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第314章 奇葩的一对情侣

    红着双眼的于皓宇已经是彻底的怒了。更是将这股莫名的怒火发向了春芳,这个始作俑者!

    之前清醒的时候他虽然想着办法打压唐越,努力作出一幅谦谦君子的样子,可这会已经半醉的他早将这些虚伪的表面包装给扔了。

    春芳被于皓宇一巴掌扇倒在地上,脸上红肿一片。眼泪刷刷的流了出来,却忍着不敢哭出声来,甚至连反击的勇气都没有,眼前这人不是她可以惹的。

    旁边的小林见状,第一时间却不是去扶春芳,反而是谄媚的对于皓宇说道:“于少爷消消气,春芳他也是不知道宇文惜已经有男朋友了。这次真的是意外。”

    春芳自己从地上勉强爬了起来,眼眶带泪的抚着脸蛋,畏惧的看着于皓宇,竟然丝毫不敢反抗。

    宇文惜则是满脸错愕的看着这几个闺蜜,突然觉得她们是如此的陌生,这种人竟然也介绍给自己当男朋友?当着自己的面说要干死春芳,她和自己的男友小林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生气,反倒是继续讨好对方。

    一直在大学里单纯当老师的她对这样的事简直不可思议,别人都在侮辱自己的女朋友了,怎么还能这样?而且最让她失望的是春芳,被这于少爷打了一巴掌,竟然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慢慢爬了起来继续坐在了于少爷身边。

    这不是犯贱是什么?宇文惜突然觉得眼前这个闺蜜很陌生,似乎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认识的。

    诚然于皓宇的来头或许很大,但你们把这种人介绍给我,就不为我考虑一下?

    跟这样的人在一起,能有好日子过?

    宇文惜这时候才知道,几个所谓的闺蜜完全是把自己当成商品给卖了,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巴结于皓宇而已。

    想到这点,她不禁万分失落,自己的朋友本就不多,今天这事过去以后,和春芳她们几个的关系,是彻底破裂了,眼神变得暗淡下来,表情也非常难看。

    对于皓宇的嚣张,唐越只当是个笑话,反正他威胁的也只是那个春芳,丢脸的又只是小林,他是无所谓的,看宇文惜神色黯然,他便一改迷迷糊糊醉酒的样子,直直起身拉过宇文惜说道:“算了,我们走吧,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宇文惜点点头,任由唐越扶着她的腰肢,便打算离开这里。

    这时候于皓宇在后面猛的一拍桌子,“站住!”

    和撕下绅士面具的于皓宇,唐越自然没有必要客气,回头淡定的说道:“怎么?你还有什么指教?”

    于皓宇狞笑一声,“今天你们两人让我丢脸了,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不然我于皓宇身为于森的儿子,以后还怎么在善城立足!”

    于森的儿子?唐越顿时恍然大悟,难怪这小子这么嚣张。

    于森的身份他当然知道,毕竟他也曾经做过考察,也从瑞济公司看到不少资料。于森身为巨森制药现在的龙头,在善城绝对是抖抖脚都要震三震的大人物。

    于皓宇基本相当于巨森制药的少主,瑞济制药和巨森制药竞争日久,唐越自然也有所了解这个巨森制药,而且根据所得消息,这个于森在当地非常有势力,形同当地的大佬。

    据王梦莹上次所说的情况,巨森制药的背后很可能还有黑暗势力在支撑着。而作为于森的儿子——于皓宇有些纨绔习性似乎在所难免,不过很遗憾,他唐越不吃这一套。巨森制药没有来找他和瑞济公司的麻烦,自然说明于森也是识相的,知道唐越不好惹。

    如果他知道他的儿子正在楼下和唐越这个恶魔叫板的话,恐怕第一时间会是担心是不是要对自己大开杀戒了,绝对不是要帮自己这不成器的儿子呈意气之争。

    “哦?你想立足?行了别废话了,你到底要怎么样吧,”唐越从容笑道,心里想的却是,如果这不识相的货色,胆敢说让自己交出宇文惜这种鬼扯的话,那么对不起,你的下半生和下半身毁了。

    也许今天于皓宇的运气很好,虽然他现在怒气冲冲,但提出的条件却是,“要走可以。但你得和我们一起把这里的酒喝完。今天这事就算揭过去了,如果你不敢,那么……”

    唐越这时已经松开宇文惜主动走了上去,低头看看桌上的酒,“恩,十二瓶。我一半,你们三个一半,怎么样?”

    于皓宇一愣,就算酒量再好的人,也不可能一口气喝六瓶酒,要知道刚才他已经喝了三瓶啊!这小子看起来不怎样,居然这么有豪气?

    被唐越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于皓宇脑子里热血上涌,这种时候不能怂啊,大不了就是两瓶,豁出去了!

