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第245章 以命相搏

    冷汗涔涔,唐越体内就像是一个战场,一边是刚刚感染的病毒,一方面是唐越体内精纯的灵气。两者就在唐越的身体内展开了拉锯之战!

    而唐越的意识却很清醒,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将这一切记录下来。只是他现在的情况同样十分的危险,一边的护士早已焦急不已,却不敢出声打扰。心中对这小伙子更是满是敬意。

    年纪轻轻医术惊人,身份不凡却以身试药,如此心性又有几人可以做到?

    周护士三十多岁,做护士更有十几年的经验了,却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像唐越这般敢拼命的。当然,她知道唐越之所以愿意这么牺牲自己,一方面是云雾沟这上百人的性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康芳。

    心中默默地为唐越祝福着,不由的羡慕起了康芳。

    上面的笔迹,现在还是很清楚。但是,康勇等人看到后,发现唐越目前的情况和正常的时候,明显有些不同。

    正所谓字如其人,人在生病和健康的不同情况下,写出来的笔迹和语言组织方面,其实真的区别很大。

    康勇他们轮流快速看完后,再交给旁边那位女护士煎药送过来。

    “康老,唐越现在的情况,到底能不能顶得住?”聂老问道。他和康老虽然也迫切的想找出瘟疫的解决办法,可是如今唐越以身试药,他们却是心有不忍。只是唐越坚持如此,他们也没有了办法。

    “我也不是很清楚!”康勇显得更加憔悴地说道。从昨晚到现在,他同样没有休息过,更没有吃喝什么,那么多患者需要治疗,现在还要担心女儿的情况,又要担心唐越的情况,更是让他感到那种无力感。

    这个时候,门口外来了一个女护士,正是康芳帐篷里面那位女护士,很明显是想过来告诉康老的。

    聂老出去外面问道:“康小姐什么情况?”

    “现在康小姐情况更加严重,她身上那些红肿的地方,开始出现流脓。”那位女护士说道。

    聂老没想到,那瘟疫发作来的那么快速。当然,在这之前,已经有了很多先例,康芳的病情,能够拖到现在,很大原因,都归功于唐越开的药方。

    如果药方无效,可能在两天前就没命了。目光瞥了眼唐越,心下不忍,为了救她付出了这么多值得吗,他知道唐越现在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听到康芳现在的情况,聂老心下一沉,他之所以连忙赶出来询问,就是怕如果情况太过严重,担心会影响到现在的康老和唐越。

    “那药方无效吗?”聂老问道。

    “应该有效。只是,现在康小姐身上红肿地方,出现伤口流脓发臭的情况有些严重,所以,想过来告诉康院长。”那位女护士说道。

    聂老轻轻松了一口气,虽然情况严重,但是只要唐越当初所开的药方有效了,应该会如唐越所说的那样至少可以续命几天。他只是担心康芳现在就顶不住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还真不敢现在就把真实情况告诉康老和唐越两人。

    本来聂老还想将康芳的事,继续对康勇进行隐瞒,但是,想到唐越的无私无畏和康勇那满头白发,再那样隐瞒,怕是很对不起两人。所以,他只能叹口气说道:“你自己进去和康老说吧,我希望他能够顶得住。”

    “我知道了!”康老淡淡地说了那四个字。看向进来的护士道:“辛苦你了,这些天照顾我的女儿。”

    女护士颇为受惊的样子,心下惶恐,连连保证一定将康芳照顾的最好。

    等到那位女护士将唐越开的第二张药方的药汤送过来,唐越接过去,直接喝了下去后,又开始在体验自己喝药下去后的感觉。

    这一次医疗组带来的中药材极为丰富,唐越所开的药方也并不复杂,所需要的药材幸好都有,护士马上就熬好了送来。

    但是,他自己主动放弃了灵气免疫防线,直接将体内的灵气收回到丹田,不再与病毒抗争。这无疑和那些普通人差不多。这种做法无疑是极为危险的,可是只有这样试验出来的药效才是最真实的。

    毕竟这整个医疗组除了他一个人是修炼者外,其它的不过都是普通人。甚至大多数的体质都远远不如唐越。毕竟唐越练习华夏古拳法已有一段时间了,这一套拳法博大精深,体质已经明显加强。

