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第268章 不计前嫌

    房间内,浑霸子站在挂着的大镜子面前,脸色惨白,如同涂了一层白粉末一样。

    叹了一口气,他来到屋子外面,看到爷爷和父亲,抬着那些厚厚的木板出来,他知道是爷爷早些年,已经给自己准备好的棺材板。

    但是,那些棺材板一直放在一间房里面,自然是等到他爷爷百年之后再用。

    现在他发现爷爷和父亲已经拿出来,并且涂上红色油漆,自然不是给他爷爷自己的,而是给他准备的。

    哀莫大于心死。自己的至亲都对他失望透顶了吗?浑霸子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脸色苍白的浑霸子没有和爷爷父亲说什么,双脚很艰难地往外面走出去。

    在路上,其他村民看到脸色苍白、如同快要死去一样的浑霸子,都是急忙走远,然后在背后小声议论神医说的不错,这个村里的祸害,果然命不长了。

    从浑霸子出去看病回来开始,他们就发现浑霸子的神色不行,特别是现在看到浑霸子这个人,如同临死前回光返照那样的人一样,果然真的命不长了。

    浑霸子在自嘲自笑,想从口袋摸出香烟来吸的时候,发现却是没有摸到。当然,他还是继续往外面出去,他已经远远看到那些村民,在猪肉福的摊位那里买猪肉,本来他想过去的,但是,他害怕被那些人嘲笑,咒骂,同样害怕村民被自己给吓跑。

    他没有往猪肉福那里过去,而是往不远处那条清澈见底的河流过去。在他刚刚到哪,原来还在洗衣服、洗菜、甚至洗头的那些村里年轻妇女,都急忙走开,甚至来不及拿自己的物品。

    不远处,原来还有几个六七岁的小孩在河边玩水,但是,看到他过来的时候,同样如同看到恶魔一样,急忙跑开,一边跑一边骂,一边哭,甚至还在背后向浑霸子吐口水。

    毫无疑问,在那些童真的小孩记忆中,他们以前在河里和小伙伴们玩得很好的。但是,自从这个浑霸子祸害由城里返回村子后,不但平常打骂他们,甚至惹出人命。浑霸子曾经将他们其中一个小伙伴扔到水里面,差点被淹死。幸好路过的大人及时救了,否则,那个小伙伴可能没命了。所以,那些小孩对他一直很厌恶,很鄙视。

    小孩的思想没有大人那么复杂,什么是对,什么是好人,他们却是可以简单地分得清楚,毫无疑问,这个浑霸子真是那样的大坏蛋。

    浑霸子错愕地站在那里,他真的没想到,自己在村里面,居然是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几岁的小毛孩,居然人人对他那样厌恶。

    实际上,当初因为大城市开始严打扫黑,在城里面混不下去后,他想回到家乡威风一下,甚至做了那些坏事。

    他一直没有想过,自己在外面混不下去,外面的人容不了,为什么这里,依然还是那样?

    以前,他不明白,现在他已经知道一些了。

    但是,那句话说的不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那种性格自小形成的,哪有那么容易改?所以,即使现在他觉得很失败,很后悔,怕是同样难以改变自己的情况。

    唐越不理会浑霸子那边的情况,但是他知道,浑霸子再嚣张,同样也会感到恐惧。

    这种痛苦的折磨,唐越知道,现在浑霸子已经是睡不好吃不好。

    唐越这些天住在赵非燕家中,顺便也给村里的一些村民看病,没想到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唐越在这个赵家村的名气竟然打出来了。

    然后,唐越在善城开了瑞济制药的事也在赵家村传了开来。

    一来二去,更是让这个村子里的人对唐越平添了一份尊敬,感觉这是一个从外面世界回来的大人物,顺带着对赵赵非燕母女也尊敬了不少。

    赵母自然高兴的合不拢嘴角,赵非燕也是甜在心里,暂时将善城还有王梦莹这个正室的烦恼抛在了脑后,享受着这难得的和唐越独处的时光。

    这天,赵非燕刚刚开门,浑霸子早就等在了门外,却是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之意,看到赵非燕很是尴尬地挤出了笑意。他之前没少欺负这一对母女,如今有事相求,自然也不好意思。

    赵非燕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对方的企图了。虽然心中厌恶这个村霸,却是没有马上赶对方走。

