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第259章 离开云雾沟

    “什么消息?”大叔本来是不相信这话的,可是这话是由唐越说出来的,却是让他连怀疑的勇气都没有了。

    “其实,你们这个村,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发展起来,到时你们别说开摩托车,即使是自己买小车都有可能。所以,你们先准备准备,说不定有钱了,再娶老婆也不是很难的事。”唐越说道。

    这倒是真的,只要那个古墓开发了,这里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景点,到时候这个附近唯一的村庄自然就会成为旅游村,想不富起来都难了。

    将老太婆的事交给了这位大叔后,唐越也就完成了这里的最后一件事情,虽然花了点钱,可这对于唐越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现在他的卡上有多少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了,毕竟瑞济制药现在近乎日进斗金,而他却是其幕后的大老板。

    告别了大叔,唐越准备最后一次看望下那个老太婆,虽然她一直没有说什么,可是这古墓的事却她告诉自己的,而且具体的位置也是她说出来的,唐越之所以能够得到那本古医书,很大程度上都是这老太婆的功劳,他自然也应该感谢一下她。虽然唐越一直都觉得这个老太婆似乎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老太婆不愿意多说什么唐越也不想多问了。

    下午时候,唐越和康芳再一次来到了老太婆的家中。

    唐越来到老婆婆住的村尾那里,在门口那里,他已经看到康芳在那。看到唐越回来的时候,康芳问道:“你的事办好了?”

    “都办好了。”唐越在进到老婆婆的土屋里面,看着老婆婆的样子,现在已经给她安顿好,自己这样离开,同样不用再担心其他什么了。

    老婆婆看得出唐越是要离开了,对于这个年轻人,她却是越加喜欢。但是,唐越这种年轻人,不可能长时间留在这个村里的。

    在她用那苍老厚茧的双手紧紧抓住唐越的双手,唐越没有挣脱,那样让她抓着。这个时候,老婆婆平常的苦,老婆婆平常一个人的孤独,唐越同样是不能真实感受,只有老婆婆自己才清楚。

    唐越和康芳一直陪着老婆婆到上午十一点多,唐越站起来和老婆婆说一声:“老婆婆,我,如果我有机会,我还会这个村里看看你,希望你一直健健康康。”

    老婆婆将唐越两人送到外面,看着这两个年轻人离开的背影,那浑浊的双眼流下的泪水,怎么擦都擦不掉。

    她不知道这两人离开后,还会有谁会那样来陪着自己?

    但是,不知道到底是谁传出,这两人要提前离开的消息,唐越和康芳刚刚上到那辆军车上,那位军人打开车门,让两人上车,开车离开不久,不少村民和其他中西医专家组负责人,女护士,药剂师,没有组织,自发性的情况下,亲自追着唐越坐着那辆军车,一直送他们到村口几百米远的地方才停下来。

    “这个年轻人了不得啊!”医疗队长说道。心中颇为感激唐越的这次主动请缨,如果没有他,到现在瘟疫之事还不知道能不能够解决呢,自己这次作为领队的责任重大,现在不仅仅保住了官位还得到了首长的嘉奖,这一切都和唐越这个年轻人有着莫大的关系啊。而且唐越还没有要什么功劳就走了,这让他心中很是惭愧。

    他们这些人,特别是其他三地中西医专家组成员,本来还想好好和唐越认识,没想到,唐越已经很低调要悄悄提前离开了。

    这些同行过来的医界中人都清楚唐越在这一次行动中的贡献,也是由心的佩服唐越的胆量,就算是放在他们身上,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敢做出以身试药这种近乎疯狂的举动来。

    可是唐越不仅仅做了,而且最后成功的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更是挽救了百名感染者的性命,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这些医界中人认同唐越了。

    唐越不知道受人尊敬成就一番让人敬仰的事业到底是如何。但是现在坐在军车上,看着身后那些村民自发性向他追过来目送他离开的时候,唐越心中也是有些感慨。

    或许,这正是他一生所需要追求的吧!

    “恩人,你还会回来的吧?”一位小女孩很是可爱的手里捧着一束野花送到了唐越车前,脆生生的说道,身后站着女孩的母亲,正善良的微笑着。

    “小宝乖,有时间我一定会回来看望大家的。”唐越笑道,心中暖暖的。

    不少村民们都带着自家的特产过来了,唐越虽然不想收,而且这些食物他也用不上,可这都是他们的心意,也不忍心拒绝,一边的康芳就代为收下了,很快车后面就装满了。

    “这下好了,你回到善城几个月都不用花钱买东西吃了。”康芳笑道,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如此受人尊敬,她也是满心欢喜。

    至少来的时候,唐越充满自信,离开的时候,同样是那样。再加上,他拿到地下墓穴那部玉简医书,唐越更是觉得,自己这一番下来,即使再苦再累,收获非常多了。

    坐在一旁的康芳,那美目看向唐越满含深情,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

    军车一直往前面开去,直到离云雾沟越来越远,最后都看不到了,唐越转过身看向前面,康芳则是悄悄靠近他。

    将近一个小时,那辆军车的军人,已经将唐越两人亲自送到县城那个火车站。在火车站附近停下来的时候,那位军人尊敬地问道:“唐医生,康小姐,需要我去帮你们买票吗?”

