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第257章 价值连城

    每一块杀字令牌其中蕴藏的奥秘都各不相同,这一点唐越早就见识过了。

    唐越身上的一块令牌就曾在他性命危险之际自行爆发护主,曾让他在赤焰宗的天残头佗手上躲过一劫。而金陵李晟身上的令牌却是狂暴攻击型的。

    如今这将军雕像身上的令牌,却是充满了灵气。唐越隐隐觉得这是一块可以辅助修炼的令牌,心中不由大喜。

    如今已经出现了五块令牌,唐越知道赤焰宗一直在收集这些令牌,事关其宗门内的一项绝秘。没想到在这深山中竟然让自己碰到了,虽然此处遭遇到不少次盗墓贼的清洗,可是这令牌外表普通,如果不是修炼者根本了解不了它的价值,所以才一直幸存到现在,这也好了唐越。

    收起令牌,唐越和康芳退出石雕马车。

    马车雕刻极为精致,似乎这马车上的主人才是这墓穴的真正主人,两名的侍婢也极为漂亮华容。只是,原来那辆马车上不少装饰品,应该同样是被人给搜刮走了。

    唐越拉着康芳看完后,自然没有动,同样不想动它们。出到外面,然后往大洞的右手边,最上面那个小洞走过去。

    刚刚进到里面,同样是黑漆漆一片。唐越用手机照射过去,让唐越感到惊讶的是,那个小洞里面的洞壁,被雕凿成一个个立方体形状的小洞。每个立方体小洞里面,唐越都发现有被卷起来的竹卷。

    唐越看到这些,比刚才看到里面那些金银首饰还要惊讶。因为他知道,真正的财富是在这里,外面那些金银首饰,只是物质上的财富而已,眼前这些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可能是之前来过的盗墓人不识货,所以,这个小洞里面那些竹卷,都还是很整齐摆放在那,确定没有人动过。

    唐越没有动刚才那些金银珠宝首饰,但是,眼前这些书卷,他自然要看看到底写什么,让康芳拿着手机照射过来,他拿起第一个小洞里面的那副竹卷出来,他小心翼翼地翻开,除了发现上面有些灰尘外,没有出现什么破损。

    现在他依然可以清晰看到用那些不知名的线条,将这些竹片一张一张连接起来,成为一个书卷。

    他刚刚翻开里面书卷,往上面字符看过去的时候,他发现上面写的,并不是平常见到那些楷体字,而是隶书。

    唐越逐一查看过去,这些书卷都是雕刻而成,做工精细,唐越心中惊讶,让他大开眼界。这倒是一个好办法,而且保存时间很久,这个古墓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了,可这些竹片上的字却一个个的清淅可见。

    唐越看完那卷,再逐一看向其他书卷,他想看看到底有没有上千年中医方面的书籍?

    中医从出现到如今,和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几乎是一样的。但是,能够真正留下来的书籍并不多,除了古代那些书写记录的工具,属于比较难留下来外,还有另外一个主要原因。

    唐越一卷一卷地看完那些的,发现都没有关于医术方面的书卷,基本上,包括其他各行各业的,就是单单没有医术的。

    这让唐越奇怪了?难道这位埋葬的那位诸侯王不喜欢医术,所以,这些陪葬品没有中医方面的书籍。

    在他差不多看完后,他没想到,在小洞里面一个上顶小小洞里面,刚开始看去发现空空的,还以为是什么都没有。

    但是在他用手去摸的时候,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卷物品。材质不一样,而是玉片,每一块玉片都是用金丝串联起来的。

    似乎这一卷书更加的贵重,而且隐藏在后面,如果不是把前面这些石片拿开,根本发现不了,想来那些盗墓者应该是没有看到这玉简,唐越不由心头大喜。

    能够做到这样精致的玉片,并且用那些金丝串联起来,价值连城。

    这玉卷书籍看上去熠熠生辉,玉质不凡。金丝更不用说,很细很细,和那些缝补衣服的针线差不多,现在将玉片的前后左右都串联起来,自然是被串成一本和竹卷一样大小的书籍。

    唐越在翻开看到里面的内容的时候,更是让他惊讶地差点将手中那卷玉片书籍掉在地上。

    “唐越,怎么了?”康芳奇怪问道。

    “这,这真的是太珍贵了!芳姐,我们不枉此行!”唐越感叹道。

    “那到底写什么呢?”康芳奇怪问道。

    “天尊地卑,阖辟奇耦,五兆生成,流行始终。”唐越道,心中微微颤抖,这是中医之语。他很早就听师父讲解过,只是其中具体的术法却是早已失传了。“如果没有错,这正是华佗当年写的那本《青囊经》!”

