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第273章 赌注

    这个天圆头佗虽然是天残头佗的师兄,可是师兄弟两人走的完全是两条路,一个以杀戮为生,一个却以救人为已命。

    为了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师弟,天圆头佗一直在追查他的下落。没想到这会儿却跟李晟混到了一起。

    李晟突然连打了两个喷嚏,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地用手把自己那中分的发型收拾好。

    天圆头佗盘膝坐在旁边,双手合十,双目紧闭,犹如入定了一般,这与他之前的疯疯癫癫可完全是两码事。听到李晟的话,他也没有睁开眼,只轻声道:“若无亏心事,背后谁人说?”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晟顿时不乐意了,瞪眼看着天圆头佗,道:“老家伙,别以为你比我高几个辈分,就能对我指手画脚了。惹恼了我,信不信小爷我现在就走,你自己去找那个老不死的去!”

    天圆头佗好像被李晟这话给吓住了,真的不敢再什么了。但过了好一会儿,他再次开口道:“他说不定就在这附近呢,你这么对付他,可是很危险的啊。别人给你面子,他可不会给你面子!”

    听到这话,李晟顿时老实了许多,尴尬地道:“没事,没事,我算了,他还没到这里呢。不过,你也别怪我没警告你,这次你还是抓不住他的!”

    天圆头佗道:“万事皆有因,万事皆有果。今日种因,他日得果。若无今日因,岂有来日果!”

    “人话!”李晟道:“小爷我搞不懂你这些佛语,来点人能听懂的!”

    天圆头佗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看了李晟好一会儿,道:“跟你没法交流!”

    “没法交流,你还跑去找小爷我啊?”李晟撇嘴道:“要不是小爷我,你这辈子都别想追上天残头佗了!”

    若是赤焰宗的人听到这话,必然会被震撼到。天圆头佗和李晟在这里,竟然是为了等待天残头佗?天残头佗失踪了这么多年了,很多人都以为他不会再出现了,这……这是又准备出现了吗?

    天圆头佗沉默了一会儿,道:“时机到了,他自然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

    李晟撇嘴道:“我呸,我算是不信你们佛门的那什么佛性慧根的。我命皆有我来定!”

    “既然你这么认为,那你为何没有享受?”天圆头佗看着李晟,道:“以你的能力,这天下财富,天下物质,你皆能随意享有。可是,你为何还要如此忙碌?”

    “我……我这是为了报答别人的救命之恩!”李晟道:“哎,跟你说这些,你根本不懂。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是小爷我做事的原则!”

    “恩恩怨怨,便是这尘世的苦海。当有朝一日,你能从恩怨当中走出,脱离这苦海,便是真正的解脱!”天圆头佗顿了一下,道:“这便是佛门修练的解脱之道!”

    “这……这纯粹是瞎扯淡嘛!”李晟撇嘴道。

    天圆头佗刚要说话,眉头却猛地一皱,转头看向旁边黑暗的地方。

    “在这一点上,你跟我的看法简直是一模一样!”黑暗当中传来一个森寒的声音,单听那声音,都让人不由自主地浑身打哆嗦。声音的主人还没走出来,便让人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象,这究竟该是怎样的一个恐怖的人!

    李晟立马后退一步,警惕地看着那边的黑暗。

    此时正是皓月当空,浩瀚的苍穹,没有一点乌云。月光照在山谷当中,将这山谷当中的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的。可是,偏偏便是那个声音传来的地方,却是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仿佛,那个人便是黑暗的代表一样,他所站的地方,连这月光也照不进去似的。

    看到这片黑暗,天圆头佗不由叹了口气。他知道,师弟已经到了,只是两人却早已分道扬镳了,如今随时都可能拔刀相向的。

    “没想到你这家伙也跑来凑热闹了?难道不怕我杀了你?”天残头佗盯着李晟冷冷喝道。

    李晟有些尴尬,悄悄往后退了一步,道:“天残头佗,你跟你师兄的事,跟我可没有关系。你知道我这个人,别人对我有恩,我肯定会拼了命地回报的。你师兄以前帮过我一个忙,这次算我感谢他的。再说,我也思量了,你师兄这次根本留不住你,对你来说,这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嘛!”

    “哼,这还用你说吗?”天残头佗冷声道:“师兄,你追了我这么多年,一直都奈何不了我,你不觉得累吗?咱们两个是师兄弟,有什么化解不了的恩怨,你非要杀了我不成?你一直跟我,要修解脱,你这算是解脱了吗?其实,是你一直活在仇恨当中,我才真的是早就解脱了!”

