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第264章 恶有恶报

    小涛才十二岁,不过明显和他那父亲不同,这一次老人之所以被及时发现也是因为他,否则恐怕老人这会儿都已经归西了。

    唐越进到里面的时候,看了一眼他们后,没有再理会。

    在老人的那间房间里面,看到老人正在那里独自流泪。哀莫大于心死,或许现在老人的情况就是这样。

    看到唐越拿着药来了,小涛过去把老人平常用到的煎药壶拿过来。

    唐越再出到外面,看向那两位警察问道:“两位,问清楚了?”

    “刚刚问清楚了,他们都有嫌疑,但是,刚才这三儿子和二儿子指着是大儿子给老人汤里面下的农药。”那位警察说道。

    “那你们怎么处理?”唐越问道。

    “这件事要立案审查,他们三人和他们媳妇,都要带回警局查清楚。”警察李明说道。

    刚才被那么一打,现在他们更清楚,这件事要立刻通知所长那些领导处理。既然是公事公办,唐越自然不会干涉,也不会去理会。

    但是,他想问清楚,现在那三个中年人和他们儿媳妇那样对待老人,里面那位老人是什么态度,如果是继续容纳他们,是大好人。只是,这种大好人却是害了自己而已。所以,现在他再次进到老人的房间里面,看着老人在那,唐越问道:“老爷爷,这件事你想如何处理?你是继续把他们当成儿子,还是把他们当成故意杀人犯?”

    老人没有说话,但是从他双眼的泪水中,唐越已经清楚他这些年受到的苦难。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警察那边有公事公办,但是现在这里呢?

    私事政府警方处理不了,那自然是由他来帮忙解决。唐越自然不希望,到时这些人,再用同样的办法来对付这位老人。

    所以,在他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唐越看到那些村干部,同样是有些害怕在一个地方避雨的时候,唐越的目光再看向他们,他们觉得也是有些惭愧,怕是这个村关于这件事上到报纸上,他们这些村干部,以后也不用再出去开会了。

    “他们真的是畜生不如,我们这个村面子都丢光了。在之前,那位老人已经和我提到过,但是,我也没想到,他们那样对待他,做的那么没人性。这一次,即使政府不处理,我们宗族也要处理好。”一位明显在村里名望较高的老者说道,看起来虽然已经有九十多,但是还是很精神。

    所以,现在唐越和这位村长上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清楚。

    “这三个人不配为人子。老人交给他们来抚养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唐越道,这种事情都发生了,平时虐待老人的事情恐怕也没少发生,否则老人也不会轻生的。

    毫无疑问,唐越觉得让这位老人和他那三个不孝养儿脱离关系,是最基本的。可以说,老人辛辛苦苦养了那三个养儿几十年,没有回报养育之恩,反而却是那样对待,这样处理是最基本的。

    “神医,你说的不错。只是,这件事还要通过宗族其他人举手投票决定,我早准备将这三个人和他们儿媳妇,开除出这个宗族,让他们回他们亲生父亲那里也好,让这个村恢复安宁。”族长说道。

    很明显,这种事,给后人一个警醒,否则,以后还会发生这种事,这不止是脸面上的事,更是害了他们那些老人。毕竟,是人都会有老的一天到来。

    这位老族长的威望很高。

    现在,他让人去通知每家每户成年人,都叫到宗祠那里。显然是准备开祠决定这件事情了。

    宗祠里面点上蜡烛,已经很明光,那位族长在宗祠的那些灵牌面前,诉说那三个养儿对老人的不孝,最后他看向围着外面那些族人说道:“是否让秦伯和那三个养儿脱掉离过继关系,是否将他们赶出这个林氏宗祠,你们举手投票决定,并且在这里写上你们的名字或者按上你们的手指印。”

    这位老族长自己先按上手指印,然后再轮到其他长辈,一个一个来。多数人都无异议。

    基本上,最后都同意了。

    唐越看完后,他知道,村里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来解决,虽然这有些原始,但是,这是合情合理,而且农村人经常这样来解决矛盾。

    “老族长,我想说一句,这件事只是和那位老人的三个养儿,以及他们媳妇有关系,和他们的儿子女儿没有关系,至于这些小孩,以后不要用什么歧视的目光看向他们,因为他们父母做的事是他们父母做的,和他们这些小孩没有关系。”唐越说道。心中突然想到小涛这孩子,如果因为这事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那就不好了。