    但是,为了取得和普通患者最接近的治疗效果,现在他没有吃喝,没有打营养液吊瓶,他的体质下降了,自我免疫力下降得更低。

    又喝了一遍汤药后,已经是深夜。

    凌晨时间,唐越动笔在纸上,艰难写出现在自己的情况,然后再开第三张通用药方。

    可以说,他基本上,每隔四个小时,开一张新的药方,这同样是针对他现在自身喝药下去的效果来进行确定的。

    后面药方的药效,明显要比前面药方的药效强。但是,他体内那股瘟疫病菌病毒同样很疯狂,以现在唐越的情况,差点是承受不住。

    房间外面的康勇他们,依然还在那里等着,房间里面的声音很少传出来,外面那些人,基本上不知道里面唐越的情况。

    等到唐越将后续所开的药方扔出来的时候,他们发现唐越在纸上写的笔迹,没有之前那么清晰了,开始显得有些模糊了。甚至连唐越的意识都出现了模糊,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彻底的感染了,这种痛苦应该就是那些村民们和康芳的真实情况了。

    只要自己能将这种状况治疗好,想必对村民们就会有同样的效果了。

    并不是说唐越并不想写出清晰的字体,只是现在他那种状态下,根本写不出来,如果不是他继续忍着,其他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只能在病床上躺着喝药,或者打吊瓶,自然没有唐越这种毅力……

    这样的忍耐,持续到第二天上午。

    唐越在这期间,已经是传出第六张药方,药方的字越来越不清晰,但是,还是比其他医院的医生写的天书一样的字迹还要好。

    在康勇他们看到唐越开的第六张药方,他们已经很清楚,唐越感染症状的严重程度以及喝药下去后的反应。

    “康老,这张药方的效果,已经很明显了,要不让唐越停下来,不要再试了!”聂老看向唐越说道。

    很明显,唐越在以身试病和以身试药的情况下,开出来的药方效果越来越好。这让聂老等人都看到了希望。

    他们同样不希望唐越,再那么痛苦熬下去,如果现在这张药方,已经可以治病救人,完全不用再承受那种被病魔折磨的痛苦。

    康勇听到聂老的话后,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现在唐越的情况,唐越自己最清楚。

    他自然希望唐越赶快结束以身试药这样难受的情况,更是希望所有患者包括自己女儿,能够尽快康复过来。

    ……

    而就在唐越与病毒战斗的同时,赤焰宗派往云雾沟的人也来了。对方化妆成了普通的猎户,直接进了老太婆的家中。

    “你来干什么?”坐在家中的太婆看到来人,并没有多少意外。她早就猜想到了赤焰宗肯定会派人过来威胁自己的。

    “我们少主挂念你一个人住在这里,特来请你回去宗门。”来人阴笑道,他一直负责监视着这位太婆,对她的来历也自然比别人清楚。

    “回去?哼。”太婆不为所动,目光中透出一股痛苦之色。

    “太婆不愿意回去也行,不过我们少主说了,这一次云雾沟的事你最好少插手。否则别怪我们少主不客气。”来人直接威胁道,似乎知道这老太婆的厉害之处,不过对于她能否真的破了这个局,心中却是并不看好的,毕竟他从来没有见识过这老太婆出手。

    “哼,老身要是出手早出手了。回去告诉你们少主,以后赤焰宗少来烦恼我,我自然也会信守承诺的。叫他少操这一份心了。”

    “那就好,大家相安无事。赤焰宗的大门自然随时欢迎你回来。”来人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老太婆望着遥远的天际,神色悲伤,似乎在回忆什么往事,良久才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哎……作孽啊,好好的宗门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了。也不知道我那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至于当初的承诺,她一直没有忘记,这些云雾沟的村民跟她并没有多少关系,即使是自己侄子也不过是赤焰宗安排在她身边的一个监视之人,所以她对自己没有出手并没有多少内疚,可是这一次,康芳却病倒了,隐隐间似乎触动了她的内心。这些年来,唐越和康芳似乎是第一个关心她的人。

    老太婆原是赤焰宗的圣使之一,医术出神入化,却因为和当年的宗主有染而触犯了门规,没想到那个绝情的家伙不仅不保护她,反而将所有的责任归在她一个人的身上,万念俱灰之下,她才一个人来到了这个云雾沟。来到这里之后,因为性格怪癖,这里的人显然也不欢迎她。

    如今想想,这些往事都已经过去了五十年,而宗主早已换人了,自己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那个私生女儿,这个在赤焰宗内一直是个秘密。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个紫罗圣使正是她当年与宗主生下来的女儿,却因为身世不容于人,才编出了在狼窝里找回来的假消息。

    虽然当年的宗主没有保护她,却也尽心培养了自己的女儿,如今已经成了赤焰宗的圣使之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