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第266章 求医

    善城,瑞济制药公司。

    如今的瑞济制药正处在蒸蒸日上的阶段。前不久,第二家分公司也正式成立,而药材培育基地也扩大了一倍。

    在这样的发展势头跟前,善城药业的龙头老大——巨森制药终于坐不住了。按照眼前的发展速度,瑞济制药代替他们的地位只是迟早的问题了。

    巨森制药开始使用一些伎俩。一方面,花大价钱从瑞济制药挖人。在巨额利益诱惑下,已经有数名瑞济职员投身到了巨森制药;另一方面,巨森制药也抛开了龙头老大的身份,开始了仿制,而且就连药名也打着擦边球,用心险恶。

    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可是这种事情在他们这个行业却是屡见不鲜了。即使是打官司,也无非是常年累月的消耗下去,难见结果。

    因为瑞济制药的药材来源极为珍贵,即使王梦莹努力的控制着生产成本降低利润,可药品的价格还是较高。而巨森制药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开始向中低端消费者进攻。

    就拿瑞济制药最新研制出的一款祛痘药,效果极为明显,其中最重要的一株药材解毒草,正是唐越当初从云巅山脉移植过来的。

    虽然巨森制药培养不出解毒草,却找专家研究出了其中成分,转而使用低端的药材来代替,虽然效果打折了,生产成本却下降了几个档次,在市场上同样有着极大的竞争力。

    不过最为可恶的,却是巨森制药似乎有意和瑞济制药对着干,就连新药的名字也只差一个字,包装什么的看上去几乎一样,这分明就是侵权行为。

    王梦莹自然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这款新上市的产品是瑞济制药最近的重要研究成果,而且光是广告费用就花了五百多万,可是现在倒好,刚刚到了收获的时候,巨森制药就恬不知耻地横插一脚,这分明是坐收渔利,混淆视听!

    而且,巨森制药在收益的同时,还在破坏瑞济制药好不容易推起来的品牌价值。

    当然,巨森制药也不会傻到自家生产,作为药业的老大,早年就并购了数家小厂,而这次和瑞济制药一较高下的,正是这些不起眼的小厂。即使是瑞济制药官司打赢了最后也是赔本的买卖。

    圈里人谁都知道,这几家小药厂背后的靠山正是巨森制药。

    本来这事第一时间就应该告诉唐越,可是王梦莹也知道唐越虽然医术精湛,可若是说到这些商海战斗,却是一窍不通。所以才没有将这消息告诉此刻在赵家村的唐越,准备独自面对巨森制药明目张胆的挑衅。

    赵家村。

    今天是唐越在赵非燕家做客的第三天,赵非燕的两个姨带着一家人全赶了过来。这不过年不过节的,赵非燕和唐越早上醒来得知赵母如此说,不由面对着相互苦笑,看来今天要面对着众亲戚的考验了。

    唐越也没小气,得知消息后,和赵非燕一起赶到了县城,准备了每个人的礼物。虽然赵非燕一个劲的劝阻,可是看到唐越如此大方,心中也是充满了喜悦和甜蜜。

    到了中午时分,一众亲戚纷纷来到了赵家。唐越原本就长相清秀,加上今天由赵非燕的一番刻意打扮,更是相貌不凡。唐越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了,面对这些赵非燕的亲戚,倒也镇定。

    众人得知他在善城竟然是自己开公司,更是刮目相看。纷纷夸赵母这下子有福了,找到了一个这么令人羡慕的女婿。

    唐越心中明白,自己这时间很难给赵非燕一个正式的名分,毕竟有王梦莹在那里摆着,所以才在这方面格外的上心,至少要让赵非燕在家乡亲戚面前风风光光。

    赵非燕自然也明白唐越的心思,一时甜蜜一时忧愁。

    有人欢喜有人愁,就在唐越在赵非燕家应付一众亲戚时,浑霸子却感觉天地要蹋了一般。

    县医院中,主治医生刚开始没有说出来,只是问道:“赵先生,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不舒服的?”

    “有一段时间了。”浑霸子说道。

    “那你之前为什么没有来看医生呢?”那位主治医生说道。对方这么一说,浑霸子又是开始紧张起来,觉得自己真的可能出问题了?又或者是这位医生同样是觉得那样:他的命不长了?

    “这个,这个。”浑霸子说不出来,自然是他以前根本不当回事,同样没有认为自己有病,而且,觉得自己现在才三十多岁,年轻力壮的,有什么病呢?

