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第262章 禽兽不如

    唐越何等精明,瞬间明白了这男人的心理。不过是不想花钱治疗自己的老父亲,如今老头生病眼看着就不行了,正合他的心意,自然不会欢迎唐越了。

    但是正因为唐越明白了对方的心意,才会怒火中烧。

    禽兽尚且懂得反哺,可眼前这个家伙却连禽兽都不如!

    在他刚刚说完,唐越直接一巴掌扇过去:“这是你做儿子说的话吗?”

    那巴掌,唐越扇得非常重,自然对眼前这个中青年男子说的话,非常厌恶。他根本没想到,面对自己父亲的情况那样,既然说出这样的话,这还是人吗?分明是连禽兽都不如。

    那一巴掌,毫无疑问,唐越将对方给得痛了。

    在这些人准备想往外面出去的时候,唐越直接说道:“你们一家人谁也不要出去。”

    如果这件事,是老人自己想不通喝农药,那已经是说明老人,平常过得日子很不好,这些子女对他很差。

    但是,如果老人喝的农药是有人逼他喝,或者是有人偷偷地放在他食物里面,让他喝下去,这已经是属于犯法的。所以,在这件事还没有清楚之前,唐越怎么可能让他们离开。

    “你算什么,又管不了我的家事!”另外那个黄毛男说道。

    “你敢再说一句,看我不把你废了!”唐越看着他说道。看到唐越那眼神,那位中青年男子吓了一跳。

    唐越从里面出来,直接看着外面那些看热闹的人说道:“你们去把村干部通知过来,这里发生的事不是普通家事。”

    这家人周围的邻居,可能有些人知道这里面的内幕,他们住的那么近,平常这一家人对这位老人是如何的,他们肯定清楚。

    所以,现在看到唐越那样说的时候,他们明显觉得有些犹豫。毕竟,这是别人家的家事,再加上,他们都是邻居,觉得不好处理。

    很快,有人就过去通知村干部,有的人,唐越让他们在外面拦着,这老人一家人,其他人,全部都不能放走。

    唐越处理好这些,再进到那间房里面,他看到那三位中青年男子,以及他们的老婆,从他们的眼神中,分明已经是有些不耐烦。

    在他往老人住的那间房进去,看到助手还在给这位老人针灸。唐越问道:“他现在情况如何?”

    “幸好来的早,还有得救。”。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唐越已经没有再像刚才那么担心老人的情况。但是,现在想到这里情况,怕是要比这位老人的病更难解决。

    大概过去了十分钟,唐越听到外面多了许多人的说话声,在他出去的时候,看到几个穿着模样和那些村民有些不同的人男子,唐越猜到,他们应该就是这里小村的村干部。

    “情况如何?”那位说话是这个村的村长。

    “幸好来的及时,我刚刚已经给他治疗过了。但是,我想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如果处理不好,你们这些村干部也有罪!”唐越直接看着他们说道。

    如果是这个家早已出现那种,这些村干部却是没有出面处理好,明显他们也是有罪。

    那位村长和其他几个村干部听到后,脸上显得有些皱眉头,自然不明白唐越说的是什么意思。

    在让他们跟着进来后,唐越进到里面,木床上的那位老人已经醒来,但是,对方在醒来的时候,双眼显得很无神,这除了他已经老了之外,更是可能因为这件事受到打击和刺激。

    “叔,你如何了?”那位村长过去问道。

    “让我死了算了,活着有什么意义?”这位老人艰难地说道。

    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那还怕什么呢?

    但是,从这位老人的话中,唐越暂时还不能清楚,那些农药,到底是他自己主动喝下去,还是有其他原因?

    “老人家,你现在活得好好地,怎么要死呢?难道那农药是你自己喝下去的?”唐越看向他问道。

    但是,在他问出来的时候,这位老人并没有说话,而是沉默不语。

    毫无疑问,唐越已经可以百分九十九确认,并不是老人自己愿意喝农药,那么也就是他被逼的,又或者是自己喝下去的时候,根本毫无知情。

    这样的情况,那么这一家人里面就有问题了。但是,唐越一个外人,自然不知道这一家人里面,在之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现在唐越想要搞清楚这位出现农药中毒的老人情况的时候,从老人那里,是问不出来了,他得亲自问了这位村长。

    这个村长自然很清楚,唐越问了他几次后,他最后说道:“这个秦伯原先是有老伴的,但是,老伴先几年离世了。两人结婚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生下自己的儿子,而秦伯的家境也算是不错,所以,这两人从其他家那里分别抱养一个孩子,这样下来,就有三个人过继给他做儿子。”

