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第319章 极限体能

    如今迫不得已,唐越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却是成功的完成了!虚气三层,超凡脱俗,甚至已经逼近了人类的极限体能限制!

    而唐越则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从背后开枪,这其中惊人的反应速度和警惕性,无不叫人心惊胆战。

    最吃惊的则要数驻地部队的连长了,蓝老头叫他来救人时,他还以为对方是个弱质学生。

    可现在这一幕是怎么回事?

    这彻底颠覆了他心中的想法,似乎自己的队伍来此的主要意义不是要救这人,他根本不需要救。

    他根本不能想象怎么会有人可以近距离仅靠两根指头就接住手枪的子弹,诚然,有些顶尖兵王可以在这个距离躲避子弹,但他们可不能接住子弹啊!

    现在看来,似乎自己已经不需要出手,而是观察形势,及时控制住事态,别给这人发飙的机会就行了。

    连长捅了捅同样在发呆的傅勇的腰肢,用询问的眼神看看他。

    傅勇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重重点点头,意思就是你想的没错,我们出手也是为了不给这位爷机会。这样的猛人需要他们来保护?

    连长暗暗出冷汗,刚才唐越要是稍稍一让,那么此刻自己就已经躺在了地上!

    傅勇一直都知道唐越很厉害,但真没料到他能厉害到这程度。

    感情之前一起训练时,他压根就没认真过,从头到尾都隐藏着实力。

    想来也是,当初他来部队是为了学东西,如果将他这么恐怖的实力暴露出来,将会是什么样子的?

    傅勇的心情彻底地痒痒了起来,虽然早已把他当教官,但傅勇从未如同现在这样渴望着跟他学东西。

    其他龙组的人此时也是一样心情,眼睛发亮的望着唐越,充满着期望。他们都是兵王,见过太多的猛人了,可唐越依旧凌驾在所有人之上,这简直就是一尊活着的神啊。

    再向对面望去,刚才开枪的打手,呆若木鸡,此刻手里的枪早已因为浑身发软掉到了地上,只想着这次真是被于少坑惨了,只说让自己开枪,但没说对方是个怪物啊!

    片刻后他终于想起自己似乎该逃跑了,果断撒丫子便跑。

    但他没跑出去两步,便被唐越手指弹出来的子弹打中脚腕,一下子跪倒地上去。

    这人不用想也知道是于皓宇派来的,唐越走上前去,站在他的面前,灼灼看着他,“说吧,是谁主使你朝我开枪的?”

    他被唐越的眼神一看,迷迷糊糊的就说道:“是于少让我来的。”

    唐越回头对着傅勇和军区连长摊摊手,“你们都看到了吧。不是我不想放过他,是他不给我留后路。你们说遇到这事我应该怎么办呢?”

    几人面面相觑,军区连长一挥手,让几个卫兵又往酒吧里走去,“把于皓宇抓起来吧。雇凶杀人,不管不行了。”

    傅勇对唐越的手段心知肚明,就怕他不依不饶,非要当场就杀人,赶紧说道,“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那个于皓宇以后不可能再来找你麻烦了,这个开枪的小子我们也带回去,一并处理。”

    唐越点点头,“你们看着办吧。”

    反正于皓宇也是个“死人”了,唐越也懒得再管。至于这开枪的小子,说实话真是一点威胁也没有,相信傅勇他们会把这些事情办妥,不会轻饶的,也就够了。

    宇文惜现在脑子里已经是彻底迷惘了,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彻底颠覆了她的思维。一下子还适应不过来。

    对唐越来讲,该来的挑战迟早会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想保持低调有时也很难。有些事情自己不去做,也会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去做的。归根结底,只要防止了某些人的胡作非为,那也是一件功德。善城的地下势力也应该改变一下了,唐越想道。

    唐越和傅勇、邓芝龙一行人告别了,对方再次请求唐越有时间一定要回训练基地看看,当然,唐越也明白对方的意思,如果可以教他们一些简单的修炼方法,也不是不可以。

    连长带着人也走了,临走前还带来了蓝老的特殊命令,那就是让唐越和蓝兰好好相处,年轻人不要太老实了,直把唐越说的一脸黑线,尴尬地送走了这位连长。

    “蓝老啊蓝老——你这急着嫁女儿的心思也太明显了吧。”唐越无语的想道。

    目送着押着于皓宇和那个开枪的小子的军车离去,唐越和宇文惜终于长舒一口气。

    没想到一次简简单单的出门,最后竟然引发这么多事情来。

    这是唐越和宇文惜两人都始料未及的,但唐越并不觉得多么困扰,从头到尾都是于皓宇仿佛个跳梁小丑般在那里蹦踧,想捏死他随时都可以,事实上于皓宇已经快死了。

    而宇文惜也不觉得难受,在酒醒过来后,起初她还有些惊慌,但她看唐越的样子,就知道这些事情其实根本难不住他。

    靠在他的身边,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味道,就有种强烈的安全感萦绕心头,让人觉得舒心,仿佛天塌下来也不用怕。

