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第289章 绑架

    赵非燕低头沉思着。

    “怎么了?少女天团那边刁难你?”唐越心中疑惑,眉头一挑。

    “那倒没有,不过……都是些小事情了,这些事情就不用麻烦你了。”赵非燕犹豫着回答。

    她知道现在唐越非常忙,然而自己每次有事,他都第一时间赶过来。虽然她一直以唐越的女朋友身份自居,却觉得唐越为自己做的已经太多了,甚至她能够这么快从无名小卒变成耀眼的新星,里面都有很大成分是唐越的帮助。

    接着,两人又忙中偷闲的吃了一顿饭才分开。

    而唐越刚刚把赵非燕送走,那边洛灵儿的电话就过来了,却是她们的美女老师宇文惜出事情了。

    唐越对这个叫宇文惜的美女还是有些印象的——很有特点的一位气质美女,而且职业又是老师,平添了一份书卷气,成熟妩媚,正是唐越最喜欢的一种类型。她和王梦莹倒是有几份想似,只是王梦莹更冷淡一点,也只有在家中的时候才像个普通的女人。

    当唐越赶到的时候,洛灵儿已经把纳兰辰和李晟两人叫了过来,四人以最快速度抵达了洛灵儿的美女老师所住的小区。

    下了车,他们径直到了小区物管处,向里面的工作人员打听道:“请问一下,宇文惜家是住在几号楼几号房?我们是她的学生。”

    唐越他们四人都是一副年轻学生样,再加上长相乖萌,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因此物管处的工作人员很配合,立刻就帮他们查到了宇文惜家的具体地址。

    唐越从洛灵儿口中得知,这个宇文惜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从来没有迟到过的老师,今天却一直没有出现在校园,而且连电话都联系不上了,学校方面已经在想办法了,而洛灵儿却等不急了,唐越上一次见面的时候,除了被这个美女老师的气质所吸引,更多的却是对她的面相产生了好奇,这是一个面犯桃花的女人!

    有着这样面相的人,注定了感情生活跌宕起伏,历经坎坷。而唐越之所以好奇,却是这种面相实在是太少见了,不由的动了印证一番的想法,所以今天洛灵儿一说,唐越就想起来了,而且也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唐越他们来到宇文惜家门前,洛灵儿“咚咚咚”的敲了几下门。

    一个跟宇文惜有几分相像的中年妇女开了门,看到唐越四人,她惊讶地问道:“你们是?”

    “您是老师的母亲吧?我们四个都是老师的学生,因为老师今天一直没来学校上课,打电话也没人接,所以学校方面就让我们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洛灵儿一边说,一边伸头朝着屋子里面张望,可惜并没有看到宇文惜的身影。

    宇文惜母亲闻言大惊:“什么?宇文惜没有去学校?这不应该啊,她很早就出门了的。没去学校的话,能去哪里?”她急忙从兜里掏出手机,拨打宇文惜的电话,然而一直提示的关机,这让她越发的慌乱了。

    “我能去老师的房间看一下吗?”唐越提出了一个请求,他的语气中带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就会遵从。

    宇文惜母亲此刻便是如此,不仅答应了唐越的奇怪请求,还亲自将他给带到了宇文惜的闺房中。

    一进到宇文惜的房间,唐越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洛灵儿随后走了进来,见到姐夫如此脸色沉重,却是并没有什么发现,奇怪的看着唐越。

    “姐夫,你怎么了?”洛灵儿道。一边的宇文惜母亲也是一脸不解。好在洛灵儿身上还带着学生证,她倒是并没有怀疑唐越的身份。

    宇文惜果然没有听取他的叮嘱,对屋子里的布置陈设做改动。不仅如此,唐越还在这里看到了一个比桃花劫更加严重的情况。

    “灵儿,你的这个美女老师不仅是桃花劫,更有血光之灾!”

    桃花劫是因为男女关系引发的劫数,血光之灾则是预示着在最近这段时间里非死即伤!

    必须得尽快找到宇文惜!否则她的生命将会受到威胁

    桃花劫?血光之灾?

    从唐越口中蹦出来的这两个词,让宇文惜母亲听得一愣一愣。

    宇文惜母亲想要发问,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唐越提出了一个问题:“请问在最近这段时间里,老师有谈恋爱吗?”