    “喝就喝,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小林这时候也是脸色发白,于皓宇这时候上头了,没意识到问题,但两人看此时唐越那清澈的眼神,哪里还不知道他刚才是在扮猪吃老虎,这根本就是要坑人啊!

    只可惜他们还没来得及阻止,唐越已经和于皓宇一人抓着一瓶吹起了瓶子。

    价值近万一瓶的,像他们这种喝法,又是玩命又是暴殄天物。在于皓宇咬牙切齿喝完一瓶的当儿,唐越却已经如同大海一样灌进去三瓶。

    于皓宇放下瓶子,狠狠的打了酒嗝,然后扭头看小林还愣在那里,眼睛一横,“你们怎么还不喝?”

    两人苦笑着对视一眼,罢了,舍命陪君子了。

    片刻后,唐越轻轻松松喝下去六瓶,只可惜这时候于皓宇他们三人第二瓶才喝下去不到一半。

    他们实在喝不动了,脑子晕乎乎的,肚子里也撑得厉害,更难受的是想吐得紧,但又碍于面子强忍着不能吐出来。

    别人都喝九瓶了还跟个没事人一样,你这才三瓶,完全不好意思出门和人打招呼啊!

    “看你们还有一会儿,有缘再见了,”唐越不给于皓宇再废话的机会,转身拉起宇文惜便往外走去。

    春芳见状跟了上去,从后面一把拉住宇文惜的衣袖,“宇文惜,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宇文惜回头看着她,“如果这个叫于少爷的人真的想上你,你会拒绝吗?小林会反抗吗?”

    春芳知道自己这一次丢脸丢大了,她也没有想到这个于少一喝酒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连最好的闺蜜都看不起自己了,也全是自己活该。

    春芳很想说会拒绝的,可是却开不了那个口,因为她只是脑海中一晃,就知道她是不可能拒绝的,而且自己所谓的男朋友更是不会阻止的,这会儿才觉得有些悲哀,原来自己活的这么下贱。

    眼神一暗,春芳话到嘴边却说不下去了,宇文惜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心中暗暗叹息,拉着唐越转身离开。

    巨森制药龙头的儿子,这个来头真的太大了。哈……

    “他是这种人,想必你们早就知道的,另外我以前是很缺钱,但我从来没想过出卖良心和身体去赚钱。他这种人只是想玩玩而已,你们也很清楚的,但你们还是要把他介绍给我。我对你们很失望。抱歉,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宇文惜说完不再废话,反过来推着唐越就一起往外走去。

    “宇文惜……”春芳无力的举起手,却只抓到空气,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这时候于皓宇刚刚喝完,正看见唐越和宇文惜推门而出,正打算再叫他们站住,但他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响起,拿起电话打了个酒嗝,里面传来他老子于森的咆哮,命令他在三分钟之内滚到楼上去。

    于皓宇浑身一个激灵,也顾不得再找唐越和宇文惜的麻烦了,踉踉跄跄往楼上走去。

    他心里想的却是,反正已经记住这两人的长相了,现在有急事就暂且放过他们。

    妈的扮猪吃老虎,居然敢耍我,喝了九瓶红酒,居然还站得笔挺笔挺的,走起路来更是稳稳当当,这家伙分明就是个酒仙。

    刚才那种要醉倒的样子纯粹是玩儿我啊!

    那是他知道以他的酒量一个人挑三个,也是我们三个死得连渣都不剩啊!

    于皓宇回忆起唐越刚才时不时露出的笑容,之前觉得是憨笑,现在才反应过来,别人压根就是在嘲笑自己三人傻,纯粹被这家伙智商碾压了。

    以于皓宇的身份,在善城何曾被人这般戏耍过。女人被抢了,喝酒也被放倒了,喝酒想灌醉别人更是反过来把自己弄得惨兮兮的。

    刚走出包厢门,于皓宇就忍不住的哇啦哇啦一口吐在地上。

    我不会放过你们两个家伙!他现在还不知道唐越的真正身份,要不然这会儿恐怕也没有那么大的仇恨了,因为从始至终,他一直认定了唐越只是个一穷二白的家伙,这样的人扫了自己的面子,那简直是不可忍受的。相反,如果对方是个大人物,那他也没有胆量生这么大的气,这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的性格。

    春芳几人肯定知道她的住址,根本不愁找不到人,等呆会忙完了,今晚一定找上门去,要把这妞儿弄到床上,当着唐越的面把宇文惜狠狠的折磨折磨。

    另一边唐越和宇文惜两人走出上岛俱乐部,冷风吹来,宇文惜骤然被寒气侵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她更冷的却不是身体,而是心。

    多年的闺蜜,在利益面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出卖,所谓的友谊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

    冰凉的夜风催生她心中的失落,宇文惜猛然觉得自己这前半生真是太凄凉了,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二十多年的生命里,自稍微懂事起,便辛辛苦苦的当家教做兼职,只为赚钱给父亲还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