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第320章 女人的小心思

    宇文惜刚说出这个借口,自己也意识到不对劲,这不是故意在唐越面前抹黑自己么?

    顿时,宇文惜更显得尴尬,她抬起手捂住脸蛋就想往唐越给她安排的卧室冲去,刚冲出去两步又反应过来,脸虽然捂住了,但胸口岂不是又暴露了?

    赶紧又拿出一只手下来捂住胸前,迷迷糊糊好不容易冲进卧室,正打算关门,却听唐越的声音从背后幽幽传来,“你走错房间了,这是我的卧室。”

    又一次闯了乌龙,宇文惜又赶紧冲出来,在自己的卧室门前撞了两次之后,好歹是顺利的进到屋里,将房门飞快关上。

    背靠房门,宇文惜无比紧张的抚住胸口,压抑着自己猛烈的心跳,刚才那段时间真是太紧张了。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敢做这么大胆的事情,但真正尝试过一次之后,宇文惜便发现自己似乎很喜欢这种紧张得心跳加速的感觉。

    羞涩而痛快着,正是宇文惜此刻最真实的感受,甚至她都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那他晚上会不会来我房间呢?如果他来的话,我应该怎么办呢?躺在床上,宇文惜翻来覆去,脑海中尽是这些念头,不过还没等她浮想联翩,房门竟然真的被敲响了。

    宇文惜猛然惊了起来,没有害怕,更多的是一种欣喜,他总算是来了,至少没有让自己失望。然后才精心打扮了一番下床打开房门。

    宇文惜正想着如何让唐越即不觉得自己太主动,又不会让对方知难而退时,唐越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有些事情要出去办一下,你先睡觉吧,不用担心我。”

    话音刚落,还没等宇文惜答话,便传来大门被关闭的声音。

    失落感如潮水般涌来,他真的就这么走了?难道一直是自己想多了吗?粉脸通红一片,宇文惜忐忑地回到了床上,注定了这是一个失眠的夜晚。

    夜色迷蒙,街道上霓虹闪烁。

    “我要对巨森动手了,”唐越拨通蓝兰的电话,既然决定如此,还是事先和她交流一下吧,免得她到时候又说自己不给她面子。

    她当然是希望善城一切安稳来得好,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她想劝劝唐越。

    但当唐越将自己和宇文惜今天遇到的事情,讲给蓝兰听了之后,尤其是听到于皓宇竟然敢让人从背后向唐越开枪的时候,蓝兰也是火冒三丈。

    顾不得再考虑其中得失,蓝兰狠狠的一拍桌子,“好吧,我支持你!最近这些年他们虽然转变了行事风格,但纵观前后,本质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把一些明里见不得人的事情,转移到了暗地里而已,方式更加隐蔽而险恶。如果不将这些毒瘤铲除,善城永远也没有绝对安全的一天。”

    唐越见蓝兰如此深明事理,心中也是松了口气,“那好,你帮我收集情报,由我出手,对巨森实施斩首行动!”

    虽然隔着电话,但蓝兰依然感受到唐越话语里森然的杀气,皱眉沉吟片刻,心想不能让他这么冲动。

    “别这么冲动,巨森毕竟是个错综复杂的组织,巨森制药只是他们表面上的合法外衣,就已经如此强大了,而且背后有海外暗黑势力组织的支持。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这次于皓宇的事件,逼迫于森采取行动,探测对手的虚实。知己知彼,周密部署。到时候再由我这边一步一步削弱巨森的根基,消灭其有生力量。”蓝兰耐心的说道。

    “好,但我提前告诉你一件事,于皓宇明天就会死,之前他招惹我的时候,我就在他身上动了功法,这个人我不想让他活过明天。”唐越淡淡的说道,照蓝兰的策略实施也没错,但有上次的教训,这一次他不会再手软了。

    暗暗叹了口气,蓝兰点头说道:“我懂的。从今天开始就对巨森实施全方位的监视,不会给他们先动手的机会的。”

    “好,”唐越答应道。

    蓝兰想了想接着道,“但我还有个想法。如果这次我们成功了,将来还会再形成一个新的巨森。这些人总是消灭不尽的,倒不如尝试着扶持个新的组织起来,让这个组织在我们自己的掌控之中,或许能改善些善城的情况。”

    她的点子和唐越心中所想隐隐契合,唐越当即点头道:“这是个好主意。你打算扶持谁?总该不会是我吧?我可没这兴趣。”

