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第265章 村霸

    在赵家村呆了两天,就有一件事情发生了。

    赵家村依河而建,生态环境非常好。可是最后却有一人回来后搞开发,原本是好事的,可是这个从小在赵家村长大的家伙却不是什么好东西,外号浑霸子,据说在外面就是混社会的。现在回来竟然想借这条河流办一个污染极为严重的造纸厂,而且村里的干部收到了贿赂也无人管,反倒是村民们得知此事后反抗不少。

    就是昨天,一些村民上门前去阻挡,结果竟然打了起来。

    这一晚,依然是下着大雨,除了那个邻村发生那种事外,唐越没想到,自己这个村同样会有这种事发生。

    第二天大早,唐越睁开双眼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已经照射进来,经过一晚大雨的洗刷,外面空气,更是清新。

    赵家村有山有水,可以说是山清水秀,风景还是很迷人,虽然这里的人算不上富裕,但是这些青山绿水就是最好的金银财富,如果真的被那个祸害给搞破坏了,那以后这个赵家村,就不是原来那个赵家村了。

    唐越跟着一个名叫牛晓的小伙子急急忙忙走着,去给牛晓爷爷看病。

    大概走了十五分钟,路过河边。

    牛晓说,以前的时候,可以看到许多妇女,特别是那些没有出去打工的年轻妇女,都是在这条河流洗衣服。

    但是,现在并没有看到。

    唐越想起昨晚那些村民和他说过的话,肯定是因为那个祸害的原因,吓得村里那些妇女大白天都不敢出来洗衣服了。

    “大哥,我听爷爷说,这个混蛋想要进山打野猪,所以,昨晚对方一直在准备鸟枪。”牛晓说道。

    他带着唐越来到那个祸害住的地方,特意慢慢在外面走着,看看对方有没有从里面出来?

    他们正在观察的时候,果然,唐越看到一个年纪大概三十多岁的男子,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手臂上和露出的大腿上,都有那些令人觉得恶心的纹身。

    那就是浑霸子。他长得凶神恶煞的样子,右手还拿着一把鸟枪。在他身后,同样跟着两个小混混模样的年轻人。

    唐越知道正是这个祸害,害了赵家村及附近村不安宁。不过,对方早早离开赵家村到外面混日子。所以,村民也是很少有见过他。

    现在唐越站在那里,盯着他看了一眼。

    但是,觉察到唐越刚才那样看,又是转身离开,浑霸子立刻不爽了,立刻说道:“小子,你刚才看什么,你那对狗眼是什么眼神,摇摇头是什么意思?”

    浑霸子看得出这个带着小木箱的年轻人眼神和其他村民很不同。

    有一部分人,只要你看他一眼,他觉得你如何了,很快将会向你动手,有的更嚣张的是,觉得你不顺眼,就动手打人。

    其实,大部分都是那些小混混才那样。现在浑霸子被唐越用那样的眼神看过来,他立刻不高兴地说道:“你这个傻鸟,看你哥的大**啊!”

    如果是在平常,唐越肯定一巴掌扇过去,把他牙齿都打掉。现在他没有表现出,更是摇摇头,叹口气显得很可惜地说道:“都快没命了,还有心情出去打鸟!”

    很明显,浑霸子和他身后那两个小混,同样是听得很清楚,其中一个小混混说道:“彪哥,他刚才好像在咒你快死了?”

    浑霸子在村里惹是生非。他知道那些诅咒,只是本村人厌恶他而已,在背后悄悄骂他而已。

    他暗地里洋洋得意,现在自己在村里算是有钱人,而且到时在村里办个造纸厂,污水什么的直接排河里就行了,反正村长都已经被他收买了。

    他早打听了,这样的厂子只要不花钱在治理废水上面,肯定赚大钱,而赵家村这个小地方,谁敢来管他的事?自己有钱活得更久,活得更潇洒,自然不用理会其他人背后对他的诅咒。

    “我先看看那小子到底是谁,凭什么说那些话?”浑霸子道。

    浑霸子拿着他的那支鸟枪和这两个小混混追着过来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唐越,自然看得到,同样猜到会是那样的。

    浑霸子向唐越挑衅,唐越没有理会他。

    唐越急着要赶去给一个老爷爷看病。

    现在,他和牛晓进到他家里,就是牛晓爷爷住的房间,在房门口外,唐越听到里面的咳嗽声传来。

    刚开始,唐越还以为牛晓的爷爷在演戏,演得那么逼真,在他进到里面的时候,发现牛晓的爷爷神色真的很不好。

    这人老了,就和年轻人就不同,体质自然是跟不上,昨晚又下了一场大雨,现在天气开始向秋季的变换。

    在季节更替的时候,老人和孩子,或者体质很不好的人,很容易感冒或者出现发烧

    唐越经过一番望闻问切,看着床上坐着咳嗽的老人说道:“牛爷爷,你应该是昨晚被凉风感冒了,我给你开了两剂药,用不了多久就会好了。”