    “我不敢回家了,可以去……”宇文惜喃喃着道,天这么晚了,他们孤男寡女的正好可以一起去酒店住一晚,只是这话她却说不出口。

    “呃……正好,王梦莹今天出差去了,你可以去我家住几天,等这事过去了再回家也行。”唐越道,心中倒是并没有多想,反而是想起了王梦莹,这个女强人经常忙的不回家,今天已经出差五天没有回来了。

    “哦……那好吧。”宇文惜微微有些失望地说道,心中莫名的有些难受,他对自己真的就一点想法都没有吗?自己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怎么还无动于衷呢?

    将宇文惜送到自己家里,让她跑去洗个澡,酣醉一场过后,宇文惜浑身都是酒味,虽然觉得在唐越家里洗澡有些不妥,但宇文惜只稍微犹豫片刻便不再考虑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

    宇文惜先回自己房间拿睡衣,在衣柜前走来走去,她背后的床榻上已经摆放了七八件风格不同的睡衣,但她依然不断念叨着,“穿什么呢?我该穿什么好呢?”

    “这一件?”宇文惜说着拿起一套蓝色的冬装睡衣,在身上试了试,暖和倒是暖和,穿着也很舒适,但有个最大的问题,布料太多了,浑身上下裹得太紧了。

    宇文惜脸上看起来红扑扑的,也许是喝酒的后遗症,也许是因为脑子里正在冒着些香艳的念头。

    “穿这么多,好像显得我很防备他一样,虽然不一定要做什么,但住到别人家里,出于礼节我也应该表现得更信任他嘛,既然是要表现得信任他,我应该穿一些稍微大胆一点的睡衣嘛,比如那件……呃……”宇文惜自言自语着,她似乎是在说服自己把手伸向那件自从买过之后,就一直没敢穿过一次的睡衣。像个小姑娘似的,宇文惜头一次脸红心跳加速地站在一堆衣服面前为难了,都说女人是为喜欢的男人美的,此刻宇文惜就在想着怎么在唐越面前表现的更美一点更性感一点。

    她并不想承认,心头也没存着要勾引唐越的念头,但脑海里却总想着让自己变得大胆一点,奔放一点。

    拿起这件粉红色半透明的蕾丝睡衣,宇文惜脸上的红晕更显眼了,没摊开来看时,她还有些胆子,但真正穿在身上,对着镜子试了一阵子后,宇文惜心里的胆气是越来越小了。

    唐越这时候根本不知道宇文惜在隔壁对着一件衣服纠结不已,只是自顾自的坐在电脑前搜索着巨森的情况,既然决定对他们动手,总不能一点情报也没有。

    终于,宇文惜还是下定了决心,抓起那件最性感的睡衣走到唐越房中。

    她的脸红得厉害,甚至不敢和唐越打招呼,便垂着脑袋直冲进浴室中去了。

    没想到她这次洗澡又是洗了许久,唐越看看时间竟然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他都快坐不下去了,还以为宇文惜出什么状况了,比如滑倒在浴室里之类的。

    他哪里知道,其实宇文惜早就洗完澡了,只是穿着睡衣站在镜子前面,扭捏着不敢出门,这一次浴室里明亮的灯光将她现在的样子照耀得纤毫毕现。

    她这才发现,这睡衣比想象中的还要火辣。

    在沾了水汽之后,睡衣的透明程度竟然比之前试穿的时候还夸张,由于没有穿内衣,甚至连胸前的红点都隐隐看得见。

    难道我要让他看到我这一幕?宇文惜这下可真是羞怯得浑身发软了,在镜子前面徘徊许久,转来转去,就是鼓不起勇气去打开浴室门。

    由于有点担心,所以唐越放下手头的事情来到客厅,打算问一下她怎么了,“宇文老师,你……呃……”

    唐越话说到一半便中途打结说不下去了,以他的视力,宇文惜眼中的有些透明基本就和全透明没什么分别。

    他只是一眼便将这美女老师的上上下下看了个通透,睡衣还多了一层若隐若现的诱惑,反而比浑身一丝不挂的状态更让人感到迷醉。

    “我……我没有别的睡衣了,这已经是我最保守的一件了……”为了掩饰现在的尴尬,宇文惜一边用双手掩盖在胸前,一边无力的解释道。

    唐越一愣,没想到宇文老师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最保守的睡衣都是这风格,不保守的又该是什么样啊?唐越很快脑补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