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248章 中医之名

    毫无疑问,这次能够解决云雾沟瘟疫爆发的最大功臣正是唐越。但是,与六年前那起南方瘟疫的大功臣相比,他的年纪要小得多了。如果传出去,怕是许多人都不会相信。

    这些人同样是有些想法的,如果是以康老这样的年纪,在他们看来,倒是没有什么,没有给他们丢脸,反而给他们争光了,特别是针对中医来说。

    可以说,这次在治疗实战中,单是以唐越的医术,中医已经完胜西医。现在西医那边,不但还未控制瘟疫传染源,同样还没有找出瘟疫病毒病菌发作的原理,更没有研究出有用的西药。

    所以,从这一点上,即使是部长他们,都清楚中医完胜西医。当然,如果这次最大功臣是康勇,他们觉得面子还算是过得去。

    毕竟唐越所做的这一切,其中的凶险无可比拟,已非一般人可以理解了。

    当初,唐越选择这么做的时候,特意吩咐过了其它几名老中医保密,这事目前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大部分人还不知情,特别是西医那边,多数还不知道这次的瘟疫突破口是唐越以身试药才解决的。所以,这个时候突然提出来,恐怕会有很多人不相信不服气。

    如果这些西医都不愿意相信,那外面的媒体恐怕更会借此做文章了。

    而唐越所想要的只是中医之名!而非自己一个人的名声。

    中医之名!

    如果由康老来代言,无疑是更加的有说服力。对唐越来说,这正是合乎自己的心意,一来可扬中医之名,二来也正好送他一份礼物,而且唐越也是打心眼里很敬佩这位不善言语的老中医。他是真正的投身中医之道,而非像聂老那般,中医只是他们上位的一个手段,一旦身份地位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时候,就很少再研究中医了。

    如果有这次的天大功劳,到时候康老的升职自然也少不了,想必对他未来的发展更加有好处,这一点,昨天晚上他就和康老商量过了。不过对方却是说什么也不愿意白白受下这份功劳,倒是坦荡胸怀。

    既然现在那些新闻媒体记者要前来采访,所以在他们过来之前,肯定要做好统一口径。要么是唐越以身试药把有效通用药方研究出来的,要么是康勇以身试药研究出来的。

    当然在前些天,真正知道这些秘密的,除了唐越本人,就是康勇,聂老,部长,还有那四位女护士外,至于其他人根本不清楚。甚至,现在外面传出,都是关于康勇以身试药的事。

    他们的目光,都看向唐越。

    唐越还是那样说道:“名利对我来说,只是一种负担而已,我不需要那些名利。何况,我是有私心的。我能够研究出那些药方,最大还是因为得到康老的支持。所以,真正的试药人是康老。”

    “啊!你这?”康勇没想到唐越在大会上依然坚持这么说。虽然昨天晚上唐越找过自己商量这事,可是他又怎么会答应。可是现在看来,唐越却是铁了心要这样,心中不由感动。

    这一次,唐越不止是救了康芳,更是救了云雾沟百名感染瘟疫的患者,甚至更多人。这是一项人类医疗史上的丰碑!

    因为这一次的瘟疫情况极为复杂,很多种病情都是从未出现过的。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唐越通过以身试药,已经开出了十几个药方,而且事实证明很有效果的。

    这些药方都是一字千金的!

    也将成为中医史上珍贵的历史材料。谁也不能担保以后这些病情不会出现,所以唐越的功劳远远不止这次治疗的这些,以后肯定还会起到更大的作用。

    这是一个极大的成就。唐越成为最瞩目的功臣,其他人只要参与进来,该奖励的会奖励,该升职的还是会升职。

    “对了,还有那本病案记录,同样是康老主编的,我是协助编的。”唐越看向众人说道。这事还真是他和康老一起完成的,虽然刚开始由自己提出的,并且由自己一项项记录下来的,可是康老也是为这事大开方便之门。

    除了康勇外,其他人都很清楚,这明显是唐越将所有功劳,都推到他康勇身上。

    康勇突然站了起来,缓缓扫视全场,慢慢摇了摇头:“我不能这样。这样对你不公平。”

    唐越微微一笑,他就知道康勇不是那种沽名钓誉的人,这样的好事落到自己头上,他自己竟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倒是有一股豪迈的气概。