    原来这几天,浑霸子从医院回来后就度日如年,最终恐惧终于超越了心底的那丝抗拒,今天过来正是准备求唐越的,如今谁都瞧不出他的病,只有唐越了。

    之所以大清早的就赶过来,浑霸子便是不想让村子里的人知道。他的恶名他自己清楚,万不得已,他也有个台阶下。

    唐越再次见到浑霸子并无意外,他早就料到对方会找自己的,甚至连开什么药方他都已经想好了,如今正是等着对方上门来的。

    虽然对方是个村霸,以前也没少做坏事,可毕竟触犯法律的事没有,至少官方都没有定罪与他,自己略施小惩就够了,却不会真的眼见对方死到临头而不救的。

    “神医,我……我错了,救救我吧。”浑霸子看着眼前的唐越好一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就在气氛越来越尴尬时,浑霸子终于抗不住了,蓦然跪倒在地,呜咽着道。

    唐越点点头,似乎对他的这种反应没有丝毫的意外,淡淡地开口道:“据说你在外面是混过的,如今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可是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浑霸子微微一愣,接着想到了自己在村子里面的名声,顿时一脸的惶惶:“我知道了,我不应该恃强凌弱,不应该置村民们的利益不顾,只想着自己发财,你放心,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造纸厂不办了。原有的资金我准备投资轻工业,正好可以解决村子里用工问题。”

    唐越微微点头,看来这家伙倒是有点小聪明,这些事想必在求自己之前已经想好了。赵家村里不少村民都赋闲在家,如果就近办一座厂子,能吸纳很多工人就业,确实能解决不少问题。如果这个浑霸子真能够这么做,也算是为家乡办点好事了。而之前办造纸厂意义却完全不一样,因为那是重度污染的行业,而他之所以选择在家乡办,也是看中了这条河流来排污。

    看到唐越点头,浑霸子一颗心总算落地了,可唐越随即却是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浑霸子赶紧上前一步说道:“神医,你放心吧,我浑霸子虽然人品不怎么样,可是却也是个大丈夫,说话肯定算数,厂子的事我已经取消了,而且我保证日后一定好好对待这些村民们,决不干以前的那些事情了。”

    说到这,浑霸子似乎面有愧色,想到自己这些年声名狼藉,都是自己横行霸道造成的啊,当初他也算是衣锦还乡,成为了村里的首富,可如今却遭人白眼遭人唾骂。经过这一次的生命攸关之事,倒也是看明白了一些,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巴掌大的一张脸嘛。

    “这事你不用向我保证的,你可以把村民们召集起来跟他们商量,毕竟你要办厂将来还是用村里的人比较多,如果他们不支持你也办不下去,对吧?”唐越淡淡说道。

    浑霸子马上就明白了唐越的意思,当下便要出去召集村民,却被唐越拦住了。

    既然对方已经拿出了诚意也就够了,唐越觉得还是先治病救人,解决燃眉之急,才是紧要之事。当下就为浑霸子把脉诊治起来,这不过是复查一番,之前他已有对策,这会儿自然更快了。

    而一直嚣张的浑霸子这会儿也老实的像是一只绵羊了,毕竟这几天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这种感觉可不好受。

    这会儿浑霸子已经把唐越当作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却不料,浑霸子原本以为自己偷偷摸摸找过来的,结果却被村里一名调皮捣蛋的孩子看见了,这孩子趴在赵家院墙上将这一切都听下去了,等到浑霸子再次从唐越那里出来准备召集村民们开会,村长已经将几名代表叫了过来。

    不少村民早已闻风而来,这些天以来自从得知浑霸子要强占地皮办造纸厂,村民们就没少和他发生冲突,上一次几个愣头小伙子还和浑霸子的几名喽啰打了一架。

    此刻闻风而来,却是那个调皮小男孩将浑霸子求唐越治病的经过宣传了出去,村民们都很关注这件事,如果真按浑霸子所说的那样,他们自然也不会再反对什么了。

    很快,百名村民就自动的集合了起来,而浑霸子也赶了过来,此刻他也不再遮掩了,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大家,虽然村民们都知道这是唐越的作用,不过善良的村民们多数还是支持浑霸子的新计划。

    “唐越,你又为赵家村办了一件好事。”赵非燕依偎在唐越的怀中呢喃着道,目光中满是柔情,自己的男人她当然是希望越有本事越好了,虽然有些时候她也希望唐越能够平凡一点,这样的话自己在他面前就不会感觉到差距和卑微了。

    “医者,父母心。既然被我碰上了,我肯定不会甩手不管的。不过能够借此机会让他改过自新,倒是意外的惊喜了。”唐越道,却是有种老成持重的沉稳。

    没想到,这一次诊治,竟然能够让一个村霸弃恶扬善。这倒是让唐越更加的有成就感。

    崇高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不仅能医治一个人的身体,还能医治一个人的灵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