    军人由心的尊敬唐越,似乎觉得能够为唐越做点什么都是自己的骄傲,这一次他们都是跟随过来的,知道这一次的瘟疫是多么的恐怖,之前一度让人绝望,可是唐越却凭借着自己的胆量完美的解决了这次瘟疫。

    “不用,我们过去可以了,谢谢你!”唐越和康芳从车上下来后,拿着自己的小包,看向这位年轻军人说道。

    “这次回去后,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康芳不舍地看着唐越,她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可真的要送唐越离开,却还是心中难过不已。

    “哭什么呀,我又不是去打仗。只是回善城而已,你想过来随时都可以呀。”唐越道。

    “去什么去呀,善城可是你未婚妻的地盘,我过去了她岂不要多心了?”康芳道,心中却是颇为难过。这事她也一直不敢跟自己的父亲说。

    “你想多了,不会的。”唐越道。两人又聊了一下,康芳才不依的再次回到了军车上,美目盯着唐越,却是一刻也不忍心离开。

    “再见。”那位军人向唐越敬了一个军礼上到军车上倒车离开。康芳在车后面也同样摆手告别。

    唐越的身影越来越小,康芳的眼睛中不知道何时已经沾满了泪水,无声的哭泣了起来。

    就在唐越等车的时候,突然一声外面响起了一阵吵闹声,夹杂着一个女孩的哭泣声。这里只是镇上的火车站,候车的人很少,外面就是马路,两边摆了几个小吃摊子,行人三三两两路过。

    唐越走了过去,此时已经围了不少人,却是一个中医妇女倒在了地上。

    “她怎么回事?”唐越问道。

    “我妈今天早上去菜园摘菜,不小心被一条毒蛇咬到,现在已经发作昏迷了。”小女孩哭泣着道。

    “今早就咬到了,那为什么不早点送过来?”唐越问道。旁边几个人支支吾吾,没有说出来。似乎是这妇女的邻居之类的。

    唐越没有再问,让他们将那位中年妇女抬到木房一楼一间房里面。

    如果是被那些毒蛇咬到,在大城市里面,如果没有及时送到医院打抗蛇毒血清,可能很快就会没命。

    农村人没有城里人看病那么方便,村里的私人诊所,或者镇卫生院,同样没有什么毒蛇血清。

    唐越不说是方圆百里,也是方圆十里最好的医生,遇到这种情况,自然是应该第一时间送过来给他治疗。

    毒蛇咬伤,毒汁经创口侵入血液,内犯脏腑,以伤处红肿麻木作痛,全身出现寒热,呕恶,头痛,,甚至出血,神昏抽搐为主要表现的类型疾病。

    在中医上,毒蛇咬伤,分为风毒,火毒,风火毒三种类型。

    唐越给中年村妇把脉,很快,唐越知道她脉象后,然后再捏了捏了这位农妇的脖子。

    这位中年农妇很快睁开双眼醒来,看到自己丈夫和两个儿子在这,还有唐越两人的时候,她已经清楚自己在哪了。

    “大婶,你现在觉得如何啊?”唐越问道。

    “我感觉头晕眼花,身上发冷,胸闷想呕吐,周身酸痛。”中年农妇说道。一边寻找着自己的小女儿,小女孩很是乖巧的跑了过来,一手拉着妈妈的手,脆生生的安慰着。

    “当时被咬的时候是什么情况,是被什么毒蛇咬的?”唐越又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毒蛇,那条毒蛇皮是黑斑点的,头扁扁的,当时伤口被咬出血,有些疼痛,我自己用布将那个伤口绑住。”

    唐越暂时可以肯定,那条毒蛇不是致命毒蛇,否则早已没命了。再仔细看向这位农妇的伤口那个地方,现在那里不止右足肿胀起来,右腿都全肿胀起来,那些毒汁已经渗透到她整条大腿。

    唐越将伤口那块布解开后,伤口周围有热潮红。“这痛吗?”

    “有些痛。”那位村妇说道。

    唐越再仔细观察,发现小腿及大腿内侧,有散在大块瘀斑。在他仔细看完,他已经清楚这位农妇是被什么毒蛇给咬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