    老族长觉得唐越年纪轻轻,但是明白人情世故。那些小孩是无辜的,但是他们肯定是跟着他们的父母。

    “从今以后,我们村里,谁家还有发生这种事,立刻赶出这个林家村!”那个老族长最后看了众人说道。

    百善孝为先。照顾好老人,孝敬老人,好传统还是要一代一代传下去的。

    现在算是解决了,众人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再看向秦伯那三个养儿,自然是不把他们当成这个村的村民了,他们以后和这个村也毫无关系。

    派出所的所长接到那位民警的电话后,急忙赶过来,没想到,现在这个村已经先解决这个这件事,将这三人直接开除了这个村,并且让他们和老人脱离了关系。

    现在这些村事,派出所自然不会去理会,他们只是把这三人和他们媳妇带回派出所审问,无论是主谋和从犯的,肯定要上法庭,最后还要受到法律的严惩。

    虽然老人及时被唐越和他孙子救下来。但是三人故意杀人未遂,依然是犯法,要被审判的。

    至于这些人的作案动机,作案主谋者,这些唐越都不想再去关注,他只是知道,他们做了这些坏事,就应该付出代价。

    三个儿子和媳妇听说可能到时要判罪进监狱的时候,几乎都软软地倒下去,就像是六条软虫一样。

    “警察,不是我做的。”有人开始辩解了,媳妇也开始大哭大闹起来,好像她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似的。

    但是,现在他们被拉到警车上,至于情况如何,到时肯定是警方和法庭那边的事了。

    在唐越看来,有时,医德要比医术更重要。一个为医者,如果连最基本的医德都没有,那么他即使医术最好,始终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医生。给那位老人煎好第一剂的药汤,让小涛给老人喂下后,其他药剂,自然是交给小涛,或者其他负责人来负责。

    头上还是下着大雨,没有刚才那种黑沉沉。所以,现在即使是黑夜的情况下,往那棵被雷劈中的大树看过去,众人看得更加清楚。

    小涛骑着自行车过来到现在,前后只是两个小时而已,但是,今晚这件事,对唐越来说,也是有些震撼。

    原以为,他只是在书上有看到过这些不肖子孙,没想到,在现实中还真的遇到了。

    办完了事,将药材的用法告诉了小涛,唐越就从村子里赶了回来。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赵非燕已经从楼上下来。

    现在唐越的头发和衣服,都被淋湿了。

    赵非燕急忙拿来毛巾,给他擦干头发后,让他赶快先去洗一个热水澡。唐越的体质要比普通人强许多,自然不怕感冒那些。

    但是,看到赵非燕担心的样子,他心中还是有些高兴,有些感动,他只能先给来洗一个热水澡。

    两人在那烧热水的时候,唐越看了看时间,现在同样到了晚上的七八点,应该做晚饭了。

    现在,不知道是为了表现自己,还是其他,她总是显得很主动。当然,现在她也想问问,刚才那个村里,那位老人到底是什么原因中了毒?

    后来,唐越讲了来龙去脉。赵非燕更是注意到这里面的伦理伤害。这种事居然还有人做得出,真的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善城距离赵非燕的家乡很近,而赵母也有意让赵非燕把唐越带回家一趟。母女两人一合计,正好可以趁这段时间回家一趟。

    唐越和赵非燕在善城挑选了一天的礼物,大包小包的第二天赶到了赵家村,也就是赵非燕的老家。

    自从赵非燕在瑞济制药公司上班后,赵母也就回到了家乡。得知唐越要和女儿一起回来,赵母自然十分高兴,一来她非常满意唐越,另一方面唐越如此一做,也证明了自家女儿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唯一让唐越有些为难的就是同在善城的王梦莹了。这件事情想瞒也瞒不了,虽然唐越这次去赵家村没有明确表示什么,可是难免让大家猜测。

    王梦莹这样的女人,即使心中有想法,也很少会直接表露出来,只是在唐越打电话给她的时候态度很冰冷。

    到了赵家,唐越才发现赵母竟然拉来了一帮子的亲戚过来。

    唐越好一番应付,倒是让赵非燕更加感动了,即使这份关系目前都没有承认,但是唐越能够做到这样她已经心中满意了。她也知道,想让唐越放弃王梦莹,那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