    “那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有病的?”那位主治医生说道。

    本来浑霸子是不想说的,但是,现在他同样想确认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得病了,自己的命是不是真的不长了?

    他也就把自己在赵家村以及医生所说的情况描述一番,那位主治医生自然已经没话可说。

    对于那位唐越,这位主治医生自然很清楚,甚至,知道对方平常给人治病,根本没有收什么钱。

    如果作为一个医德高尚的医生,自然是很佩服唐越那样的精神。但是,如果是一个想赚钱的医生,无疑觉得唐越在和他们抢生意。

    即使唐越平常治病不收什么钱,但是,镇医院这里的医生那想法不同,那自然要收治疗费,自然不希望唐越这种好医生更多。

    当然,无论哪一种,他们都很清楚,唐越的医术非常厉害。所以,现在既然听到对方那样说出来,那么说明这个浑霸子还真的是病了。

    “医生,我的情况到底如何?”浑霸子问道。刚才的时候,他还是半信半疑,现在他已经开始没底了。

    “嗯,没什么事,回去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想玩点什么就玩点什么,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尽快去完成吧。”这句话和唐越说的意思差不多。

    但是,很多时候,无论医生说什么话,患者或者患者家属,都觉得很可怕,特别是那些患者,听到医生说出这些类似的话,那简直就是要他们的命。

    这根本不是在安慰患者,而是在吓唬患者。

    现在这位镇卫生院的主治医生说出那些话,除了是因为他医术不精外,更是因为他相信唐越的医术,相信对方在医学界的威望,既然对方都觉得浑霸子有病,那说明这个浑霸子,看来还真的是病入膏肓。

    现在这位主治医生摇摇头,没有给他开什么药,让他交了刚才的检查费就可以了。

    浑霸子神色更是不好,拿出几百元扔在桌面上,他也就往外面走去,他都觉得自己双脚有些站不稳。

    以前他跟着黑老大混,舔着血过日子,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但是,只要是人都怕死,更何况自己原来是过得好好地,现在突然,听说自己有病快要不行了,这无疑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浑霸子想到,这家镇卫生院医生医术一般般,他觉得自己的情况,或许不是那样,他也就骑到摩托车上,加油往县城的方向过去。

    他匆匆来到县第一人民医院,这在县城里面自然算得上最好的医院。他把摩托车停下来,立刻进去,开始给自己做全身检查。他要医院的医生,确认他是不是真的得了不治之症,他的命已经不长了?

    如果是做这些检查,最快速度都要三天时间。所以,在浑霸子加多了医疗费和检查费的情况下,自然是希望医院更快给他做完检查,得出最详细的体检报告。

    从浑霸子的头发,到他的脚趾头,血液,各种脏腑功能的检查,县第一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都带他去做了。

    检查完后,一部分数据也就很快出来。还有一些其他数据,比如,验血那些,最快也要三天时间才出来。

    所以,这三天,浑霸子没有出去,而是留在县人民医院这里住院。在他胡思乱想、艰难地等了三天后,县第一人民医院给他检查的体检报告数据单全部都出来了。

    那些数据上都是那些专业符号,浑霸子这样一个没有读过书的人,根本看不懂。

    主治医生拿到那份数据报告,他也就奇怪了。毕竟,如果一个患者不可能无缘无故突然来医院这里检查,特别是浑霸子这个人。

    他看到对方全身那些纹身,他就知道对方不好惹。这位主治医生,自然也不敢惹到他。但是,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直接按照那份体检报告告诉浑霸子情况。

    “医生,我的体检报告出来了,上面说什么?”浑霸子问道。

    “这报告,除了说你身体有些病症外,其他问题不大。”那位主治医生说道。

    “真的吗?那为什么?”浑霸子觉得奇怪了。

    “什么奇怪?”浑霸子又将赵家村和唐越的事说出来的时候,这位主治医生和刚才自然又不同了。

    所以,他只能说道:“赵先生,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回去的时候,想吃点什么就吃什么,想玩点什么就玩点什么,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尽快去做吧。”

    如果是在赵家村,当初唐越那样对他说,浑霸子可能还是半信半疑,不太敢相信。但是,在镇卫生院,那位主治医生也那样说的时候,他心里已经开始有些没底。

    现在,县第一人民医院做了全身检查,检查报告出来,虽然这位主治医生,同样没有和他说什么病,但是,把那些话同样说出来的时候,浑霸子已经很慌张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