    “在以前的时候,我也没有听说过什么,但是,这三个人长大后,早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不过,他们也没有回去,一直在这。这些年,他们结婚的结婚了,甚至现在连孩子都有了,这个家庭,就更大了。但是,这次,我没想到也出现这种情况。”那位村长明显觉得有些不敢想象出现这种事。

    “那其他呢?”唐越问道。

    他知道,不可能只是过继关系那么简单的,这件事,肯定还有很大原因在里面。这位村长和其他村干部,并没有再说,唐越出去外面,问了这里一个邻居的时候,他才真正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很明显,当年这位老人,可能是觉得自己和老伴结婚后不能生养,觉得在村里可能觉得很丢脸,毕竟没有后代,所以,他们从其他三家那里过继了三个男孩过来,当成是传宗接代了。

    当然,那三个男孩一家,其实是有几个孩子的,因为生得太多,自己养不起,又觉得过继给这位老人,可以让他们养得很好。

    这样那三个孩子,跟着老人夫妇生活那么多年。

    转眼之间,这两个人,已经老了,一个几年前已经离去。而三个孩子,原来还是婴儿,现在都三四十岁,早已娶老婆生孩子。

    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毫无疑问,生老病死,人生规律,但是,人到了中年,或者老年开始,人也就容易得病,到了老了之后,许多老人都不能再劳动,当然不能自给自足。

    那样的情况下,一个人老了,又病了,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孙子,能够照顾自己,这同样是大多数国人为什么养后代的原因,正是为了防老养老。

    毕竟,真正需要靠养老金的人,并没有多少,特别是在农村更是那样。这位老人没想到,自己和老伴辛辛苦苦养活这三个过继来的儿子,并且给他们娶老婆,还生了几个孙儿孙女。

    这一切里面,他和老伴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同样不知道花了多少钱,这些年,他自然没有说什么。

    但是,这三个儿媳妇对他越来越不好,总是觉得他活着是多余的,甚至不时给他颜色看,经常骂他老不死,死老头,外面那些邻居都有听到,甚至还传出要分家产什么。

    这个老人年轻的时候,是村里比较富裕的那种,田地那些算是比较多,这些在农村同样是最重要的,那三对儿媳妇想要分家,同样不想再照顾他,让他怎么就怎么了。

    那些邻居,自然没想到,居然会让这个老人都喝下农药了。唐越说出来,那农药不是老人自己想要喝下去的时候,那些邻居听到后,都明显觉得很惊讶。

    “他们这还是人吗?”那个邻居小声说道。

    “还真不是人,一群畜生。”唐越骂道。

    尽管现在他已经基本了解这些情况了,但是,他还不能确认是不是真的在老人的这些儿子和儿媳妇中,有人悄悄给他喝了农药。

    “你们派人去通知派出所人员过来吧,这件事已经是明显属于故意犯法,你们村委解决不了。”唐越看向那些村干部说道。

    这种事,唐越在农村里面生活那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听起来,却是觉得很心寒和害怕。

    那位村长明显已经知道这位秦伯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他同样没有说什么,而是让一个村干部骑摩托车到镇里通知派出所警察过来。

    那位村干部开摩托车过去后,唐越进到里面看着这位老人脸色,怕是觉得他现在即使是活着,但是心都死了差不多,居然被自己的亲人那样对待,无论是谁都承受不住。

    唐越让那个小男生在这看着,说道:“照顾好你爷爷,你是个不错的孙子。”

    唐越走出病房,外面是老人的三个儿子,面色都不善地看了过来。现在看到老人这过继的三个儿子,和儿媳妇这一家在外面,都是低头在那的时候,甚至抬头看向唐越的时候,明显觉得唐越这两人过来是属于多管闲事。

    “这些事,你们谁做的,你们自己心中很清楚。无论是谁做的,你们迟早都会遭到报应,的。”

    “你们想过没有?你们的父亲,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他们当年辛辛苦苦把你们养大,把你们当成亲儿子那样对待,你们却是那样对待他,现在觉得留着他在这是觉得负担,但是,你们想过没有,等你们老了,同样有这一天的时候,你们的儿子也是这样对你们,你们想过那天会是如何吗?”

    唐越在那大声骂着这些人,嘲讽地看着这些人的神色。

    唐越看了看远方的天空,心情莫名的压抑。

    这已经不是医术能够解决的事情了,老无所依,三个儿子竟都盼着老头早点死去,这种冷漠让唐越心寒,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唐越才重新走了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