    牛晓的爷爷点头后,唐越从那个小木箱里面拿出纸和笔来,在纸上写了一张简单治疗感冒发烧的中药方。

    在他刚刚开完药方的时候,他已经知道那个浑霸子和那两个小混混进来的时候,两人看到这里面的情况,似乎和他想象中有些不同。

    “卧槽,你到底是谁?”浑霸子看向唐越问道。

    唐越没有说话。

    脸色显得很不好的牛晓爷爷说道:“浑霸子,你不会是出去回来连他都不认识了吧?他是唐越,住在上村的。。”

    对唐越,浑霸子自然听说过。

    “你是不是觉得精神倦怠,萎靡不振,无精打采,面色无神,腰酸腿软,胸口很觉得隐隐约约的疼痛。”唐越淡淡地说道。自然是指眼前这个浑霸子。

    “你,你怎么知道的?”浑霸子奇怪问道。对方最多就是刚才看了他一面而已,怎么会知道他出现这种症状?

    唐越还是淡淡的神色,摇摇头,似乎觉得没有必要再说什么,准备让牛晓跟着他去拿药回来给爷爷喝下去的时候,唐越往外面出去,浑霸子急忙跟着过来问道:“我到底怎么样了?”

    “唉,我只能说,你想吃点什么就吃什么吧,想玩点什么就玩什么吧!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的,尽快完成吧。”唐越说完摇摇头,带着牛晓往外面出去。

    刚才还有些趾高气昂的浑霸子,顿时气急败坏。

    虽然刚才唐越他说的那些症状是不错,不过,自己除了有些不舒服外,并没有像唐越说的那样严重。但是,只要是正常人都听得出,唐越说那些话的意思。

    “彪哥,他好像是说你。”一个年轻小混混小声说道。

    “什么意思?”浑霸子问道。

    “以前我去医院的时候,经常听到那些主治医生对那些患者说,然后那些患者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是哭得死去活来,没有多久,那个患者就死了。”

    现在这个小混混说出来的时候,浑霸子更清楚,唐越刚才明显是说他的,离那头近了,想吃什么尽快趁活着的时候去吃,没有玩过的趁这一段时间去玩,否则,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浑霸子的脸色,已经变得和刚才不同,如果是之前那些普通村民那样暗中诅咒他,他还没有什么。但是,现在听说是村里医术很不错的年轻人说起的时候,浑霸子已经有些害怕了。

    看着手中这把鸟枪,他同样没有心情再进神农架里面打鸟打野兽了,一把将那把鸟枪扔给一旁的小混混,他往外面出去,直接往家里回去。

    回到家里的时候,把自己的房门关上,没有再出来了。牛晓给爷爷拿回那两剂药剂后,牛晓的爷爷给自己煎药喝下去,没有多久,自己没有再咳嗽感冒,确实是觉得唐越这个年轻人的医术了不得。

    但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唐越给浑霸子那个说出那些病症的时候,他也是觉得奇怪,莫非唐越说的不错,那个浑霸子真的是命不长了?

    刚开始,他也是觉得唐越和他在演戏。但是,看到刚才的样子,唐越并不像是开玩笑。

    “轰,轰,轰!”浑霸子开着那辆改装的摩托车,在他使劲加油的时候,往外面开出去的时候,平常其他村民看到都害怕,现在看到他那样子,自然更是恨不得他出车祸死在外面算了。

    从这来看,看得出村民对这个祸害的痛恨,现在同样已经知道,这个祸害应该是活不长了。

    虽然平常人常说好人不长命,但是,普通人更是希望坏人不长命,希望他们早早死算了,不要再出来祸害其他人。

    浑霸子在听到唐越说起自己的情况,回到房间里面,把自己关了一天,胡思乱想,心情更是糟糕,吃不好,睡不好,他父亲同样不知道他怎么了?

    在下午的时候,他决定要骑着摩托车去医院查一查自己的情况,如果是那个年轻人唐越乱说的,回来的时候,肯定要把他狠狠打一顿。

    所以,现在他先骑着摩托车,先来到镇里的卫生院给自己做检查。镇里卫生院的医疗器械,还是属于比较落后,但是,照X光那些,自然同样是照完也就有结果了,至于其他什么大的检查,镇医院没有。

    所以,在镇医院的主治医生给浑霸子检查完,再通过一些简单的检查后,他浑霸子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可能只是那么过多的纵欲,导致他肾脏出现那些不好的症状。可是具体什么病却根本查不出来。

    难道自己真的要去求唐越?可是想到自己以前没少欺负赵非燕母女,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赵非燕父亲赵大伟好赌,以前还欠过他不少赌债。浑霸子找不到赵大伟的时候,没少登门欺负赵非燕母女,虽然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