    这时他也不想解释自己只是洛灵儿的姐夫了,而洛灵儿才是宇文惜的学生,好在对方也没有怀疑,当时只是看了下洛灵儿的学生证,就对几人的身份不再怀疑了。

    一边的洛灵儿同样一怔,姐夫到底想干什么?怎么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问这个问题?却是哪里知道唐越现在心中所想的。

    宇文惜母亲愕然楞了一下,没搞明白话题怎么一下子就跳到感情上面去了,但她还是作出了回答:“宇文惜这个丫头********都扑在了工作上面,成天想的都是教好你们这批学生,完全忽视了自己的感情问题。要不是因为这个,我又怎么会催她去相亲呢?只可惜,她没有看上对方。其实那个年轻人各方面我都感觉很不错,真不知道宇文惜的眼光怎么就那样挑剔……”

    “相亲?”

    唐越敏锐的把握到了这个关键词。

    “老师最近相过亲?相亲对象是谁?您认识吗?”心中猛的突了一下,相亲这不正好是男女两者接触吗?这对宇文惜来说可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之前以为她一没有男朋友二没有结婚,所以桃花劫一时间应该验证不了,现在想来却是全部错了。

    “相亲对象是一个叫做朱旭的年轻人,比宇文惜大两岁,自己创业,有房有车……”宇文惜母亲介绍的很详细,看上去对朱旭的情况非常了解。经过这么一介绍,唐越也大概听明白了,这是一个优质男人!一个让女方家长很心动的男人,而问题就出现在了这里。

    天下有那么多近乎完美的男人跑来相亲吗?而且正好被自己的女儿给撞上了,这里面会没有问题吗?唐越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是一个陷阱,不过看着此时宇文惜母亲的表情,显然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然对这个自己挑选的未来女婿人选非常的满意!

    “这个朱旭家住在哪里,您知道吗?”唐越追问道。

    先前还滔滔不绝作介绍的宇文惜母亲,这会儿却是卡壳了,尴尬的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唐越很诧异:“您不是认识对方吗?”

    朱旭的各种情况,宇文惜母亲都掌握的非常清楚,甚至连开的什么车、每个月的收入都知道,怎么会不知道朱旭的住址呢?

    宇文惜母亲解释道:“事实上,我认识这个朱旭,是在一次社区举办的相亲会上。当时我是代表宇文惜去的,看到朱旭感觉还不错,就留了电话号码,后来便约他出来跟宇文惜相亲?”

    唐越恍然大悟,又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么朱旭的电话号码您还有吗?”

    “有的,有的。”宇文惜母亲拿出手机,翻出了朱旭的电话号码。然而当唐越按照这个号码打去电话的时候,却只听见冰冷的电子女声在说:“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询后再拨……”

    “空号?看来朱旭已经弃用了这个电话号码。甚至很有可能,他当初买下这张号码卡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用身份证,或者是没有用自己的身份证!”唐越瞬间作出了判断,同时也越发肯定,朱旭跟宇文惜遭到的桃花劫、血光之灾有着莫大关系!

    “难道宇文惜没去学校,是因为这个朱旭?他们两人的手机,一个关机一个空号,到底是个怎么情况啊?宇文惜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宇文惜母亲手足无措,无比着急。直到这会儿,她这个做母亲的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以她对女儿的了解,女儿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不去学校,而且这会儿都联系不上了,这事还从来没有在宇文惜身上发生过,顿时心中闪过一丝的慌乱。

    “您不用太担心,老师一定会没事的。”洛灵儿安慰起了宇文惜母亲。一边拿眼神瞪着唐越,显然是不想让唐越再往下说了,这会儿一切都还只是猜测,她没有唐越的本事,自然不了解事情会有多么的严重,严重到唐越此刻根本没有心情来照顾别人的心思了。

    李晟则是眉头紧锁:“电话打不通,地址也不知道,我们该怎么来找老师?完全没线索啊……”跟在唐越身边这么久了,他早已对唐越的判断深信不疑,这会儿见唐越如此着急,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都不再和纳兰辰调侃了。

    “并不是没有线索。”唐越说道。

    李晟大喜过望:“大哥你有办法?”唐越点了点头。

    旋即,他冲宇文惜母亲问道:“能告诉我老师的出生年月日吗?还有那个朱旭,他的出生年月日您知道吗?”

    这些资料在相亲会上,宇文惜母亲有认真记过,她立刻就把两人的生辰讲了出来。

    洛灵儿有些担心:“朱旭的出生年月日,不会是假的吧?”

    纳兰辰和李晟两人同时点头,他们也意识到了,相亲可能就是一个骗局,那么对方就是冲着宇文惜来的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