    光明磊落。这也是唐越敬佩他的重要一点。不仅仅因为他与康芳的关系比较近,更是因为康勇本人的品格,让唐越放心把功劳送给他。

    明显,康勇是根本不想拿那些大功劳。

    “康老,我真的不想要那些功劳名利。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何况,以我这个年纪,怕是传出去,没有几个人相信。只是外面那些人认为国家造神而已,这样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唐越劝道。康老本身就在中医界中名望极高,加上这一次的瘟疫之事,想必一时会成中医的代表人物,对推动中医发展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你!”康勇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昨晚唐越所说的那些话犹在耳边,他也知道唐越之所以这么做,除了帮助自己之外,也是想让自己发扬光大中医。从这一点来看,如果自己站出来作为代表,确实要比唐越这个年轻人有分量的多。只是良心上他却是过不去,所以昨天晚上才一直没有答应下来。

    但是,唐越想了想,还是坚决说道:“其实,这次各位领导和专家为云雾沟瘟疫区做出很大贡献,能够尽最大可能给我帮助,尽快找出那些药方已经很不容易。只是我有些要求还希望部长答应我!”

    “唐越,你尽管说!”部长笑道。

    从刚才唐越那句话,他知道这小子很有内涵。当然,他最高兴的是,自己辛苦将近一个多月,还是有不错的收获。这一次的瘟疫受到了内部极大的关注,他这个部长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否则以他的身份地位也没必要亲自来到这个地方。

    没想到,按照现在的情况,自己不但保住了乌纱帽,甚至还立下大功,自己还是很有机会,再官升一级。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对唐越这个最大的功臣感激不尽了。

    所以,现在听到唐越说起的时候,自然毫无疑问,觉得这个年轻人还是很会做人的。唐越说道:“部长,我希望在接下来新闻媒体或者任何记者问到的时候,都不要提到我。”

    会上众人微微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如此出风头的机会,完全可以风光一把的啊,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即使你让出那个大功劳给康老,但是,你为云雾沟瘟疫区做出的贡献,其他人都是看得到的。”部长说道。

    他觉得唐越这个年轻人,还是太谦虚了,又或者是让他想不明白,这个世界上,居然还真的有这种不求名利的年轻人。

    “嗯,我已经打定主意了,那些名利对我也毫无用处。还有一点,是关于那些云雾沟村民的。现在那些患者康复后,最重要的,是做好他们精神心里方面的辅导和治疗。”

    “唐越,这点你说的不错。”部长说道。

    他们这些人自然很清楚灾难过后,那些普通民众真正最大的伤痛是在内部。那些看不见的伤痛,无疑需要心理治疗和辅导。这样,才能慢慢让那些可怜的患者彻底恢复过来。

    现在他已经把该说都说完了,看了康勇和众人一眼,往外面出去。因为他知道,这些负责人,肯定有其他话要讨论。但是,现在唐越对名利都不感兴趣,更何况其他呢?

    唐越回到康勇帐篷房里面,从自己的小包里面,拿到自己一套衣物,然后亲自煮热一大桶水,拿到配发给各人用的几包洗发水和沐浴露。

    唐越舒舒服服洗了一个头,头上那些油腻和头屑,全部都洗掉后,唐越再躺在那个大桶里面舒舒服服地洗澡。

    因为以身试药和以身试病的原因,唐越自己身上,还残留了一部分的毒素。随着他喝药下去,那些病菌病毒,通过汗毛细孔排出来的。唐越体内澎湃的内气与病毒抗争着,加上自己的药方,慢慢的痊愈了。

    唐越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穿上衣服。然后来到桌子跟前,看到桌面上那本自己辛辛苦苦整理出来的治疗图谱。

    本来他整理图谱的原因,就是想尽快找到云雾沟爆发瘟疫真正的传染源源头。

    现在,再次看到那本图谱,唐越重新仔细翻看了一遍,头脑里面,已经全部将那些内容都记录下来,心中将这些情况分析、归纳。

    就在唐越看着图谱出神的时候,康勇已经回来了。

    康勇进到里面,看到唐越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知道他刚刚洗完澡。关切地说道:“这段时间以来,真是辛苦你了!怎么样,洗个澡,舒服多了吧。”

    唐越回答“现在总算能放下心来了。”

    康勇想起刚才在办公室那些话,坐下来问道:“唐越,你真的是那样想的?”

    “什么那样想的?”唐越奇怪问道。

    “就是那些荣誉问题!”康勇说道。

    其实,他从这次治疗过程,看到唐越无私无畏,披荆斩棘,仿佛看到了唐越将来远大的前途,看到了中医在他身上再次兴起的希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