    “啊!”康芳听到后更是惊讶。虽然她不是中医大家,可是华佗之名却是如雷贯耳。如果真的是如唐越所说的,那这本书就是无价之宝了。

    唐越细细看下去,虽然上面的字极为坚涩难懂,一时间根本不明白具体的意思,不过这都没有关系,等到拿回去慢慢研究,相信一定会有所破解的。这书显然也是后人抄过来的,好在抄写之人极为小心翼翼,书竟然是完整的,后面还写了摘抄者的名字。

    “那现在怎么办?”康芳问道。

    “这一部《青囊经》,我肯定要拿出去交给国家,保护和研究,如果留在这里,还不知道落在哪个盗墓者的手中。”

    唐越自然是看中里面的医术,毕竟,单是听到《青囊经》三个字的时候,他知道足以价值连城。

    康芳看着他笑道。当然,对她来说,唐越这个人现在显得更加真实。

    “我有做人原则和做人底线,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唐越说道。随后两人原路返回。

    大概又走了一个小时,唐越背着康芳回到那个盗洞下面,他看到那条麻绳,那个竹萝,还看到那个黑乎乎的洞口。

    在他用力拉扯一下那条麻绳,确定那条麻绳还是绑住在外面那棵大树上的。所以,他看向康芳说道:“芳姐,我先通过这条麻绳爬出去,等我上去后,你坐在那个竹萝上,我拉你上去。”

    现在那条麻绳承受力再大,唐越同样不可能这样背着她往上面爬。毕竟,滑下来,和爬上去完全不同,。

    康芳也知道,即使她现在有些害怕,没有说什么。唐越一跳,双手抓住那条麻绳,如同爬竹竿那样,快速往洞口爬上去。

    没有多久,唐越来到洞口,再爬了一会,跳上去的时候,他发现外面天色完全黑了,三四米外,完全看不见。

    想到洞口下面的康芳,唐越对着洞口下面的康芳喊道:“芳姐,我拉你上来了。”

    得到回应后,唐越将那个竹萝以均匀速度慢慢拉上来,大概一分钟不到,唐越已经将竹萝拉到洞口,再拉出来,让康芳从里面出来后,唐越再从麻绳上卷成布条一样的衣服扯下来,自己再穿上去。

    现在外面那么黑,手机手电筒上,还剩下半格电,但是,现在两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现在那样下去,同样不知道能不能走回到云雾沟?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肯定要走回去。所以,他先是拉着康芳的手,看清楚周围那些被人走过的痕迹,然后按照那些痕迹的山路走下去。

    此时,外面已经天黑了。天地间乌云笼罩,仿佛随时都会下雨。远处野兽嘶鸣,树枝如群魔乱舞。令人毛骨怵然。

    康芳紧紧握着唐越的手跟在后面,虽然环境恶劣,可是想到和唐越在一起,心中倒是一片安宁。

    在山路里面走着,除了偶尔听到那些鸟叫声,鸟拍打翅膀的声音,就是其他一些小虫子的叫声。如果不是现在康芳被唐越拉着,她根本不敢一个人,在这种地方行走。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过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发现了一道亮光,终于有人家了,唐越和康芳两人不由松了一口气,一路上过来,还有不少野兽伴随,仿佛就在等着两人力竭。可惜这些野兽们打错算盘了,如今虚气三层的唐越对付这些野兽实在太容易了。

    很明显,在云雾沟周围的山里,就只有云雾沟的房子那里有灯光发出来,他看到那里的灯光,知道在那边的时候,如同有了指明灯一样,沿着那个方向走去。

    有了灯光的指引,两人速度终于快了起来,不多时,两人风尘仆仆地赶回了云雾沟。

    本来唐越想去村尾看看老婆婆,但是,现在两人都很累很饿,直接先往临时中心那边方向过去。

    这一次探险,唐越和康芳两人并没有告诉别人,所以赶回来的第一时间就想去看看康老,想必他也担心久了。

    看到这两人掀开门进来的时候,正在帐篷里团团转的康老急忙问道:“你们到底去哪了?我差点要发动群众去找你们了!”

    看到这两人都显得有些狼狈,特别是唐越的样子,衣服不成衣服,裤子不成裤子,康勇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去干什么了?“我们不是回来了吗?”康芳说道,摆出一幅撒娇的姿态,她知道父亲肯定要责怪自己了,不由的习惯性的先委屈起来。

    果然,康勇刚想大骂一顿这丫头,看到她这幅样子不由的轻叹一口气,直感叹女大不中留了,跟了唐越在一起倒是也安全。只是想到她都不告诉自己一声就离开了,还是有些生气。

    康芳朝着唐越直眨眼睛,这一招她却是从小用到大,在这老父亲面前,她倒像是个调皮的小孩子。迎上康芳得意的目光,唐越无语的摇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