    天圆头佗叹了口气,道:“师弟,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

    “行了吧,师兄,这些年,这句话,你给我说了多少遍了!”天残头佗道,“何为苦海?我觉得李晟才想得很对,这花花世界,才算真的极乐世界。众生皆苦?哼,没能力的人才苦,有能力的人,一点都不苦。你看看这个社会,有钱有权有能力的人,哪一个不是活得潇潇洒洒的?偏偏是那些善男信女们,被这些人踩在脚下,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能力决定一切。狼吃肉狗吃屎,弱肉强食,这才是唯一的生存法则!”

    天圆头佗缓缓摇了摇头,道:“师弟,你已经入魔太深了。须知,人性本善……”

    “师兄,你别跟我来那什么人性本善的一套!”天残头佗直接打断天圆头佗的话,道:“我告诉你,人性不善,人性本恶才对。这个社会,位置和能力,才决定你是个善人还是个恶人。那些每天在街头碌碌求生的人,你觉得他们是善人吗?哼,我告诉你,这个社会,没有善人,每个人都是恶人。那些所谓的善人,一旦让他们掌握了足够的权力,让他们拥有了足够的实力,他们就会立刻变成恶人。甚至,比那些现在已经拥有权力和实力的恶人,还要凶恶的多!”

    天圆头佗道:“赤焰宗本是医门大派,最后却以医术愚弄人,如今虽然小成气候,可是你应该知道,这只是邪道,官方不可能允许它永远存在的,你跟在赤焰宗后面,迟早会后悔的。你的意识太偏激。”

    到了这会儿,这天圆头佗似乎还想让师弟回心转意,可惜天残头佗完全听不进去,只是冷笑以对。

    “偏激?”天残头佗冷冷一笑,道:“师兄,这些年,你在这社会也见过不少人了,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善人?哼,你要觉得我的想法偏激,那好,要不咱俩打个赌吧!”

    “打什么赌?”天圆头佗道。

    “我用事实证明给你看,那些所谓的可怜人,那些之前老实巴交的人,一旦掌握了足够的实力,会变得何等的恐怖!”天残头佗沉声道:“而且,为了得到更强的实力,他们会做出何等恐怖的事情。”

    “好!”便在此时,天圆头佗突然开口道:“我跟你赌!”

    “师兄,我也不占你的便宜。这么的吧……”天残头佗道:“咱们就在这山谷当中等着,第一个进入这山谷的人,就是咱们选中的人,怎么样?”

    天圆头佗点了点头,道:“好,那就这么办!”

    李晟在旁边看了看天圆头佗,又看了看天残头佗,突然笑了:“这个赌有意思,我倒要在这里看看,究竟哪个倒霉蛋这么幸运,拿到了这两样东西!”

    天残头佗和天圆头佗都没有话,两人皆静静盘坐,看着山谷入口的地方。凌晨时分,又有谁会走进这荒无人烟的山谷当中呢?

    ……

    镇上,吴良鑫老婆的家里,赵大勇已经被人打得满身是血,昏迷了过去。不过,四周的人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用一盆凉水把他浇醒,然后再次把他拎起来暴打了起来。

    吴良鑫便在旁边坐着,双目赤红,死死盯着赵大勇,不断怒吼道:“给我打!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杂种,竟然敢杀我一家人,老子不折磨死你,我他妈就不姓吴!”

    吴良鑫已经知道家里人全部被杀的事情,现在抓到了赵大勇,当然是不会放过赵大勇了。他们已经在这里打了赵大勇半天的时间了,可他还是没有解气,这次已经决定要活活打死赵大勇了。

    就在众人打的起劲的时候,一个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道:“所长,我们刚刚查到,赵大勇前些时候把他儿子送到了善城市那个私立孤儿院里了!”

    “善城市的私立孤儿院?”派出所所长林涛平立刻皱起眉头,沉声道:“是唐越的那个孤儿院?”

    “是的!”警察回道。

    “王八蛋,还挺精明的啊!”林涛平愤然道:“竟然把他儿子送到那儿去了,这下想把他弄回来,可不容易了!”

    旁边吴良鑫没听清,愤愤地道:“赶紧把他儿子找回来啊,我要当着这杂种的面,亲自折磨死他儿子,给我儿子报仇!”

    “这恐怕不行。”林涛平道:“他儿子现在正在善城市唐越的孤儿院里,那个孤儿院是善城市现在的大老板唐越开的。想从他那里把这个孩子带出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