    电话另一面的蓝兰笑了,心想这家伙总算聪明了一回。

    不过既然他自己没什么兴趣,那就算了吧,蓝兰接着说道:“暂时没什么合适的人选,不过无所谓了,先想办法把巨森搞定吧,后面再找人也不迟,反正你不是有个现成的青龙堂么?可以再发展到善城来。”

    既然问过蓝兰的意思,今天便不再对巨森动手了,不过片刻后蓝兰又打来电话,说是于森主动联系他,愿意赔一千万换自己放过于皓宇,让于皓宇从部队的禁闭室里出来。

    唐越想了想说道,“既然只是为了放人他就给一千万,那这钱我赚了。要放人就放人吧,我没什么意见。”

    挂断电话,唐越表情冷漠的走在路上,心里想的却是,看样子于森还是很在乎这个儿子的,如果他把人接回去之后,死在他面前,于森恐怕咽不下这口气。

    暂时就只给蓝兰两天的时间吧,如果两天之后她还不让自己动手,那自己便干脆点实施斩首行动了,别人可以不杀,但于森这个隐患必须死。

    夜深时,他终于回到家,这时候宇文惜早已沉沉睡去。

    经历了今天的事情,虽然心中还有些住在唐越家里的兴奋感,但宇文惜心头更多的却是疲惫,无论如何,她终于是失去了一些朋友了。连最好的闺蜜春芳都可以出卖自己,似乎除了唐越她在善城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相信的朋友了。

    第二天一早,唐越依便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开门声,片刻后宇文惜便推门出去了。

    本以为她是想早早离开这里,去学校,没想到片刻后她又回来了。

    不过这一次,宇文惜并未来敲响唐越的房门,不知道她这一来一回是做了什么。

    但当唐越推开房门看见饭桌上摆放的早餐时,就明白了。

    微微一笑,拿起早餐往嘴里放去,唐越突然感到一股淡淡的温馨,明明宇文惜只是短暂的住在自己家里,但他却突然觉得很温馨。就像王梦莹在家时一样,只是这段时间王梦莹都太忙了。

    随后,宇文惜便告别了唐越回到了善城大学。

    最近这些时间宇文惜可谓是茶饭不思,全心投入去做这件事情。

    同时她也在向老师司马教授不断请教,司马教授虽然觉得自己这学生可能在做什么项目,也曾问过宇文惜要不要她帮忙。

    但宇文惜笑着拒绝了,只说这是自己一个朋友的小东西,正好拿来练手。

    司马教授不疑有他,便不再追问,对宇文惜时不时提的问题,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两人坐在一起,花了整整一个半天,将许多细节敲定,等宇文惜回去完善最后的设计图纸,完成后便可以拿出去让蓝兰找人来修了。

    也许这一次的设计不能做到完美,但起码有个雏形,也能满足唐越现阶段最基本的要求,让他的华夏古拳法终于可以修炼下去了。

    “我说你在哪里呢,感情你们两人在这里幽会啊!”空旷的自习室里,远远传来洛灵儿的声音。

    早上洛灵儿来上课,心里很不开心,下课后也不知道怎么的,魂不守舍的在学校里走来走去,路过一些没有课程的教室时,也总是忍不住的把脑袋伸进去张望一下。

    没想到真给她撞到唐越和宇文惜两人在这间自习室里谈事情,若是别的时候,宇文惜被人破坏自己和唐越独处的机会,肯定愤而反驳乃至心中不满,但这一次她却整个人的心思都沉到了设计里面去。

    见洛灵儿来了,她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竟然将资料收起来,对唐越说道:“那你们先聊吧。”

    唐越对宇文惜摆摆手,“行,路上注意安全。”

    宇文惜点点头,“恩,没问题。”

    见两人居然彻底无视自己,洛灵儿大张着嘴巴,愣愣看着坐在角落的两人,看他们相处得如此融洽,感到仿佛自己是那个多余的人。

    宇文惜就近从后门离去。

    唐越送走宇文惜,径直往洛灵儿的方向走来,微微皱眉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洛灵儿没有留意到唐越皱眉的表情,反而是再度问道,“你们在约会?”

    唐越翻个白眼,“你脑子里想什么?没看我们刚才在谈事情吗?”

    这时候唐越还不知道,傅勇等人已经在学校门口引起骚动了。

    整整十名最精英的特种部队成员,再加上这次是来学本事参加特训的,所以几人虽然未曾穿着军装,但却都是笔挺的站立在那里,神情肃然,以示对唐越的尊重。

    但这时候唐越还没过来,导致的结果就是从学校门口路过的学生们,总是忍不住的打量几人。

    傅勇等人何等心理素质,对旁人异样的目光根本不在乎,然后看他们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