逐客令,让门卫将所有人都拦住不让进来,而她自己则是基本不出行。

    见不到人,又不让进,用上这一套后,王梦莹的追求者又少了一部分。

    但在这些所有的追求者里,有一个特殊人物,王梦莹不敢让人拦,门卫们也拦不住。

    那个人就是善城市长的儿子林泌,现任善城市药管局副局长。

    在一次药品行业的聚会中,林泌认识了瑞济公司的总经理王梦莹,只是见了一面就被王梦莹深深的吸引了。

    无论是他市长儿子这个身份,还是善城市药管局副局长这个身份,都是王梦莹不能得罪的。毕竟她现在是瑞济公司的总经理,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和这些人打交道,可不像唐越一样,无牵无挂的倒也方便了很多事情。

    药管局确实是制药公司的现管,如果刻意要找茬,总是能找到无数个理由,拦也拦不住。

    林泌如今刚过三十不远,以前倒是耍过无数女人,但没一个长久的,自然是因为玩腻了便扔了。

    如今过了三十,事业也步入正轨,似乎到了收心的时候了。

    但他在善城里选来选去,他老子也给他物色过不少门当户对的对象,但林泌都不怎么满意。

    自从在一次会议上见到王梦莹,林泌便对其惊为天人,稍稍打听之下,林泌就知道王梦莹正是现在如日中天的瑞济制药公司的经理,更是至今单身。

    林泌立马将其视为自己等待多年才出现的真命天女,先给一直在对他逼婚的老爹立了军令状,然后就开始疯狂的追求。

    难得见这儿子真心喜欢上一个女子,林秦调查后也觉得王梦莹不错,对儿子也是百分百支持。

    得了老子的支持,林泌更是肆无忌惮,时常有事没事就到瑞济制药溜达。有着善城市长的老爸,林泌虽然不敢像于皓宇一样无所忌惮,不过敢得罪他的人也不存在,所以性格也很张扬,毕竟他和于皓宇都属于一类人,那就是从生下来后就被众人当作神一样的供奉着,连违背他意志的人都没有,更别说得罪了。

    而他如今已经认定了王梦莹,更是觉得对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当然,从下面的人调查得来的报告显示,王梦莹也只是唐越的朋友,当然,也很可能是下面的人不敢把真实的情况告诉这位公子哥。

    偏偏他还能利用职务之便,找到不少理由和借口,时不时要查一下你公司的税务情况啦,时不时又说你是纳税大户,要发锦旗啦,反正就是拦也拦不住,当然王梦莹不好让门卫拦住他。

    不留神真把这种人得罪死了,往后他还真能找出一万个理由来恶心你,让你开公司都不好开,做生意也没法做。

    再者,现在瑞济制药虽然里里外外都很知名,但如果把一个省的市长给得罪了,各种地方给你穿小鞋,你挡都挡不住。

    王梦莹最近这两天本就因为父亲的事情心力交瘁,现在又撞上个这样的奇葩,不忧虑才叫怪了。

    但即便如此,王梦莹也没有想到向唐越诉苦,这些事情本就是在她的预料之中,也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人都会一个个放弃的,林泌虽然比其他人显得更执着,但王梦莹也相信他迟早会放弃。

    王梦莹就是王梦莹,她很少会把自己烦恼的事情告诉唐越,这点相比较,赵非燕就不同了,不过两女都是心中为唐越着想,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

    一个是有了困难总是情不自禁想到了唐越倾诉一番,一个是不想为了自己的事情麻烦唐越。

    所以这些事情她都藏在心里,不打算拿这点小事去烦唐越,当然她也没料到早早招进来的两个保安,竟然是唐越吩咐纳兰辰安插的暗中保护人员,事情最终还是传到唐越耳朵里去了。

    但促使唐越给王梦莹打电话的原因,并不是林泌的纠缠,而是岳父重病的消息。

    自从救治过蓝老之后,唐越对自己用灵气救人的本事也有了七八分自信,王梦莹本就是他在乎的人之一,知道她父亲生病了,自己又有这能力帮忙,不能坐视不理。

    于是唐越当即便打电话过去,“听说你那边最近情况有些不妙?”

    王梦莹起初还支支吾吾着不愿意说实话,到后来唐越也有些生气了,明明自己都已经知道,你即便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得替你父亲考虑吧,“好了,你别老顾左右而言它了,我其实什么都知道了。”

    王梦莹愣住了,整个人结巴在那里,片刻后声音已然哽咽,说道:“是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帮帮我,帮帮我的父亲,我真的已经想尽一切办法了,也找了全国知名的脑科医生来看过了,但他们都没有办法,甚至连一个敢做手术的人都没有。现在我父亲脑海里的血瘤越积越大,如果再拖上一个月不把血瘤清除掉,就再也来不及了。”

    唐越没料到事情竟然已经如此严重,重重嗯了一声,“我马上回来,等我一天。”

    其实手术也不是完全不能做,但即便是最出色的脑科医生,也明确表示手术成功率不到百分之十,血瘤体积太大,甚至将中枢神经包裹其中,现在已经结成硬块,通过常规的手段很难轻易清理出来,中枢神经何等脆弱,根本经受不起折腾。

    更何况老年人的身体机能本就比年轻人差不少,一旦进行手术,死在手术台上的几率高达九成,王梦莹又怎么敢做。

    但现在好了,唐越说他能帮忙。王梦莹对唐越的本事心知肚明,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怎么做,但心里已然踏实许多。

    有了唐越的支持和安慰,王梦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公司大门,打算到医院去。

    今天知道唐越很快就回来,让王梦莹心情大好,忘记了有个狗皮膏药正对自己死缠烂打,刚走出公司大门,便被早已将车停在门口的林泌撞了个正着。

    之前几次林泌来堵门都是带的鲜花之类,但这一次他没有带花,而是带了个老先生。

    “听说你父亲病了,我专门联系了我的伯父,我伯父请了秦老过来。这位秦老最擅长脑科,许多老一辈领导人的中风等急性病症,都是秦老负责的。秦老的医术,尤其是在脑科方面,他说自己是全国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是全国第一。这次我也是花了不少功夫,才将秦老请来,我们一道去医院,怎么样?”林泌面有得色的说道。

    旁边的秦老听林泌吹嘘自己的成就,也是神色倨傲。

    林泌并非吹牛,他所说的一字一句自然是千真万确,这次若不是林秦托了大关系,他也不至于连夜从燕京赶来这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